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籀篇

史籀篇》書名。相傳為周宣王太史籀所撰。现代学者多认为其乃戰國間秦人所作。十五篇。為古代字書。字體與石鼓文及春秋時代的秦系金文相同,為周代史官教學童識字的課本。今僅存說文所引史篇及所錄籀文223字。王國維有《史籀篇敘錄》、《史籀篇疏證》。也稱為「史篇」、「史籀」。 西周宣王時期之著作,作為教育用途,根據《漢書·藝文誌》所說是周官教兒童的教材,內十一篇,字體較小篆繁複,字呈正方形,筆劃優美,該書已佚,若欲參考字型,此書兩千多字中,《說文解字》有收錄約兩百字。

用字較小篆不同,如“奸”作“姦”又如“乃……”作“迺……”又如“草”作“茻”又如“好”作“𡥃”等等。

历史编辑

《史籀篇》的成书年代可能介于公元前700至200年间,原本包含15篇,到汉光武帝(25–56)时佚6篇,余9篇至西晋也已亡佚。[1]:111

标题编辑

直到最近,人们都还认为《史籀篇》的标题指一名叫史籀的人,据传为周宣王(827–782 BC)太史。《汉书·艺文志》(78 CE)和《说文解字》(121 CE)都称周宣王的太史编篡了《史籀篇》。[2]:154–155

晚清文献学家王国维(1877–1927)依金石学证据否定此说,《史籀篇》文字的结构和风格并不与西周金文相符。[3]:72–77他还认为“籀”是姓,意为“讀”,篇名摘自第一句“太史籀書”。[3]:74[4]:17[5]:1677, 1259

语言学家唐蘭(1901–1979)设想,文献中仅在《史籀篇》中出现的史籀,实际上是《汉书·古今人表》中的史留。[3]:74在沙加尔-白一平体系的上古汉语拟音中,“刘”“籀”分别为*ru和*lrus。上海博物馆藏三足铭文提到了史籀。[4]:17–19

现代学者相信,“籀”并不指人,而是指“阅读、吟诵”。辞书学家劉叶秋认为“史”可能是先秦时候给能记下9千个字的学生的称号。[1]:111

籀文编辑

《史籀篇》中出現的文字被稱為「籀文」,《说文解字》共记录了223个字。[3]:72總體而言,籀文形體对称而平衡,筆劃普遍比后世篆书更复杂。[3]:74后世直笔笔画多以圆圈和螺旋代替。

参考编辑

  1. ^ 1.0 1.1 Creamer 1992.
  2. ^ Galambos 2006.
  3. ^ 3.0 3.1 3.2 3.3 3.4 Qiu 2000.
  4. ^ 4.0 4.1 Chén 2003.
  5. ^ 《汉语大字典》

来源编辑

  • 陳, 昭容, 秦系文字研究 ﹕从漢字史的角度考察, 中央研究院, 歷史語言研究所, 2003, ISBN 957-671-995-X. 
  • Creamer, Thomas B. I., Lexicography and the history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Zgusta, Ladislav (编), History, Languages, and Lexicographers, Niemeyer: 105–135, 1992, ISBN 978-3-484-30941-8. 
  • Galambos, Imre, Orthography of early Chinese writing: evidence from newly excavated manuscripts, Budapest monographs in East Asian Studies 1, Department of East Asian Studies, Eötvös Loránd University, 2006 [2021-12-12], ISBN 978-963-463-8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2). 
  • 裘, 锡圭, 文字學概要, 商务印书馆, 1988, ISBN 978-7-10000-413-8. 
  • 漢語大字典, 1992. 湖北辭書出版社和四川辭書出版社; 繁体字版 from 建宏出版社. 台北. ISBN 957-813-478-9.

參照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