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周鍾(?-1645年),字介生,直隸金壇縣(今江蘇省金壇市)人。明末政治人物。

周鍾

大明翰林院庶吉士
大順宏文館檢討
籍貫 直隸金壇縣
字號 字介生
出生 生年不詳
直隸金壇縣
逝世 弘光元年(1645年)
南京
親屬 從兄 周镳
出身
  • 崇禎十六年癸未科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崇禎十六年(1643年),高中癸未科二甲第四名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李自成破北京,周鍾降,授職宏文館檢討[1]

李自成敗,周鍾逃回江南。次年,與光時亨武愫等同時棄市[2]

參考文獻编辑

  1. ^ 《明季北略》:周鍾,字介生,南直金壇人。崇禎癸未庶吉士,偽宏文館簡討。賊中深慕其名,呼為周先生,勸進表實出其手。逢人便夸牛老師極為嘆賞不止,李密謬斥偽朝而已。同館多含涕忍恥,幾幸生還;惟鍾揚揚得意,乘馬拜客。屢過梓宮,揮鞭不一顧,時輩中猶腹誹之。三十年雄踞文壇,聯屬聲氣,一旦名節掃地,書林選刻,刊落名字,文章一道,尚可信乎?甲乙史云:三月二十三,庶吉士周鍾、魏學濂,有請葬先帝公疏,投文諭院顧君恩。君恩云:諸君亦是好名之事,俟牛相來自奏,即碎其牘。周鍾者,故金壇名士,為復社之長,牛金星見之,呼曰:此周介生先生乎?命作士見危致命論,大稱賞之。鍾逢人自誇牛老師知遇。
    沈國元大事紀云:勸進文有云:比堯舜而多武功,邁湯武而無慚德。甚至斥先帝為獨夫,有臣子萬不忍言者。傳為鍾筆。又有存杞存宋句。龔鼎孳向人曰:此語出吾手,周介生想不到此。
    國元又云:人之志趣無不可以先見其微,復社初立時,常與連床夜話,吶吶不出口,有應無辨,相對殊不快絕。第其下筆,風馳雨驟,天才實駿,入古則未優耳。交不甚雜,深自斂抑,幽貞一如處子。後為吳昌時數輩,牽引日至險譎,漸於賄利,知不留意澹交,余遂各行其志焉。一人為社中健足,傳檄遍人,親書向余索五十金為贄。余謝之曰:余與介生舊好,恐不須此,奸人遂銜恨,百口進讒。及介生雋去,揚揚得意,無論識與不識,咸以得望見周先生顏行為幸。嗤余絕物,以視今日則何如。嗟乎!灑壇酣戰,涉筆時題無君父之字,必填忠孝之辭。三月十九,古今未有慘變,奈何不以一死以殉皇上於地下,乃靦顏偷息,屈筆以結賊之歡,未幾而南都正位,霜簡飛章,讀之無處措面,豈不痛哉?
    表云:比堯舜多武功,較湯武無慚德。又有獨夫授首等語。一時傳為士林之羞。
    鍾年十三,赴院試,題夫明堂者,拔第一。與蘇州揚廷樞、徐汧等立復社,名馳海內。崇禎己卯登鄉薦,為陳函輝所取士。後楊、徐、陳先後殉難,而鍾以逆見誅。將何以見良師友於九原也。子昔年曾見其臨大節句文內,有雲事後易為謀,事前易為功,所難者獨在臨事時耳。余悉忠貞句佳,且推到學識及無欲為本原。文則佳矣,而臨事一何倒逆也。金壇賀生語予曰:鍾似楊雄,意謂勸進與美新等耳。予意鍾古博不及楊雄,而表文較美新更甚,殆不如也。賀云:鍾祖祠顏曰:一門七進士。一日有題其側曰:三代五奸臣。眾共傳之。余謂文皇怒方正學不肯草詔,而夷其十族。至是而鍾與楊廷鑒爭草詔,是成祖殺戮忠臣之報也。天心亦巧矣、微矣。於鍾又何誅。
  2. ^ 吳偉業《鹿樵纪闻·卷上》:项周失节 项水心名煜,吴县人也。天崇间,吴中制义,皆尚六朝子史。水心为诸生,独矫以空灵陗刻,文名大噪,堆砌之风,为之一变,子丑联捷,皆抡魁;选庶常,阁试馆课,文出纸贵。朝廷诰敕,拜命者以得水心应制为荣。两入春闱,甲戌榜元李竹尹青,癸未榜元陈百史名夏,皆出其门。已进宫詹,位尊望重,瓯卜直口指间事矣。水心之寓,与倪鸿宾、马素修两公并街。京师陷,三人约同死节,水心流涕书身后事,与客纵饮,将俟醉自裁,而甲戌门生黎志升忽驰马排门而止,大呼入朝,且曰:“今日魏征,非老师而谁。”水心怒骂,黎竟挟之而去。周介生钟,水心癸末所拔士也,时寓王百户家,闻城破,王约同巷战,不果,即自缢;介生亦投环,其仆救之,不得死。黎挟水心入朝,过其寓,其仆喜,奔告水心;黎郎遣骑促周,亦挟之同行。既见贼,反云两人系彼门生;于是报名铨职,刻入缙绅。
    吴门士庶初传自成登极,诏有“一夫授首,四海归心,比尧舜而多武功,迈汤武而无惭德”之语,谓必出名手,皆窃拟水心。继又传有请下江南疏。于是声罪致讨,逐其人,火其居,华椽广厦,一时都尽。水心方乘贼败,偕周南窜,闻之不敢归吴,而同匿于金沙。介生素悍讦,梓里多与龃龉。既从贼,宗亲邻社,方欲得甘心。及闻携侣而归,远近不约而集,并项执送留都,囚服泥首,陷狱月余。西蜀高倬迁司寇,恨周平日谈忠说义,以骂天下,乃新开板,选劲卒,独提出痛杖二十,即日具题,同光时亨、武愫肆市正法。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