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丹(?-前13年),字君仲西汉魯國(今山東曲阜)人,後移居杜陵(今陝西西安東南),為樂陵侯史高之子。史丹初任中庶子汉元帝即位,轉任駙馬都尉侍中竟宁元年汉成帝登基後,先後升遷長樂衞尉右将军給事中左將軍光祿大夫等職,賜爵關內侯鸿嘉元年,封武陽侯[1]

史丹表面雖看似放任隨性,內心卻實則謹慎周密,深獲皇帝的信任,史丹前後擔任將軍長達十六年。永始年間,史丹因病而請求退休,解職歸家數個月後去世,谥号「頃」[1]

生平编辑

家世背景编辑

史丹的祖父史恭有一位妹妹,在汉武帝時為太子刘据良娣史良娣與劉據生下刘进,而劉進即是汉宣帝的生父。漢宣帝貧賤時依靠外祖母史家生活,等到漢宣帝登上皇位的時候,史恭已經過世,史恭有三個兒子,分別是史高史曾以及史玄。史曾、史玄皆因舊日的恩情,以及外戚的身分而受封,其中史曾受封將陵侯,史玄封為平台侯。史高擔任侍中,地位既尊貴又受寵,後來史高以揭發大司马霍禹謀反的功勞,被封為樂陵侯。漢宣帝病重時,任命史高為大司馬車騎將軍,兼領尚書事。漢宣帝駕崩後,汉元帝繼位。史高輔佐漢元帝五年,因年老而請求退休,被賜予四匹馬拉的安車和黃金,卸職歸家。史高死後,諡號「安」[1]

庇護太子编辑

從漢元帝還是太子的時候起,史丹便因父親史高的緣故被任命為中庶子,隨從在皇帝身邊十多年。漢元帝即位後,史丹擔任駙馬都尉侍中,漢元帝車駕出行時,史丹常常陪乘在身旁,頗受寵幸。漢元帝因為史丹是舊臣,又是先帝的外家親屬,相當親近信任他,下詔命史丹負責監護太子劉驁一家。當時,傅昭儀的兒子定陶王劉康有才藝,母子兩人皆相當得漢元帝寵愛,而太子卻有酗酒好色的過失,母親王政君又不受寵[1]

建昭年間,漢元帝因患病的緣故,而不親理朝政,沉醉於音樂中。有人將鼙鼓放置在大殿下,漢元帝親身到殿前欄杆上,扔下銅丸擲中鼙鼓,聲音符合莊嚴的鼓樂節拍,後宮妃嬪和身邊熟習音樂者皆無法做到,而定陶王也會這一手,漢元帝因此屢次稱讚他的才能。史丹進諫說:「凡是被稱為有才幹者,應當聰敏又喜好學習,溫習舊業,增加新知,皇太子就是這樣的人。如果器重絲竹、鼓鼙之間的人才,那麼黃門鼓吹手陳惠李微的才能就比匡衡還高,可以讓他們擔任丞相了!」漢元帝聽罷笑了笑沒有說話[1][2]

在這之後,中山王劉竟去世,太子前去弔唁。中山王是漢元帝年紀最小的弟弟,自幼和太子一同遊學長大。漢元帝從遠處望見太子,感觸地懷念起中山王,悲傷的不能控制自己。然而太子來到漢元帝面前,卻並不哀傷。漢元帝恨恨地說到:「哪有不慈仁卻可以供奉宗庙作人民父母的人呢!」,漢元帝把自己責備太子的話告訴史丹。史丹摘下帽子向皇上謝罪說:「臣看見陛下哀傷痛悼中山王,到了損傷身體的地步。先前太子應當進宮見陛下時,臣私下告誡囑咐他不要哭泣,使陛下感觸悲傷。過錯都在臣的身上,臣該死。」漢元帝明白原來是這麼一回事,責怪太子的意思這才化解。史丹對太子的輔佐襄助,都類似這種情況[1][2]

病榻直諫编辑

竟宁元年,漢元帝的病勢日漸沉重,傅昭儀和定陶王常常服侍在其身旁,而皇后、太子卻很少能夠進宮見駕。漢元帝的病情加重,意識恍惚,心情煩躁,屢次向尚書詢問汉景帝改立膠東王劉徹為太子的舊例。當時,太子的舅舅陽平侯王凤擔任卫尉、侍中,和皇后以及太子一樣對此感到憂懼,不知該怎麼辦才好[1]

史丹由於是親近的臣子,因而能夠進宮侍候,探視疾病,史丹抓準機會,等到漢元帝獨自躺在床上休息時,史丹徑直闖入寢室,頭叩地拜伏在青蒲蓆子上,哭泣著說:「太子以嫡長子的身分被策立,至今已有十多年了,太子的名號早已維繫在百姓心中,天下沒有人不打從心底歸附並願做太子之臣的。通說定陶王平素受到皇上的疼愛寵幸,如今道路上的人們流傳謠言,為國事起了疑心,以為太子的地位將有所動搖。如果確實是這樣,公卿大臣以下一定會以死抗爭,不肯接受詔令。臣願意先接受賜死,作為群臣的示範!」漢元帝的天性向來仁慈,不忍見到史丹流淚悲泣,加上史丹的言辭懇切,漢元帝內心大受感動,喟然出聲長嘆說:「朕一天天地疲憊衰弱,而太子、兩王還幼小,心中戀戀不捨,又怎麼會不惦念呢?但並沒有你說的這個議論。況且皇后細心慎重,已故的先帝又喜愛太子,朕怎麼會違背他的意旨!駙馬都尉從什麼地方聽來這些話?」史丹馬上退後,叩頭說:「愚昧的臣下胡亂聽信謠言,按罪應當處死!」漢元帝接納了史丹的諫言,對史丹說:「朕的病情逐漸加重,恐怕不久於人世。你要好好地輔佐引導太子,不要違背朕的心意。」史丹哽咽著站了起來。太子因此終於得以成為繼承人[1][2]

財多位尊编辑

漢元帝病亡後,汉成帝剛剛登基便擢升史丹為長樂衛尉,升任右將軍,賜給其關內侯的爵位和三百戶食邑,加官給事中,後來又調任為左將軍光祿大夫鸿嘉元年,漢成帝下詔說:「讚揚有德之人,獎賞有功之臣,是從古到今通用的道理。左將軍史丹從前用忠厚正直的品行來引導我,秉持道義,淳樸專一,往日的德行盛美。封史丹為武陽侯,以東海郡郯县的武強聚為封地,食邑為一千一百戶」[1]

史丹為人足智多謀,和樂簡易,對人友愛,外在看上去倜儻不羈,然而心思卻十分謹慎細緻,因此特別能夠得到皇帝的信任。史丹的兄長繼承了父親的侯爵,辭讓不接受自己的那份財產,史丹因此得以繼承父親全部的家財,加上自身又有大國食邑的收入,以及因舊恩而屢次得到的褒揚獎賞,累計史丹所受的賞賜高達千金,家中僮僕以百來計數,內室的妻妾達數十人,史丹在家中極其奢侈,喜愛飲酒,享盡了美食、歌舞與女色之樂。史丹擔任將軍前後共十六年,永始年間史丹病重請求告老退休,漢成帝賜給他策書說:「左將軍卧病不見好轉,希望歸家治病,朕憐憫因為官職事務久留將軍,致使其身體不能痊癒。派光祿勳賜給將軍黃金五十斤、駟馬安車,可交上將軍的印綬。要專心集中精神,務必親近醫生和藥物,以此來扶助身體,使其不衰竭」[1]

史丹回到家中幾個月後去世,谥号為「頃」。史丹共有兒子女兒二十人,其中九個兒子都因為史丹的緣故當上侍中和各部的官員,親近於漢元帝身旁。史氏家族總共有四人封侯,官至大夫俸祿為二千的有十多人,直到王莽時才斷絕,當中只有將陵侯史曾因沒有子嗣,爵位在他逝世後就斷絕了[1]

評價编辑

  • 班固:史丹父子相繼,高以重厚,位至三公。丹之輔道副主,掩惡揚美,傅會善意,雖宿儒達士無以加焉。及其歷房闥,入臥內,推至誠,犯顏色,動寤萬乘,轉移大謀,卒成太子,安母后之位。無言不讎,終獲忠貞之報[1]

延伸阅读编辑

[]

 漢書·卷082》,出自班固汉书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汉书》·王商史丹傅喜傳
  2. ^ 2.0 2.1 2.2 資治通鑒》·漢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