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湘雲

红楼梦人物

史湘雲是《紅樓夢》中的主要人物,首次出场于第二十回,是金陵十二钗之一。她出身金陵四大家族之一的史家,是賈母(史太君)的姪孫女,在海棠詩社別號枕霞舊友,花簽海棠。其身型蜂腰猿臂、鶴勢螂形,容態十分秀麗,性格爽朗率真,詩思亦敏銳超逸,深得賈母喜愛。因父母在其襁褓中就已經亡故,賈母曾將湘雲接至賈府教養,她也常至賈府小住。

湘雲醉眠(清.改琦

原著第62回《憨湘雲醉眠芍藥裀》,描写湘云在宝玉生日宴上酒醉卧睡于芍药花丛石板凳之上。其章節足與「黛玉葬花」、「寶釵撲蝶」並列紅樓夢最唯美情節,也成為後世繪畫的題材———包括兩岸四地發行之紅樓夢郵票,都以此為題。

簡介编辑

湘云个性质朴纯真,性格豪爽,也以话多活潑而著称于大观园,因咬舌“二、爱”不分,称賈宝玉为“爱哥哥”,被林黛玉挖苦嘲笑。另有一回“脂粉香娃割腥啖膻”专门描写史湘云本真、坦荡之天性,湘云说自己是“是真名士自风流”,批黛玉是“假清高”。湘云颇有诗才,见“凹晶馆联诗悲寂寞”章回,其诗才丝毫不让黛、钗二人。薛宝钗称之为话口袋子、诗疯子。此外,寶釵、寶玉有金玉,湘雲、寶玉也各有一隻金麒麟。

袭人原来服侍的是史湘云,後來賈母見她服侍湘雲很穩妥,又將她派去服侍宝玉。说明湘云小时经常住在贾母处,是宝玉青梅竹马的朋友。後來湘云称呼袭人為姐姐。

结局编辑

高鹗续书与曹雪芹原意相去甚远。後四十回以草率、非常短促而簡略的文字,了結全書要角史湘雲和無名丈夫的終身大事,只有丈夫病亡而湘雲立志守寡,並未解釋兩鬢成霜、金麒麟與白首雙星的矛盾。然而關於史湘雲的結局,在書中有幾處可以探討:

一、湘雲的判詞中有「展眼吊斜暉,湘江水逝楚雲飛」,在其「樂中悲」的曲文則為「好一似、霽月光風耀玉堂。廝配得才貌仙郎,博得個地久天長,準折得幼年時坎坷形狀。終久是雲散高唐,水涸湘江。這是塵寰中消長數應當,何必枉悲傷!」從大量分離的典故,可見得湘雲和丈夫的結局是分離的。

二、甲戌本在第一回「說什麼脂正濃,粉正香,如何兩鬢又成霜」側批中提到此為『寶釵、湘雲一干人』。可见無論薛寶釵與史湘雲,皆非短命早死之人。

三、湘雲和衛若蘭結為夫妻。憑藉三十一回脂評解釋寶玉身上的麒麟是:『……後數十回若蘭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因為衛若蘭拿到了寶玉的金麒麟)。

這便出現了矛盾和頗令人猜測的懸案。兩鬢成霜,並根據判詞和曲子暗示,指得是寶釵與湘雲婚姻上的不幸,以及孤獨終老。 但《因麒麟伏白首雙星》明顯的是說身有小金麒麟的湘雲,和另一個拿到大金麒麟的人(賈寶玉或衛若蘭)會相愛至白首。 因此延伸出三種說法:

一為普遍接受之推測,《白首雙星》的意思是如同牛郎星和織女星。兩人到了白首,或說鬢髮如霜之時,都如牽牛織女一般,湘雲和其丈夫即便相愛,相見的日子一輩子皆遙望無期。

一則是根據周汝昌的意见:史湘云在衛若蘭死後,与淪落之贾宝玉婚配終身,伏了《因麒麟伏白首雙星》之筆,因兩人各有麒麟,所以白頭。 再是依據劉心武說法,白頭所指為寶黛二人因生活困頓,少年白頭,並非白頭偕老,最終湘雲病逝,而賈寶玉就此頓悟出家

判詞编辑

(出自第五回)

在红楼梦第63回掣花签,史湘云抽到的是一枝海棠花,题着“香梦沉酣”四字,下面的诗句是“只恐夜深花睡去”。

曲文编辑

「樂中悲」(紅樓夢12曲中第六曲,出自第五回 開生面夢演紅樓夢 立新場情傳幻境情)

丫鬟编辑

翠缕葵官

備註與參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