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捨(469年-524年),昇逸汝南安城[1][2]南北朝南梁官員。

周捨是東晉左光祿大夫周顗的八世孫,南齊中書侍郎周顒是他的父親,他年少聰明,父親覺得奇怪顒異之,臨終前對他說:「不擔心你不富貴,但要保持道德。」長大後,周捨博學多才,精通義理,擅長背誦;從南齊太學博士起家,遷任後軍行參軍建武年間,北魏吳苞南歸,有儒學學識,尚書僕射江祏招攬吳苞講學,周捨在座多次折服吳苞包,言辭雄健,因此一辯論知名。王亮任職丹陽尹時聽聞此事後很高興,徵辟他為主簿,經常委派政事,之後轉任太常[1][2]

梁國建立,周捨擔任梁國奉常丞,至梁武帝即位,訪求異能士人,吏部尚書范雲和他的父親友好,重視他的才能和器局,因此推薦給武帝,召來拜任尚書祠部。其時梁朝剛建立,禮儀事務都由周捨制訂,不久任職後軍記室參軍秣陵縣令;入朝為中書通事舍人,累遷太子洗馬散騎常侍中書侍郎鴻臚卿。王亮獲罪被迫歸家,舊友中只有他來送行,王亮去世後亦親自為他辦理喪事,得到時人讚頌。他改任尚書吏部郎、太子右衛率右衛將軍,雖然多次調職,但仍然留在朝廷,很少休假,國史詔令、禮儀法律、軍旅謀略,都由周捨兼管;他日夜侍奉武帝,參與機密事項,二十多年不曾離開;他也能言善辯,天天和人談笑,卻從不泄漏機密,令別人嘆服[3][4]

他個性樸素,衣物用具、居處床席好像貧民一樣,他的府邸也積滿塵埃,用荻做屏風,壞了也不更換。在右衛任職,因為母親逝世辭官,再得起用為明威將軍、右驍騎將軍。服喪完畢,除授侍中、領步兵校尉,未拜任就遷為員外散騎常侍、太子左衛率,很快就加散騎常侍、本州大中正,遷太子詹事[5][6]普通五年(524年),南津收到武陵太守白渦書信,答應留下百萬面錢給周捨,於是上報朝廷,於是被免官,遷為右驍騎將軍,知太子詹事,同年逝世,虛歲五十六。梁武帝親自拜祭哭泣,下詔追贈侍中、護軍將軍,給與鼓吹、棺材、朝服,協助喪事,簡子。有兒子周弘義、周弘信[7][8]

最初范雲離世,以沈約充當樞管,武帝認為沈約輕率,不如徐勉,因此讓他和徐勉同時參與國政。徐勉在小事中被廢黜,周捨一人掌轄,他的雅量不及徐勉但更為清廉節約,故兩人都有賢相的名聲。修國史期間,他對追尊梁文帝蕭順之紀傳的名字有意見,認為「本紀包含幹象六爻,若將文帝生平追寫本紀,就不能包含每一件事;但若直寫功德,就是傳記並非本紀,應該將文帝事蹟放置在本紀前略述。」武帝聽從他的意見。他的思考便捷,曾在值宿談及嗜好,裴子野說他從來不食薑。周捨應聲曰:「孔稱『不徹』,裴就不嚐。」在座的人都笑起來[9]

引用编辑

  1. ^ 1.0 1.1 梁書·卷二十五·列傳第十九》:周捨字昇逸,汝南安城人,晉左光祿大夫顗之八世孫也。父顒,齊中書侍郎,有名於時。捨幼聰潁,顒異之,臨卒謂曰:「汝不患不富貴,但當持之以道德。」旣長,博學多通,尤精義理,善誦書,背文諷說,音韻清辯。起家齊太學博士,遷後軍行參軍。建武中,魏人吳包南歸,有儒學,尚書僕射江祏招包講。捨造坐,累折包,辭理遒逸,由是名爲口辯。王亮爲丹陽尹,聞而悅之,辟爲主簿,政事多委焉。遷太常丞。
  2. ^ 2.0 2.1 南史·卷三十四·列傳第二十四》:周朗字義利,汝南安成人也。……朗族孫顒。顒字彥倫,晉左光祿大夫顗七世孫也。祖虎頭,員外常侍。父恂,歸鄉相。……子捨。捨字昇逸,幼聰穎,顒異之。臨終謂曰:「汝不患不富貴,但當將之以道德。」及長博學,尤精義理,善誦詩書,音韻清辯。弱冠秀才,除太學博士。從兄綿為剡縣,贓汙不少,籍沒資財,捨乃推宅助焉。建武中,魏人吳苞南歸,有儒學。尚書僕射江祏招苞講,捨造坐折苞,辭理遒逸,由是名為口辯。王亮為丹陽尹,聞而悅之,辟為主簿,政事多委焉。遷太常丞。
  3. ^ 《梁書·卷二十五·列傳第十九》:梁臺建,爲奉常丞。高祖卽位,博求異能之士。吏部尚書范雲與顒素善,重捨才器,言之於高祖,召拜尚書祠部郎。時天下草創,禮儀損益,多自捨出。尋爲後軍記室參軍、秣陵令。入爲中書通事舍人,累遷太子洗馬,散騎常侍,中書侍郎,鴻臚卿。時王亮得罪歸家,故人莫有至者,捨獨敦恩舊,及卒,身營殯葬,時人稱之。遷尚書吏部郎,太子右衛率,右衛將軍,雖居職屢徙,而常留省內,罕得休下。國史詔誥,儀體法律,軍旅謀謨,皆兼掌之。日夜侍上,預機密,二十餘年未嘗離左右。捨素辯給,與人泛論談謔,終日不絕口,而竟無一言漏泄機事,衆尤嘆服之。
  4. ^ 《南史·卷三十四·列傳第二十四》:梁武帝即位,吏部尚書范雲與顒素善,重捨才器,言之武帝,召拜尚書祠部郎。禮儀損益,多自捨出。先是,帝與諸王及吳平侯書皆云弟,捨立議,引武王、周公故事,皆曰汝,從之。累遷鴻臚卿。時王亮得罪歸家,故人莫至,捨獨敦恩舊。及亮卒,身營殯葬,時人稱之。遷尚書吏部郎,太子右衛率,右衛將軍。雖居職屢徙,而常留省內,罕得休下。國史詔誥,儀體法律,軍旅謀謨,皆兼掌之。日夜侍上,豫機密二十餘年,未嘗離左右。帝以為有公輔器。……與人論謔,終日不絕,而竟不言漏泄機事,眾尤服之。
  5. ^ 《梁書·卷二十五·列傳第十九》:性儉素,衣服器用,居處床席,如布衣之貧者。每入官府,雖廣廈華堂,閨閤重邃,捨居之則塵埃滿積。以荻爲鄣,壞亦不營。爲右衛,母憂去職,起爲明威將軍、右驍騎將軍。服闋,除侍中,領步兵校尉,未拜,仍遷員外散騎常侍、太子左衛率。頃之,加散騎常侍、本州大中正,遷太子詹事。
  6. ^ 《南史·卷三十四·列傳第二十四》:性儉素,衣服器用,居處床席,如布衣之貧者。每入官府,雖廣廈華堂,閨閣重邃,捨居之則塵埃滿積。以荻為障,壞亦不修。曆侍中、太子詹事。
  7. ^ 《梁書·卷二十五·列傳第十九》:普通五年,南津獲武陵太守白渦書,許遺捨面錢百萬,津司以聞。雖書自外入,猶爲有司所奏,捨坐免。遷右驍騎將軍,知太子詹事。以其年卒,時年五十六。上臨哭,哀慟左右。詔曰:「太子詹事、豫州大中正捨,奄至殞喪,惻愴于懷。其學思堅明,志行開敏,劬勞機要,多歷歲年,才用未窮,彌可嗟慟。宜隆追遠,以旌善人。可贈侍中、護軍將軍,鼓吹一部,給東園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襲,喪事隨由資給。諡曰簡子。」明年,又詔曰:「故侍中、護軍將軍簡子捨,義該玄儒,博窮文史,奉親能孝,事君盡忠,歷掌機密,清貞自居。食不重味,身靡兼衣。終亡之日,內無妻妾,外無田宅,兩兒單貧,有過古烈。往者,南司白渦之劾,恐外議謂朕有私,致此黜免,追愧若人一介之善。外可量加褒異,以旌善人。」二子:弘義,弘信。
  8. ^ 《南史·卷三十四·列傳第二十四》:普通五年,南津校尉郭祖深獲始興相白渦書,餉捨衣履及婢,以聞,坐免官。以右驍騎將軍知詹事。卒。上臨哭哀動左右,追贈侍中、護軍將軍,諡曰簡子。初,帝銳意中原,群臣咸言不可,唯捨贊成之。普通中,累獻捷,帝思其功,下詔述其德美。以為「往者南司白渦之劾,恐外議謂朕有私,致此黜免。追愧若人一介之善,外可量加褒異,以旌善人」。捨集二十卷。二子弘義、弘信。
  9. ^ 《南史·卷三十四·列傳第二十四》:初,范雲卒,僉以沈約允當樞管,帝以約輕易不如徐勉,於是勉、捨同參國政。勉小嫌中廢,捨專掌權轄,雅量不及勉而清簡過之,兩人俱稱賢相。時議國史,疑文帝紀傳之名。捨以為「帝紀之籠百事,如幹象之包六爻,今若追而為紀,則事無所包,若直書功德,則傳而非紀。應于上紀之前,略有仰述」。從之。捨占對辯捷,嘗居直廬,語及嗜好,裴子野言從來不嚐食薑。捨應聲曰:「孔稱'不徹',裴乃不嚐。」一坐皆悅。

参考文献编辑

  • 梁書》·卷二十五·列傳第十九
  • 南史》·卷四十九·列傳第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