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春富

周春富(19世纪?-1940年代?),居住于辽宁复县(现瓦房店市阎店乡的人士。在第二次国共内战后期中共领导的土地改革運動中惨死,后来在小说《高玉宝》第九章《半夜鸡叫》中,成为书中同名人物,并被丑化为“周扒皮”,成为中国大陆家喻户晓的“恶霸地主”的典型形象。[1]

生平编辑

周春富早年闯关东,原籍不详,1911年在辽南落户。此后,他勤俭持家,攒钱买地,并开有数家小作坊,成为了当地的殷实之家,育有五个儿子,三个女儿。[1]

儿女们对周春富评价并不太好,因为周春富对自己和家人很吝啬。别人家的女儿可以不上山劳动,但他家不行。周春富还反对儿女及雇工们穿红戴绿,因为如此穿戴,劳动时会怕衣服弄脏而不愿出力。吃饭时,碗里剩下的粉条必须捞出晒干,留待下一顿继续吃。周春富还向儿女们说:“饭要吃八分饱,吃多了,剩下的都成臭屎。”周家出嫁的女儿回娘家时不许过夜,否则会多吃一顿饭。[1]

周春富对家中的长工、短工则较好。周春富认为,对他们不好,他们不会认真干活。周春富器重干农活的能手,周春富自己也不分冬夏每天早早起床干活。文化大革命时,曾经在周家当过长工的孔兆明,被干部要求上台“忆苦思甜”,讲述过去的“剥削故事”,孔兆明讲话时却说走了嘴:“我们当时在周家吃的是啥?吃的都是饼子,苞米粥,还有豆腐,比现在吃的好多了……当时在周家一年能挣8粮,可养活全家。”干部连忙把孔兆明拉下了台。[1]

第二次国共内战时,中共占领了周春富家所在地区。在中共领导的土地改革运动中,周春富两次被划分阶级成份,第一次被划为富农,第二次被划为双富农(因为还经营着小作坊),并被用绳子蘸水抽打致死。周春富死后,土地改革运动纠偏,周家最终被划为富农,周家的子女此后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均遭到批斗。根据瓦房店市档案馆的档案显示,1947年12月至1948年1月5日,复县全县在土地改革运动中共处死1900多人,后来档案馆的专题报告中,以符号“XXX”代替。[1]

1955年,“战士作家”高玉宝的自传体小说《高玉宝》出版后,又多次再版,共印五百多万册,在中国国内以7种少数民族文字印行,并译为近20种外文印行,仅汉文版便累计发行450多万册。《半夜鸡叫》是《高玉宝》的第九章,直到1990年代初,仍是语文教科书中的重点课文,并被拍成木偶剧、课本剧。《半夜鸡叫》中,周春富因为“残酷剥削”长工而绰号“周扒皮”,为了催长工们早些上工,半夜躲进鸡舍学鸡叫,引发公鸡群起打鸣,后来周春富遭小高玉宝设计痛打。实际上小说《高玉宝》一共13章均是作家郭永江代笔创作而成。[1]

2011年,周春富的外曾孫孟令騫出版家族史《半夜雞不叫:揭開地主周扒皮的真實面目》,考證「半夜雞叫沒叫」,「周春富是何許人」兩個問題。[2]

参看编辑

注释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佚名,半夜鸡不叫?,凤凰周刊2009年第6期. [2013-03-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4). 
  2. ^ 孟令騫. 《半夜雞不叫: 揭開地主周扒皮的真實面目》. 秀威出版. 1 January 2011 [2014-01-23]. ISBN 978-986-221-588-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26). 

外部連結编辑

周扒皮:冤枉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