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田惟政

和田惟政(1530年-1571年9月17日)是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的武將。室町幕府末期幕臣。父親是和田宗立(惟助)。

和田 惟政
和田惟政
太平記英勇傳十六:和田伊賀守惟政(落合芳幾作)
時代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
出生日期享祿3年(1530年)(以『寬政重修諸家譜』、諸家系圖等記載卒時42歲推算)
逝世日期元龜2年8月28日(1571年9月17日)
别名彈正忠、紀伊入道
墓所大阪府高槻市伊勢寺
朝廷官位彈正忠伊賀守紀伊守
幕府職位室町幕府攝津半國守護
主君六角氏足利義輝足利義昭織田信長
氏族和田氏
父母和田宗立(惟助)
兄弟弟:惟增定利定教
正室高山友照的女兒
嗣子惟長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和田 惟政
假名わだ これまさ
平文式罗马字Wada Koremasa

生平编辑

近江國甲賀郡和田村(現今滋賀縣)的有力豪族。最初仕於六角氏,後來成為室町幕府第13代將軍足利義輝的幕臣。

 
救出足利義昭的惟政(歌川豐宣畫)

永祿8年(1565年),義輝被家臣松永久秀等人殺死,此時與仁木義政一同從一乘院救出被軟禁的覺慶(義輝的弟弟,後來的足利義昭),一時間隱匿在自己的屋敷中,後來跟隨流浪的義昭。得到尾張國織田信長援助的義昭就任第15代將軍後,被信長賜予攝津國芥川山城,後來再賜予高槻城,與池田勝正伊丹親興一同被足利義昭任命為攝津國的守護,被稱為「攝津三守護」(『足利季世記』)。

之後,以足利幕臣的身份參與京都周邊的外交和政治,亦以織田氏家臣的身份,參與信長的政治和合戰相關的事務,擔任義昭和信長之間的橋樑。特別是在永祿12年(1569年)10月,向信長邀請援軍,並作為播磨國赤松氏的援軍,參加進攻備前國浦上氏

此後,在前往美濃國與信長見面的途中,接到被信長命令蟄居的消息。根據路易士·佛洛伊斯的記載,還遭到「不許可引見」(引見の不許可)、「破壞惟政在近江的城池」(惟政が近江に持っていた城の破壊)、「沒收所得收入2萬」(収入のうち2万クルザードの没収)等嚴厲處分,還記載這是因為朝山日乘向信長的讒言,不過在這段時期,因為信長和足利義昭的關係惡化,而惟政是足利的幕臣,所以受到牽連。惟政因此剃髪來表達抗議。

元龜元年(1570年),謁見從京都攻向越前的信長,信長回復了惟政的地位。路易士·佛洛伊斯記載,此時被加增3萬俸祿等,受到非常的厚遇。6月28日,以織田氏一方參加姉川之戰(不過這個參加姉川之戰的記錄只有在傳教士的記錄中找到。合戰同日,有惟政向攝津國內寺社發出的禁制文書(『今西文書』),以及其他公方眾亦沒有參戰等,因此亦可能實際上沒有參加。不過,從在永祿12年(1569年)10月攻擊浦上後,直到元龜元年(1570年)3月為止,沒有與信長有關係的資料,因此可以得知在信長和義昭的對立中,一時間被疏遠)。

11月,受到多方敵人攻擊的信長利用將軍義昭的權威,與六角氏達成和睦,不過在這段時間,有三雲成持三雲定持以及惟政發出的書狀(『福田寺文書』),因為可能是在六角氏的影響下,與同樣是甲賀郡土豪的三雲氏連結,在與六角氏的和睦中亦有一定影響力。

 
惟政的供養墓(大阪府茨木市

元龜2年(1571年),松永等人與三好三人眾聯手殺死池田知正,此時與伊丹氏茨木氏一同在攝津國白井河原之戰茨木川畔)中被池田氏家臣荒木村重擊敗並戰死。在受到許多槍傷和刀傷後,壯絕地死去(『佛洛伊斯日本史』)。

在惟政死後不久,兒子惟長高山友照右近父子流放,不久後死去(亦有說法指和田惟長一直生存到江戶時代(『寬政重修諸家譜』)),和田氏最終沒落。

與基督教的關係编辑

惟政在自己的領地內保護基督教,在路易士·佛洛伊斯的『佛洛伊斯日本史』中有詳細記載。在佛洛伊斯與織田信長會面時擔任仲介役,以及不讓士兵宿泊在教會內,在流放伴天連(傳教士)的綸旨發出後,曾希望令其撤回,強行邀請傳教士坐在自己的上座,顯示出很大的熱情。亦積極地協助在畿內基督教的傳教活動。不過因為惟政自身在接受洗禮儀式前就戰死,因此佛洛伊斯亦對此相當遺憾。還有,在得知基督教之前,是屬於禅宗

墓所在大阪府高槻市伊勢寺。墓石在享保年間(1716年-1736年)高槻城被改修時被發現,於是被移至現地。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