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史蒂芬·羅奇,(英文: Stephen S. Roach),在紐約大學取得經濟學博士後任職於布魯金斯研究院和美國聯準會,後來擔任摩根史坦利首席經濟學家和亞洲區高層,現駐地於香港。史蒂芬羅奇曾任金融海嘯時期香港政府咨詢組織 - 經濟機遇委員會的成員,委員會在2009年後解散。[1]

Stephen S. Roach
Stephen Roach 2008.jpg
出生 (1945-09-16) 1945年9月16日74歲)
国籍 美國
公民权 美國
教育程度 經濟博士
母校 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
紐約大學
职业 economist, senior fellow
雇主 Yale University

觀點编辑

史蒂芬·羅奇為忠實的全球化經濟自由支持者,並認為全球化分工是天然大勢所趨並非任何人可以扭轉,同時也是儲蓄率學派,認為儲蓄率直接影響長線國力強弱,低儲蓄率會成為一國眾多問題的最深根源。[2]

2019年針對美中貿易戰議題羅奇認為白宮的說詞有所荒誕,本質上「拉低了所有閱讀者的智商」[3]例如所謂進入中國市場要交換技術轉讓,他沒聽過有任何美國大企業老闆會將真正核心攸關的技術轉給別人,這應該是任何頭腦正常的人都能拆穿。而白宮其實也知道其眾多說詞荒謬性,但其貿易戰目的其實是要轉移公眾焦點,找一個外部代罪羊當禍首,以迴避美國公眾關注自身社會需要的改革,而那種改革將挑戰太多既得利益階層,額外運氣好的話還能拖慢中國崛起的速度,儘量延緩那天的到來,

美國除了對華貿易逆差外其實對另外102个国家都存在逆差,但這點長期被掩蓋不提,美国储蓄低于投资决定了自身不得不通过资本账顺差的形式吸引大量国外资金,这同时必然导致经常账逆差持续存在,不這樣做就會讓美元资产吸引力下降,這就是經濟學“特里芬难题”,這點根本是美國自身問題無法透過找替罪羊來解決。另一方面在美國市場上的眾多中國貨其實都是美國貨,美國廠商設計再由中國代工生產,他們只賺取加工費,主要利潤來自技術或品牌價值而這些被美國總公司賺取[4],現在增加了關稅負擔而加工費一段本質低廉無多少壓低空間,中方代工廠也全體協力擺出不議價姿態,最終只能從油水最高的總公司利潤區塊出錢來付或是在美產品漲價,這就是IMF報告中最終都是美國人自己在付關稅的秘密。[5]

关于2019年香港发生的关于送中条例抗议活动,罗奇认为港府对该条例的处理严重失当;对该条例的不满存在合理诉求。但抗议活动已完全失控,正在撕毁香港的未来。[6]

著作编辑

  • Unbalanced: The Codependency of America and China 美國和中國的相互依存(2014)[7][8]
  • The Next Asia: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for a New Globalization亞洲的未來:新全球化時代的機遇和挑戰, (Wiley 2009)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參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