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圖瓦共和國地圖,與唐努烏梁海轄境大致相當

唐努乌梁海蒙古语ᠲᠠᠩᠨᠠ
ᠤᠷᠢᠶᠠᠩᠬᠠᠢ
西里尔字母Тагна Урианхай图瓦语Таңды Урянхай,俄语:Урянхайский край),是清代烏梁海的三部分之一,大致位于今日俄罗斯联邦图瓦共和国一带。唐努乌梁海位于外蒙古西北,北至萨彦岭,南到唐努烏拉山脈,西到俄罗斯巴尔瑙尔东南,东到外蒙古库苏古尔湖以东,是一个群山环抱的狭长盆地。

唐努乌梁海地区早在中国汉代便有漢人活动痕迹,但在唐朝以前,唐努烏梁海一直先後為匈奴、鮮卑、突厥等政權的統治區域。唐代为都播地,隶属安北都护府管辖,把其納入唐朝的管治版图。西辽統治時称谦谦州。元代属岭北行省,称益兰州。明代属蒙古瓦剌部,清代称为唐努乌梁海,为外蒙古扎萨克图汗辖地。清末,大批俄羅斯移民進入唐努烏梁海。

1911年外蒙古独立後,唐努烏梁海被俄羅斯帝國控制。1913年中俄聲明將唐努烏梁海與科布多一併劃入“外蒙古自治區域”。1919年一度被中國軍隊收復。1921年,布爾什維克黨在唐努烏梁海成立“唐努-圖瓦人民共和國”,不久改名為圖瓦人民共和國蘇聯承認其為獨立國家。1944年改稱“圖瓦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被併入蘇聯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1991年苏联解体后,唐努乌梁海作为图瓦共和国的一部分加入俄罗斯联邦,隸屬于俄西伯利亚联邦管区,面积为17万平方公里,首府为克孜勒。

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均曾保留对该地区的声索。1948年5月,中華民国驻苏大使傅秉常照会苏联外交部,声明唐努乌梁海为中華民国领土,但蘇聯方面並未理會。197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表示,「苏联在1944年吞并了我国领土唐努乌梁海,中国政府没有承认」。其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于2001年在《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中宣布“双方在两国边界尚未协商一致的地段维持现状”。中华民国政府则于2006年宣布由于“務實考量國際局勢與實際需求”,承认图瓦共和国为俄罗斯联邦主体之一。

目录

地理编辑

 
唐努乌梁海的煤礦場

根据资料称,图瓦人目前占该地人口的82%(2010年人口统计)。图瓦人係蒙古族的一支,明代称烏梁海人,后来迁徙至唐努乌梁海地区,改称为图瓦或土瓦人。另一种观点认为,图瓦人属于突厥人的一支,证据包括图瓦语被公认属于突厥语族而非蒙古语族。唐代屬鐵勒中的都波,受突厥回紇統治,元代稱禿巴,是林木中百姓。

清朝时的唐努乌梁海不仅包含俄罗斯联邦所属图瓦共和国的绝大部分,还包含今天俄罗斯的阿尔泰共和國及外蒙古的库苏古尔省的大部分,总面积约24万平方公里。唐努乌梁海蒙古被編為五,由烏里雅蘇臺將軍直接管轄。唐努乌梁海不属于外蒙古(喀爾喀四部),而是不設札薩克內屬蒙古

歷史编辑

中国古代编辑

唐朝以前,唐努乌梁海先后为匈奴鲜卑突厥等少数民族政权的统治区域。647-648年,都播等部先后遣使请求唐太宗在其地设置“唐官”,唐朝置坚昆都督府,隶属于安北都护府管辖。

745年,回纥唐玄宗的支持下建立回纥汗国,唐努乌梁海归回纥汗国管辖,并一度在该地建立过行宫。

9世纪中期,唐努乌梁海成为黠戛斯属地。

南宋时期,唐努乌梁海属西辽政权,称谦谦州

1207年,成吉思汗遣长子术赤征“林木中百姓”,降服了唐努乌梁海的秃巴思人,设置了四个千户,归成吉思汗直接管辖。元朝期间成为岭北行省的组成部分,称益兰州忽必烈派遣亲信出任唐努乌梁海的吉利吉思撼合纳谦州乌斯昂可剌等“五部断事官”,安排军队驻守屯田,征收赋税等,使该地区成为秃巴斯族蒙古族汉族等多民族聚居的地区。

明朝初期,唐努乌梁海归蒙古瓦剌部控制。明朝中期,蒙古达延汗击败瓦剌部,将唐努乌梁海纳入自己的统治之下。清朝攻取外蒙古新疆,實行改土歸流,實行直接統治。

蘇聯时期编辑

 
1914年,西方国家绘制的唐努乌梁海地区地图。
 
图瓦人民共和国的旗幟(1918-1921)
 
1944年10月,蘇聯官方將唐努烏梁海編入俄羅斯的命令

1860年至1911年,沙俄以探險和採礦為名,對唐努烏梁海進行殖民,引入大量俄國移民,為唐努烏梁海發展經濟。

1912年,沙俄乘外蒙古獨立之機,吞併唐努烏梁海。

1916年12月28日,由於俄國忙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華民國決定由烏里雅蘇臺佐領專員兼管唐努烏梁海事務,恢復對該地區行使主權。

1918年-1919年,沙俄被蘇聯共產黨推翻,中國派兵驅逐在唐努烏梁海地區的沙俄殘餘勢力,乘機收復唐努烏梁海。1920年,唐努烏梁海并入蘇聯。

1921年8月14日,蘇聯在唐努烏梁海立「唐努-圖瓦人民共和國」(後改為「圖瓦人民共和國」),中國北洋政府不予承認。

1931年,中國制定公布蒙古盟部旗組織法(該法已於2006年廢止)時,第四條第二項提到唐努烏梁海。

1941年,蘇聯指示圖瓦人民共和國參加蘇德戰爭

1944年10月,圖瓦人民共和國蘇維埃通過決議加入蘇聯,改名「圖瓦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唐努烏梁海自此正式成為蘇聯領土。

1944年8月17日,圖瓦人民共和國小呼拉爾非常大會通過一個宣言,請求蘇聯接納唐努烏梁海加入。10月11日,蘇聯最高蘇維埃決定接受這一請求。10月13日,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最高蘇維埃主席團發布命令,將唐努烏梁海作為一個自治省劃入俄羅斯聯邦的建制。蘇聯當時對此事秘而不宣,官方未發表聲明,塔斯社也沒有報導。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蘇聯兼并唐努烏梁海才為世人所知[1]

1945年8月,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該約對外蒙地位做了明確規定,對唐努烏梁海問題未特別提及。1945年年底,蘇聯舉行最高蘇維埃代表選舉。10月11日,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在公布選舉區時,將唐努烏梁海列為第299選區。通過中國駐蘇大使傅秉常的調查,國民政府知道了此事,但未表態。

1948年3月17日,蘇聯廣播電台宣布:「圖瓦人民共和國併入俄羅斯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為圖瓦自治省。」

4月23日,中國國民政府國防部第二廳廳長侯騰向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報告了此事,並指出:唐努圖瓦共和國「原為我唐努烏梁海之西部」。唐努烏梁海「向非庫倫外蒙政府所屬,尤非蘇聯領土,前此蘇聯予以佔領,我迄無行動,此際在外交上似應明確表示,保留對蘇聯提出交涉之權利」,「以免自陷於默認之境地」。蔣介石覽後批示:「先交外交部核議,並飭國防部第二廳將民三民九民十五民卅二各年蘇方對唐努進行侵略時我方所取對策詳報。」5月1日,侯騰向蔣介石呈上「蘇方歷次侵略唐努烏梁海暨我方反應各情對照表」[2]

5月7日,中國政府通過駐蘇大使向蘇聯政府提出嚴重抗議,並聲明保留一切權利。蘇方置若罔聞,始終未予答覆[3]

俄罗斯联邦时期编辑

1992年,苏联解体后,“图瓦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通过主权宣言,宣布成为主权国家,并更名为“图瓦共和国”。由于苏联的主体国家之一俄罗斯联邦没有解体,该自治共和国最后仍为俄罗斯联邦主体之一,名为“图瓦共和国”,為俄罗斯联邦的一部分。

俄羅斯漢學家阿爾喬姆·科布澤夫(Artyom Kobzev)則認為,圖瓦(唐努烏梁海)在辛亥革命以前是清帝國的一部分,但清帝國是域外而來的滿人、蒙古人與中國人組成的帝國,與當代中國有所區別。並表示討論圖瓦(唐努烏梁海)會不會像1922到1944年一樣獨立成國還有點意義,加入當代中國沒有討論的意義。

主权爭議编辑

中华民国编辑

1948年5月,中華民国驻苏大使傅秉常照会苏联外交部,声明唐努乌梁海为中華民国领土。但後來就因中華民國政府國共內戰失敗,撤退臺灣之故而不了了之,未能有後續行動。

1998年後,中華民國官方不再發行「中華民國全圖」[4]。2005年10月,主計處廢除包括唐努烏梁海在內的大陸地區各省市代碼[5][6],《中華民國年鑑》也於同年起不再將大陸地區列於「土地」一章之中[7],2006年又經立法院通過廢除蒙古盟部旗組織法。至此已無該行政區劃。目前就外交部的說明,「為尊重國際社會的共識」,因此已認同其為俄國境內下屬之83個「聯邦主體」之一。[8]而網站上的俄羅斯地圖也包含唐努烏梁海。[9]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关于唐努烏梁海问题的复函。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過去未正式承認唐努烏梁海的歸屬問題的官方表述,據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各国概况》(人民出版社,书号17001.36,1972年3月出版)指出:「苏联在1944年吞并了我国领土唐努乌梁海,中国政府没有承认」。另外,《辭海》等書籍亦作相同描述。

1994年9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西段的协定》。

2001年7月16日,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此条约有效期为二十年,没有主动停止则可自动顺延。根据条约第六条,“缔约双方满意地指出,相互没有领土要求,决心并积极致力于将两国边界建设成为永久和平、世代友好的边界。缔约双方遵循领土和国界不可侵犯的国际法原则,严格遵守两国间的国界。缔约双方根据一九九一年五月十六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关于中苏国界东段的协定》继续就解决中俄尚未协商一致地段的边界线走向问题进行谈判。在这些问题解决之前,双方在两国边界尚未协商一致的地段维持现状。”该条约没有决定唐努乌梁海的最终归属。

2017年8月15日,中國大陸湖南省籍退伍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人、民間研究者殷敏鴻,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申請政府信息公開,詢問「1949年中國政府有無簽署過放棄國土(唐努烏梁海地區)的協議」,同年9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表示「信息涉密,不屬政府信息公開範疇。如不服本答复,可申請行政覆議,或向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出行政訴訟。」[10]2018年3月,殷海鴻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法院決定不予立案。殷敏鴻不服,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但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18年9月10日作出最終裁定,維持原判[11]

参考文献编辑

  1. ^ 《俄國和蘇聯在滿洲和外蒙的政策》,第423頁
  2. ^ 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編印:《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第七編,戰後中國(一),第717~722頁
  3. ^ 張大軍:《外蒙古現代史》,台北1983年版,第1504頁、1505貞、1581頁
  4. ^ 內政部函:「一、本部前曾於民國87年出版「中華民國全圖」,後因考量銷售量偏低、圖資內容不符現況,目前已停止銷售。」
  5. ^ 中華民國各省(市)縣(市)行政區域代碼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7-21.
  6. ^ 主計總處:本總處於民國94年10月1日起停止適用「中華民國各省(市)縣(市)行政區域代碼」(以下簡稱「本代碼」),係因本代碼所涵蓋之臺閩地區代碼業已納入「中華民國行政區域及村里代碼」,中國大陸部分則與現行中國大陸行政區域劃分不符,故停止適用
  7. ^ 中華民國年鑑九十五年版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11-09.
  8. ^ 外交部回函:
  9. ^ 俄羅斯聯邦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6-22.
  10. ^ 駁回學者上訴:俄佔地區主權屬機密 北京高院荒謬判決 人民無權知國土,香港蘋果日報,2018年11月7日
  11. ^ 中國版圖成國家機密?中國一公民狀告外交部遭拒,BBC中文網,2018年11月7日

外部链接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