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尔古代满语ᡠᡵᡤᡡᡩᠠᡳ穆麟德Urgūdai[1];或满语ᡠᠯᡥᡡᡩᠠ穆麟德Ulhūda[2]),哈达那拉氏,末代哈达国主,前任国主孟格布禄之子,因系努尔哈赤之女莽古济之夫,亦称吴尔古代额驸,又因曾任督堂,又以王为汉姓,故又被人尊称为王督堂。努尔哈赤攻破哈达后,因明朝施压,将其放归,仍主国事,因孤立无援,又受叶赫威胁,故内附建州,此后成为努尔哈赤麾下将领,转战各地。

吴尔古代
哈达国主
前任:孟格布禄
繼任:
出生 不詳
逝世 不详

生平编辑

吴尔古代为哈达国主孟格布禄长子,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建州攻克哈达城,吴尔古代与其父一同被俘,不久孟格布禄因罪被杀。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正月,努尔哈赤将早先许给孟格布禄的莽古济嫁给吴尔古代为妻。同时,孟格布禄死讯传至明廷,明神宗宣谕建州,切责努尔哈赤夺取哈达、擅杀孟格布禄之事,并革其市赏。努尔哈赤表示遵从宣谕,忠顺大明,愿意归还孟格布禄次子革把库及其部民一百二十户,并愿意于抚顺关外刑白马盟誓,抚保吴尔古代之寨。而叶赫贝勒纳林布禄也归还原掳六十道敕书。努尔哈赤遣吴尔古代携诸申、百姓返回哈达居住。但纳林布禄又屡次引蒙古攻扰哈达。此后,哈达大饥,向明开原乞粮不与,只得以妻子、包衣阿哈、牛马易而食之。吴尔古代既得不到大明的实际支持,又受到叶赫的武力威胁,便投归建州。努尔哈赤乘机将哈达灭亡,自此,吴尔古代成为努尔哈赤的一员战将。

先是,努尔哈赤曾以舒尔哈齐之女与吴尔古代之弟莫洛浑为妻。吴尔古代不善加豢养其弟莫洛浑,莫洛浑衣食不足,遂恨其兄。硕托又苦于其父代善的虐待。天命五年(1620年)九月,硕托、莫洛浑夫妇与舒尔哈齐之子斋桑古共谋欲叛逃投明。十三日,努尔哈赤欲打听前闻之事,遂召莫洛浑之兄吴尔古代问之。吴尔古代告曰:“我也不相信我弟莫洛浑夫妇。他们全不考虑家里的生活,夫妻自己的人口中,只知道浪费财物,大吃大喝。仅夫妻本身备作貂皮衣服各三四件。妻作金的耳环、颈圈、手镯、脚镯。还在斋桑古家里昼夜喝烧酒、杀牲畜设宴。我不能保证弟不被引诱,我不能约束他的心,以后弟怀有什么恶意时,不要以为我是兄,与弟连坐。”又欲询问斋桑古,乃遣人往寻之,得知其和莫洛浑、硕托皆不在家。待斋桑古、硕托、莫洛浑至夜各返其家,经审问后,莫洛浑夫妇承认“确有此事”;硕托则咬定说“绝无此事”,于是杀莫洛浑夫妇等数人。斋桑古和硕托此后获释。

天命六年(1621年)三月,后金攻克辽阳鞍山海州等七十余城官民俱剃发归顺。五月初五日,据闻辽东地方民人皆已剃发归顺,惟镇江之人拒不剃发,并杀了派去劝降的使臣。吴尔古代副将遂受岳父之命,同抚顺李永芳副将率兵千人,往察实情。吴尔古代副将及抚顺副将李永芳去后,迫使镇江归顺,悉令剃发,拒降者杀之,俘其妻孥千人,于二十五日携归。努尔哈赤闻之,选出汉民三百赐与督堂总兵官以下游击以上各官,以其六百俘虏赐与随行军士。

天命六年(1621年)九月初六日,汤站守堡向努尔哈赤报告称:“住的戍守兵,袭击境内的投降的国人,获得一万俘虏,草豆染上杀人的血。”努尔哈赤遂命都堂阿敦、副将吴尔古代率五十人前往察视之,若实后金界内之国人,悉令撤回。二十四日,光海君所遣使者厅判事官至,吴尔古代、李永芳、佟养性三额驸及总兵官巴都里额尔德尼等五大臣出城外迎之。天命七年(1622年)正月十三日,吴尔古代获努尔哈赤赐小旗六对,伞一柄,以及喇叭、唢呐、箫、鼓。二十八日,吴尔古代获努尔哈赤赐驼一只,蟒缎、绸缎衣十四件,红毡六块。

天命七年(1622年)二月初三日,吴尔古代带领其与莽古济所生儿子额森德里参加了广宁之战,由杏山启行,至十五里外,额森德里阿哥坠马身亡。努尔哈赤听到外孙去世,令每牛录派一人,由费扬古贝勒、岳托贝勒率领,将其尸体送往辽东,努尔哈赤躬临哭送。

世系编辑

哈达国第一代国主
明朝塔山前卫都督
万汗
二代国主
明朝塔山前卫都督
扈尔干
三马秃纲实那木台
四代国主
孟格布禄
康古鲁
三代国主
明朝塔山前卫都督
岱善
末代国主
吴尔古代
明朝中军都督府总兵
克把库
莫洛浑
清朝一等轻车都尉兼一云骑尉
聂克色


来源编辑

引证
参考资料
  • 李澍田. 《海西女真史料》. 吉林文史出版社. 1986. 
  • 佚名; 中华书局编. 《满洲实录·卷3》. 中华书局. 1986. 
  • 赵东升; 宋占荣. 《乌拉国简史》. 中共永吉县委史办公室. 1992. 
  • 赵尔巽等. 《清史稿》. 中华书局. 1998. ISBN 9787101007503. 
  • (英文)恒慕义 (编). 《Eminent Chinese of the Ch'ing period(清代名人传略)》.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1944. 
前任:
孟格布禄
哈达国主
1601年
繼任:

内附建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