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半千

員半千(614年-714年),字榮期,唐朝齊州全節(現山東省濟南縣章丘區)人,成長於晉州臨汾(現山西省臨汾市)。曾任武陟縣尉華原縣尉、武功縣尉、左衛胄曹、司賓寺主簿、弘文館直學士、正諫大夫、水部郎中、濠州刺史,累封平原郡公

早年經歷编辑

員半千祖先原為彭城劉氏,十世祖為劉凝之,在南朝宋任起部郎,之後南朝宋滅亡,因而逃往北魏,認為自己和伍員一樣忠烈,北魏皇帝因此賜姓[1]

員半千本名餘慶,父親早逝,由伯父撫養,成長於晉州臨汾(現山西省臨汾市),在晉州時被舉為童子,房玄齡感到十分訝異,與員半千對談後,發現他已能講述易經老子。年輕時與齊州人何彥先一同拜王義方為師,王義方非常賞識餘慶的才華,曾經對他說:「每五百年就出現一個賢人,以你的才能來說,足以承擔這句話。」因此改名為半千。王義方過世後,員半千與何彥先為老師守喪三年,在墓旁種滿松柏後才離開。[2][3]

官途[4][5]编辑

打入大牢编辑

唐朝咸亨年間,連中八科制舉,後擔任武陟縣尉,適逢旱災飢荒,半千建議縣令殷子良開倉以救濟百姓,子良不允,後子良到州府出差,於是半千自己偷偷開倉分發糧食給飢餓的災民,懷州刺史郭齊宗大驚,決定查辦員半千,將之關入大牢。此時黃門侍郎薛元超擔任河北道存撫使,對齊宗說:「你沒有救助地方上受災的百姓,卻讓一個縣尉獨攬整個任務,你難道不會感到羞愧嘛。」就把員半千給放了。

得到高宗讚揚编辑

過了不久,員半千又參加嶽牧的考試,唐高宗親自到武成殿,召集各州的考生,問:「兵書裡所說的天陣、地陣、人陣,分別代表什麼?」眾人還沒回答,員半千先開口說:「書上記載說天陣,是像星宿一樣孤立;地陣,指的是山川陰陽向背;人陣,以各部隊協調來互補不足之處。但我認為並非如此,以義之名才能出兵,像天下雨一樣,必須得到天命,這是天陣;有充足的糧食,一邊耕種一邊準備作戰,得到地利,這是地陣;善於用兵的人,能使三軍將士,都能像父子或兄弟般和睦,這是人陣,缺了這三條,怎麼打仗呢?」唐高宗很讚賞他,將他提拔為優等。

武則天的賞識與憤怒编辑

之後又任職華原縣尉、武功縣尉,開始對這種瑣碎的事務感到厭煩,垂拱年間,請求擔任左衛胄曹,後擔任宣慰吐蕃使,在天子接見後,準備出使吐蕃武則天對他說:「很久以前就聽過你的名字,還以為你是古人,想不到在朝廷裡阿,出使境外這種小事,不用麻煩你,還是留在朝廷內等待詔書吧。」當天就任命他司賓寺主簿,並與丘悅王劇石抱忠同爲弘文館直學士。因此員半千寫了《明堂新禮》三卷獻給武則天,武則天上嵩山祭拜時,又寫了《封禪四壇碑》十二首來歌功頌德,武則天很開心,前後總共賜給他千餘匹絹。長安年間,五次擔任正諫大夫,兼任右控鶴內供奉。員半千以控鶴這個職位,自古以來都沒有,又因得到此位多是輕薄之徒,不是朝廷良好的典範,上疏請求拒絕該官位。此舉忤逆了武則天,於是降職為水部郎中,派去參與預修《三教珠英》。

晚年编辑

中宗時,擔任濠州刺史睿宗即位時,累封平原郡公。半千事奉過五位皇帝,是一位清廉有節操的官員,年老不衰,喜歡遊山玩水。開元九年,遊堯山、沮水間,愛上這塊土地,於是定居下來。不久過世,年九十四。百姓和官吏都對此感到悲傷。[6][7]

參考資料编辑

  1. ^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二「員半千字榮期,齊州全節人。其先本彭城劉氏,十世祖凝之,事宋,起部郎,及齊受禪,奔元魏,以忠烈自比伍員,因賜姓員,終鎮西將軍、平涼郡公。」
  2. ^ 《舊唐書》卷一百九十中「員半千,本名餘慶,晉州臨汾人。少與齊州人何彥先同師事學士王義方,義方嘉重之,嘗謂之曰:「五百年一賢,足下當之矣!」因改名半千。及義方卒,半千與彥先皆制服,喪畢而去。」
  3. ^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二「半千始名餘慶,生而孤,爲從父鞠愛,鹴草通書史。客晉州,州舉童子,房玄齡異之,對詔高第,已能講《易》、《老子》。」
  4. ^ 《舊唐書》卷一百九十中「高宗禦武成殿,召諸州舉人,親問曰:「兵書所雲天陣、地陣、人陣,各何謂也?」半千越次而進曰:「臣觀載籍,此事多矣。或謂:天陣,星宿孤虛;地陣,山川向背;人陣,偏伍彌縫。以臣愚見,謂不然矣。夫師出以義,有若時雨,得天之時,此天陣也;兵在足食,且耕且戰,得地之利,此地陣也;善用兵者,使三軍之士,如父子兄弟,得人之和,此人陣也。三者去矣,其何以戰!」高宗甚嗟賞之。及對策,擢爲上第。 垂拱中,累補左衛胄曹,仍充宣慰吐蕃使。及引辭,則天曰:「久聞卿名,謂是古人,不意乃在朝列。境外小事,不足煩卿,宜留待制也。」即日使入閣供奉。嗣聖元年,半千爲左衛長史,與鳳閣舍人王處知、天官侍郎石抱忠,並爲弘文館直學士,仍與著作佐郎路敬淳分日於顯福門待制。半千因撰《明堂新禮》三卷,上之。則天封中嶽,半千又撰《封禪四壇碑》十二首以進,則天稱善。前後賜絹千餘匹。 長安中,五遷正諫大夫,兼右控鶴內供奉。半千以控鶴之職,古無其事,又授斯任者率多輕薄,非朝廷進德之選,上疏請罷之。由是忤旨,左遷水部郎中,預修《三教珠英》。 中宗時,爲濠州刺史。睿宗即位,征拜太子右諭德,兼崇文館學士,加銀青光祿大夫,累封平原郡公。開元二年卒。文集多遺失。半千同時學士丘悅。」
  5. ^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二「調武陟尉,歳旱,勸令殷子良發粟振民,不從。及子良謁州,半千悉發之,下賴以濟。刺史大怒,囚半千於獄。會薛元超持節度河,讓太守曰:「君有民不能恤,使惠出一尉,尚可罪邪?」釋之。俄舉嶽牧,高宗禦武成殿,問:「兵家有三陣,何謂邪?」眾未對,半千進曰:「臣聞古者星宿孤虛,天陣也;山川向背,地陣也;偏伍彌縫,人陣也。臣謂不然。夫師以義出,沛若時雨,得天之時,爲天陣;足食約費,且耕且戰,得地之利,爲地陣;舉三軍士如子弟從父兄,得人之和,爲人陣。舍是,則何以戰?」帝曰:「善。」既對策,擢高第。 歷華原、武功尉。厭卑劇,求爲左衛胄曹參軍。使吐蕃,將行,武后曰:「久聞爾名,謂爲古人,乃在朝邪!境外事不足行,宜留侍制。」即詔入閤供奉。遷司賓寺主簿。稍與丘悅、王劇、石抱忠同爲弘文館直學士,又與路敬淳分日待制顯福門下。擢累正諫大夫,兼右控鶴內供奉。半千以控鶴在古無有,而授任者皆浮狹少年,非朝廷德選,請罷之,忤旨,下遷水部郎中。會詔擇牧守,除棣州刺史。復入弘文館爲學士。武三思用事,以賢見忌,出豪、蘄二州刺史。半千不丐任吏,常以文雅粉澤,故所至禮化大行。睿宗初,召爲太子右諭德,仍學士職。累封平原郡公。表丐骸骨,有詔聽朝朔望。」
  6. ^ 《舊唐書》卷一百九十中中宗時,爲濠州刺史。睿宗即位,征拜太子右諭德,兼崇文館學士,加銀青光祿大夫,累封平原郡公。開元二年卒。文集多遺失。
  7. ^ 《新唐書》卷一百一十二「半千事五君,有清白節,年老不衰,樂山水自放。開元九年,遊堯山、沮水間,愛其地,遂定居。卒,年九十四,即葬焉。吏民哭野中。」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