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吳鴻麒(1902年-1947年),是一位祖籍福建汀州龍岩、生於臺灣中壢客家籍人物。曾于臺灣日治時期担任教師律師二戰結束后任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庭及臺灣高等法院推事。1947年二二八事件時遇害。前國民黨主席吳伯雄是其親侄

吳鴻麒
出生 1902年9月28日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 日治臺灣桃園廳桃澗堡中壢(今桃園市中壢區
逝世 1947年
 中華民國台北縣臺北市
国籍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 日治臺灣(1902-1945)

 中華民國(1945-1947)
配偶 杨𤆬治
儿女 吳和光、吳文華
父母 吴荣棣(父)

生平编辑

1918年,吳鴻麒自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師範部(臺北教育大學前身)畢業後,通過乙種教諭試驗,先后於龍潭中壢公學校任教,後離職去中国,入上海協和中學[1]就讀,后赴日本,轉日本大學法科。1928年畢業,並于1930年取得律師資格。翌年返台,于10月在台北建成町(今臺北市大同區)立所開業,成爲日治時期的臺灣籍執業律師

1937年中日戰爭爆發后,日军徵召臺湾人参战,同时为压制臺湾知识分子反日之气焰,于1938年9月间,由军部征调臺湾闻人以军伕的身份去筑造军用机场,吳鴻麒与郭雨新陈逸松李瑞汉叶猫猫等即列其中。[2]

1945年中華民國接管臺灣,吳鴻麒亲予欢迎国民政府接收,而臺湾省行政长官公署臺灣高等法院亦皆请吳鴻麒任职,吳遂选择任职法院。[3][4]由此于1945年11月至隔年6年先任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庭推事法官),嗣调高等法院。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3月13日,吳鴻麒在高等法院处理公文期间,遭两名穿着便服的無名人士强行带走,院长拦阻无效,即报臺湾警备总部参谋长柯远芬予调查,柯复答并无是事,[5]自此不知所踪。吴夫人杨𤆬治得知后,曾找吴之好友、时任台北市长游弥坚寻求帮助,惟遭拒。[6][7]

3月16日,臺北南港橋发现八具尸体,经辨认,其中五具为高等法院推事吳鴻麒、專賣局菸草公司專門委員林旭屏、華美醫院醫師鄭聰、三重豆干商周淵過及林定枝。3月17日下午,吴夫人杨𤆬治确认尸体后,于翌日以手拉車運回,並通知法院及請醫師驗屍。[8][9]


吴夫人杨𤆬治领尸后于3月18日知会医师验尸,其之傷勢與遺失物件情形如下:

  1. 頭部左領有槍傷,顏面受擦傷數處。頸部有麻繩緊縛之跡,皮破出血。衣褲破損,血跡甚多。臍下部及兩足股皆被打傷積血,呈黑紅色,睪丸破,其狀不堪注視。
  2. 所攜帶大衣、辦公皮包、新製赤色皮鞋、 懷中錶一個、現金臺幣七仟元、印章、法院記章、身分證明、帽子等物遺失,不知去向。

死亡原因编辑

吳鴻麒被謀殺死亡之后,各界关注。时任国防部长白崇禧即令调查,[10]監察院閩臺監察使楊亮功随之赴台查办,[11]吴鴻麒兄长、臺灣籍國民參政員吴鴻森南京与会时,亲予蔣中正一陳情書,中央政府遂下令查办。陆军少将、时任臺籍立法委員黄国书、臺籍监察委员丘念臺、臺籍国大代表陳逸松均过问关心。[12]惜均无下文,故吳鴻麒死因至今不详。由於查辦不出結果,1947年6月間警備總部彭孟緝司令向蒋中正報告:「有情報顯示『台北市區有不良分子組暗殺團 ,專以殺害軍官外省人半山為對象,並已開始行動,南港橋下八命案或係該團所為』」。[13]对此,国安局相关档案中亦有「台灣高等法院審判官吳鴻棋(麒)等被暗殺及台灣各地相繼發生官員失蹤情形調查資料」之记载,惟具体情形,或因大陆沦陷而未及带来台湾。[14]

而民间與吳鴻麒之家屬均猜測為人挾恨報復。但对于因何事何人报复,有不同謠言散佈全台[誰說的?]有謠言[誰說的?]是因一高級軍官因其妻在日本人經營之醫院生產,注射麻醉藥劑量過高致死而打官司,法院委託臺灣大學醫學院院長杜聰明鑑定;認定病患之死因非醫師過錯,吳氏判醫師無罪,由此开罪军方。[15][16]又有一謠言[誰說的?],为臺北市警察局陳松堅因「员林事件」心生忿怨,遂借国军平乱之机报复,[17]此一说有时为國防最高委員會委員劉文島佐证。刘氏因立法委員黄国书与监察委员丘念台之质询,于1947年4月7日之常務會議上表示「吳氏因得罪臺北市警察局長而被押到郊外殺了」[18]但上述說法已經證實為有心人造謠生事[誰說的?]2003年监察院「二二八调查报告」表示:「本院於九十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及九十一年二月二十日等赴台灣高等法院調閱有關吳鴻麒法官民國三十五、六年間之辦案資料,經查並無『迎婦產科』或『員林事件』之案卷。」[查证请求]

另据1992年行政院之「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中写道:「……以上諸人之遇害,無論真實原因為何,均與政治活動或政治欲望多少有關,因而被扣上叛亂罪名。據一黃姓見証人稱,在三月五或六日,他到『處委會』,聽到黃朝琴對『處委會』委員說:『奉陳儀令,你們既然要自治,你們想當何種官職,請列出名單』。於是『處委會』 草擬一份名單;據其記憶所及,其中有如下數位:高等法院庭長吳鴻麒、財政廳長陳炘、衛生處長施江南……等等。國軍抵臺後,當局即據此以為叛亂罪罪証處刑。見証人雖無證物,但信誓旦旦,確實見過這份名單。」惟如真的是當局據該名單為罪證處刑,理應留有紀錄,以資結案或覆命之用,然此事在政府文檔紀錄全無蛛絲馬跡,僅有黃姓見證人此一孤證,可信度已足懷疑,且此一說法並不合事理(從未有參與或見聞處委會之人曾言及此事;出具名單者究為處委會何人,該黃姓見證人亦未說明),故此說亦僅能與上述諸說法同列為參考用。[來源請求]

家族编辑

吳鴻麒遇难後,其妻杨𤆬治,受鴻麒兄长省議員吳鴻森照顾,安排擔任中壢家職校長,故得能抚养子女。吴子和光经营有成,女文华,自臺湾师范大学藝術系畢業后,任教职,退休后从事宗教活动。

孿生吳鴻麟,曾任桃園縣議長、縣長。吳鴻麟之子吳伯雄,後任中國國民黨主席。

參考文獻编辑

  1. ^ http://www.lib.nthu.edu.tw/library/project/cpjtt/author02-29.htm
  2. ^ 葉榮鐘:一段暴风雨时期的生活纪录
  3. ^ 吴夫人杨𤆬治接受中央研究院张炎宪教授访谈口述(1994年3月12日及15日)
  4. ^ 张炎宪,台北南港二二八
  5. ^ 监察院二二八调查报告(2003年3月31日)
  6. ^ 吴夫人杨𤆬治接受监委康宁祥访谈口述(2001年9月11日)
  7. ^ 沈秀華「查某人的二二八」(1995年7月11日訪談)
  8. ^ 监察院「二二八调查报告」(2003年3月31日)
  9. ^ 沈秀華「查某人的二二八」(1995年7月11日訪談)
  10. ^ 中央研究院,《白崇禧回忆录》
  11. ^ 联经,《楊亮功先生年譜》
  12. ^ 行政院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2002年)
  13. ^ 行政院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民国81年)
  14. ^ 监察院「二二八调查报告」(民国92年3月31日)
  15. ^ 监察院二二八调查报告(2003年3月31日)
  16. ^ 吳濁流著《無花果
  17. ^ 鍾逸人著「陳松堅為何殺害吳鴻麒」(自立早報1992年3月1日)
  18. ^ 国防最高委員會第二二六次常務會議紀錄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