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吳祐(?年-?年),一作吳佑[1],字季英陳留郡長垣縣[2]東漢長史

生平编辑

吳祐十二歲時,跟隨父親吳恢上任。吳恢想用殺青竹簡經書,吳祐勸諫說:「父親越過五嶺,遠處海濱,風俗簡陋,然而有許多珍寶稀有的物品,上被朝廷所猜疑;下被爲權貴所寄望。如果書寫成了,就要用不少車輛運載。從前馬援運回薏苡被人誣告;王陽好車馬衣服,遷徙轉移,所載不過囊橐。當時的人怪其奢侈,故俗傳王陽能造黃金。[3]所以容易造成嫌疑的事情,古代賢人也很慎重。」吳恢聽後,寫經書的事便作罷,吳恢撫其首說:「吳氏世不乏季子矣!」吳祐二十歲時,吳恢去世了,家中連一糧食都沒有,但是他不接受他人的饋贈。經常在長垣澤那邊牧,哼著經書。遇到吳恢的朋友,被問說:「您是二千石的兒子卻做這樣的工作,縱使您不覺得可恥,但怎對得起您的父親呢?」吳祐只是表達謝意,照常牧豬。[4]

結交黃真编辑

吳祐被舉爲孝廉,將要離開時,郡裡設酒宴爲他送行,吳祐逾壇與小史雍丘黃真談笑了一段時間,結爲朋友而道別。郡功曹認爲吳祐倨傲,請太守黜斥他。太守說:「吳季英有知人之能,你暫且不要亂說。」[5]

杵臼之交编辑

公沙穆來京師遊太學,但沒有那麼多費用就學。於是公沙穆到吳祐家做舂米工人。吳祐與公沙穆攀談後大爲驚異,吳祐便和公沙穆在前成為朋友。[6][7]「杵臼之交」後來引伸為交朋友不分貴賤。

膠東侯相编辑

吳祐被舉光祿四行(敦厚、質樸、遜讓、節儉)[8],遷任膠東侯[9]任內與戴宏成為朋友、幫助過毌丘長

為李爭辯编辑

吳祐在膠東九年,遷任相,大將軍梁冀表薦爲長史。後來梁冀誣陷太尉李固,吳祐聽聞後,請見梁冀,爲李固爭辯,梁冀不聽。當時,扶風馬融在坐,爲梁冀寫奏章,吳祐對馬融說:「李公的罪,掌握在您的手中。如果李公遭到誅殺,您有什麼臉見天下人呢?」梁冀發怒起身回屋子裡去,吳祐也不辭而別。於是梁冀遷任吳祐爲河間相,因此吳祐辭官回家,從此不再為官,親自澆灌園蔬,用經書教學生。九十八歲時去世。[10]

家庭编辑

编辑

编辑

族子编辑

编辑

孫女编辑

族孫编辑

玄孫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李賢等注《後漢書》:祐音又。續漢書作「佑」
  2. ^ 後漢書·吳祐傳》:吳祐字季英,陳留長垣人也。
  3. ^ 李賢等注《後漢書》:前書曰,王陽好車馬,衣服鮮明,而遷徙轉移,所載不過囊橐。時人怪其奢,伏其儉,故俗傳王陽能作黃金。
  4. ^ 後漢書·吳祐傳》:祐年十二,隨從到官。恢欲殺青簡以寫經書。祐諫曰:「今大人踰越五領,遠在海濱,其俗誠陋,然舊多珍怪,上為國家所疑,下為權戚所望。此書若成,則載之兼兩。昔馬援以薏苡興謗,王陽以衣囊徼名。嫌疑之閒,誠先賢所慎也。」恢乃止,撫其首曰:「吳氏世不乏季子矣。」及年二十,喪父,居無簷石,而不受贍遺。常牧豕於長垣澤中,行吟經書。遇父故人,謂曰:「卿二千石子而自業賤事,縱子無恥,柰先君何?」佑辭謝而已,守志如初。
  5. ^ 後漢書·吳祐傳》:後舉孝廉,將行,郡中為祖道,祐越壇共小史雍丘黃真歡語移時,與結友而別。功曹以祐倨,請黜之。太守曰:「吳季英有知人之明,卿且勿言。」
  6. ^ 東觀漢記·吳祐傳》:公沙穆來遊太學,無資糧,乃變服客傭,為吳祐賃舂。祐與語,大驚,遂共定交於杵臼之間。
  7. ^ 後漢書·吳祐傳》:時公沙穆來游太學,無資糧,乃變服客傭,為佑賃舂。佑與語大驚,遂共定交於杵臼之閒。
  8. ^ 後漢書注》:漢官儀曰:「光祿舉敦厚﹑質樸﹑遜讓﹑節儉。」此為四行也。
  9. ^ 後漢書·吳祐傳》:祐以光祿四行遷膠東侯相。
  10. ^ 後漢書·吳祐傳》:祐在膠東九年,遷齊相,大將軍梁冀表為長史。及冀誣奏太尉李固,祐聞而請見,與冀爭之,不聽。時扶風馬融在坐,為冀章草,祐因謂融曰:「李公之罪,成於卿手。李公即誅,卿何靣目見天下之人乎?」冀怒而起入室,祐亦徑去。冀遂出祐為河閒相,因自免歸家,不復仕,躬灌園蔬,以經書敎授。年九十八卒。
  11. ^ 後漢書·吳祐傳》:父恢,為南海太守。
  12. ^ 李賢等注《後漢書》:「恢」或作「惔」,音徒濫反。
  13. ^ 後漢書·吳祐傳》:長子鳳,官至樂浪太守,少子愷,新息令;鳳子馮,鮦陽侯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