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生平编辑

早年的发掘活动编辑

吴金鼎1925年肄业于济南齐鲁大学。1926年他考入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第二期,师从李濟学习人类学,著有《山東人體質之研究》[2],1927年肄业。1928-1929年6次调查平陵,发现龙山文化;1930和1931年秋参加城子崖两次发掘;1931和1932年春参加殷墟第四和第六次发掘。之後,他又在山东各地调查考古遗迹,他的足跡几乎走遍山東全省,是當時知道全省考古遺址最多的人[2]

六次调查平陵编辑

1928年3月24日,吴金鼎第一次到龙山镇的平陵调查汉代的平陵古城。在4月4日的第二次调查中,他发现了城子崖遗址,认出是一出新石器时代的村落;1929年,他又四度前往平陵调查试掘,收获了大量的骨、石、贝器,黑陶片最多,他推测油光黑陶是龙山文化的典型特征[3]。通过这六次的调查,他写成了《平陵访古迹》一书。

城子崖和发掘编辑

1930年1月吴金鼎进入史语所从李济改学考古学[4],成为史语所助理研究员。年初受史语所之命前往山东临淄调查,也发现与龙山相似的黑陶遗存[5]。1930年11月5日,中研院史语所与山东省政府组成山东古迹研究会,7日便开始了对城子崖的第一次正式发掘。12月7日发掘结束,出土文物运回济南,吴金鼎负责保管整理。吴金鼎用一个多月时间完成《龙山城子崖实物整理报告书》,报告了“整理工作之经过”、“整理期间所得之印象”、“研究问题之提出”三项田野资料整理内容。返回北京后,李济、吴金鼎等着手撰写发掘报告,1931年8月完成发掘报告初稿[6]

殷墟第四次发掘编辑

中原大戰结束后,1931年3月,史语所重返安阳,开始了第四次发掘。吴金鼎和李光宇负责小屯村西的四盘磨遗址的发掘工作。四盘磨遗迹现象简单,结束发掘后,他便带工人去帮助梁思永发掘后冈遗址[2]。在后冈,梁思永发现了著名的白陶、黑陶、彩陶的三叠层现象,表明城子崖遗址的黑陶文化分布十分广泛,城子崖遗址是探寻中国古代文化的重要遗址。因此史语所决定暂缓编印城子崖遗址发掘报告,重返城子崖遗址进行更大面积的发掘[6]

城子崖第二次发掘和发掘报告的撰写编辑

1931年10月9-31日,梁思永带队对城子崖遗址进行了第二次发掘,吴也参与其中。1932年3月报告编写完成[6],1934年出版发掘报告《城子崖——山东历城龙山镇之黑陶文化遗址》。吴是主要的发掘人员,也是发掘报告的主要起草者。李济在《城子崖》报告的序中写到[7]:“初稿大部分是吴金鼎预备出来的,他是城子崖的发现者,田野工作他费力很多,屋内工作及报告草稿也费时最久。他的初稿交到梁思永先生手中的时候,要比现在多一倍以上,可见他用力之勤了。”但报告的整理者是梁思永,吴虽然是城子崖的发现者和主要发掘者,但是并没有在发掘中留下十分鲜明的个人印记[8]

殷墟第六次发掘编辑

1932年春,吴金鼎又参加了李济主持的殷墟第六次发掘,发掘的高井台子遗址再度证实了后冈三叠层的现象,他在《安阳发掘报告》第四期上发表了《摘记小屯迤西之三处小发掘》一文。

留学英国编辑

1933年,吴以庚款留学英国伦敦大学,师从叶慈(William Yetts)。同年冬天,吴同弗林德斯·皮特里在巴勒斯坦做发掘工作,收到皮特里的好评[4]。在英国留学期间,吴还在莫蒂默·惠勒手下发掘过梅登堡。1937年吴撰写博士论文《中国史前的陶器》(Prehistoric Pottery in China)获得博士学位并回国,这篇论文在1940年出版。回国后他一直在史语所和中博院筹备处供职到1944年他投笔从戎[8]

西南考古时期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石璋如, 《田野考古第一——吴金鼎先生》 
  2. ^ 2.0 2.1 2.2 吳金鼎. 中央研究院. [2018-8-28]. 
  3. ^ 钟倩 卞文超. 吴金鼎:六上城子崖凿出龙山文化. 清华校友总会. [2018-8-28]. 
  4. ^ 4.0 4.1 夏, 鼐. 夏鼐文集(第四册).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7-4: 203. ISBN 978-7-5097-8708-3. 
  5. ^ 陈, 星灿. 中国史前考古学史研究(1895~1949). 北京: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7: 83. ISBN 978-7-80230-423-9. 
  6. ^ 6.0 6.1 6.2 佟佩华. 纪念山东章丘城子崖遗址发掘80周年. 中国文物报. 2011-10-8. 
  7. ^ 李, 济. 《城子崖》序二. 南京: 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 1934. 
  8. ^ 8.0 8.1 徐, 坚. 暗流——1949年之前安阳之外的中国考古学传统.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12: 76–98. ISBN 9787030334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