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呂強(?-184年),字漢盛河南成皋(今河南滎陽)人,[1]東漢時的宦官。

生平编辑

呂強曾任小黃門,後迁任中常侍,為人清廉自愛、忠心耿耿。[2]

光和元年(178年),程璜教唆他人用匿名信誣告蔡邕 (蔡邕的叔父衛尉蔡質將作大匠陽球有嫌隙。陽球是中常侍程璜的女婿),結果,蔡邕、蔡質被關押到監獄,呂強見蔡邕蒙冤,竭盡全力的為他求情,[3]最終,漢靈帝免了蔡邕死罪,但被流放到朔方郡

光和二年(179年),漢靈帝打算封呂強為都鄉侯,但呂強指「非功臣不侯」以拒絕,同時也上奏陳述時事,認為蔡邕被流放導致功臣失望,建議召蔡邕回朝更任官職,已經去世但有大功的段熲曾被陽球陷害,家屬被流放到蠻荒之地,呂強也建議將段颎的家屬召回安頓,漢靈帝知道呂強忠心,但沒有採納他的意見。[4]

光和四年(181年),當時漢靈帝喜好囤積私房錢、收集天下的各種奇珍異寶。每次各郡國向朝廷進貢時,都會先送交中署(負責管理皇帝私人財物),名為「導行費」,[5]呂強上書規勸,漢靈帝不予理會。

中平元年(184年),漢靈帝召開群臣會議,商討對黃巾之亂的對策。北地太守皇甫嵩認為該解除黨人為官的禁令,賞賜出征的將士,漢靈帝詢問呂強意見,呂強勸靈帝大赦黨人,認為如果不赦免黨人,他們說不定會和張角聯合,到時候叛亂的地方會更加擴大,又勸漢靈帝將貪贓枉法的官員處死、考察刺史、二千石官員們的能力,認為這樣叛亂就能平息。漢靈帝懼怕黃巾賊的勢力,於是採納了呂強的意見,大赦了黨人。[6]

同年,趙忠夏惲誣告呂強說他勾結黨人,還經常閱讀《霍光傳》(暗示打算罷黜皇帝),他的兄弟們都貪贓枉法,漢靈帝聽後非常生氣,命令禁宮高級侍從宦官率領軍隊要接見呂強,呂強知悉被人誣蔑後,憤恨地說自己死之後,必有大亂。認為大丈夫盡忠國家,不該去面對獄吏!便自殺身亡。 趙忠、夏惲等再次誣告,說呂強被召見,還沒問他話,他就自殺,證實他真的有罪,才畏罪自殺。於是,漢靈帝下令逮捕呂強的宗親,沒收了他們的財產。[7]

參考書目编辑

  • 陳華新(1993),《中國歷代宦官大觀》,深圳:海天出版社

參考資料编辑

  1. ^ 後漢書·呂強傳》:呂強字漢盛,河南成皋人也。
  2. ^ 冊府元龜·卷六百六十六》:呂強字漢盛,河南成皋人,自小黃門,再遷中常侍,為人清忠奉公。
  3. ^ 資治通鑑·卷五十七》:中常侍河南呂強愍邕無罪,力為伸請。
  4. ^ 資治通鑑·卷五十七
  5. ^ 後漢書·呂強傳》:時,帝多稸私臧,收天下之珍,每郡國貢獻,先輸中署,名為「導行費」。
  6. ^ 資治通鑑·卷五十八》:帝召群臣會議。北地太守皇甫嵩以為宜解黨禁,益出中藏錢、西園廄馬以班軍士。嵩,規之兄子也。上問計於中常侍呂強,對曰:「黨錮久積,人情怨憤,若不赦宥,輕與張角合謀,為變滋大,悔之無救。今請先誅左右貪濁者,大赦黨人,料簡刺史、二千石能否,則盜無不平矣。」帝懼而從之。壬子,赦天下黨人,還諸徙者;唯張角不赦。
  7. ^ 資治通鑑·卷五十八》:趙忠、夏惲等遂共譖呂強,雲與黨人共議朝廷,數讀《霍光傳》。強兄弟所在並皆貪穢。帝使中黃門持兵召強。強聞帝召,怒曰:「吾死,亂起矣!丈夫欲盡忠國家,豈能對獄吏乎!」遂自殺。忠、惲復譖曰:「強見召,未知所問而就外自屏,有奸明審。」遂收捕其宗親,沒入財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