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史建瑭(9世纪-921年),字國寶,代州雁門人。後唐重要軍事將領。父親史敬思為晉王李克用的義子,十三太保之一,官封九府都督[1][2]

史建瑭因父蔭,年少便出仕於軍中。光化年間,史建瑭主管昭德軍,他與李嗣昭一同攻打汾州,率先登城,生擒叛將李瑭以獻俘,授職檢校工部尚書。天祐五年(908年),朱溫部將李思安圍攻上黨之時,史建瑭為前鋒,與總管周德威前赴救援。當時後梁軍夾城深固而且援路斷絕,史建瑭每日帶領精騎,設置埋伏生擒後梁軍,夜間進犯後梁軍營,驅斬數以千計,敵人因此不敢芻牧。天祐七年(910年),後梁軍將領王景仁安營於柏鄉,史建瑭與周德威先出井陘。天祐八年(911年),高邑之戰中,當時日已晡晚,後梁軍有回歸之意,當時後梁軍結為方陣,分其兵為二:汴、宋之軍居於左方,魏、滑之軍居右方。周德威擊其左翼,史建瑭督部落精騎先陷入其陣,夾攻於右翼的魏、滑之軍,遂長驅追擊。當夜攻入柏鄉,俘斬數以千計,論功加封為檢校左僕射。李克用的兒子李存勖大敗後梁軍班師時,史建瑭留守於趙州。後梁軍將領氏延賞數次侵犯趙州之南面邊境,史建瑭設伏柏鄉,擒獲氏延賞以獻給李存勖[3][4]

天祐九年(912年),後梁太祖朱溫親自帶兵攻打蓚縣。當時晉軍李存勖正在攻打幽州,分身不下,朱溫聲言後梁軍有五十萬,即將攻打鎮州及定州。都將符存審向史建瑭說:「後梁軍倘以五十萬而來,我等應如何應付?」裨將趙行實說:「走入土門為上策。 」符存審認為事未可知,但朱溫在東,別將西來,尚可以從容地設法謀取。不到旬日,楊師厚圍攻棗強,賀德倫圍攻蓚縣,朱溫親自率軍,攻城甚急。符存審說:「晉王方事北面,南方之事,付與我等數人。如今西道並無兵,坐滋後梁軍的軍勢。何以為謀。朱溫若不能攻下蓚、阜二地,必向西攻打深州、冀州,與公等料閱騎軍,偵視賊勢。」乃選定精騎八百趨至信都,符存審扼下博橋,史建瑭與李嗣肱分道生擒後梁軍。史建瑭乃將麾下三百騎分為五軍,親自率領一軍深入,下命各軍俘掠後梁軍之斥侯而還,在博橋會合。翌日,諸軍皆到達,擒獲斥侯數百人,聚合後皆誅殺,只放走數十人回營,回營的斥侯皆說:「沙陀軍大至矣!」後梁軍震恐。明日,史建瑭、李嗣肱與屬下穿著後梁軍服色,混入斥侯中,等待至晚上,至賀德倫軍的寨門,殺死守門者,縱火大噪,俘斬而去。當夜,朱溫燒營而遁走,當至貝州,迷失道路,委棄兵仗,不計其數[5][6]

天祐十二年(915年),史建瑭跟隨李存勖進入魏博,史建瑭與符存審的前軍屯兵於魏縣。天祐十三年(916年),於元城打敗後梁大將劉鄩,收復澶州,以史建瑭為刺史、檢校司空、外衙騎軍都將。再曆任貝州相州刺史,屯兵於德勝口。天祐十八年(921年),鎮州大將張文禮殺義父王鎔叛變,史建瑭與閻寶一同討伐張文禮,史建瑭為馬軍都將。同年八月,收復趙州,擒獲刺史王鋋。進逼鎮州時,史建瑭在攻打其城門時為流矢所中,於軍中逝世,死時四十六歲(新五代史記載為四十二歲)[7][8]

史建瑭的兒子史匡翰後晉高祖石敬瑭的女婿,娶他的女兒魯國長公主,官至義成軍節度使[9]

參考書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舊五代史 卷55 唐書三十一 史建瑭傳》:“史建瑭,字國寶。父敬思,雁門人,仕郡至牙校。武皇節制雁門,敬思為九府都督,從入關,定京師。及鎮太原,為裨將。中和四年,從援陳、許,為前鋒,敗黃巢於汴上,追賊至徐、兗,常將騎挺身酣戰,勇冠諸軍。是時,天下之師雲集,軍中無不推伏。六月,衛從武皇入汴州,舍於上源驛,是夕,為汴人所攻,敬思方大醉,因蹶然而興,操弓與汴人鬥,矢不虛發,汴人死者數百。夜分冒雨方達汴橋,左右扶武皇決圍而去。敬思後拒,血戰而歿。武皇還營,知失敬思,流涕久之。”
  2. ^ 新五代史 卷25 唐臣傳第十三 史建瑭傳》:“史建瑭,雁門人也。晉王為雁門節度使,其父敬思為九府都督,從晉王入關破黃巢,復京師,擊秦宗權於陳州,嘗將騎兵為先鋒。”
  3. ^ 舊五代史 卷55 唐書三十一 史建瑭傳》:“建瑭以父蔭少仕軍門。光化中,典昭德軍。與李嗣昭攻汾州,率先登城,擒叛將李瑭以獻,授檢校工部尚書。李思安之圍上黨也,建瑭為前鋒,與總管周德威赴援。時汴人夾城深固,援路斷絕,建瑭日引精騎,設伏擒生,夜犯汴營,驅斬千計,敵人不敢芻牧。汴將王景仁營於柏鄉,建瑭與周德威先出井陘。高邑之戰,日已晡晚,汴軍有歸誌,建瑭督部落精騎先陷其陣,夾攻魏、滑之間,遂長驅追擊。夜入柏鄉,俘斬數千計,論功加檢校左僕射。師還,留戍趙州。汴將氏延賞數犯趙之南鄙,建瑭設伏柏鄉,獲延賞,獻之。”
  4. ^ 新五代史 卷25 唐臣傳第十三 史建瑭傳》:“建瑭少事軍中為裨校,自晉降丁會,與梁相距於潞州,建瑭已為晉兵先鋒。梁兵數為建瑭所殺,相戒常避史先鋒。梁遣王景仁攻趙,晉軍救趙,建瑭以先鋒兵出井陘,戰於柏鄉。梁軍為方陣,分其兵為二:汴、宋之軍居左,魏、滑之軍居右。周德威擊其左,建瑭擊其右,梁軍皆走,遂大敗之。以功加檢校左僕射。”
  5. ^ 舊五代史 卷55 唐書三十一 史建瑭傳》:“九年,梁祖親攻蓚縣。時王師並攻幽州,聲言汴軍五十萬,將寇鎮、定。都將符存審謂建瑭曰:「梁軍倘以五十萬來,我等何以待之?」裨將趙行實曰:「走入土門為上策。 」存審曰:「事未可知,但老賊在東,別將西來,尚可徐圖。」不旬日,楊師厚圍棗強,賀德倫圍蓚縣,梁祖自至,攻城甚急。存審曰:「吾王方事北面,南鄙之事,付我等數人。今西道無兵,坐滋賊勢。何以為謀。老賊若不下蓚、阜,必西攻深、冀,與公等料閱騎軍,偵視賊勢。」乃選精騎八百趨信都,存審扼下博橋,建瑭與李嗣肱分道擒生。建瑭乃分麾下三百騎為五軍,自將一軍深入,各命俘掠梁軍之芻牧者還,會下博橋。翌日,諸軍皆至,獲芻牧者數百人,聚而殺之,緩數十人,令其逸去,各曰:「沙陀軍大至矣!」梁軍震恐。明日,建瑭、嗣肱為梁軍服色,與芻牧者相雜,晡晚,及賀德倫寨門,殺守門者,縱火大噪,俘斬而去。是夜,梁祖燒營而遁,比至貝州,迷失道咯,委棄兵仗,不可勝計。”
  6. ^ 新五代史 卷25 唐臣傳第十三 史建瑭傳》:“天祐九年,晉攻燕,燕王劉守光乞師於梁,梁太祖自將擊趙,圍棗強、蓚縣。是時晉精兵皆北攻燕,獨符存審與建瑭以三千騎屯趙州。梁軍已破棗強,存審扼下博橋。建瑭分其麾下五百騎為五隊:一之衡水,一之南宮,一之信都,一之阜城,而自將其一,約各取梁芻牧者十人會下博。至暮,擒梁兵數十,皆殺之,各留其一人,縱使逸去,告之曰:「晉王軍且大至。」明日,建瑭率百騎為梁旗幟,雜其芻牧者,暮叩梁營,殺其守門卒,縱火大呼,斬擊數十百人。而梁芻牧者所出,各遇晉兵,有所亡失,其縱而不殺者,歸而皆言晉軍且至。梁太祖夜拔營去,蓚縣人追擊之,梁軍棄其輜重鎧甲不可勝計。梁太祖方病,由是增劇,而晉軍以故得並力以收燕者,二人之力也。”
  7. ^ 舊五代史 卷55 唐書三十一 史建瑭傳》:“十二年,魏博歸款,建瑭與符存審前軍屯魏縣。十三年,敗劉鄩於元城,收澶州,以建瑭為刺史、檢校司空、外衙騎軍都將。尋曆貝、相二州刺史,屯於德勝。十八年,與閻寶討張文禮,為馬軍都將。八月,收趙州,獲刺史王鋋。進逼鎮州,為流矢所中,卒於軍,時年四十六。”
  8. ^ 新五代史 卷25 唐臣傳第十三 史建瑭傳》:“後從莊宗入魏博,敗劉掞於故元城,累以功歷貝、相二州刺史。十八年,晉軍討張文禮於鎮州,建瑭以先鋒兵下趙州,執其刺史王珽。兵傅鎮州,建瑭攻其城門,中流矢卒,年四十二。”
  9. ^ 新五代史 卷25 唐臣傳第十三 史建瑭傳》:“建瑭子匡翰,尚晉高祖女,是為魯國長公主。匡翰為將,沈毅有謀,而接下以禮,與部曲語未嘗不名。歷天雄軍步軍都指揮使、彰聖馬軍都指揮使。事晉為懷和二州刺史、鄭州防禦使、義成軍節度使,所至兵民稱慕之。史氏世為將,而匡翰好讀書,尤喜《春秋三傳》,與學者講論,終日無倦。義成軍從事關澈尤嗜酒,嘗醉罵匡翰曰:「近聞張彥澤臠張式,未見史匡翰斬關澈,天下談者未有偶爾!」匡翰不怒,引滿自罰而慰勉之,人皆服其量。卒年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