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History of Taiwan zh-hant.png
臺灣歷史臺灣歷史年表
史前時期
荷治
1624-1662
西治1626-1642
明鄭時期
1662-1683
清治時期
1683-1895
日治時期
1895-1945
戰後時期
1945 迄今
其他臺灣系列

人口 - 族群 - 經濟 - 交通
地理 - 文化 - 教育 - 法律
政治 - 政府 - 軍事 - 外交

Taiwan-icon.svg臺灣主題首頁

台灣電影史介绍了1898年以来,台湾电影的发展历史。

目录

日治時期编辑

 
日治時代台灣自製日語電影《莎勇之鐘》,李香蘭主演

1898年,日本佛教真宗少年教會在台北北門外舉辦「少年教育映畫幻燈會」,是首次有電影在台灣播放。[1]

第一部在台灣拍攝的電影是1907年2月17日由日本人高松豐次郎率領日本攝影師等一行人在全台灣北、中、南一百多處地點取鏡的《台灣實況介紹》。電影內容涵蓋城市建設、電力、農業、工業、礦業、鐵路、教育、風景、民俗、征討原住民等題材[2]

第一部台灣人製作的劇情片《誰之過》於1925年由劉喜陽李松峰等人組成的台灣映畫研究會製作,鄭連捷等人演出[3]。不過即使劇情片,仍有相當多的影片具有政治宣傳的作用[4]。例如台日合拍的《義人吳鳳》等宣導片。純日本的電影則以《鞍馬天狗》、《忠臣藏》、《宮本武藏》等武道片較受台灣人歡迎。此外,當時台灣人也喜愛中國片,當時全台灣的電影院約有四十家。

1908年,高松豐次郎於台灣定居,開始在台灣北、中、南七大都會建戲院放映電影,並與日本及歐美的電影公司簽約,建立制度化的電影發行放映制度。1924年後,台北的放映業者由日本請來一流的辯士(電影說明者),電影放映業愈加蓬勃起來。

1935年10月,日本領台40年舉行台灣博覽會,以及隔年台北與福岡間開闢航空通運,這兩件事推化造就了日治時期台灣電影放映業的鼎盛時期[4]

1938年,第一映畫製作所吳錫洋完成的《望春風》,口碑賣座俱佳,算是殖民地時代最具代表性的台灣電影了。[5]

戰後编辑

國民政府來台初期,大部分電影都是由政府主導的的政治、政令宣傳片。例如公賣局投資拍抓私菸私酒的《良心與罪惡》、農教公司推出的《美麗寶島》等。

1949年,由張徹主導的《阿里山風雲》是是台灣脫離日本人的統治之後,第一部由中國人拍攝的電影。這是大導演張徹在台灣所拍攝的第一支電影,當時張徹才26歲。當年,國民黨政府剛敗退到台灣,對於電影拍攝工作,並未十分熱衷。《阿里山風雲》是一部爲政治服務的宣傳電影,藝術效果不高。但是,這部電影的插曲「高山青」,卻廣為人知。

1954年農教公司台影合併成立中影,利用美援買了較好的拍片設備,同時,許多電影人也自香港來台,台灣國語電影事業,開始有了基礎。《梅崗春回》是中影成立後所拍攝的第一部電影,是部反共片,而後出品的十餘短片,也是以反共國策與農村經濟成功為主題。[6]

臺語電影興起编辑

1955年,麥寮拱樂社歌仔戲團團主陳澄三何基明導演合作,拍攝該團的拿手戲《薛平貴與王寶釧》,成為二戰後第一齣臺語片,一直到1981年最後一齣臺語片《陳三五娘》為止,歷經了二十多年的台語電影時代。根據統計,臺語片的總產量將近兩千部,產量最多時一年高達120齣作品問世。《薛平貴與王寶釧》在當時臺灣社會引起大轟動,皆創下當時票房紀錄,[7],引來一窩蜂的臺語歌仔戲跟拍風。

中央電影公司興起 (1960年代)编辑

新武俠功夫片 (1970年代)编辑

  • 1960年代,香港邵氏公司開始製作新派的武俠片,其中的兩位主要導演胡金銓張徹後來都來台灣發展。胡金銓於1967年為聯邦電影公司編導武俠片《龍門客棧》締造了絕佳的票房紀錄[8],從此武俠功夫武打類型的電影成為台灣電影的主流之一,直到80年代才沒落。胡金銓的電影發揮中國京劇的特色,結合彈簧床與吊鋼絲的特技,運用蒙太奇電影手法,使得武打動作快速俐落,動靜收放形成視覺韻律。
  • 功夫片興起:1971年,香港嘉禾公司推出李小龍主演的功夫片《唐山大兄》及次年的《精武門》均在台掀起一股功夫熱潮,而台灣武俠主流自此就轉化為功夫片、武打片繼續在台灣流行。接著張徹卲氏公司幕後支持下,於1974年率其子弟兵姜大衛狄龍等來台成立的長弓公司,也讓功夫武打片,成為當時台灣電影的要角。

愛國政宣電影编辑

兒少電影類型编辑

台灣新浪潮電影時期 (1980年代初期)编辑

1980年代,新生代電影工作者及電影導演發起了電影改革運動。電影主要呈現寫實風格,其題材貼近現實社會,回顧民眾的真實生活,由於形式新穎、風格獨特,促成了台灣電影的新風貌。 1982年,中央電影公司在楊德昌柯一正張毅等三位導演參與,共同合作構想小成本電影的拍攝,再經由明驥及小野,拍成四段式集錦電影《光陰的故事》。本片解析社會真實現象,並關懷大眾現實生活和共同記憶,普遍被認為是台灣新浪潮電影的首部作品[9]。該片的創作者均成為後來新電影的重要成員,影片的自然寫實風格與文學表現特質,象徵了「新電影」與「舊電影」之間的差別(盧非易,1998)。 中影公司大膽啟用新人拍攝鄉土文學作品,也是確立台灣電影新浪潮的主因。中影啟用楊德昌、柯一正張毅陶德辰拍攝了《光陰的故事》,《在那河畔青草青》與《小畢的故事》。

另一部具有「現代主義」的原著改編電影——《兒子的大玩偶》,突破當時台灣政治與電影保守勢力的抵制,於輿論、口碑與市場的支持下,為往後台灣電影的創作自由創造一片天空。其後,包括侯孝賢、楊德昌、張毅、萬仁、柯一正、陳坤厚、曾壯祥、李祐寧、王童虞戡平等也確定了以導演為主;形式新穎、風格獨特、意識前進的台灣新電影。這些電影也促成了台灣電影的新風貌,更因票房賣座,讓台灣新電影成為主流[2]。 一般來說,此波新浪潮電影中較重要的作品計有《搭錯車》、《風櫃來的人》、《海灘的一天》、《看海的日子》、《老莫的第二個春天》、《玉卿嫂》、《油麻菜籽》、《童年往事》、《我這樣過了一生》、《青梅竹馬》、《殺夫》、《恐怖份子》、《戀戀風塵》、《桂花巷》。 該新電影絕大多數是由台灣政府所屬的中影所投資拍攝,主要的推動者為中影主事者明驥與中高階層的小野吳念真。此三人,可說是促成台灣新電影的主要功臣,也對當時低迷的台灣電影產生重大影響[2]。 在此影響下,台灣業內原本拍攝商業電影的導演見狀,也將此潮流引進商業電影境地,此種以鄉土小說為類型的商業電影,計有《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在室男》、《嫁妝一牛車》、《孤戀花》、《孽子》等。不過因為產量畢竟有限,1980年代台灣電影仍以如許不了主角的喜劇,與其他如賭博片、犯罪片的商業電影。

另一方面,因為香港電影的成功,讓台灣輿論上也開始出現對台灣新電影的批判聲音。以藝術電影為主軸的台灣新電影的支持者與反對者逐漸壁壘分明,此因素,讓集體的台灣新潮流電影方朝終於1980年代末期結束[2]。不但如此,在票房也大為失利。不過,相對的,此藝術電影,卻同時間大受國際影展與各國藝術電影市場上的歡迎。

解嚴時期 (1980年代中期)编辑

衰退與崩盤 (1980年代晚期-2000年)编辑

台灣電影的衰退有幾項原因

  1. 政府採行的電影政策失誤,电影辅导金额倾向支持为参加国际影展而拍摄之艺术电影,造成台湾电影在市场上的竞争力不足。
  2. 台湾的电影经营业者將是否得到"获得辅导金"作为他们是否开拍该部影片的指标,无视本土电影业的永续发展。
  3. 部分导演只为参加影展拍片而忽视观众,造成了观众对台湾电影失去信心。
  4. 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台灣本土市場被好莱坞电影佔據[10]

80年代晚期,由于录影带CD有线电视等新兴视听媒体陆续出现,以及MTVKTV等娱乐场所竞争之下,电影產业失去对观众的独一无二吸引力,电影院的数目已剧减至1990年的567家,台灣產量與發行量較多的如學甫、龍族、麗城中影、上上、倍倫、新船、金壂、學者、龍祥等各公司只能萎縮產量,讓製片量一路下滑,把產業重心移往如有線電視影視產業

1989年,台灣政府为因应加入WTO的新环境,决定对外国电影采取开放措施。

1996年起,國片每年產出量一直維持在15至20部,票房市占率僅有全台總票房1~2%間

1998年,台灣電影生產不到20部[11]

2000年初正式進入WTO後,幾次的開放政策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這悲慘的景況到2003年達到谷底[12],這年僅推出15部國片,總票房約NT1,500萬元,不到總票房的1%,這樣的票房相當於《鐵達尼號》的40%,國片當年愁雲慘霧,台灣成為世界少數沒有電影工業的非第三世界國家,台灣電影可謂是政府放棄的產業[13]。在產業無法支持下,惟剩台灣政府於文化維持的壓力下,勉為其難出資維持。 2006年,台灣電影於台灣市佔率僅佔1.62%。

票房方面,以台北市首輪票房為例子,台灣電影的票房收入僅有163萬元,佔全部台北電影票房收入不到1%,比起美國好萊塢所佔台北票房的95%以上相差甚遠。因為台灣電影產量極低,票房慘澹,實已不足以支撐電影工業。因此有媒體業者認為「再多的影展獎項都無法遮掩台灣電影全面崩盤的事實[14]。」

2000年後,台灣的國產電影偶有佳作,如2000年的《聖石傳說》、2002年的《雙瞳》、2005年的《刺青》等;但整體上,台灣的電影市場仍由好萊塢電影主宰,國片持續處於弱勢。

國片復興期(2007年-2010年)编辑

 
觀影人潮帶來的市場收益是鼓勵新興電影的主要關鍵,圖為於台北市西門町電影街排隊買票觀看《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消費者

2007年起的全球金融危機,在台灣居於優勢地位的美商影視企業受到影響,使得台灣電影有了喘息的機遇。藝人周杰倫在2007年用僅僅3個月的時間,自編自導自演電影《不能說的秘密》。由於其名氣與號召力所影響,使該片讓台灣以及各地華人民眾再度接受台灣電影。此片一舉奪得三項金馬獎及兩項金曲獎,該片也是華人民眾公認周杰倫的經典電影之一,2015年也將在韓國重映。這部片成為國片低谷末期到國片熱潮期間的關鍵轉折。

2008年,魏德聖執導的電影《海角七號》以大規模國際化商業路線(包括延攬日本歌星中孝介演出)並在內容上揉合本土特色,在票房方面成為戰後以來最賣座的華語片、及台灣影史最賣座影片的第三名(不計算通膨),同時也獲得不少獎項,叫好又叫座的結果讓台灣觀眾開始重新關注台灣自製電影[15]

隨著《海角七號》熱賣,片商與觀眾均對台灣電影重拾信心,加上好萊塢片廠籌措資金不易市場低迷因素減少大卡司的投入,多部電影亦趕上這波替補美國電影遺留下來的台灣市場爭奪,因而取得較以往為佳的票房成績,如《囧男孩》、《九降風》、《花吃了那女孩》等等;而2010年的《艋舺》,2011年的《雞排英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賽德克·巴萊》更被視為台灣電影票房的指標。

另一方面,台灣電影也有新的發展。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曾發下豪願要投入電影業,並以電子業代工為概念,於2008年退休後拍100部以上的電影或電視劇[16]。有人認為,該做法是傚法Sony進軍好萊塢模式,在擁有極強大硬體整合力量之後積極轉進電影業,並謀取好萊塢600億美元電影產業的代工數位商機[17]。其中初試啼聲的作品(同時也是唯一的一部)即為電影《白銀帝國》。由於有郭台銘所屬鴻海集團1000萬美元的的投資,《白銀帝國》成為中台兩地少見的高製作成本的商業電影。在開拍之時,有人認為郭台銘的加入,不但能於資本上挹注台灣電影,更能為台灣電影帶來新想法與新視野[16]。郭台銘以此為契機跨足娛樂圈,與眾女星大玩桃色新聞;在娶得新夫人後改為低調退出。而後郭台銘的精緯電影公司解散,但其長子郭守正山水國際娛樂股份有限公司仍繼續經營[18]

2008年台灣電影總產量(指製作及完成者)為36部,總票房約1,085萬元,市占率12.09%,較2007年之7.38%成長約0.6倍;2009年國產電影片總產量為48部,較2008年之36部成長約33%,總票房約1億2,499萬元,市占率2.3%,衰退八成以上;2010年國產電影片總產量為50部,總票房約4億5,117萬元,市占率7.31%,較2009年成長約2倍,以產量而言台灣電影已逐漸復甦之趨勢[19]

2010年代编辑

  • 2011年《賽德克·巴萊》、《雞排英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20],是當年台灣票房破億的電影,其中那些年更在兩岸四地、馬星取得不錯的成績,是台灣電影成功的海外輸出例子。
  • 2012年《陣頭》、《》、《犀利人妻最終回:幸福男·不難》、《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 ,都是台灣破億影片;口碑與票房都頗受肯定[21]
  • 2013年《大尾鱸鰻》、《總舖師》,也是台灣破億影片。和以往國片低迷期時藝術電影掛帥的狀況不同,以一般大眾為市場目標的商業電影重新成為台灣電影的主流,以戲院上映為主的商業紀錄片也開始取得一定的發展(如《翻滾吧!男孩》、《看見台灣》等),其中看見台灣更是台灣史上最高票房的紀錄片;而好票房衍伸出商機,讓片商有資本繼續製作吸引觀眾的電影,也讓台灣電影市場逐漸邁向資金提供、影片內容、觀眾票房三者均贏的正向循環[22]
  • 2014年《KANO》、《等一個人咖啡》、《大稻埕》票房破億,然而此年只有九把刀的《等一個人咖啡》能在台灣票房回本,其他都因為成本太高回不了本,由此可知,在台灣拍電影等於把錢丟到水裡的艱困狀況仍然存在[23]
  • 2015年《大囍臨門》、《我的少女時代》是此年破億票房的國片,其中我的少女時代在全球24億票房,是繼那些年之後,另一個成功的海外輸出國片[24]
  • 2016年《大尾鱸鰻2》、《樓下的房客》是此年破億票房的國片,但其中《大尾鱸鰻2》引發原住民議題造成票房比前部明顯下滑。隨著中國大陸電影市場日趨興起,以及陸方豐厚的資金與優渥條件,臺灣電影人開始展開兩岸合拍,或是轉向大陸市場。而大陸電影公司也因市場條件,紛紛與好萊塢電影展開合作與併購,類似於2016年底上映的《長城》或《金剛:骷髏島》等合拍性質電影紛紛崛起,同時挾帶好萊塢影星與華人影星的共同名氣,在華人與國際市場取得雙贏。在同時,過多臺灣電影繼續走青春校園路線,或是過於雷同的劇情、帶有許多髒話、低俗笑料的賀歲電影(例如《大尾鱸鰻》、《大宅們》),造成臺灣觀眾對於國片再度感到疲乏。多數觀眾興致再度轉移好萊塢甚至中美合拍電影。臺灣電影商業,資金的確不如大陸與好萊塢,但臺灣的電影人缺的其實不是資金,而是構思出有深度與意義的劇情的智慧。電影人不能總是將資金和場面畫上等號,一旦自認為無法達成而卻步,臺灣電影仍會回到從前的低谷期。
  • 2017年《紅衣小女孩2》此年破億票房國片,從2015年起台灣恐怖驚悚類型國片逐漸串起帶動國片風潮。2017年賀歲片票房失利,各片皆僅有兩千多萬票房成績[25]。台灣首次選派紀錄片《日常對話》作為代表,角逐第90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獎[26]

参考文献编辑

  1. ^ 翁聿煌. 國立台灣圖書館辦特展 7部經典老電影免費欣賞. 自由時報. 2018-09-16 [2018-09-16] (中文(台灣)‎). 
  2. ^ 2.0 2.1 2.2 2.3 2.4 暮然回首----台灣電影一百年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5-05-22.
  3. ^ 黃仁、王唯. 《台灣電影百年史話》. 台灣: 中華影評人協會. 2004-12-01. ISBN 9786660954006 (中文(台灣)‎). 
  4. ^ 4.0 4.1 李道明,《日本統治時期電影與政治的關係》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9-27.
  5. ^ 台灣電影史
  6. ^ 首頁 > 電影大事記 > 1950 ~ 1959 年
  7. ^ 陳澄三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4-23.
  8. ^ 林文淇,《大醉俠與龍門客棧的電影敘事比較》
  9. ^ 存档副本. [2013-04-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18). 
  10. ^ 九十年代台湾电影的政策
  11. ^ 盧非易,《從數字看台灣電影五十年》
  12. ^ 美麗寶島的光影之路——台灣電影紀實
  13. ^ 國片元年總體檢 如何延續國片熱?
  14. ^ 何自力、范麗青,《台灣電影遭遇寒冬》
  15. ^ 觀眾盼拍海角七號前傳,魏導:故事的美好是留在現在
  16. ^ 16.0 16.1 中時電子報,《郭台銘的電影夢》
  17. ^ 科技產業研究室,《鴻海郭台銘與數位內容》
  18. ^ 郭台銘 電影大夢半年玩完! 投資百億拍百部國片淪為空話 - 自由時報 2008.07.18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6-02.
  19. ^ 行政院新聞局近三年施政績效 - 中華民國行政院新聞局. [永久失效連結]
  20. ^ 2013年台灣小品電影 賺到票房
  21. ^ TVBS:投資國片眼光準 郭台強砸4億笑豐收[永久失效連結]
  22. ^ 社論《掌握契機馳騁大華人區文創市場》 - 工商時報 2011.12.08
  23. ^ 叫好不叫座,叫座不叫好:由2014國片票房榜看台灣電影的難題
  24. ^ 票房王《少女時代》全球狂撈24億 在台卻輸給...
  25. ^ 吳琬婷. 賀歲國片票房慘跌 破億無望-豬式幽默失靈 52赫茲首戰排名居次. 自由時報. 2017-02-02 (中文(繁體)‎). 
  26. ^ 洪文. 台灣首例!同志紀錄片《日常對話》代表角逐奧斯卡. 東森新聞. 2017-09-21 [2017-09-21] (中文(繁體)‎).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