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国

先秦诸侯国
(重定向自吳國

吴国,亦称句吴工䱷攻吾[2],约前12世纪—前473年存在于长江下游的一个古国。吴国开国之君为古公亶父长子吴太伯(泰伯),周武王之后,封太伯五世孙周章为吴子。春秋晚期,吴国在晋国的扶持下崛起,征服众多东夷小国,成为东南方霸主。前585年,吴子寿梦称王[3]吴王阖闾夫差在位时期,吴国到达鼎盛。前482年,勾践乘吴王夫差北上会盟之机偷袭吴都姑苏,吴国由盛转衰。前473年,越王勾践围攻姑苏,吴王夫差乞援不得,战败自尽,吴国灭亡。 吴国以擅长铸造兵器而闻名,其代表兵器吴钩成为锋利的代名词,更被后世赋予精忠报国形象。

吴国
周朝诸侯国
国君之姬姓
国君之姑发氏[1]
爵位子爵
自称为王
国都
江苏省苏州
始封此國者周武王
创始年前12世纪
始祖吴泰伯
灭亡年前473年
亡国之君夫差
灭亡原因越国所灭
史书记载史记•吴太伯世家
春秋三传
国语·吴语》
吴越春秋

概論编辑

 

吴越地区历史
史前
时期

约前9000
|
约前1100
上山文化
河姆渡文化
马家浜文化
良渚文化
崧澤文化
馬橋文化
勾吴
约前1100﹣前473
於越
约前1100﹣前306
東甌
前472﹣前138

前306﹣前222

前222﹣前209
西楚
前209﹣前201

前202﹣196
劉濞
前202﹣前153
孫吳
196﹣280

280﹣420
南朝
420
|
589

420–479

479–502

502–557

557–589

589﹣618
高智慧
刘元进
沈法兴

624﹣907
陳碩真
袁晁
裘甫
董昌
吴越
907﹣978
杨吴
902﹣937
南唐
937﹣975

978﹣1276
方腊

1276﹣1355
杨振龙
陈空崖
方国珍
張士誠
1355﹣1367

1368﹣1644
南明
1644﹣1646
叶宗留

1646﹣1911


钱宝通
1708
张念一
1709


上海公共租界
1845﹣1943

上海法租界
1849﹣1943
太平天国
1853﹣1864

中華民國
1911﹣1949
日据
1937﹣1945
上海市大道政府
1937-1938
督办上海市政公署1938
上海特别市政府 (日占时期)
1938-1945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今
分属浙江省人民政府江苏省人民政府苏南)、上海市人民政府
安徽省人民政府皖南)、江西省人民政府上饶市)等
标注之年份为该政权统治吴越地区的时间

在春秋時代,吳國與其臨近的越國,兩國風俗、語言相同,同樣被中原諸國視為蠻夷,但吳國與中原的關係較為緊密。由季札出使的記錄,顯示吳國貴族嫺熟於中原傳統文化修養。

吳國自太伯以後的早期歷史不詳,至春秋時代才詳細紀錄入歷史文獻中。关于吴国最早的记载源自《管子•小问篇》,齐桓公管仲的谈话过程中提到了吴国与邗国之间的一场战争,吴国入侵邗国,邗国以换乳牙作为参军标准,邗国的孩童于是都敲掉乳牙以示成年,尽管邗人奋力捍卫自己的国家,仍然无法避免战败的命运,此后吴国又多次伐邗,邗国最终被吴国吞并[4]。现存吴国最早的含有铭文的青铜器是者减钟,铭文为:唯正月初吉丁亥,工䱷王皮(然)之子者减自作(谣)钟,子子孙孙,永宝用之。铭文中的“皮然”,司马贞《索引》引谯周《古史考》作毕轸,即吴王句卑(毕),据此推断吴国称王的时间应早于《史记》等传统史料记载的寿梦,在吳王壽夢時代,晉國為了與楚國爭霸,派巫臣出使吳國,刻意扶植起吳國的勢力。吳國壯大後,開始與中原諸國交通[5],自稱為王,不臣屬於周王室[6]。楚國與晉國長年爭霸,使國力下降,吳國趁機而起,多次擊敗楚國,使楚國幾近於亡國狀況。在吳王闔閭與夫差時代,吳國勢力甚至進入中原,與晉國爭霸。吳國最終滅亡於臨近的越國之手,退出歷史。

国号编辑

在文獻中,吳國國名為句吳[7]、吳[8]。在出土的吴国青铜器铭文多作工䱷、攻吾、攻敔等[9]。后人认为句吳與於越相同,來自相同的當地語言,不是中原雅言[10]寿梦以前,吴国青铜器铭文中吴王自称“工䱷王”、“攻䱷王”,寿梦之后又称“攻敔王”、“攻吾王”,而此时历史主要由中原人记述,中原人无法发此音,则取发音相近的吴字代替,到阖闾夫差时期与中原交往日益频繁,铭文上才有了“攻吴王”、“吴王”之称,相当于吴人正式承认了吴这个称号,但仍有大量铭文自称“攻敔王”[11]

祖源编辑

关于吴国公室的史料中,吳國與中原姬姓諸侯有同樣的祖先,是同一個氏族。在吳王壽夢過世時,魯襄公曾將他視同為姬姓諸侯,進入周廟祭祠[12][13]。魯昭公與吳王室聯姻,娶吳孟子,因同為姬姓,不應通婚,被批評不符合禮法[14][15]。《史記》記載,吳國以泰伯為始祖,認為自己與周王室擁有相同血源[16]。據稱在周武王建立周朝時,周章被封為吳國國君,其弟虞仲被分封到虞國,被列為諸侯之一[17]。在黃池之會中,吳國與晉國爭霸,吳國強調自己與周王室間的血緣關係,晉國則強調自己是姬姓諸侯國的身份[18]。據《國語》記載。在黃池之會中,為尊重周朝封建秩序,夫差放棄吳王稱號,改稱吳公[19]。周天子称呼吴国君主为“吴伯父”[20],出土文献上博简《吴命》也有类似记载[21]。吴国称呼陈国先君陈胡公之妻、周武王长女大姬为“先王故姊大姬”[22]。 而做为吳國对手的楚国也认为吴国是周王室的苗裔[23]

根據《國語》記載,司馬貞認為吳國本來被周朝封為伯爵[24]班簋銘文中,寫到「吳伯」,學者陳恩林認為這證明了吳國本為周朝伯爵[25]。但另一件靜簋銘文,提到吳奔與呂剛,唐蘭、馬承源、吳鎮烽等人認為,即是指班簋中的「吳伯」與「呂伯」,楊樹達認為是「吳伯」與「呂伯」的後代[26]

梁啟超曾經提出吳越族的假說,主張吳越人是在炎黃一系的華族之外,獨立發展的族群,後來同化至華族之中[27]衛聚賢蒙文通等學者,都認為吳越是同一個民族。王明珂分析太伯奔吳的傳說,認為吳國以太伯為祖先,是利用「英雄祖先」的神話來讓自己融入華夏秩序[28]

历史编辑

泰伯奔吴编辑

 
西周宜侯夨簋(铭文记载西周早期周康王改封虞侯夨为宜侯的事迹)

吴国的起源,按《史記·吳太伯世家》记载:“泰伯之奔荆蛮,自号句吴,荆蛮义之,从而归之者千余家,立为吴泰伯”[29]。吴国国君的祖先泰伯商朝时期的诸侯周太王的长子,因为周太王有意传位给周文王的父亲季历,于是与其弟仲雍借替太王采药之名,毅然出走,来到长江南岸的衡山(《史记索隐》认为“地在楚越之界”,今当涂县附近),后继续东迁到今江苏无锡东南六十里的梅里。[30]此一事迹,为孔子推崇为之德,《论语·泰伯篇第八》有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当时江南一代还很落后,由于泰伯、仲雍带来了中原地區的先进文化和技术,是为江南开化之始,同時在當地建立了吳國。周武王灭商后,寻求泰伯、仲雍的后代,当时仲雍的曾孙周章已是吴君,因而封周章为吴子,追封泰伯为吴伯,另将周章的弟弟虞仲封在周王朝北面夏朝旧址处,并把他们正式列为诸侯

近来有学者考证吴的历史与有虞氏南迁有关,即史书上记载的虞舜“南巡狩”,并根据《楚辞·天问》“舜服厥弟,终然有害;何肆犬体,而厥身不为败?吴获迄古,南岳是指,孰斯去斯,得两男子?” 的记载,认为舜的两子封在吴。这里的南岳,并不是指衡山,而是江淮之间的霍山[31][32]

寿梦称王编辑

鲁宣公八年(前601年),楚国东部的众舒(东夷部族)发动叛乱,楚庄王东伐舒蓼,在滑汭之地,与吴越两国君主举行会盟[33]周定王二十一年(前586年),吴子去齐卒,其子乘即位,是为吴王寿梦。寿梦即位后吴国开始变得强大,寿梦于是自立为吴王,并开始与其他诸侯国争雄,但其发展一直受到当时南方强国楚国的压制。吴王寿梦二年春(前584年),吴国北伐郯国,鲁国正卿季文子感叹道:“中原诸国不振兴军队,蛮夷因此入侵”。同年,与楚国争霸中原的另一强国晋国巫臣前往吴国教授吴人射箭之术、驾驶战车和排兵布阵,使得吴国在军事上崛起,并向吴王寿梦献上连晋制楚的策略,寿梦予以采纳。于是吴国开始进攻楚国及其附庸州来等国。并取得原属于楚国的大片土地及属国。[34]寿梦十年(前576年),与鲁成公会盟于钟离。十六年(前570年),楚共王派公子重伐吴,攻克鸠兹,到达横山。公子重派邓廖率“组甲”三百人、“被练”三千人继续深入吴地,被吴军拦腰截击,邓廖被俘,楚军仅存“组甲”八十人、“被练”三百人,公子重被迫撤军。三日之后,吴军反攻,占领楚国驾邑,楚人因此责备公子重,不久公子重就因为心疾发作而死。六月,晋国在鸡泽主持诸侯会盟,晋悼公派荀会到淮水边迎接寿梦,寿梦没有参与会盟。十八年(前568年),吴王寿梦派寿越出使晋国,向晋悼公解释没有参与鸡泽会盟的原因,表示吴国愿意听从晋国号令与诸侯交好。二十三年春(前563年),与鲁襄公会盟于柤。二十六年(前561年),吴王寿梦卒。

吴楚争霸编辑

吴王寿梦有四子,长子诸樊,次子馀祭,次子馀眛,少子季札。季札博闻贤达,寿梦欲立少子季札,季札推辞不受,于是立长子诸樊,并告诫他一定要采用兄终弟及的传位方式,以保证王位能传给季札。寿梦卒,子诸樊立,是为吴王诸樊。吴王诸樊元年(前560年)春,楚共王卒,吴国乘楚国国丧出兵攻楚,楚国大夫养由基领兵拒敌,子庚率军跟随他。吴军乘丧伐楚,以为楚国不会出兵,因此麻痹大意,在庸浦被楚军击败,吴国公子党被俘。吴王诸樊将战败的情况汇报给晋国,晋国大夫范宣子说吴国乘丧伐楚不义,吴国于是退兵。同年秋,楚国发兵复仇,楚国子囊统帅棠邑的军队进攻吴国,吴军据守不出,楚军撤退回国,子囊殿后,子囊认为吴军无能而不加戒备。吴军从皋舟的险道上截击楚军,楚军首尾不能相顾,吴军击败楚军,俘虏楚国公子宜谷。十二年(前549年)夏,楚康王帅水师伐吴国,无功而返。

十三年(前548年),吴王诸樊卒,弟馀祭立,是为吴王馀祭。馀祭封季札于延陵,号延陵季子。吴王馀祭三年(前545年),齐相庆丰获罪,投奔吴国,吴王封庆丰于朱方,作为其采邑,并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四年(前544年),吴王派季札出使中原各国。十年(前538年),楚灵王率诸侯联军攻吴,夺取吴国朱方,杀死庆丰。吴国亦发兵反击,攻取楚国三座城邑。十一年(前537年),楚伐吴,到达雩娄。十二年(前536年),楚复攻吴,驻军于乾溪,最后兵败撤退。

十七年(前531年),吴王馀祭卒,弟馀眛立,是为吴王馀眛。吴王馀眛二年(前529年),楚国公子弃疾发动叛乱,自立为楚王,是为楚平王,吴王馀眛趁机攻灭州来。四年(前527年),吴王馀眛卒,季札避不受位,于是公子僚[註 1]继承王位,是为吴王僚

吴王僚二年(前525年)冬,吴王僚派公子光伐楚,楚平王派令尹阳丐司马子鱼出兵迎敌,战于长岸,吴军大败。吴国战船“余皇”被楚军虏去,“余皇”是吴国先王的坐船,公子光很害怕,于是召集溃散的士卒说:“丢掉先王的坐船,难道只是我一人的罪过?你们也难逃罪责,我请求借助诸位的力量夺回来,或许可以免除一死。”于是乘夜潜入楚营,夺回“余皇”。三年(前524年),楚国夺取州来,并在此筑城以挑衅吴国。四年(前523年),费无极诬告武奢勾结太子建谋反,楚平王听信谗言,将武奢灭族,唯其幼子武员得以幸免。武员即伍子胥,伍子胥逃到吴国,向吴王僚进言伐楚之利,公子光说:“此人因为被灭族而欲复仇,大王不可听信。”伍子胥认为公子光有大志,于是求得勇士专诸,献于光,公子光十分高兴,把伍子胥收为门客。八年(前519年),吴国在鸡父之战中大败楚国等七国联军。九年(前518年),吴楚两国边境两采桑女发生争执,两个女子的家人一怒之下相互攻杀,两国边邑长得知后,相互攻打,吴国边邑被灭。吴王僚闻后大怒,派公子光伐楚,夺取楚国居巢、钟离而还。

阖闾称霸编辑

 
吴王光剑(上海博物馆藏)铭文为:攻吾王光,自作用剑,以战庶人

吴国在吴王阖闾时达到极盛,有说法称其为春秋五霸之一[35]阖闾将都城从无锡梅里南迁,按伍子胥之“相土尝水,象天法地”规划,建造阖闾都城[36][37],或在今苏州市[註 2],又任用孙武为将,先后数次击败楚、越两国。前506年,吴军于柏举之战后攻破楚国都城,逼得楚昭王出奔至随地,吴国几乎灭掉强大的楚国。但此时越国趁机进攻吴国后方,楚臣申包胥又借得秦国的援军击败吴军,吴军只得撤退而楚国也得以复国。

夫差亡国编辑

 
吴王夫差盉(上海博物馆藏)

阖闾死后,太子夫差继承王位,是为吴王夫差。吴王夫差元年(前495年),任命大夫伯嚭为太宰。吴王夫差一心想要雪父之耻,于是学习兵法箭术。二年(前494年),吴王夫差派精兵讨伐越国,大败越军于夫椒(今江苏省苏州市西南太湖中),越王勾践仅剩五千士卒遁于会稽山,命大夫文种贿赂吴国太宰伯嚭,伯嚭对吴王说,越王勾践愿举国为奴以求吴王存越,夫差答应勾践。伍子胥以夏朝太康失国的例子请求杀死勾践以绝后患,吴王夫差不听。七年(前489年),吴王夫差听说齐景公死后大臣争宠,新君年幼,于是打算派兵北伐齐国。伍子胥谏曰:“勾践饮食节俭,衣着朴素,慰问士卒,此人不死,必为吴患,如今越国是心腹之患大王却不先考虑,却想要谋取齐国,不是很荒谬吗?”吴王不听,于是率军北伐齐国,大败齐军于艾陵。八年(前488年),吴王夫差与鲁哀公会盟于鄫国,吴王坚持要求鲁国用百牢之礼接待自己,季康子用周礼来劝说伯嚭,吴王才作罢,此后吴王夫差又多次出兵北伐,将吴国疆域扩张到齐鲁的南边。十一年(前485年),越王勾践带着群臣去朝拜吴王,献上厚礼,夫差大喜,伍子胥却十分担忧,于是告诫吴王趁机处死勾践,否则吴国将亡。吴王不听,伍子胥认为夫差无可救药,伍子胥暗中把自己的儿子送往齐国,夫差大怒,将伍子胥赐死。疆域但最终不顾伍子胥的反对与越国议和,后来又释放勾践回国。之后夫差连年征战,在北边与齐国晋国争霸成功后,被励精图治多年的勾践趁虚而入。十四年(前482年),吴王夫差与诸侯会盟于黄池,越王勾践抓住机会发兵五千偷袭吴都姑苏,杀死吴国太子友,远在黄池的夫差为防消息泄露一连斩杀七名信使。七月,吴王夫差与晋定公因为盟主之位而争执不下,晋国元帅赵鞅扬言要与吴军一较高下,夫差被迫同意晋定公的霸主地位,然后率军匆匆回国。前473年,与越交战失败,夫差自杀,吴国灭亡。

文化習俗编辑

由《左傳》記載,吳國土著使用的語言與中原諸國不同[38]。《穀梁傳》也有類似記錄[39]。吳國與越國之間,沒有語言不通的記載,可能使用同一種語言,即古越語。吳國貴族精熟於使用中原雅言,通曉中原文化。《春秋》中稱吳國國君為吳子[12][40],在文化上[41]視其為蠻夷[42][43][44],只能稱子[45]。衛出公曾學習說吳語,被《左傳》批評[38]。《公羊傳[46]與《穀梁傳》[47]也在文化上將吳國視為夷狄。學者董珊分析出土的吳國青銅器,作者姓名的漢字寫法各異,其中還常加入一些無意義的漢字作前綴或中綴,認為漢字是被當成記音符號來使用。《史記》記載的吳國王室世系,除最早三位太伯、仲庸與季簡是以周人的姓名記錄,此外先祖名號,都是音译。越王的名稱也有相同的現象。董珊認為,這代表吳、越與中原的語言不同,為不同語系,但在春秋晚期,學習到漢字,因此以漢字為記音符號,隨後逐步融入漢字文化圈[48]

不同于中原的束发带冠,古代吴越之地有断发纹身的习俗[49],这也是吴人被中原人视为蛮夷的重要原因。

地理编辑

《汉书·地理志》:“梅里上有吴国,周武王封太伯之后于此,是为虞公,即周章之弟虞仲,盖仲雍之曾孙也。”今天考古的发现勾吴的大城可能在常州无锡一带。

考古学上,吴国存国期间的各种物质文化遗存的主要形式有台形遗址土墩墓城址等,主要分布于江苏省宁镇地区、南丘陵和太湖地区西部,春秋时期向西延伸至滁河下游一带,其范围已经超过其重要源头湖熟文化的分布范围。[50] 据此,吴国国境经过多次调整,早期的主要范围在今天江苏省中南部的南京扬州一带。

到后期吴王阖闾时代,中心扩展到苏州一带,苏州成为晚期吴国的都城,以致苏州古称工吴,吴国金文皆自称工吴,列如吴王光(即吴王阖闾)剑有铭文“工吴王光自作自用”字样。

吴王夫差于公元前486年~前484年开凿的邗沟,南起今扬州近郊的邗城之下的长江,北经樊梁湖(今高邮附近)折向东北,入射阳湖,再向西北经淮安入淮河。得以使吴国的水军北上和齐国、晋国争霸。东汉以后,逐渐显示出了它的经济价值。后来隋代开凿大运河,就部分利用了这条水道。

军事编辑

吴国的兵器制造技术享誉一时,屈原的《国殇》中即有“操吴戈兮披犀甲”之语,吴国拥有高超的铸剑技术,干将莫邪是当时吴国著名的冶金专家,制作的剑代表了当时兵器冶金的最高水平。《战国策•赵策三》评价到“夫吴干之剑,肉试则断牛马,金试则截盘匜。”现今留世的吴王诸樊剑、吴王光剑、吴王夫差剑,锋锷犀利,装饰精美,千年不朽。检测证明兵器的表面有一层十微米的铬盐氧化物。

吴国不仅有陆军,而且建立了一支编组的强大水军,其主要战舰长达十丈,每舰战车达百人之多。公元前485年,吴国水师从海上进攻齐国,双方在琅琊(山东青岛附近海域)爆发海战,齐人奋起反击,吴国水师战败,这是中国历史记载的第一次海战[51]

吴国的军事家孙武及其著作《孙子兵法》,对中国的影响持续了几千年,直到今天。

吴国的都城是由伍子胥督造的水陆双棋盘格局的姑苏城,2500多年来原貌仍存。 

邦交编辑

春秋晚期以前,吴国与中原诸侯鲜有交往。公元前545年,吴王派公子季札出使鲁国,鲁公请季札观赏周乐。当乐工演奏《周南》、《召南》时,季札说:“美啊,(周王朝)王业根基已经奠定,但还未成功。曲中有辛劳但无怨言的情绪。”接着乐工又演奏《邶风》、《鄘风》和《卫风》(邶、鄘、卫是周武王克商之后对殷商王畿的划分),季札说:“美啊,多么深沉,忧愁但又不困顿,我听说卫康叔、武公的德行就是如此,这是《卫风》吗?”

君主列表编辑

國君之名 备注
太伯
仲雍 太伯之弟
季簡
叔達
周章 始封
熊遂
柯相
彊鳩夷
餘橋疑吾
柯盧
周繇
屈羽
夷吾
禽處
頗高
句卑
去齊 ?─前586年

以下是春秋後期历史上知名的吴国国君:(从寿梦元年(前586)起吴国才有准确的纪年。)

稱號 國君之名 在位年份 在位年數
吳王壽夢 前585年─前561年 25年
吳王諸樊 前560年─前548年 13年
吳王餘祭 餘祭 前547年─前544年 4年
吳王餘眛 餘眛 前543年─前527年 17年
吳王僚 前526年─前515年 12年
吳王阖闾 前514年─前496年 19年
吳王夫概(篡位) 夫概 前505年 不到1年
吳王夫差 夫差 前495年─前473年 23年

注:餘祭年數、餘眛年數,皆從《春秋》的记载,按照楊伯峻《春秋左傳注》作了修正。而不从《吴越春秋》和《史记·吴太伯世家》的记载。

知名人物编辑

备注编辑

  1. ^ 公子僚《公羊传》、《世本》作吴王寿梦之子,《史记》作吴王馀眛之子,现代学者根据出土吴国青铜器虘巢编钟断定公子僚应为寿梦之子。
  2. ^ 现代考古对阖闾城具体所在,有三种说法,一是在无锡和常州交界的阖闾城遗址,二是苏州城,三是苏州市境的木渎古城遗址

参考文献编辑

  1. ^ 曹锦炎 《吴王寿梦之子剑铭文考释》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学刊 第九辑》
  2. ^ 详见国号一节
  3. ^ 《史记•吴太伯世家》:寿梦立而吴始益大,称王。但根据《者减钟铭文》吴国称王应不晚于皮然(句卑)。
  4. ^ 《管子•小问篇》:昔者吴干战,未龀不得人军门。国子擿其齿,遂入,为干国多。
  5. ^ 《左傳》成公7年:「巫臣請使於吳,晉侯許之。吳子壽夢說之,乃通吳於晉。……蠻夷屬於楚者,吳盡取之,是以始大,通吳於上國。」
  6. ^ 《史記》〈吳太伯世家〉:「壽夢立而吳始益大,稱王。」
  7. ^ 《史記》〈吳太伯世家〉:「太伯之奔荊蠻,自號句吳。」
  8. ^ 韋昭註:「吳,國號也。」
  9. ^ 谷建祥、魏宜輝〈邳州九女墩所出編鎛銘文考辨〉,《考古》期刊1999年第11期。
  10. ^ 《漢書》〈地理志〉顏師古註:「句音鉤,夷俗語之發聲也,亦猶越為於越也。」
    司馬貞《史記索隱》:「顏師古註《漢書》,以吳言,『句』者,夷語之發音,猶言『於越』也。」
  11. ^ 崔凡之. 张莉. 《史记》“太伯奔吴”说质疑. 山西大学学报. 2002年, 25卷 (第25卷第10期): 14. doi:10.13451/j.cnki.shanxi.univ(phil.soc.).2002.05.014. 
  12. ^ 12.0 12.1 《春秋》襄公12年:「秋九月,吳子卒。」
  13. ^ 《左傳》襄公12年:「秋,吳子壽夢卒,臨於周廟,禮也。凡諸侯之喪,異姓臨於外,同姓於宗廟。同宗於祖廟,同族於禰廟。是故魯為諸姬,臨於周廟,為邢、凡、蔣、茅、胙、祭,臨於周公之廟。」
  14. ^ 《公羊傳》昭公11年:「夏,五月,甲辰,孟子卒。孟子者何?昭公之夫人也。其稱孟子何?諱娶同姓,蓋吳女也。」
  15. ^ 《論語》〈述而篇〉:「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孔子退,揖巫馬期而進之,曰:『吾聞君子不黨,君子亦黨乎?君取於吳為同姓,謂之吳孟子。君而知禮,孰不知禮?』巫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茍有過,人必知之。』」
  16. ^ 《史記》〈吳太伯世家〉:「吳太伯,太伯弟仲雍,皆周太王之子,而王季曆之兄也。……太王欲立季曆以及昌,於是太佰、仲雍二人乃奔荊蠻,文身斷髮,示不可用,以避季曆。季曆果立,是為王季,而昌為文王。太伯之奔荊蠻,自號句吳。荊蠻義之,從而歸之千餘家,立吳太伯。」
  17. ^ 《史記》〈吳太伯世家〉:「是時周武王克殷,求太伯、仲雍之後,得周章。周章已君吳,因而封之。乃封周章弟虞仲於周之北故夏虛,是為虞仲,列為諸侯。」
  18. ^ 《史記》〈吳太伯世家〉:「七月辛醜,吳王與晉定公爭長。吳王曰:『於周室,我為長。』晉定公曰:『於姬姓,我為伯。』趙鞅怒,將伐吳,乃長晉定公。」
  19. ^ 晉乃令董褐復命曰:『……夫命圭有命,固曰吳伯,不曰吳王。諸侯是以敢辭。夫諸侯無二君,而周無二王,君若無卑天子,以干其不祥,而曰吳公,孤敢不順從君命長弟!』吳王許諾,乃退就幕而會。吳公先歃,晉侯亞之。」
  20. ^ 《国语•吴语》:“昔吴伯父不失,春秋必率诸侯以顾在余一人。”
  21. ^ 《吴命》第6简:“摄周子孙,唯余一人所体。宁心援忧,亦唯吴伯父。”
  22. ^ 《吴命》第8简:寡人问左右:“孰为师徒践履陈地?以陈邦非它也,先王姑姊大姬之邑。”
  23. ^ 《左传·昭公三十年》:“子西谏曰:「……吴,周之胄裔也,而弃在海滨,不与姬通。今而始大,比于诸华。光又甚文,将自同于先王。……」
  24. ^ 司馬貞《史記索隱》:「國語曰:『黃池之會,晉定公使謂吳王夫差曰『夫命圭有命,固曰吳伯,不曰吳王』,是吳本伯爵也。范甯解論語曰「太者,善大之稱;伯者,長也。周太王之元子故曰太伯」。稱仲雍、季歷,皆以字配名,則伯亦是字,又是爵,但其名史籍先闕耳。」
  25. ^ 陈恩林《先秦两汉文献中所见诸侯五等爵》,《历史研究》1994年06期。
  26. ^ 楊樹達〈靜簋跋〉,收入《積微居金文説》,中華書局。
  27. ^ 梁啟超〈歷史上中國民族之觀察〉,發表於《新民叢報》第56號及第57號。
  28. ^ 王明珂《華夏邊緣:歷史記憶與族群認同》,台北允晨文化,1997年。
  29. ^ 司馬遷. 吳太伯世家. 史記. [-61]. 
  30. ^ 司马迁)著、裴骃刘宋)攥,《史记》卷三十一,〈吴太伯世家第一〉韦昭注:“吴,国号也。太伯居梅里,在常州无锡县东南六十里。”
  31. ^ 《太平御览·卷三十九》引徐灵期《南岳记》曰:“衡山者,五岳之南岳也,其来尚矣。至于轩辕,乃以灊霍之山为副焉。故《尔雅》云‘霍山为南岳’,盖因其副焉。至汉武南巡,又以衡山辽远,道隔江汉,于是乃徙南岳之祭于庐江灊山,亦承轩辕副义也。”
  32. ^ 张敏、韩明芳:《虞舜南巡狩与勾吴的发端》,《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第36卷第3期,1999年。
  33. ^ 《左传•宣公八年》:楚为众舒叛,故伐舒蓼,灭之。楚子疆之,及滑汭,盟吴、越而还。
  34. ^ 《左傳·成公七年》:巫臣自晋遗二子书,曰:“尔以谗慝贪婪事君,而多杀不辜。余必使尔罢于奔命以死。”巫臣请使于吴,晋侯许之。吴子寿梦说之。乃通吴于晋。以两之一卒适吴,舍偏两之一焉。与其射御,教吴乘车,教之战陈,教之叛楚。置其子狐庸焉,使为行人于吴。吴始伐楚,伐巢、伐徐。子重奔命。马陵之会,吴入州来。子重自郑奔命。子重、子反于是乎一岁七奔命。蛮夷属于楚者,吴尽取之,是以始大,通吴于上国。
  35. ^ 此说出自《荀子·王霸》
  36. ^ 朱长文(),《吴郡图经续记》卷上,〈封域〉:“吴自泰伯以来,所都谓之吴城,在梅里平墟,乃无锡县境。及阖庐立,乃徙都,即今之州城(指苏州城)是也。”
  37. ^ 赵烨(东汉),《吴越春秋》,〈阖闾内传〉卷四:“阖闾元年,举子胥为行人,与谋国政。阖闾谓子胥曰:‘吾国僻远,顾在东南之地,险阻润湿,又有江海之害,内无守御,民无所依,仓库不设,田畴不垦,为之奈何?’子胥对曰:‘安君治民,兴霸成王,从近制远,必先立城廓、设守备、实仓廪,治兵库。’阖闾曰,‘善!夫筑城廓、立仓库、因地制宜,岂有天气之效,以威邻国乎?’子胥曰:‘有。’阖闾曰:‘寡人委计于子。’子胥乃使术士,相土尝水,象天法地,筑大城。”
  38. ^ 38.0 38.1 《左傳》哀公12年:「吳徵會于衛……大宰嚭說,乃舍衛侯。:衛侯歸,效夷言,子之尚幼,曰:『君必不免,其死於夷乎!執焉,而又說其言,從之固矣。』」
  39. ^ 《春秋》襄公5年:「仲孫蔑,衛孫林父,會吳于善稻。」《穀梁傳》:「吳謂善伊,謂稻緩。號從中國,名從主人。」廖平《穀梁古義疏》:「方言不同,吳謂伊緩,中國曰善稻。此從中國,蓋譯也。」
  40. ^ 《春秋》襄公29年:「吳子使札來聘。」
  41. ^ 韓愈《五百家注昌黎文集·卷十一·原道》:「孔子之作《春秋》也,諸侯用夷禮則夷之,進於中國則中國之。」
  42. ^ 《左傳》成公7年:「春,吳伐郯,郯成。季文子曰:中國不振旅.蠻夷入伐,而莫之或恤。」
  43. ^ 《左傳》哀公元年:「伍員曰:『不可。……姬之衰也,日可俟也。介在蠻夷,而長寇讎;以是求伯,必不行矣!』」
  44. ^ 《史記》〈吳太伯世家〉:「自太伯作吳,五世而武王克殷,封其後為二:其一虞,在中國;其一吳,在夷蠻。十二世而晉滅中國之虞。中國之虞滅二世,而夷蠻之吳興。」
  45. ^ 《禮記》〈曲禮〉:「其在東夷、北狄、西戎、南蠻,雖大,曰子。」
  46. ^ 《公羊傳》襄公29年:「吳無君無大夫,此何以有君有大夫?賢季子也。……札者何?吳季子之名也。《春秋》賢者不名,此何以名?許夷狄者不壹而足也。」
  47. ^ 《穀梁傳》襄公10年:「春,公會晉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會吳於柤。夏五月甲午,遂滅傅陽。」疏:「遂,直遂也。其曰遂,何也?不以中國從夷狄也。」
    廖平《穀梁古義疏》卷8:「不言同盟,有吳,殊會外之。公為本國,諸侯為中國,吳為夷狄,三等,故以二會別之,所謂殊會也。……若不外,則嫌以中國來從夷狄之師。殊之,使若中國自會,吳來與之。」
  48. ^ 董珊《吳越題名研究》,北京科學出版社,2014年。
  49. ^ 《史记卷三十一•吴太伯世家第一》…于是太伯、仲雍二人乃奔荆蛮,文身断发,示不可用,。
  50. ^ 毛颖、张敏:《长江下游的徐舒与吴越》,湖北教育出版社,2005,129页
  51. ^ 《左传•哀公十年》齐人弑悼公.赴于师.吴子三日哭于军门之外.徐承帅舟师.将自海入齐.齐人败之.吴师乃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