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司馬榦(232年-311年2月26日),字子良西晋宗室河內溫縣人。司馬懿嫡三子,排行第六,张春华所生(胞兄為司馬师司馬昭)。妻为满宠之女,满伟之妹。

司馬榦
晉朝平原王
司馬姓
子良
封爵 安陽亭侯→平陽鄉侯→定陶伯→平原王
出生 魏明帝太和六年 (232年)
逝世 晉懷帝永嘉五年正月庚辰[1]
311年(78-79歲)

目录

生平编辑

前中期编辑

曹魏末以公子(司马懿追封公爵)赐爵安阳亭侯。后来魏帝曹髦攻打司马昭时,司马榦闻讯欲入阊阖掖门,但守门的司马昭掾属满长武、孙佑等不纳,只让他走东掖门,导致他未能及时与司马昭会合。司马昭为此要灭孙佑族,在从事中郎荀勖劝谏下免孙佑为庶人,而满长武则受刑而死,其父即司马榦的内兄卫尉满伟也被免为庶人。

迁抚军中郎将,进爵平阳乡侯。建五等爵位,改封定陶伯晋武帝登基,封平原王,封邑一万一千三百户,给鼓吹、驸马二匹,加侍中之服。咸宁初年,遣诸王之国就藩,司马榦有疾病,所以清虚静退,简于情欲,晋武帝特诏留他在洛阳太康末年,拜光禄大夫,加侍中,特假金章紫绶,班次三司晋惠帝即位,进左光禄大夫,侍中如故,剑履上殿,入朝不趋。

司馬榦为王,並不太理會王国的事务,但按官員才幹调動和补缺職位,而且把爵祿視作等閒,所得的俸祿及布帛都任由它累积腐烂;在阴雨天则以牛犊拉车並且故意打開車子外露,別人問起原因時便回答:“外露最好把內裡的一面也露出來。”朝廷大臣到訪司馬榦時,儘管已向他通報姓名,他都要對方把车马停在府门外,甚至整日不接见對方。能夠見得著司馬榦的人,發現他與其他人交際應對,態度恭謹謙逊,始終沒有什麼過失。司馬榦的姬死后,入敛不钉棺,置于后空室之中,几天去看一次,有时居然对尸体行淫秽,等到尸体腐烂才安葬。

八王時期编辑

赵王司马伦柏夫人之子)辅政,以司马榦为卫将军。惠帝反正复位,又以司马榦为侍中,加太保齐王司马冏(司馬昭之孫)平定赵王司马伦後,司馬氏宗室與及朝臣都用牛酒劳赏司马冏,只有司马榦怀揣百钱,见到親侄孫司马冏便對他说:“赵王犯上作乱,你能举义勤王,是你的功勞,現在我以百钱來贺你。即使如此,要穩坐高位是很困難的,你不能不小心謹慎。”司马冏辅政,司马榦到访,司马冏出門行禮迎接他。司马榦進入室中,踞坐在上,不让司马冏坐下,对他说:“你不要效法白女兒”(「白女兒」意指司马伦)。司马冏被杀后,司马榦恸哭,对左右说:“宗室日漸衰敗,唯有這個孩兒最能支持大局,但現在宗室又殺害他,自此之後司馬氏就危險了!”

东海王司马越(司马榦之族侄)在八王之亂後期起兵得勢,進入洛阳後前往探望司马榦,司马榦闭门不讓他進府。司马越驻车等候良久,司马榦才派人道歉送客,他自己在门后偷看。当时没人知道他的意思,有人认为他有疾病,有人认为他隱藏自己。永嘉五年正月庚辰日(311年2月26日[2])去世,时年八十。当时刘聪攻洛阳,朝廷没有来得及赠谥号

家庭编辑

有二子,世子司马广早卒,次子司马永太熙年间封安德县公,散骑常侍,皆为善士。永嘉之乱遇难,合门被杀。

評價编辑

  • 《晉書》:「平原性理不恆,世莫之測。及其處亂離之際,屬交爭之秋,而能遠害全身,享茲介福,其愚不可及已!」「幹雖靜退,性乖恆理。」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