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清代学者象传》第一集之吳兆騫像

吳兆騫(1631年-1684年),詩人漢槎季子江南吳江人。以“丁酉科場案”流放寧古塔(今黑龍江寧安),康熙二十年(1681年)納資放歸。

生平编辑

性情狂放,曾竊取同學巾冠,尿在帽裡,強辯說︰“(帽)居俗人頭,何如盛溺?”與弟吳兆宜竝有才名,隨諸兄加入“慎交社”,縱酒放歌,吟詩作賦,曾對同郡好友汪鈍說:“江東無我,卿當獨秀。”有人規勸他不必如此傲慢,他說︰“安有名士而不簡貴者?”其師計青轔曾說︰“此子異時必有盛名,然當不免于禍。”

兆騫博涉文籍,《今世說》說他︰“每鼻端有墨,則是日讀書必數寸矣。”為徐乾学王士禛所賞識。吳偉業與賓客言:“江左三鳳凰,陽羨有陳生,雲間有彭郎,松林吳兆騫,才若雲錦翔”。順治十四年(1657年)舉人,以丁酉科場案流放寧古塔(約今黑龍江省寧安),窮愁饑寒[1],敲鑿冰塊,粗糧為食。幸得難友方拱乾的關照,順治十八年(1661年)方拱乾贖歸。吳偉業為此寫下一段詩句:“生男聰明慎莫喜,倉頡夜哭良有以。受患只從讀書始,君不見,吳季子!”

康熙二年(1663年)吳兆騫之妻葛采真和妹吳文柔從蘇州來到關外,教書為業,第一個教的是寧古塔第一個流人陳嘉猷的長子陳光召,生活漸有改善,生二女一子。康熙四年夏(1665年),与张缙彦等七人组织了“七子之会”。朝鮮王朝節度使李雲龍以兵事路過寧古塔,吳兆騫作《高麗王京賦》,名震異邦。康熙十三年(1674年)秋,黑龍江將軍巴海聘吳兆騫為幕府書記兼家庭教師,教其兩子额生、尹生讀書,礼遇甚重[2]。吴兆骞、张缙彦在新城西门外的鸡陵山下发现泉水,称之为北国名泉。

兆騫友人顧貞觀求援於納蘭性德,性德讀《金縷曲》“季子平安否?便歸來、平生萬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誰慰藉?母老家貧子幼。記不起,從前杯酒。魑魅搏人應見慣,總輸他覆雨翻雲手。冰與雪,週旋久。淚痕莫滴牛衣透。數天涯、依然骨肉,幾家能夠?比似紅顏多命薄,更不如今還有。……”,竟泣下數行,允諾營救。經納蘭性德父明珠活動,兆騫獻千餘字《長白山賦》,“籍使臣归献天子,天子亦动容咨询”[3],康熙二十年(1681)經納蘭明珠、徐乾學、徐元文等朝廷重臣相救,納資贖歸,前後歷經二十三年。回程中,將軍巴海派兵護送,並撥給驛車驛馬和飲食。

纳兰性德延聘兆騫教其弟揆叙讀書。吳兆騫後因細故與顧貞觀有嫌隙,明珠將他延入書房,上書“顧梁汾為吳漢槎屈膝處”幾字,不由大慟,聲淚俱下。後遊燕京,住在徐乾學家,因不適氣候,以疾死於京師旅舍,临终时,最懷念宁古塔松蘑。納蘭性德為他料理後事,出資送靈柩回吳江,時年五十四歲。沈德潛在《清詩別裁集》中評論說:“詩歌悲壯,令讀者如相遇於丁零絕塞之間。……倘以老杜之沉鬱頓挫出之,必更有高一格者。”《四庫全書總目》則說︰“兆騫詩天賦特高,風骨遒上。”著有《秋笳集》。

注釋编辑

  1. ^ 順治十八年(1661)吳兆騫在〈上父母書〉信中說,“寧古寒苦天下所無,自春初到四月中旬,大風如雷鳴電激咫尺皆迷,五月至七月陰雨接連,八月中旬即下大雪,九月初河水盡凍。雪才到地即成堅冰,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
  2. ^ 《寧古塔紀略》:“鎮守巴將軍聘吾父為書記,兼課其二子,長名額生,次名尹生,余及固山烏打哈隨學。”
  3. ^ 徐釚:《吴兆骞墓志铭》

參考编辑

江左三鳳凰
陳維崧 - 吳兆騫 - 彭師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