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司馬睦子友河内郡温县(今河南省焦作市温县)人,晉朝宗室,曹魏中郎司馬進之子,譙剛王司馬遜之弟。

生平编辑

司马睦在曹魏年間封安平亭侯,任侍御史晋武帝司马炎接收禅让建立西晋后,于泰始元年十二月丁卯(266年2月9日)封司馬睦為中山王[1],食邑五千二百戶。

司马睦自己上表请求依照六蓼祭祀皋陶、鄫杞祭祀相的制度建立宗庙。晋武帝将此事交给太常按照礼典评议。博士祭酒刘憙等人议:“《礼记·王制》记载,诸侯设五庙,二昭二穆,加上太祖庙共五个。据此立始祖的庙,指的是嫡传系统的继承,一个人可以立。假如旁支兄弟都是诸侯,最初被封的国君不能立庙。如今司马睦不是正统,如果立祖庙,中山不能并列。后世的中山王才能为司马睦立庙,作为后世子孙的始祖。”诏书说:“礼制条文不明,这是关系到制度的大事,应该详细审定,可交付礼官广泛议论,再处理此事。”[2]

泰始三年(267年),司隶校尉李憙揭发司马睦与前任立进县令刘友、前尚书山涛、尚书仆射武陔等都有霸占官府稻田的行为,请求免去司马睦等人的官职。晋武帝下诏谴责并处死刘友,但没有追究司马睦等人的罪责。[3]

咸寧三年(277年)七月[4],司馬睦募徙其國內的七百餘戶的罪犯,被冀州刺史杜友上報,司馬炎據有司奏,降封司馬睦為丹水縣侯[5]

晉滅吳之戰後的六月,司馬炎下诏恢复司马睦的爵位[6],有司奏將司馬睦封江陽王,司馬炎則以司馬睦自省和江陽郡太遠為由,封司馬睦為高陽郡王元康元年(291年),司馬睦任宗正,卒於任內。[7]

家庭编辑

子女编辑

  • 司馬彪,由於早年薄行,司馬睦將其出繼給叔叔司馬敏,廢其繼承權。[8]
  • 司馬蔚,世子,早卒[9]

编辑

司马毅,司马蔚之子,嗣高阳王

后嗣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1. ^ 《晋书·卷三·帝纪第三》:丁卯,遣太仆刘原告于太庙。封魏帝为陈留王,邑万户,居于邺宫;魏氏诸王皆为县侯。追尊宣王为宣皇帝,景王为景皇帝,文王为文皇帝,宣王妃张氏为宣穆皇后。尊太妃王氏曰皇太后,宫曰崇化。封皇叔祖父孚为安平王,皇叔父干为平原王,亮为扶风王,伷为东莞王,骏为汝阴王,肜为梁王,伦为琅邪王,皇弟攸为齐王,鉴为乐安王,机为燕王,皇从伯父望为义阳王,皇从叔父辅为渤海王,晃为下邳王,瑰为太原王,珪为高阳王,衡为常山王,子文为沛王,泰为陇西王,权为彭城王,绥为范阳王,遂为济南王,逊为谯王,睦为中山王,陵为北海王,斌为陈王,皇从父兄洪为河间王,皇从父弟楙为东平王。
  2. ^ 睦自表乞依六蓼祀皋陶,鄫杞祀相立廟。事下太常,依禮典平議。博士祭酒劉憙等議:「《禮記·王制》,諸侯五廟,二昭二穆,與太祖而五。是則立始祖之廟,謂嫡統承重,一人得立耳。假令支弟並為諸侯,始封之君不得立廟也。今睦非為正統,若立祖廟,中山不得並也。後世中山乃得為睦立廟,為後世子孫之始祖耳。」詔曰:「禮文不明,此制度大事,宜令詳審,可下禮官博議,乃處當之。」
  3. ^ 《資治通鑑》:司隸校尉上黨李喜劾奏故立進令劉友、前尚書山濤、中山王睦、尚書僕射武陔各佔官稻田,請免濤、睦等官,陔已亡,請貶其謚。詔曰:「友侵剝百姓以謬惑朝士,其考竟以懲邪佞。濤等不貳其過,皆勿有所問。喜亢志在公,當官而行,可謂邦之司直矣。光武有云:『貴戚且斂手以避二鮑。』其申敕群寮,各慎所詞,寬宥之恩,不可數遇也!」睦,宣帝之弟子也。
  4. ^ 《晉書·武帝紀》:秋七月……中山王睦以罪廢爲丹水侯。
  5. ^ 咸寧三年,睦遣使募徙國內八縣受逋逃、私占及變易姓名、詐冒復除者七百餘戶,冀州刺史杜友奏睦招誘逋亡,不宜君國。有司奏,事在赦前,應原。詔曰:「中山王所行何乃至此,覽奏甚用憮然。廣樹親戚,將以上輔王室,下惠百姓也。豈徒榮崇其身,而使民逾典憲乎!此事當大論得失,正臧否所在耳。苟不宜君國,何論於赦令之間耶。其貶睦為縣侯。」乃封丹水縣侯。
  6. ^ 《晉書·武帝紀》:六月丁丑,初置翊軍校尉官。封丹水侯睦爲高陽王。
  7. ^ 及吳平,太康初詔復爵。有司奏封江陽王,帝曰:「睦退靜思愆,改修其德,今有爵土,不但以赦。江陽險遠,其以高陽郡封之。」乃封為高陽王。元康元年,為宗正。薨於位
  8. ^ 《晉書·司馬彪傳》:司馬彪,字紹統,高陽王睦之長子也。出後宣帝弟敏。少篤學不倦,然好色薄行,為睦所責,故不得為嗣,雖名出繼,實廢之也。
  9. ^ 《晉書》:世子蔚早卒,孫毅立。拜散騎侍郎,永嘉中沒于石勒。
  10. ^ 隆安元年,詔以譙敬王恬次子恢之子文深繼毅後。立五年,薨,無嗣,復以高密王純之子法蓮繼之。宋受禪,國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