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颐和园长廊彩绘:商山四皓
商山四皓

商山四皓,簡稱“四皓”,隱士東園公夏黃公綺里季甪里四人,因避秦亂世而隱居商山,采芝充飢,四人年皆八十多歲,鬚眉皓白,世稱為商山四皓、南山四皓。

介紹编辑

世家索隐引《陈留志》云:「園公姓庾,字宣明,居園中,因以為號。夏黃公,姓崔名廣,字少通,齊人,隱居夏里修道,故號曰夏黃公。甪里先生,河內軹人,太伯之後,姓周名術,字元道,京師號曰霸上先生,一曰甪里先生」。

传说這四人是秦始皇秦朝七十名博士官中的四位,其职掌有三:一曰通古今;二曰辨然否;三曰典教职。後四皓先生因见秦政暴虐,隱居商山,过着“岩居穴处,紫芝疗饥”的生活[1]

漢代立國以後,劉邦一直想要網羅德高望重的四人,卻被拒絕。他们过著清贫而安乐的生活,写《紫芝歌》以明志。

後來劉邦寵幸戚夫人,打算貶呂后之子劉盈,另立戚夫人之子劉如意太子,呂后急找張良商量,張良教太子以卑詞厚禮請出商山四皓,並將四人奉為太子上賓。

當刘邦看到太子身後由四皓跟從便問:“我多次召请诸公,避而不见,今诸公何以随我儿相处。”四皓答道:“陛下轻视士人,动辄训斥责骂,臣等不愿受辱,逃匿深山。听闻太子仁孝,恭敬爱士,天下人莫不引颈乐为太子效力,故臣等前来。”劉邦得知太子“羽翼已成”,遂打消廢太子的念頭。指著四人,召戚夫人曰:「我打算換太子,但他們四人輔佐太子,羽翼已成,很難改動了。呂后以後真的是你主子了。」(《史記·留侯世家》)

不久劉邦去世,太子劉盈登皇位,是為漢惠帝。惠帝要封四皓為官,但是四皓谢而不受,重回商山隱居,卒于商洛,葬于商山脚下(今陝西丹鳳縣的商鎮),隔丹江互望,漢惠帝聞訊令三千禦林軍每人自長安攜土十斤去商山為四皓墓培土,又在商州城南高車為四皓建廟建祠,以表彰四皓避秦安漢之功。後人仰慕四皓的才學風骨,為其修墓建廟,留下了大量的碑刻。“四皓古陵衝北斗”為商州八景之一。唐人許渾題詩:“峨峨商嶺采芝人,雪頂霜髯虎豹茵。山酒一壺歌一曲,漢家天子忌功臣。避秦安漢出藍關,松桂花陰滿舊山。自是無人有歸意,白雲常在水潺潺。”

北宋淳化二年(991),貶任商州團練副使的王禹為“商山四皓”撰寫了《四皓廟碑·易》稱:“知進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惟聖人乎。先生避秦,知亡也;安劉,知存也;應孝惠之聘,知進也;拒高祖之命,知退也。四者俱備,而正在其中矣。”清代畫家“揚州八怪”之一黃慎有《商山四皓圖》。司馬光的《資治通鑑》不取商山四皓事。[2]

注釋编辑

  1. ^ 皇甫謐《高士傳》載,四皓見秦政虐,乃逃入藍田山而作歌曰:『莫莫高山,深谷逶迤,曄曄紫芝,可以療饑,唐虞世遠,吾將安歸。駟馬高蓋,其憂甚大,富貴之畏人,不如貧賤之肆志。』乃共入商洛山。
  2. ^ 《考异》:“高祖刚猛伉厉,非畏缙绅讥议者也。但以大臣皆不肯从,恐身后赵王不能独立,故不为耳。若决意欲废太子立如意,不顾义理,以留侯之久故亲信,犹云非口舌所能争,岂山林四叟片言所能尼其事哉?借使四叟实能尼其事,不过污高祖数寸之刃耳。何至悲歌,云‘羽翼已成?矰缴安施’乎?若四叟实能制高祖使不敢废太子,是留侯为子立黨以制其父也,留侯岂肯为哉?此特辩子欲夸大四叟之事故云然,亦犹苏秦约六国从,秦兵不敢窥函谷关者十五年,鲁仲连折新垣衍,秦将闻之却军五十里耳。凡此之类,皆非事实。司马迁好奇,多爱而采之,今不取。”

参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