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嶠,字长舆西晋汝南西平人(今河南西平)。

祖父和洽曾任尚書令。父和逌是魏國吏部尚書

嶠少有風格,慕舅夏侯玄的為人,珍重自愛,有盛名于世,襲父爵上蔡伯,起家太子舍人。累遷潁川太守,為政清簡,甚得百姓歡心。太傅從事中郎庾敳見到他讚歎說:“嶠森森如千丈松,雖磥砢多節目,施之大廈,有棟梁之用。”[1]賈充亦十分看重他,在武帝面前讚美他,後任給事黃門侍郎,遷中書令,武帝十分器重。當時荀勗中書監,晉朝中書監與中書令常同乘一車入朝,和嶠鄙視荀勗的為人,遂乘坐專車,與之抗衡,這便是“和嶠專車”的典故。太康二年(281年)汲郡民發古塚,得書言穆王遊幸之事,武帝下詔荀勖、和嶠等以隸字寫之,書成為《竹書紀年》。

他家里富但吝啬,家种有李树,王武子求他给些李子,只给了幾十個。[2]杜预称其有“钱癖”。[3]

後代编辑

九世孙和敬宾,北齐司空、永平郡王。和敬宾子和龙,盐州刺史、南平郡公。和龙孙唐朝朱阳县开国男代郡人和智全。

注釋编辑

  1. ^ 《世說新語箋疏》指此條庾敳所器者乃溫嶠,非和嶠也。因二嶠名同,遂誤屬於和。世說亦誤。
  2. ^ 《世说新语·俭啬》
  3. ^ 《晋书·杜预传》所言:“(杜)预尝称(王)济有马癖,(和)峤有钱癖。武帝闻之,谓预曰:‘卿有何癖?’对曰:‘臣有《左传》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