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土穆围城战

喀土穆围城战Siege of Khartoum),是马赫迪战争中,一场为争夺喀土穆而进行的战役。攻城的一方,是穆罕默德·艾哈迈德·马赫迪的苏丹军队,而守城的一方,则是查理·乔治·戈登的埃及军队。50,000名苏丹士兵在围城十个月后,终于攻陷了只有7,000名埃及士兵守卫的喀土穆。所有守城士兵,包括戈登,都在城市沦陷后遭到杀害,无一幸免。

喀土穆围城战
马赫迪战争的一部分
General Gordon's Last Stand.jpg
戈登将军之死
日期1884年3月13日-1885年1月26日
地点
结果 马赫迪军队慘勝
参战方
 英国
 埃及
馬赫迪蘇丹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英国 查理·乔治·戈登  穆罕默德·艾哈迈德·马赫迪
兵力
地面:
7,000名士兵
水面:
9艘炮艇
地面:
50,000名士兵
水面:
数目不详的艑
伤亡与损失
全军覆没 数目不详但慘重

背景编辑

任命编辑

1882年英埃战争结束后,英国取得了驻兵埃及的权利。这使得埃及在事实上成为了英国的保护国。不过,苏丹的事务,仍然和以往一样,由赫迪夫处理。因此,苏丹境内爆发的马赫迪起义,英国也没有派兵镇压。1883年11月,马赫迪军队在欧拜伊德战役中,彻底击败了前来镇压的埃及军队。他们在夺取了大量装备后,继续攻占了不少土地(包括达尔富尔科爾多凡)。

上述事件引起了英国政府和公众对苏丹的注意。首相威廉·格莱斯顿和陆军大臣赫廷顿勋爵(Lord Hartington)都没有参与苏丹事务的意愿。英国驻埃大使埃弗林·巴林爵士更要求埃及政府撤出所有驻守在苏丹的士兵。

英国政府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广受欢迎的前苏丹总督查理·乔治·戈登。戈登的想法和格莱斯顿截然不同:他认为,英国政府必须镇压马赫迪起义,否则,起义者会控制整个苏丹,并以苏丹作为基地,横扫埃及。穆罕默德·艾哈迈德·马赫迪的言论(他声称自己拥有伊斯兰世界的主权),和埃及军队的素质(他们遭受了多次失败),令戈登产生了这种忧虑。可以从他和塞缪尔·贝克爵士(Sir Samuel Baker)、嘉内德·沃尔斯利爵士等人达成的共识,和他在1884年1月接受泰晤士报采访时所发表的言论看出,他倾向于积极采取行动。

尽管如此,他还是向政府作出了率领埃及军队撤出苏丹的承诺。政府拨出了予戈登100,000英镑作为军费,还作出了“在自己职权内给予一切支持和配合”的承诺。1884年1月14日,他在伦敦查令十字车站乘坐火车,前往多佛,然后乘船前往加莱,最后再乘船前往苏丹。

抵达开罗后,他会见了前奴隸商人阿祖拜尔·拉赫马·曼苏尔(Al-Zubayr Rahma Mansur),他一度在南苏丹拥有一个省。因为戈登曾经削弱过祖拜尔的影响力,所以两人过去的关系不是太好。不过,戈登最后还是放下了敌意,承认祖拜尔是唯一一个可以和马赫迪匹敌的人。

在和副官斯图尔特上校(Stewart)一起,前往喀土穆的路上,他在柏柏尔(Berber)出席了一个酋长会议。会上,戈登对埃及政府撤出苏丹驻军的计划作出了批评。他的言论增添了酋长的忧虑,动摇了他们对埃及政府的忠诚。

过程编辑

围城战开始编辑

 
自封马赫迪的穆罕默德·艾哈迈德。

1884年2月18日,戈登进入喀土穆,当地居民举行了一个仪式庆祝他的到来。入城后,他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组织部队撤离,反而是解决城市管理问题。戈登决定先从改革埃及司法制度下手,他禁止政府官员随意监禁城市居民,捣毁酷刑器具。他又免去了居民的税务。戈登又废除了禁止畜奴的法律(这一法律是他在几年前引入的),以争取居民支持。他的决定受到了居民欢迎(当地经济依赖奴隸贸易),但在英国引起了争议。

戈登接受祖拜尔援助,令英国公众大感震惊。祖拜尔作为一个前奴隸商人,在廢奴主義盛行的英国名声很差。廢奴会对他作出了批评,而英国政府也拒绝承认戈登接受了祖拜尔援助。戈登虽然遭到了挫折,但他仍然坚持要粉碎马赫迪。他要求奥斯曼帝国派出一个团的士兵前来支援(因为埃及在名义上仍然是奥斯曼帝国的领土)。这个要求遭到拒绝后,戈登又再提出了两个要求(第一个是一队印度穆斯林士兵,第二个是200名英国士兵)。英国政府坚持进行撤离计划,否決展开军事行动,拒绝了两个要求。戈登对政府的不作为,感到十分愤慨。他发到开罗的电报,也越来越尖锐。4月8日,他在电报中称,格莱斯顿遗弃驻军的行为,会为他留下“不可磨灭的耻辱”,而这段时间更是“卑鄙的高潮”。英国政府因这一事件,受到了公众的批评。在野保守党趁机发起了不信任动议,自由党政府在险些倒台。

戈登得知马赫迪军队正开往自己所在的位置之后,向下级下达了加强城市防御设施的命令。有两条河流流经喀土穆:北面的是青尼罗河,西面的是白尼罗河。为阻止马赫迪军队利用河流攻城和对外通讯,戈登用9艘水輪槳蒸汽船组成了一个船队。他把火炮和铁板安装在船上,把它们改装成炮艇。戈登在城南空旷的沙漠建筑了一个复杂的防御系统,铺设了临时制造的地雷,挖掘了战壕,布置了铁丝网。对他有利的是,城郊是由敌视马赫迪的部落控制的。

1884年4月初,城北的部落也投向了马赫迪,开始阻止埃及的船只在尼罗河行驶,也切断了连接开罗的电报线路。不过,城市对外的通讯還未完全断绝,因为信使仍然可以穿过封锁区,到达其他地区。但是,在马赫迪开始围城之后,喀土穆的居民只能依靠粮仓的粮食渡日,而这些粮食只够他们渡过五六个月。3月16日,守军企图突围,遭到了失败,还带来了200人的伤亡。马赫迪的围城部队,也增长到30,000人以上。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喀土穆的食物储存不断减少,守城部队和普通居民都处于饥饿状态。马赫迪也拒绝了戈登停战、解除封锁的要求。9月16日,一支从森纳尔(Sennar)前来救援的埃及远征队,在Al Aylafuh被马赫迪击败,800人阵亡。同月末,马赫迪将主力部队都移到喀土穆,使得这时围城士兵人数和最初的围城士兵人数相比,增长了两倍。而喀土穆这时的人口,也不过是34,000人左右而已。

围城战结束编辑

 
救援戈登将军的尼罗河远征队。

戈登的困境得到了英国公众乃至维多利亚女王本人的关注。政府命令戈登回国,遭到戈登以守城是他的荣誉为由拒绝。1884年7月,格莱斯顿终于被人说服,同意派出一支远征队救援戈登。不过,这支由嘉内德·沃尔斯利爵士的远征队,就连准备出发,也用了几个月时间。在此期间,戈登在处境变得越来越恶劣,喀土穆的食物越来越少,不少居民因此饿死,守城的士兵,士气也十分低下。

1月17日,远征队在Abu Klea受到了马赫迪军队进攻,两日后,他们又在Abu Kru受到了马赫迪军队进攻,虽然他们在Abu Klea战役中组成的方阵,遭到敌军击破,不过他们还是在两场战役中取得了胜利。马赫迪得到英军即将前来解围的消息后,决定对喀土穆施加更大的压力,加紧攻城。1月25日,马赫迪军队在半夜前组织50,000名士兵发动了突袭。这时的尼罗河水位很低,他们可以徒步涉水,接近城墙,攻入城市。记载马赫迪军队发起最后一次进攻的资料十分模糊,但后人仍然可以知道,马赫迪军队在3点30分在尼罗河下端,和喀土穆南面同时发起了进攻。处于饥饿状态多日的守城部队,并没有能力作多大抵抗,很快就因为力量悬殊,剩下了几个人。马赫迪军队还屠杀了4,000名居民,剩余的居民,很多都被当作卖为奴隸。有关戈登是如何阵亡的记载,有很多个版本。其中最著名的一个版本是,戈登在马赫迪军队冲进总督府时,身穿礼服走出房间,不屑于抵抗,从容赴死。另一个版本是戈登扮成奥地利领事,企图逃走,却被马赫迪军队认出,被人在街上枪杀。好来坞电影公映演戈当是对黑人群众于台上演说晓以大义时,一暴民朝戈丢射飞矛中戈胸亡,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戈登的头最后被人砍下来刺在长矛上,带到马赫迪面前,作为战利品,而他的身体则被人抛入尼罗河中。救援部队在两日后才抵达喀土穆。在得知城市已经沦陷之后,英军和剩余的埃军撤出了苏丹,只有瓦迪哈勒法萨瓦金这两个城市仍在埃及手中。马赫迪取得了整个苏丹的控制权。

后事编辑

英国媒体,甚至连维多利亚女王本人,都因戈登之死批评威廉·格萊斯頓,因为他在救援戈登过程中,动作极为缓慢。格莱斯顿的称呼G.O.M.(Grand Old Man,伟大的老人)也被人改成M.O.G.(Murder of Gorden,戈登的凶手)。他领导的自由党政府最终在1885年6月倒台,不过,他在次年又再次上台执政,而公众对他的不满也很快平息,原因有二,一是媒体有关事件的报道逐渐减少,二是政府拨出1,150万英镑,在苏丹开展军事行动。

事实上,威廉·格萊斯頓一直对埃及苏丹的纠纷感到厌烦,并且有些同情努力摆脱埃及统治的苏丹人。他曾在下议院如是说:“是的,这些人是在争取自由,而争取自由是他们的正当权利。”而且,戈登的态度傲慢、叛逆,令威廉·格萊斯頓感到不满。马赫迪取胜后,成为苏丹的统治者,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马赫迪国。他的臣民要遵从严厉的伊斯蘭教法。不过,他在战役完结后不久的1885年6月,就因斑疹傷寒病逝。

查理·喬治·戈登被英国人视为烈士、英雄,享年51岁。1896年,曾发誓要为戈登复仇的赫伯特·基奇纳率领一支远征军,沿尼罗河南下,准备收复苏丹。1898年9月2日,基奇纳的部队在恩图曼战役彻底击败了马赫迪的主力部队。两日后,英军在戈登死的废墟举行纪念仪式。第二任马赫迪的家人后来被英国人关押在埃及的监狱。马赫迪的妻儿子女在狱中渡过十年。他本人则在狱中渡过十二年。一家人在回到苏丹后,被软禁在自己的宅邸,渡过余生。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