打开主菜单

台灣禪宗,在台灣禪宗發展歷史及概況。

禪宗在明鄭時期,隨著漢族移民進入台灣。日治時期,日本禪宗由日本進入台灣。在戰後,隨著中華民國到達台灣的中國移民,再度將禪宗帶入台灣。

目录

歷史编辑

明鄭時期至清朝末年编辑

永曆十五年(1661)十二月鄭成功驅逐荷蘭東印度公司勢力之後,福建省泉州漳州福州廣東省惠州潮州人民大量移居台灣,閩粵一帶的佛教也隨之傳入,在明鄭王朝先後有了竹溪寺彌陀寺龍湖巖等名剎。明鄭年间除了福州涌泉寺(临济宗)的僧侣,对台湾寺院法脉影响深远之外,另有一个法脉,即福清黄檗寺(黄檗宗)。台灣禪宗在清朝時期當時的僧侶不拘於伽藍,也常常駐於天后宮城隍廟水仙宮等為住持,甚至為宮廟之創建者,故台灣許多古老天后宮、城隍廟及水仙宮,帶有濃厚的佛教色彩。同時佛寺內亦奉民間信仰神祇,如萬華龍山寺。展現了台灣民間信仰的包容性,如關渡宮板橋慈惠宮松山慈祐宮新莊慈祐宮北港朝天宮大甲鎮瀾宮麥寮拱範宮等名廟中,是由禪宗僧侶所創立或是長期擔任住持。而北港朝天宮之禪宗法脈甚至傳了十七代。台灣日治時期日本佛教的禪宗由日本傳入。在戰後,隨著國民政府到達台灣的外省移民,再度將中國系統的禪宗帶入台灣,如百丈山力行禪寺十方禪林法鼓山佛光山中台禪寺等。

台灣日治時代编辑

台灣日治時代日本臨濟宗妙心寺派和曹洞宗來台灣布教,並建立許多道場,其中以臨濟宗妙心寺派的「臨濟護國禪寺」和曹洞宗的「曹洞宗大本山台北別院」(東和禪寺)最為重要,兩宗派除了在台灣布教,也積極從事社會、教育等事業。兩宗派在戰後撤出台灣,但是至今仍持續與昔日有緣之寺廟進行交流。其中,臨濟宗日僧東海亮道法師感念其曾在台灣布教的恩師東海宜誠法師,促成了「台灣三十三觀音靈場」的創設。

傳承禪宗的本土四大法脈亦於此時形成,基隆市靈泉禪寺月眉山派,由江善慧主持;臺北縣五股凌雲禪寺觀音山派凌雲寺派),由沈本圓主持;苗栗縣大湖法雲寺法雲寺派,由林覺力主持;高雄縣岡山超峰寺大崗山派,由林永定等人開山。

二次大戰後编辑

戰後台灣的禪宗在日人撤出後,改由來自中國大陸的和尚傳揚(淨土宗亦於此時始中國大陸入台)。虛雲老和尚,修習,而接的法脈,承嗣臨濟宗曹洞宗溈仰宗法眼宗雲門宗,為禪宗近代集大成之禪師,於清末民初弘揚佛法不餘餘力,禪行風範為後世所敬仰。透過靈源等弟子,虛雲和尚的法脈傳播到台灣。太虛門下的印順東初慈航等,也來到台灣傳播佛教。也有不屬於這兩大系統的禪師,如承繼臨濟宗天岳門月季禪師千佛山白雲禪師

農禪一脈以東初老人興建農禪寺聖嚴法師承襲衣缽,創法鼓山為道場,發揚禪法。惟覺和尚中台山。師承臨濟宗佛光山星雲法師在台灣南部弘揚佛法。師承韓國臨濟宗鏡虛惺牛法脈的圓濟惠忠禪師回臺灣弘揚祖師禪法。

宗派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註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