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英 (词人)

吴文英(1200年-1260年[1][註 1]),君特梦窗,晚号觉翁四明(今浙江宁波鄞州區一帶)人,南宋词人。其一生的词作数达340首,于有宋一代仅次于辛弃疾苏轼以及刘辰翁,收录于梦窗甲、乙、丙、丁四稿之中。

生平编辑

吴文英本姓,后来过继给姓吴的人改姓吴。弟弟翁元龙,亦善作词。文英终生未仕。早年居苏州,后入杭州,与当朝的达官贵人交接甚密,比如丞相吴潜史弥远史宅之等。其词多为恋情怀旧之作。当时由于他写词奉承贾似道,被当时的人所鄙视。晚年他寄居荣王赵与芮门下。

风格编辑

周邦彥之後詞風開始吹起一股重視形式之風,史達祖、吳文英這一派的詞人承繼了形式至上的風格,開始創作堆砌的、華麗的詠物詞作。然而這樣的風格卻常不見容於中國的詞學審美標準,因此吳文英的詞作飽受被邊緣化之苦,而吳文英的名氣也一直大不起來。但吳文英的文藝創作是有其價值以及代表性的。

由于梦窗词文本极端的晦涩性,历来研究者多从其行文中推占词人意思。以夏承焘、杨铁夫主张的“情事说”乃是梦窗词解读的主要说法之一,其基本论点为,吴文英的词作大部分与其生命中两位女性有关。[2]

而据梦窗词笺校者之一吴蓓的论点,词在南宋已经完成了“诗化”和“士大夫化”,这一进程的关键人物乃是姜夔。但词仍继承了自《花间集》以来的描绘男女闺情的传统。吴蓓认为,吴文英是第一个积极凭借这种传统,营造氛围,借以抒情的词人,并把他的手法称作“骚体造境法”。在这种手法下,吴本人即可能是词中的女性(如《解语花·立春风雨中饯处静》),而其中描写的闺情只是词题“饯别友人”的一个比喻罢了。[2]

词学理论家蔡嵩云认为,梦窗词不尽是晦涩的,但因为其“含思高远,琢语幽邃”而让人却步。[3]

评价编辑

宋代詞家張炎評論他的詞時說:“詞要清空、不要質實。清空則古雅峭拔,質實則凝澀晦昧。姜白石詞如野雲孤飛,去留無跡;吳夢窗詞如七寶樓台,炫人眼目,拆碎下來,不成片段,此清空質實之說。”[4]

吴文英的友人沈义父在《乐府指迷》中评价文英说:“梦窗深得清真之妙,其失在用事下雨太晦处,人不可晓”[3]

四库提要评价说:“天分不及周邦彦,而研练之功过之。词家之有吴文英,如诗家之有李商隐。”[3]

清代詞評家王國維在《人間詞話》裡說:「夢窗之詞,余得其詞中一語以評之,曰:『映夢窗,零亂碧』。」

作品编辑

吴文英曾自编词集《霜花腴》,今不存。目前梦窗词最早的版本是明代毛晋的《梦窗甲乙丙丁稿》。至清末朱祖谋(号彊村)参以明张廷璋抄本修订,前后凡四校,录于《彊村遗书》中。此外尚有郑文焯手批本,藏于元杭州大学(今属浙江大学)中文系、杜文澜本、王鹏运本以及无著庵本(彊村二校本)、彊村丛书本(彊村三校本)。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此为学者夏承焘的推算。
  2. ^ 2.0 2.1 2.2 吴, 蓓. 钱, 之江, 编. 梦窗词汇校笺释集评. 杭州. 2011: 2–3. ISBN 9787807152903. 
  3. ^ 3.0 3.1 3.2 沈, 义父. 俊, 李, 编. 乐府指迷笺释. 北京: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8: 54–56. ISBN 9787020138463. 
  4. ^ 张炎《词源·清空》
  1. ^ 生卒年又作1215年-德祐二年临安陷落后[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