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司馬肜(3世紀-302年),子徽西晋宗室河內溫縣人。司馬懿第八子,张夫人所生。司馬肜在晉官至太宰、領司徒,晉惠帝即位後即身居要職直到死亡,不是在朝中以任宰輔要職就是出鎮關中要地。然而,期間卻無甚政績,甚至在討伐齊萬年時故意陷害,讓與其有怨的周處兵敗戰死;趙王司馬倫篡位期間司馬肜亦居其高職。故死後為博士蔡克批評。

司馬肜
出生
曹魏
逝世 302年6月18日
西晉洛陽
职业 西晉太宰、領司徒。

生平编辑

雍容貴戚编辑

司馬肜清白顯貴,謙虛謹慎,但沒甚麼才能。嘉平二年(250年),司馬肜以司馬懿尊貴而受封平樂亭侯[1]咸熙元年(264年),魏復建五等爵,司馬肜改封开平子。泰始元年(265年),晋武帝篡魏建晉,封叔父司馬肜為梁王,封邑五千三百五十八户。

後司馬肜到封國就藩,迁北中郎将,督鄴城守事。其時当时诸王能夠自选官属,司马肜以汝阴郡上计吏张蕃为中大夫。张蕃本名張雄素无品行,其妻劉氏本是曹爽的教坊歌伎,他本人又往来何晏居所,放縱作奸淫之事。高平陵之變後,张蕃被徙河间,改成現名结交司马肜。此事被有关部门所奏,司马肜被削一县,但至咸宁年间,又以陈国汝南郡的南顿增封为次国。太康年间,司马肜接替孔恂豫州军事,加平东将军,镇守许昌。不久,司马肜又以本官代下邳王司马晃青州徐州军事,进号安东将军。

公報私仇编辑

元康元年(291年),司馬肜转征西将军,都督关中諸军事,领护西戎校尉,又加侍中,进督梁州。同年再征为卫将军、录尚书事,行太子太保,给千兵百骑[2]。元康六年(296年),由於趙王司馬倫賞罰失當導致氐羌大亂,朝廷就徵還他,再以司馬肜再为征西大将军,都督凉州雍州诸军事,再鎮關中,置左右长史司马[3][4]。並领西戎校尉,屯守好畤,督建威将军周处、振威将军卢播等讨伐稱帝的齐万年。周處任御史中丞時不畏強權,曾經上奏其犯罪行為,令司馬肜很怨恨他。現在既督周處,司馬肜意欲報復,讓安西將軍夏侯駿派五千兵給周處逼他進攻六陌的齊萬年軍隊。臨戰時,司馬肜不管周處的士兵還未吃飯仍促令其進攻作戰,又下令斷絕其後援,置周處於死地,最終周处勇戰陣亡[5]。朝廷怪罪司馬肜為報私怨不惜令將領陣亡,致令討伐失敗,但因其身份亦不敢加罪。元康九年(299年),朝廷新派孟觀出兵平定齊萬年,同時徵召司馬肜還朝,拜大将军尚书令、领军将军、录尚书事[6]

附於趙王编辑

永康元年(300年),司馬肜与赵王司马伦废皇后贾南风。司馬倫把持朝政,以司马肜为太宰、守尚书令,增封二万户。當時有天象變異,占卜结果是“不利上相”。司馬倫心腹中書令孫秀害怕司马伦受灾,于是改司徒为丞相,並授予司马肜,假装崇进,其实是想让他应災。有人说:“司马肜无权,這沒幫助呀。”而司马肜亦堅決辭让,不肯接受。永康二年(301年),司马伦篡位,以司马肜为阿衡,给武贲百人,轩悬之乐十人。同年司马伦败亡,齊王司馬冏主政,以司马肜为太宰,领司徒,又代高密王司马泰为宗师。

諡號之議编辑

永寧二年五月乙酉(302年6月18日),司马肜去世[7],丧葬依汝南文成王司马亮故事。博士陈留蔡克议谥号:「司馬肜位居宰相,责深任重,皇族中尊貴而血緣亲近,而且是宗师,是朝野都仰望曕視的人。但大事來時,沒有堅定的志節;危難來時,不能舍生取义;愍懷太子被廢時,沒聽過他有一句諫言;淮南王起兵之時,不能隨勢支持義舉;赵王伦篡逆時,他人不能主動抽身。宋國時有荡氏之乱右師华元自覺不能繼續做下去,說『我所掌管的是對國君和臣下的教導。現在公室的地位低下,卻不能撥亂反正,我的罪過大了。』區區宋國,尚且有不尸位素餐的臣子,何況當今帝王之朝,居然有苟且容身的宰相,這樣不加以貶抑,法度還怎能施行!依照《谥法》‘不勤成名曰灵”,司馬肜見義而不為,不可稱為勤,應該諡。」梁国常侍孙霖及司马肜亲党口称冤枉,臺省亦稱:“贾氏专权,赵王伦篡逆,皆強力控制朝野,肜逼於形势不能離去,現在指責他不能主動離開朝中,理據何在?”蔡克再論:“肜是宗室重臣,國家遇亂而不能匡復,主上跌倒而不能扶,不是為相的所為。故此《春秋》說华元及乐举無人臣之道。而且贾氏的殘酷和暴烈根本及不上吕后,而呂后時王陵尚可以閉門不朝;赵王伦無道也根本比不上殷纣,而微子尚可以離紂王而去。即使是當今,太尉陈準這樣的異姓者,他的弟弟陳徽甚至曾經助淮南王允進攻司馬倫,但他也能夠託稱疾病而退位,不事偽朝。為甚麼肜是司馬倫的兄長,反而獨獨不能離場?赵盾當日進諫不獲聽從,出走不遠,都不免指責,何況肜不能離開其位,還事奉偽主?這應該依從之前的結果,對其加以貶抑,以推廣為人臣的節義,崇明事君之道。”朝廷本來真的要聽從蔡克,但司马肜的故吏一直糾纏,最終還是改諡号为

性格特徵编辑

司马肜無甚才能,而屢居高位,出鎮關中討伐齊萬年害死周處後,中書令陳準及中書監張華稱他與之前守關中的趙王倫都是「雍容貴戚,進不貪功,退不懼罪,士卒雖眾,不為之用,周處喪敗,職此之由。」[8]而在關中,司馬肜的一次大会中曾对参军王铨说:“我从兄为尚书令(時任尚書令高密王司馬泰),不能享受權力。權力是難得呀。”王铨回答:“公在此独享大權,也難呀。”司马肜问:“长史中誰有權?”王铨回答:“是卢播。”司马肜說:“他只是家吏,別提他了。”王铨说:“天下都是家吏,那王法就不用施行了。”司马肜又說:“我在长安,有甚麼做得不好的!”並指著自己身上單衣以及補過的帳幔,以示自己清簡。王铨卻答道:“朝野都希望公舉薦賢才,令不仁者疏遠皇帝。而身居公輔,用衣服和帳幔去表示自己清簡,不足稱道。”司马肜聽後有惭愧之色。

家庭编辑

编辑

编辑

  • 张夫人,司马懿的妾室

编辑

後嗣编辑

  • 司馬禧,本武陵王司马澹子,因司马肜无子而過繼給他。永嘉之亂時被殺。後東晉繼續傳嗣梁國,一直維持至晉末

參考資料编辑

  1. ^ 《晉書·宣帝紀》:「嘉平二年春正月, 天子命帝立廟于洛陽, 置左右長史,增掾屬、舍人滿十人,歲舉掾屬任御史、秀才各一人,增官騎百人,鼓吹十四人,封子肜平樂亭侯,倫安樂亭侯。」
  2. ^ 《晉書·惠帝紀》:「元康元年夏四月癸亥,以征東將軍、梁王肜為征西大將軍,都督關西諸軍事。太子少傅阮坦為平東將軍、監青徐二州諸軍事。……九月甲午,大將軍、秦王柬薨。辛丑,徵征西大將軍、梁王肜為衞將軍、錄尚書事,以趙王倫為征西大將軍、都督雍梁二州諸軍事。」官位有所差異,今從《本傳》
  3. ^ 《晉書·趙王倫傳》:「元康初,遷征西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鎮關中。倫刑賞失中,氐羌反叛,徵還京師。」
  4. ^ 《晉書·惠帝紀》:「元康六年五月,以太子太保、梁王肜為征西大將軍、都督雍梁二州諸軍事,鎮關中。」
  5. ^ 《晉書·周處傳》:「遷御史中丞,凡所糾劾,不避寵戚。梁王肜違法,處深文案之。……時賊屯梁山,有眾七萬,而駿逼處以五千兵擊之。處曰:『軍無後繼,必至覆敗, 雖在亡身,為國取恥。』肜復命處進討,乃與振威將軍盧播、雍州刺史解系攻萬年於六陌。將戰,處軍人未食, 肜促令速進,而絕其後繼。處知必敗……遂力戰而沒。」
  6. ^ 《晉書·惠帝紀》:「元康九年春正月,左積弩將軍孟觀伐氐,戰于中亭,大破之,獲齊萬年。徵征西大將軍、梁王錄尚書事。
  7. ^ 《晉書·惠帝紀》:「太安元年五月乙酉,侍中、太宰,領司徒梁王肜薨。」太安年號乃其年年末齊王敗亡後所改,梁王死時尚為永寧二年。
  8. ^ 《晉書·孟觀傳》
  9. ^ 水經註·睢水》睢陽縣條:城內東西道北,有晉梁王妃王氏陵表,竝列二碑,碑云:妃諱粲,字女儀,東萊曲城人也。齊北海府君之孫,司空東武景侯之季女,咸熙元年嬪于司馬氏,泰始二年妃于國,太康五年薨,營陵于新蒙之,太康九年立碑。
前任:
初封
晉朝梁王
265年—302年
繼任:
侄孫司馬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