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史瓦帝人是非洲南部的一個民族。他們是班圖人的一支,生活在史瓦帝尼南非莫桑比克南部,說史瓦濟語。

史瓦帝人
Swazi Warriors.jpg
史瓦帝人
總人口
2,482,046
分佈地區
 斯威士兰 1,185,000
 南非 1,297,046
語言
史瓦帝語英語南非語
宗教信仰
基督教非洲傳統宗教
相關民族
恩古尼族英语Nguni people巴蘇陀族札那族班圖族

獨立狀態史瓦帝的起源於十八世紀,結合了Nguni(恩古尼)和Sotho(索托)元素。本來,索托居住在史瓦帝尼的北部地區,Nguni居住在南部地區。自1820年以來,索托人就受制於Ngwane(恩格瓦尼)部落的Nguni酋長Sobhuza I。他的兒子Mswati II最終征服Sotho,完成了統一。說Sotho話的人民在這個過程中被吸收或被拆除,來自誇祖魯 - 納塔爾(KwaZulu-Natal)地區的大量Nguni難民也加入了史瓦帝尼,形成今日史瓦帝尼。[1]

民族分佈、人口與語言编辑

民族分布和人口编辑

史瓦帝人主要分布在非洲的史瓦帝尼和南非普馬蘭加省,1880年代後,在南非的人口數已超過在史瓦濟蘭的人口,分別約為120萬和130萬人。[2]

 
史瓦帝人手繪分布圖
 
Swaziland Topography

語言编辑

史瓦帝人的主要語言是史瓦帝語,也會說英語還有南非荷蘭語。史瓦帝尼獨立以前,祖魯語使用在文學和教育,所以許多史瓦帝人也會說祖魯語。[3]

史瓦帝語编辑

史瓦帝語(siSwati,[siswatʼi])屬於班圖語支,在非洲南部的使用者主要為史瓦帝尼和南非的史瓦帝人,約300萬。史瓦帝語和英語同為史瓦帝尼的官方語言,也是南非的官方語言之一,在史瓦帝尼和南非普馬蘭加省(特別是原卡恩格瓦尼地區)的學校中教授,以拉丁字母書寫。[4]

語系

尼日-剛果語系

  • 大西洋-剛果語族
    • 貝努埃-剛果語支
      • 南類班圖語支
        • 班圖語支
          • 南班圖語支
            • 恩古尼語支
              • 特克拉(Tekela)語支
                • 史瓦濟語

地理環境编辑

史瓦帝人居住的地方氣候屬南半球亞熱帶型,每年十月至隔年三月是雨季。地形西高東低,從東部的低地平原,到中部的丘陵草原,乃至西部的高山高原區,隨著地勢越高,降雨量越多、氣溫越低。[5]最低點是大蘇圖河,21米,最高的是Emlembe,為1862米。[6]

Spring September – October 18 °C(64.4 °F)
Summer November – March 20 °C(68 °F)
Autumn April – May 17 °C(62.6 °F)
Winter June – August 13 °C(55.4 °F)

歷史沿革编辑

史瓦濟人是班圖人底下,恩古尼人的一支,源於15世紀的東南非,先遷入莫三比克,然後再到現今的史瓦濟蘭。恩格瓦尼人至今仍被用來指稱史瓦濟人。史瓦濟人是說班圖語,以恩古尼語言和文化為主的人。

 
South Africa - population migrations

早期定居编辑

作為恩古尼向南擴張的一部分,史瓦濟人在15世紀末穿越林波波河並定居在馬普托附近(莫三比克南部)。[7] 根據紀錄,恩格瓦尼人在1600年左右進入現今史瓦濟蘭的領土。在Dlamini III的領導下,他們於1750年定居於Pongola河和Lubombo山的交界處。Dlamini III的繼任者為Ngwane III,Ngwane III建立Ngwane王國,被認為是現代史瓦濟蘭王國的第一任國王。因為他們搬到Pongola河上非常接近Ndwandwe 人的地方,與Ndwandwe 人不斷的衝突迫使他們往北邊移動、遷都Shiselweni地區的zombodze [8]

1815年,Sobhuza I(Somhlolo)成為史瓦濟蘭的國王,在史瓦濟蘭中部建立了史瓦濟勢力。在這裡,史瓦濟人藉由征服說索托和恩古尼語的眾多小部落繼續他們的擴張,建立一個今天被稱為史瓦濟蘭的複合國家。Sobhuza I的統治發生在Mfecane戰爭(導因於Shaka 掌管下祖魯邦的擴張)期間,Sobhuza憑著高超的外交手段使史瓦濟王國免於遭受波及。在Sobhuza的領導之下,恩古尼和索托人還有其餘的桑人群體被合併到史瓦濟國。而當時史瓦濟蘭現在的邊界完全在他們德拉米尼國王們的統治之下。

在1830年代後期,史瓦濟人與布爾人發生了初步的接觸,布爾人他們在血河戰役中打敗了祖魯人,並在後來成為南非共和國的領土上定居。為了建立和平共處,史瓦濟蘭領土很大一部分被割讓給在1840年代定居在萊登堡附近地區的德蘭士瓦布爾人。史瓦濟人的領土和他們的國王Mswati II得到德蘭士瓦和英國的承認。

Mswati II是史瓦濟王國史上最偉大的戰鬥國王,在他的統治時期,史瓦濟蘭進一步統一和擴張,人民和他們的國家變成現在我們所知道的樣子。因此,今日“史瓦濟人”的標籤適用於所有效忠史瓦濟國王的人。[9]

1868-1899编辑

不久後在Mbandzeni國王統治時期,許多商業、土地、礦業特許權授予英國和布爾定居者。這一舉動導致土地進一步流失到南非共和國,造成許多史瓦濟人口是居住於史瓦濟蘭境外的南非。1868年,德蘭士瓦共和國試圖合併史瓦濟蘭。史瓦濟蘭發生繼位爭奪(Mbandzeni v.s. Mbilini waMswati)。德蘭士瓦的布爾人希望通過支持穆班增尼來維護自己在史瓦濟蘭的權威。1879年,也就是祖魯戰爭(英祖戰爭)那一年,Mbilini 與祖魯王國的國王結盟合作,所以穆班增尼幫助了英國控制德蘭士瓦。作為回報,史瓦濟蘭受到英國的保護,以防止布爾人和祖魯人的侵犯。1881年第一次布爾戰爭後所簽定的普勒托利亞協定承認史瓦濟蘭的獨立並訂定了它的邊界。

布爾戰爭和英國統治時期编辑

史瓦濟蘭間接的捲入第二次布爾戰爭(18991902) 。當時史瓦濟年齡團在內部衝突期間在國內遊走,南非當局擔心暴動會擴張到史瓦濟蘭西南方邊界,南非共和國便把當地的波爾人撤離 。英國則有他們對史瓦濟的擔憂,他們懷疑來自莫三比克的供應物資會被從史瓦濟蘭走私給波爾人。史瓦濟皇后擔心波爾人會干預她孫子Sobhuza二世和Masumphe的繼位爭議,她便開啟和一位地方行政官的溝通,並準備如果有需要就逃到他那邊。一個來自Johnannes Smuts 的回覆保證英國並沒有忘記史瓦濟,英國代表會早日返回史瓦濟。一位高階軍官也被說服與這位皇后進行外交接觸,他的代表說服皇后三件事:第一,阻止波爾人佔領山區。第二,正式請求英國的保護。第三,在史瓦濟發生的濫殺必須終止。[10]

英國和史瓦濟的接觸在圍攻Komatipoort( 一個附近的南非要塞)後更扮演重要角色。波爾人和英國持續和史瓦濟蘭有接觸並有小衝突直到戰爭結束。[10]

1902年布爾戰爭之後,史瓦濟蘭成為英國的保護國。英國於1903年聲稱對史瓦濟蘭的統治權,而史瓦濟蘭於1968重獲獨立。[9]

社會、家庭與婚姻编辑

社會組織编辑

年齡級

為了戰爭和勞動的需要,所有的史瓦濟男人都根據年齡被編入一個年齡團(libutfo),成為效忠國王的戰士和重要勞動力,在這群體的每個人一生都維持緊密的關係。國王一年會召來他們四次,分別是印克瓦拉祭典、除國王高粱田的草、收成高粱和脫穀的時候。[11]

國王大約每五年就會宣稱一個新年齡團的組成,此時前任的年齡團成員就可以結婚了。

現今,最年輕的年齡團仍然被用為皇家家園和土地的勞動力。工作團隊在牛棚跳 hlehla舞來開始和結束一天,並在舞蹈中讚揚自己的成就。[12]

家庭結構编辑

在家,稱為umnumzane的家族長是一家之長,過去通常實行一夫多妻制。家族長是所有家庭事務的中心且通常有很多個老婆。他通過建立榜樣、指導他的老婆關於所有關於家庭的社會事務,也尋求他家族更大的生存。他也會花時間和年輕的男孩們社交,教導他們社會對他們成長過程和成人期的期許,而這些男孩通常是他的兒子或近親。 [13]

婚姻與親屬關係编辑

史瓦濟人曾經偏好姊妹共夫制。父系的權利經由男人的家族給女人的家族聘禮(通常為牛隻)獲得,婚後實行從夫居。女人在婚姻中保有她父親的氏族名,小孩則獲得他們父親的氏族名。現今仍存在的婚姻形式有:自由戀愛、包辦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搶奪婚。[14]

史瓦濟親屬稱謂 對應親屬稱謂
ubabe 父親
ubabe lomkhulu 伯伯
ubabe lomncane 叔叔
ubabe lomncane 姑姑
umake 母親和爸爸的其他老婆們 媽媽的姊妹 嬸嬸
umalume 舅舅 舅媽

產業與生活编辑

產業编辑

傳統經濟编辑

史瓦濟的家戶專注在賴以為生的農業,主要為玉米、高粱、豆類、花生和甘藷。玉米事實上直到19世紀中期才被引進並逐漸取代高粱成為主食。儘管農業對於家戶的經濟非常重要,牛才是財富和身分地位的基礎。牛群不僅提供食物和衣服,也為更寬廣的經濟和儀式目的服務。[14]

現況编辑

史瓦濟蘭的甘蔗是主要出口作物。林木、礦產資源豐富,為史瓦濟蘭人帶來不少外匯。[15]

生活编辑

史瓦濟人的菜餚主要取決於季節和地理區域。史瓦濟人的主食包括高粱和玉米,經常還有山羊肉。多食用玉米糊。

男孩和男人穿著特定動物製成的遮襠布。女孩穿著草裙;一個有小孩的女人穿著牛皮做的裙,把頭髮盤成蜂窩或圓形麵包狀。一個已婚女人穿著羊皮製的及肩圍裙 [11]

史瓦濟人主要的社會結構單位是家戶,是一個由乾草覆蓋的傳統風箱小屋。每一個妻子擁有自己的小屋和庭院,被蘆葦為藍包圍著。有三個不同結構用來睡覺、烹飪和儲存(釀酒)。在較大的家屋有侍從宿舍和客房的結構。

傳統家園中心是牛棚,一個由大圓木所環繞的圓形區域,以樹枝填滿其縫隙。牛棚作為一個儲存財富(家畜和穀物)的地方和聲望的象徵,有儀式和實際意義。面對牛棚是最尊貴的小屋,由家族長的母親佔據。 [13]

教育

傳統上, 當女孩初經來潮就會被隔離在一間小屋,並由年長的婦女教導她。目前史瓦濟蘭的教育體系為,從六歲起讀7年的初等教育再讀5年的二等教育,而史瓦濟也有高等教育與一個聯合世界大學。 [16]

信仰與習俗编辑

宗教信仰编辑

傳統信仰编辑

巫醫是傳統的先知,由特定家族的祖先選定。巫醫的訓練過程叫做"kwetfwasa"。訓練結束後,一個畢業典禮在一個所有當地的巫醫聚集起來享受盛宴和跳舞的地方舉辦。這個巫醫被諮詢的原因有很多,像是生病或印死亡的原因。他的診斷是以"kubhula"為基礎,一個與超自然力量溝通的過程。[17]

傳統的史瓦濟宗教承認一個至高無上的神或創世主,但更重要的是祖先的靈魂。史瓦濟宗教中提及一個被稱為Mvelincant的創世主。然而Mvelincant太過遙遠了,所以祖先的靈魂emadloti在日常生活更為相關且重要。史瓦濟人宰殺野獸和釀酒來取悅祖靈以尋求祖靈的幫忙。儀式通常以家庭為單位進行,與出生、死亡和結婚密切結合。[18]

基督教编辑

基督教在1844年開始在史瓦濟開始發展,當一個在南非舉行的Wesleyan傳教士會議回應Mswati II 要傳教士來傳教的請求,James Allison 、Richard Giddy 和兩個來自橙色自由之州的索托佈道師來到史瓦濟。雖然約80% 的史瓦濟人宣稱為基督徒,但僅有約27%的人活躍於教會。報告指出約一半以上的史瓦濟人是非洲獨立教會的成員。雖然這個舉動促進了基督徒心靈上的天賦,像是治癒和說受聖靈感動的人所說的天堂的語言,然而史瓦濟人仍十分強調傳統習俗和實踐。 [3]

生命禮俗编辑

  1. 出生禮
    出生不久後,代表小孩氏族的植物和動物毛髮被收集並燒掉,而小孩吸入其產生的煙霧來促進他們的幸福安康。[11]
  2. 婚禮
    通常婚禮Umtsimba 是在乾季(七、八月)的周末舉行。新娘和他的親戚在星期五傍晚去新郎的家,星期六早上在附近的河邊進行新娘派對,吃著新郎家提供的獸肉(牛、羊),下午在新郎的家跳舞。星期日上午,新娘由她的女性親戚陪伴,用一個茅刺入男人牛棚的土地,之後她就被塗抹上赭紅色,沒有女人可以被塗兩次,然後新娘送新郎和她的親戚禮物

[11]

  1. 喪禮
    普通人被埋葬在家屋旁,國王和皇室成員則埋葬在山洞中。葬禮作為時常舉行大家庭會議的方式,非常重要。葬禮後的一個月大家又齊聚在一塊來洗去死亡的汙染[11]

節慶编辑

印克瓦拉祭典编辑

又被稱作「水果節」,通常在12月或一月舉行,是史瓦濟蘭日曆上最重要的節日。它是一個象徵國王開啟了享受今年豐收的慶典,也象徵了國王為統一史瓦濟民族的要素和其統治權力。各部落勇士們徒步到莫三比克的海邊取水,再原路走回王宮所在地(羅般拔)的皇家牛棚[19],將一些農作物、河水和印度洋的海水獻給國王,此時國王從短暫的閉門潛修中出關,在人群面前跳舞並吃點南瓜,代表史瓦濟人可以開始享受盛宴,並伴隨著歌曲和舞蹈。此慶典可追溯至19世紀早期。[15]

烏蘭加節编辑

又稱「蘆葦之舞」,通常在八月或九月舉行。女孩割蘆葦並將它們呈現給國王的母親,並跳舞。此典禮的目的不僅是維護女孩的貞節和提供勞動給女王的母親,也是在讓國王選妻。此慶典可追溯至前殖民時代。[15][20]

 
Princess Swaziland 015

文學與藝術编辑

文學编辑

雖然沒有很多的手寫文學,但有很多的口傳文學。老年人是更受尊重的說故事者。[21]

音樂舞蹈编辑

Sibhaca Dance

Sibhaca是由來自王國各地的男子所表演的激烈舞蹈。表演者穿著五顏六色的裙子,並用馬海毛裝飾他們的腿、手。他們伴隨著傳統音樂和有節奏的傳統歌謠,一致地踩踏著腳。典型的Sibhaca可以持續長達兩三個小時,其中包含各種不同的旋轉,歌曲和風格型式。[22]

Lustsango Reed Dance

這場舞蹈伴隨著已婚和未婚婦女切割蘆葦,表現出對Ngwenyama(國王)和Ndlovukati(母后)的忠誠。五彩繽紛的Lutsango蘆葦舞持續四天,由eMakhosikati(皇后)領導。[22]

工藝编辑

工匠是一個且需要長時間當學徒來學習的世襲職業,並圍繞著禁忌。它曾經是最嚴苛而有報酬的工業藝術。工匠所製作的鐵鋤頭,刀和各種矛有大量的需求。製作鐵器的地方離家戶有一段距離,並禁止女人靠近。[14]

木雕師傅並不需要長時間當學徒,也沒有像巫醫和鐵匠的身分地位。木雕現今仍然重要,但僅限於功能性的物品,如碗盤湯匙。[14]

至於陶器的製作則是由婦女負責。[14]

現況编辑

現在史瓦濟人居住於史瓦濟蘭和南非。在南非的史瓦濟人後裔一般是由說史瓦濟語或其方言來識別。還有許多史瓦濟移民到南非求學和尋找工作機會。在史瓦濟蘭,史瓦濟人包括史瓦濟公民,不論種族。

議題编辑

現今史瓦濟人受到愛滋病和肺結核威脅,平均壽命非常短。

參考資料编辑

  1. ^ Eric Rosenthal. Ensiklopedie van Suidelike Afrika,. 1967. ISBN 9780723201441. 
  2. ^ south africa history online. [2017-03-26]. 
  3. ^ 3.0 3.1 people profile. [2017-03-26]. 
  4. ^ Ethnologue. [2017-03-23]. 
  5. ^ 中華百科全書. [2017-04-01]. 
  6. ^ Emlembe, Swaziland/South Africa. [2017-04-01]. 
  7. ^ J. F. Ade Ajayi. UNESCO General History of Africa, Vol. VI Africa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until the 1880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8. ISBN 9780520039179.  参数|title=值左起第42位存在換行符 (帮助)
  8. ^ king of the kindom. [2017-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1-18). 
  9. ^ 9.0 9.1 swaziland. [2017-04-01]. 
  10. ^ 10.0 10.1 Military History Journal Vol 11 No 3/4 - October 1999 Neutrality compromised: Swaziland and the Anglo-Boer War, 1899 - 1902. [2017-04-01].  参数|title=值左起第26位存在換行符 (帮助)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swaziland national trust communication-culture.  已忽略文本“urlhttp://www.sntc.org.sz/cultural/culture.asp” (帮助);
  12. ^ Benson Omenihu A. Oluikpe. swazi. The Rosen Publishing Group=. 1997. ISBN 9780823920129. 
  13. ^ 13.0 13.1 swati (PDF). [2017-04-09]. 
  14. ^ 14.0 14.1 14.2 14.3 14.4 swazi fact,picture,information. [2017-04-01]. 
  15. ^ 15.0 15.1 15.2 非洲六國介紹. [2017-04-01]. 
  16. ^ Education System in Swaziland. [2017-04-09]. 
  17. ^ swaziland national trust commision. [2017-04-01]. 
  18. ^ Kasenene, Peter. religion in swaziland. [2017-04-11]. ISBN 0313032254. 
  19. ^ 阿布. 來自天堂的微光 我在史瓦濟蘭行醫. 遠流. 2013年4月1日. ISBN 978-957-32-7162-8. 
  20. ^ the country.  已忽略文本“www.psp-ltd.com/swaz_stat_eng.htm” (帮助);
  21. ^ art and literrature- swaziland. [2017-04-01]. 
  22. ^ 22.0 22.1 traditional ceremonies and dances. [2017-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