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吐斯廉屠殺博物館

坐标11°32′58″N 104°55′04″E / 11.54944°N 104.91778°E / 11.54944; 104.91778

S-21集中营外部照片
地圖

吐斯廉屠殺博物館(英語:Tuol Sleng Genocide Museum高棉語សារមន្ទីរឧក្រិដ្ឋកម្មប្រល័យពូជសាសន៍ទួលស្លែង),一译堆屍陵堆斯陵杜斯楞,是柬埔寨首都金边附近的一所博物馆。“吐斯廉”(ទួលស្លែង,Tuol Sleng)在高棉语中意思是“有毒的树木”或“马钱子之山”。在红色高棉统治时期,这里是著名的第21号安全监狱(Security Prison 21,简称S-21)。

吐斯廉原为“昭博涅亚中学”(Chao Ponhea Yat High School)。[1]这所中学以柬埔寨国王博涅亚的名字命名,他是西哈努克亲王的祖先。学校共有五栋建筑。1975年,该学校被柬埔寨共产党红色高棉)改造成集中营和集体处决中心。建筑物周围布满带高压电的带刺铁丝网,教室被改造成狭窄的牢房和拷问所。为防止犯人逃脱,窗户被铁条封锁并缠绕电线。改造后该地区被重新命名为第21号安全监狱(Security Prison 21;S-21),简称S-21,数字21是其在金边南部所在地Sangkat Tuol Svay Prey的代码。[2]

在1975年至1979年红色高棉执政期间,S-21至少关押过14,000名囚犯[3](也有部分人认为关押总数超过20,000人)。此处关押的都是被红色高棉认为是最危险的犯人。当时金边的工人普遍知道审讯中心的存在,但对其内部一无所知,称之为“进去了就出不来的地方”。只有12个人带到此地审讯而免于被处死。[3]

集中营的犯人从柬埔寨全国选送而来,前期的犯人主要是高棉共和国时期的政府官员、军人及学者、医生、教师、僧侣等,后期的犯人主要是红色高棉政权的党员、士兵甚至一些高级官员,如外务部副部长温威、新闻部长符宁等,罪名通常是叛国或通敌。犯人及其亲属通常是一起接受审问,然后被带往琼邑克杀戮场加以杀害。

S-21中的大部分受害者是柬埔寨人,也有来自其他国家的受害者,其中包括488名越南人、31名泰国人、1名老挝人、1名阿拉伯人、1名英国人、4名法国人、2名美国人、1名加拿大人、1名新西兰人、2名澳大利亚人、1名印尼人,许多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也关押在这里。1975年5月,红色高棉将大部分外国人驱逐出境,留在柬埔寨的少数外国人被视为危险分子。

1979年初,在越南人民军迫近金边的前夕,S-21的负责人康克由奉命处决监狱中所有活着的犯人;但仍有七名犯人幸免于难,被越南人民军解救。随后,越南将集中营的存在公之于众。对此,柬共总书记波尔布特声称吐斯廉只不过是“越南人的展览品”。[4]许多档案在民柬军队撤离金边的时候来不及销毁,现存S-21的档案卷宗共有4000份,包括了数千份打印和手写的认罪书。[3]

1980年,吐斯廉作为红色高棉大屠杀博物馆而重新开放,用于纪念在红色高棉政权残暴统治下遭受迫害的人。该纪念馆目前对公众开放,平均每天接受500次访问[5]

历史编辑

集中营的生活编辑

 
部分集中营受害者的档案照

在S-21集中营的生活是极端血腥恐怖的。犯人到達集中营後,先要照像存檔,之后要脱掉身上所有衣物进行全身检查,去除可能引起自杀的物品,然后他们被带往牢房。关押在较小牢房的犯人被铐在墙上,而关押在较大牢房的犯人则是所有人被铐在一根大长铁条上。犯人必须睡在冰冷的地面,没有被褥,連睡觉时也是被铐着的。

集中营的纪律非常严格,犯人稍有违反就会遭到毒打,犯人的每个行动都必须得到守卫的批准。在集中营中,犯人的健康也无法得到保障,他们极易感染皮肤病、虱或其他疾病。犯人基本不会得到任何治疗,因為集中营的医生並不會为病人治病,他们的任务是让犯人能够继续接受审问。[5]

酷刑和屠杀编辑

 
用遇难者头骨制作成的柬埔寨国家地图

大部分进入集中營的犯人可以在营内待兩到三個月,不過一些级别較高的紅色高棉幹部可能會待得更久一些。犯人进入集中營兩三天後,就会被帶走接受審問。[1] 审问过程中犯人會遭到毆打、電擊、熱烙或懸吊等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某些犯人會被刀子砍傷或是用塑膠袋悶住头部,或是指甲被拔掉後在傷口上倒酒精、将頭壓入水中以及坐水凳等等。而女性犯人有時則會遭到審問者的強姦,不過性侵害違反紅色高棉的規定。若是審問者被發現對犯人进行性侵害,將會被處決;[1]例如S-21的高級獄警農輝(Nun Huy)就於1978年因涉嫌性侵害而處決。[6]儘管会有很多犯人因不能忍受酷刑的折磨而死亡,但红色高棉并不鼓励过快的杀死犯人,因為紅色高棉需要他們招供同党。另外,集中营中的醫療中心也利用放血的方式殺死了至少100名犯人。[7]

 
S-21集中营中执行酷刑的工具及描述酷刑的油画

在審問中,犯人首先要供认自己的身份以及家庭背景。如果是红色高棉的党员,則必須要说明他們参加革命的时间以及在党内的职务。接着犯人要按照時間顺序招认自己的叛國通敵行为,例如给美国中情局做间谍、当越南人的走狗、暗中反对党中央,甚至是非礼幼女。最後犯人要供认出一份名單,用來指认同樣具有叛国行为的朋友、同事或是熟人。有些名單上的人名甚至多達上百個,而名单上的人通常會被抓進集中营接受審問。[1]

审问过后,犯人及他们的家属会被带往瓊邑克灭绝中心加以杀害。该中心位于金边市中心15公里远,在那里他们被红色高棉的士兵用铁棒、镐、弯刀或其他工具残忍的杀害。孩子通常被拉住双脚,头部撞到树上摔死。曾在集中营关押过的15000名的犯人中,仅有7人幸免于难。1979年,越南人民軍進攻柬埔寨,直撲金邊。波爾布特鉴于这种状况,要求集中营内赤柬人員儘快處決这7人。處決日期定於該年1月7日下午2時,但在當日上午8時,越軍士兵已攻入金邊,这7人重获自由。7人當中有一位名叫凡纳的畫家,由於他长期被关押在集中营,所以非常熟悉集中营内的生活。他重获自由后,畫了不少赤柬工作人員如何折磨囚犯的油畫,並將这批油畫送回博物館展览。[5]

集中营工作人员编辑

S-21集中营直属于柬共中央和国防部的S-21办公室管辖,由红色高棉军事最高负责人宋成一手建立,并委任康克由担任S-21集中营监狱长。

该集中营有1720工作人员,其中约300人是官员、内部劳力和审问员,其余的1400人是一般工作人员。其中部分看守是从犯人家庭的孩子中甄选出来,经过严格的训练和洗脑後,成为了残忍的卫兵。[5]

康克由,别名杜同志(Duch),S-21监狱长。出生在磅同省,先前是一名数学教师,是红色高棉一号领导人波尔布特的贴身工作人员。[5]2009年,由联合国与柬埔寨共同组建的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开庭,康克由被控犯有反人类罪战争罪、酷刑和谋杀罪。他承认自己的罪行并表示忏悔。2010年7月26日,特别法庭作出判决,以战争罪和反人类罪处以其35年有期徒刑。由于康克由已经被柬埔寨政府关押5年,所以仅执行30年。2010年3月,康克由律師向法院提起上訴,請求將他立即釋放。2012年2月3日,柬埔寨法院特別法庭駁回了其上訴,並將原判35年的監禁改為無期徒刑。[8]

金瓦(Khim Vat),别名霍同志(Ho),康克由的副手,任S-21副监狱长。原为红色高棉士兵。1978年与曼奈一起参与审讯犯人,被形容为“令人恐惧的人”。1979年越南入侵后失踪。[6]

奔同志(Peng),真名不详,康克由的副手,任S-21警卫队长,位居监狱领导层中的第三。原为红色高棉士兵,与金瓦是战友。幸存者万纳将他形容为“一个年轻的屠夫”,“从来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他在1978年被调离S-21,由亨辉接任,随后可能在1980年代死于柬埔寨西南部。[6]

亨辉(Him Huy),别名辉兄弟(Huy),1978年接替“奔同志”任警卫队长,并负责琼邑克刑场的处决工作。[6]

曼奈(Mam Nay),别名赞同志(Chan),地位居于康克由二位副手之下,任S-21审讯小组组长。1975年与康克由一起被调来S-21任职,直至1979年越南入侵为止。[6]

当辛贤(Tang Sin Hean),别名本同志(Pon),曼奈的副手,为S-21审讯员。内战时期他是康克由的部下。1975年与康克由一起被调来S-21任职。他曾参与过对凯密奈沙朗符宁狄奥尔(Tiv Ol)、蒲才(Phouk Chhay)的审讯。[6]

索提(Suos Thi):S-21的档案保管员,1977年至1978年任职。[6]

著名囚犯编辑

  • 农笋:农业部长,1976年处决。
  • 凯密:驻华大使,1976年处决。
  • 奈沙朗:东北大区书记,1976年处决。
  • 符宁:信息部长,1977年处决。
  • 笃澎:工程部长,1977年处决。
  • 贵敦:商务部长,1977年处决。
  • 狄奥尔(Tiv Ol):共产主义运动家、柬中友好协会领袖之一,1977年处决。
  • 蒲才(Phouk Chhay):共产主义运动家、柬中友好协会领袖之一,1977年处决。
  • 周成:外交官,西哈努克的亲信,1977年处决。
  • 温威:经济部长,1978年处决。
  • 朱杰:西部大区书记,1978年处决。
  • 约翰·德维斯特:英国人,通岛“狐狸精”号事件当事人之一,约1978年处决。
  • 克里·哈米尔(Kerry Hamill):新西兰人,通岛“狐狸精”号事件当事人之一,约1978年处决。
  • 迈克尔·S·狄茨(Michael S. Deeds):美国人,1978年驾船途经柬埔寨海域时被捕,1979年越南入侵前夕被处决。
  • 春迈:幸存者,1977年被捕,1979年越南入侵前夕逃脱。
  • 万纳:幸存者,1978年被捕,1979年被入侵的越南军队解救。
  • 布孟英语Bou Meng:幸存者,1976年被捕,1979年越南入侵前夕逃脱。

資料编辑

图片档案编辑

红色高棉要求集中营对每个犯人的档案予以详细归档,犯人的照片及照片的底片在1979年至1980年与档案分离,大部分犯人的姓名已不可考。

目前[何时?],照片资料在吐斯廉屠杀博物馆和美国纽约州伊萨卡康奈尔大学展出。

記錄影片编辑

S-21:红色高棉杀人机器》是2003年由潘礼德导演的一部纪录片

导演潘礼德于1964年出生在柬埔寨首都金边,11岁時失去了家庭。1975年,他遭到红色高棉当局逮捕,在勞改營被关押四年后,于1979年逃往泰国。2003年,他访问了位于金边的S-21集中营。

影片主角是两位S-21集中营的倖存者、12名前红色高棉战士、卫兵、拷问者、医生和一位摄影師,主要记述了对于倖存者和狱卒们的不同感觉。對于倖存者们,试图理解在S-21集中营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试图警示后人。而对于狱卒们,也不能逃离他们一手创建的恐怖杀戮。

相關條目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A History of Democratic Kampuchea (1975–1979). Documentation Center of Cambodia. : 74. ISBN 99950-60-04-3. 
  2. ^ “民主柬埔寨”历史(1975-1979) (PDF). 
  3. ^ 3.0 3.1 3.2 Chandler, David P. A history of Cambodia 4th. Westview Press. 2008: 265-266. ISBN 0813343631. 
  4. ^ "Day of Reckoning" by Nate Thayer, in Far Eastern Economic Review (October 1997)
  5. ^ 5.0 5.1 5.2 5.3 5.4 凤凰资讯. 审判红色高棉:康克由和他的集中营. 2009年2月19日 (中文(简体)‎).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David Chandler. Voices from S-21: Terror and History in Pol Pot's Secret Priso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9: 23-25. ISBN 0-520-22005-6. 
  7. ^ Ferrie, Jared. Khmer Rouge executioner found guilty, but Cambodians say sentence too light.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2010-07-26 [2010-07-26]. 
  8. ^ 搜狐新闻. 柬红色高棉领导康克领刑35年 其他高层年底开审. 青年参考. 2010年7月30日 (中文(简体)‎).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