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唱支山歌给党听,1963年学雷锋活动中产生的红色歌曲,是曲作者朱践耳雷锋抄录在日记中的一首诗谱曲而成的。

原诗为陕西铜川矿务局焦坪煤矿技术员姚筱舟创作,1958年6月26日在陕西的一份小报上发表,署名为姚的笔名“蕉萍”,1962年被春风文艺出版社编入诗集《新民歌三百首》一书。后来雷锋从报上看到该诗并摘记到了自己的日记[1],但他并非完全按照原文抄录,而是仅抄录了前两段,且对一些词句进行了改动。曲作者在《雷锋日记》中读到雷锋摘抄的诗句后,为其谱曲形成了歌曲《唱支山歌给党听》,由藏族歌手才旦卓玛演唱后该曲一举成名。

创作编辑

歌曲《唱支山歌给党听》诞生于1963年的学雷锋活动之中,而其歌词却可以追溯到更早的1958年。

生于1933年的姚筱舟是一名江西人,1954年从朝鲜战场复员后进入陕西铜川矿务局工作,1956年成为焦坪煤矿的一名技术员。他在1958年创作了三首诗,其中一首就是《唱支山歌给党听》,该诗共有四段十八行。当时他的署名为“蕉萍”,这个笔名源自矿区名“焦平”。诗中“我把党来比母亲”一句的灵感来自旷工的顺口溜“党是咱的妈,矿是咱的家,咱听妈的话,建设好咱的家”。该诗最早于1958年6月26日发表在陕西省民歌整理小组编印的小报《总路线诗传单》第八期之上,春风文艺出版社于1962年将其编入诗集《新民歌三百首》。

雷锋于1962年8月15日因公殉职,次年3月5日毛泽东为其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中国全国掀起了学习雷锋的热潮。由于这首诗的前两段被雷锋抄录到了日记中,因而随《雷锋日记》而广泛传播。雷锋抄录时对诗句进行了修改,将“母亲只能生我身”改为“母亲只生我的身”,将“党号召我们闹革命”改为“共产党号召我闹革命”。

參考資料编辑

  1. ^ 翻唱经典,让红歌时尚一把. 羊城晚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