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列延慶

叱列延慶(?-534年8月28日),一作叱列延代郡西部(今山西省朔州市)人,高車族[1]北魏末年軍人,官至中軍大都督,開府儀同三司,爵封北海郡公

生平编辑

叱列延慶的父親叱列億彌北魏孝文帝時期擔任越騎校尉,襲封臨江伯。叱列延慶年少時,便擅長箭術與騎術,有膽量和氣力。北魏正光四年(523年),跟隨李崇北伐柔然武泰元年(528年)孝明帝駕崩,四月之時隨同爾朱榮入洛,同年八月,葛榮包圍城,再隨爾朱榮出兵討伐,由於延慶是爾朱世隆的姊夫,因此備受爾朱榮親任,擊敗葛榮之後,授西部第一領民酋長撫軍將軍、假鎮東將軍普泰元年(531年)節閔帝即位,爾朱世隆掌握朝政,因此延慶升官至山東行臺、驃騎大將軍,封北海郡開國公

幽州刺史、車騎將軍劉靈助,以替孝莊帝元子攸報仇為藉口,同年(531年)二月在起兵,南下屯於定州安固,叱列延慶和侯淵合軍共討劉靈助。侯淵對延慶說:「劉靈助擅長占卜,容易惑動百姓,因此各地響應,難以輕易謀取之,若是戰況有所不利,則大勢去矣。倒不如迴師往西據關守險,靜待其變。」延慶反駁:「劉靈助不過是一庸才,深遠的天道豈是他能夠看破的,我等軍隊臨境,其部眾皆依賴他的術法和符厭咒語,哪會致力於作戰與我們爭勝負。若從我的計策,先紮營於城外,又故意洩漏將返師回西的情報,劉靈助一旦聽聞便會大意相信,此時再潛軍偷襲,必定擊破之。」於是便從此條策略,之後夜攻其陣營,生擒劉靈助。事後官拜定州刺史、恆、雲、燕、朔四州行臺。

中興二年(532年)閏三月,與爾朱兆等軍隊在韓陵與高歡決戰,戰敗後和爾朱仲遠走渡石濟,爾朱仲遠投奔梁朝,延慶則投降高歡,隨高歡入洛陽和北赴晉陽,之後再前往洛陽,成為孝明帝元修的腹心,被任命為中軍大都督,永熙三年(534年)元修與高歡決戰,元修後戰敗逃奔長安,叱列延慶並未跟隨,永熙三年八月甲寅(534年8月28日),高欢在洛阳永宁寺召集百官,收捕叱列延慶、辛雄崔孝芬等大臣,以未能勸戒元修為理由,將他們殺害。

家庭编辑

曾祖编辑

父亲编辑

兄弟编辑

夫人编辑

  • 爾朱元靜,爾朱世隆姊[3]

编辑

注釋编辑

  1. ^ 姚薇元認為叱列氏即是居於代郡西部的高車泣伏利氏。《北朝胡姓考》,p.297。
  2. ^ 大同北朝艺术研究院. 《北朝艺术研究院藏品图录》. 北京: 文物出版社. 2016年5月: 194–204. ISBN 978-7-5010-4630-0 (中文(简体)). 
  3.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都督雲朔恒定燕州諸軍事恒定二」州刺史尚書左僕射大行臺開府儀同三司侍中特進司徒公」第一領民酋長永寧縣開國侯北海郡開國公合食邑三千戶」叱列延慶妻陽平長郡君爾朱氏。郡君諱元靜,北秀容人也。」其先蓋夏后氏之苗裔。至如尋熊鑿山之巧,收功於九折;逐龍」入穴之能,取智於九鼎。源流共四海俱深,基構與五山并極。始」同周邵,終若桓文。祖并州,股肱王室,惟良作牧,虎符未往,竹馬」已來。未珍趙璧,何求宋寶,不顧錫金,寧須張神。父司空,上辨天」途之錯,下明地道之廷,繼形垂象,擬蹤讖錄。三年之效未泯,萬」載之功斯及。鸞聲珮響,異代傳音,金光玉豔,存亡不改。郡君生」有抱月之形,不藉二妃之譽,長現飲星之質,何須三后之名。然」溫清左右,閨房婌慎。季姜定姜,不異其心,楚姬衛姬,豈殊其志。」母清河長公主,不待早亡。父相尋夙逝。郡君處長,鞠養於家,恩」同母愛,義似君嚴。至於崇姻結好,不假問禮而知;敦親緝睦,豈」待師範方解。教弟光德,授妹令儀。弟司徒公博陵王,播五教於」中鉉。二弟彭城王太宰,明德義上台。三弟尚書令,布文彩於華」列。四弟御史中丞,抗天門而秉政。五弟朝陽王,□牧三齊,敷音」京夏,迭相諮慎,終致榮華。雖金張蟬冕之盛,楊袁軒旆之隆,方」之也未足云譬,比之也詎是其儔。郡君亡夫,奉先天而除僕射,」事後帝以拜司徒。至於折旋府仰,參謀\得失,莫不類周王之之任」父母,若楚王之信樊姬。然窈窕削成之麗,狀流風之迴雪;橫彼」翠羽之研,若朝雲之散雨。先章婦德,後著母儀。永熙之季,良人」徂德,孤守二男,期□□老。武平三年,相尋零落,天高地厚,叩訴」(下接誌陰。)   「誌陰」無因。遂情斷慮,捨俗入道。知清雲」陰樹,識凈水圖光。四心將發,三或」□遣。信若波斯之女,定似中天之」姨。方尋明晦,而求至理,豈若春埃,」羅斯風燭。春秋七十有二,從□物」化。粵以大齊河清三年歲在甲申」正月庚申二日辛酉窆於鄴城西」南柏山之陽,高勝之地。乃作銘曰:」天山起岫,天漢橫波,□龍導□,□」熊引河。二乘後契,九鼎先和,相因」□禮,乃□皇羅。□藉此光,□誕茲」才,美似林日,月如春出。為□十有,」度百而□執。四德已□,六符難毀。」婉然在室,懷其婌慎,德備良人,才」□以胤。似苞金響,如含玉閏,知世」□□,□時難?。捨亂歸靜,除煩」□□,□度易解,九轉難識。天地俱」昏,山□□塞,?輪一往,長宵永埋。 

參考資料编辑

  • 魏書》卷八十,列傳第六十八。
  • 北史》卷四十九,列傳第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