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世同堂 (1985年电视剧)

《四世同堂》,由林汝为导演的中国大陆第一部长篇电视连续剧。

概要编辑

该剧由北京电视剧制作中心录制,根据老舍先生的名著《四世同堂》改编,展示了抗日战争中北平沦陷区一群普通人特别是祁家四代人的生活。该剧为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四十周年而创作,于1985年8月16日至9月9日在中央电视台播出。

主创人员编辑

职责 人员
片头题字 胡絜青
编剧 林汝为(执笔)
李翔
牛星丽
总导演 林汝为
导演 蔡洪德
摄像 邢培修
梁世龙
美工 李俊明
彦小追
录音录像 刘沙
张健
张树青
吴枫
照明 毕建华
彭炳仁
董邦师
张林
副导演 张继钊
李文玲
剪辑导演 刘沙
助理导演 金惠群
场记 艾觅
苏可
副摄像 沈涛
剧照摄影 王海鹏
摄像助理 林兵
置景 王金明
张廷贵
化妆造型 刘秉奎
化妆 李艳玲
李云丽
杨松
服装设计 陈娟
服装 小那
隗影玲
道具 王根茂
杨春来
李献琦
剧务 李燕京
刘扬武
周建国
制片主任 罗金灶
于朴
作曲 雷振邦
温中甲
雷蕾
独唱 骆玉笙
指挥 李执恭
剪辑指导 傅正义
艺术顾问 谢添

登场人物编辑

祁家(小羊圈胡同5号)编辑

角色 演员 提要
祁老太爷 邵华 四世同堂中的第一代,一心守望四世之家,是全家的主心骨,奉行屈己下人的处世哲学,历尽磨难后有所转变。
祁天佑 高维启 四世同堂中的第二代,布铺的掌柜,受到日本人欺辱后跳河自尽。
天佑太太 李明 祁天佑夫人,和儿媳韵梅一起苦撑家务。
祁瑞宣 郑邦玉 四世同堂中第三代的长孙,中学教员,是全家的顶梁柱,既要为国尽忠,又要为家尽孝。
韵梅 李维康 四世同堂中第三代的长孙媳,即会持家,又懂得规矩。
祁瑞丰 赵宝刚 祁家孙辈的老二,学校庶务,当了汉奸,后因冒充特务被杀。
胖菊子 李文玲 祁瑞丰之妻,汉奸,后嫁蓝东阳。
祁瑞全 谢钢 祁家孙辈的老三,大学生,在大哥的协助下逃出北平,参加游击队。
小顺 倪虹
傅冲
龙伟
祁瑞宣之子。
妞妞 李鑫培
米乐
葛玉诺
祁瑞宣之女,在抗日胜利消息传来之际饿死。

钱家(小羊圈胡同1号)编辑

角色 演员 提要
钱默吟 杜澎 原为不问世事的诗人,祁老太爷的好友,因二儿子抗日被抓,出狱后从事抗日活动。
钱太太 郭艺文 在钱诗人被抓,大儿子病死后,撞其棺材自尽。
钱孟石 杨春来 钱家长子,教书,在钱诗人被抓后受惊吓,病死。
钱少奶奶 苏秋冬 钱孟石之妻,生下孟石的遗腹子,后因儿子钱勇被日本特务抓走,精神失常。
钱仲石 孙洪新 钱家次子,司机,驾车将一车日本兵带进山沟,同归于尽。
钱勇 钱孟石之子。


李家(小羊圈胡同2号)编辑

角色 演员 提要
李四大爷 史可夫 以搬家出殡为业,旧称“窝脖儿的”,被小羊圈居民推选为里长,后为保护方六的孩子,被日本兵用枪托打死。
李四大妈 富林 李四大爷之妻,热心帮助邻里街坊的老大妈。


冠家(小羊圈胡同3号)编辑

角色 演员 提要
冠晓荷 周国治 曾任民国的县长等职,汉奸,后冻饿街头,被日本人活埋。
大赤包 李婉芬 冠晓荷之妻,汉奸,北平妓女检查所所长,后在日本人狱中精神失常,死亡。
尤桐芳 徐美玲 冠晓荷的姨太太,原为唱奉天大鼓的,后参加了地下抗日斗争,和小文夫妇一起被日本兵枪杀。
冠高弟 史玉中 冠晓荷大女儿,反感父母和妹妹的汉奸行径,和尤桐芳思想接近,后成为潜入日本特务机关的地下抗日工作者。
冠招弟 叶蓁楠 冠晓荷二女儿,爱慕虚荣,是其父母结交日伪官僚的工具,后沦为日本特务。


小羊圈胡同4号编辑

角色 演员 提要
小崔 陈强 人力车夫,穷而有骨气,在日本特使遭暗杀后被无辜砍头。
小崔太太 马宁 小崔之妻,后改嫁长顺。
孙七 任宝贤 剃头匠,爱抱打不平,后因饥饿闹“肚子疼”,被日本人以“消毒”的名义活埋。
马老寡妇 张帆 长顺的姥姥,忍耐艰难时世的老妪。
程长顺 杨玉斌 租唱留声机的,憎恨日本侵略者,后娶了小崔太太。

小羊圈胡同6号编辑

角色 演员 提要
丁约翰 崔静 英国领事馆佣人,旧称“摆台的”。
小文 迟铨 京剧琴师,后和其夫人一起被日本兵枪杀。
小文太太 张静林 即文若霞,京剧名票,因不堪日本兵侮辱罢演,被日本兵枪杀。
刘棚匠 鲁继先 棚匠兼耍狮子的,在祁瑞宣帮助下逃出北平,参加抗日。
刘嫂 赵秀云 刘棚匠之妻,曾以自家粮食周济祁家。

小羊圈胡同7号编辑

角色 演员 提要
方六 钟勇 说相声的,因孩子吃了糊窗户的浆糊,被日本兵抓捕。


其他编辑

角色 演员 提要
白巡长 黄少泉 小羊圈胡同的巡警,常常明里暗里帮助众街坊,后因丁约翰告密被解除差事。
常二爷爷 唐远之 祁老太爷的世交好友,城郊农民,为祁家看坟地的,后因进城时被日本人羞辱,愤而离世。
金三爷 辛静 钱诗人的亲家,钱少奶奶之父,经营房产买卖,俗称“吃瓦片儿的”。
陈野求 吴尔扬 钱太太的弟弟,迫于生计曾为日本人做事,后沦为大烟鬼。
王排长 许正廷 原二十九军排长,曾因走投无路自杀而被钱诗人救下,后成为抗日志士。
明月和尚 高恩德 京郊某寺院的和尚,曾帮助钱诗人隐蔽于寺中。
富善 庞万灵 英国外交官、汉学家,祁瑞宣的朋友。
日本老太太 李铧 钱家家破人亡后住进小羊圈胡同1号,和祁瑞宣交流过反战思想,曾帮助祁家摆脱日本兵搜查。
蓝东阳 张连仲 汉奸,曾任日伪某处处长,铁路学校校长,娶胖菊子为妻。
李空山 王志泉 汉奸,曾任日伪特高科科长,曾和冠招弟发生关系,丢官后被大赤包用钱打发。
高亦陀 史宪富 汉奸,江湖医生,后骗大赤包一笔钱财逃走。
井田 吴代尧 日酋。

剧情简介编辑

序号 内容
第1集 千里刀光影,仇恨燃九城;月圆之夜人不归,花香之地无和平!一腔无声血,万缕慈母情;为雪国耻身先去,重整河山待后生!沉郁、高亢的歌声把我们带到四十多年前那苦难的岁月。“七七”事变那年初夏的一天,北平城里还是一派安宁、和平的景象。久居“小羊圈”胡同的祁老太爷带着重孙子、孙女——小顺儿和妞妞,在热闹的护国寺大街上自得其乐地闲逛。他买下了一盆石榴花,打算送给他的邻居,好朋友——诗人钱默吟。可—回到家里,气氛就变了。老街坊们惶惶不安地议论着日本军队要打进北平城的事。祁老太爷却不慌张,他凭着多年来对付兵灾的经验,嘱咐家人备下三个月的粮食和咸菜。在他看来,北平城里可是块长治久安的宝地,谁也奈何不了它。只要有吃食,再用装满石头的破缸顶住街门,就能消灾避难。当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他就是用的这个办法。这一回,祁老太爷猜想,一定是日本人“爱小”,看上了芦沟桥上的石头狮子。祁老人正在和他的长孙媳——小顺的妈谈着他的见解,被他的三孙——大学生瑞全听到,瑞全走过来“抢白”了老人一顿。瑞全是个热血青年,对日本人侵略中国义愤填膺,他激动地说:“日本人要狮子了笑话!他们要的是东北,北平!要天津,要华北,要咱们全中国!”这时,祁老人的儿子——布店掌柜祁天佑也回来了。吃饭时,一家老小“四世同堂”,围坐在八仙桌前。天佑忧心仲忡,担心买卖不好做。二儿子瑞丰主张铺子里多卖日本布,遭到兄弟们的反对。祁老太爷说:“咱们是老字号,讲的是诚实,不能卖经看不经穿的日本布!”一时气氛紧张,只听见二孙媳瑞丰老婆瑞着汤吱吱地喝着。祁老太爷一见她那没家教的样子,气得撂下了筷子。小顺儿的妈急忙从中打岔。这时,诗人钱默吟来了,虽说他是祁老人的好友,却是头一回来到祁家,寒暄几句之后,他就向瑞宣打听起局势来。他很有感慨地说:“……我是不大问国事的人,可是我能自由地生活着,全是国家所赐。我这几天什么也干不下去!我不怕穷,不怕苦,我只怕丢了咱们的北平城。一朵花,长在树上,才有它的美丽,若是拿到人的手里,就算完了。北平城也是这样,它顶美,可是要被敌人占据了,它便是被折下来的花了!……假若北平是树,我便是花,尽管是一朵闲花。北平若不幸丢失了,我想我就不必活下去了。”正说着,另一个街坊冠晓荷来了。钱诗人—听,立即起身告辞。在院中碰到冠晓荷,钱诗人拂袖而去。冠晓荷是来探听局势的,瑞宣无奈,随口应付着他。瑞全回到学校,爱国的同学们正遭日寇茶毒。瑞全正欲冲上前去,暗地里却被人拉住了,他回头一看,是钱诗人的二儿子钱仲石。一天中午,在小羊圈当街的老槐树下,老住户李四大爷、孙七和长顺等人正在议论世事。洋车夫小崔因为戒严出不了车,憋了一肚子气,一家人断了顿,他只好去找李四大妈要点杂合面。这时,管这片地面的白巡长来了,他向李四大爷说起日本人要搜书的事,他们二人挨门挨户数叨着各家的情况。说起世道的变迁,白巡长也十分感慨。晚上,回到家中的老三瑞全看到大哥正在烧书,心疼极了。他要大哥和他一块出去抗日,老大瑞宣想到自己支撑这个家庭的责任,表示他来尽孝,让老三去尽忠。这时,老二瑞丰夫妇却在兴致勃勃地听日本军歌。瑞全找到了钱家,钱默吟正送仲石出走。钱诗人鼓励瑞全也出去抗日,他说:“我只会在文字中寻诗觅画,我的儿子可是会在国破家亡的时候用鲜血去写诗!”二人举杯共饮茵陈酒,感慨地吟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去兮不复还!”一天夜里,钱诗人在自家门外,救下了一个正要悬颈自尽的青年,原来,这是二十九军的一个排长,被敌人打散后,王排长流落在北平城里不愿当俘虏,又无法出城,决心以死报国。钱诗人当即把他藏到自己家中。
第2集 在另一个院里,曾在北洋军阀政府谋过官职的冠晓荷和他老婆“大赤包”却因世道变迁而高兴,他们认为这是个改朝换代的好时机,应该出去活动活动官路。大赤包让两个女儿高弟,招弟也出去跑跑,遭到高弟的拒绝。四号院是个大杂院。洋车夫小崔刚刚挨了大赤包的打,回到院里,孙七等人为他抱不平,破口大骂冠家。骂声传到六号院,票友小文夫妇正在练曲子,毫不理会。二房东丁约输是在英国领事馆摆台的,他说道:“投靠日本人有什么意思?”正直的刘棚匠十分鄙视丁约翰的奴才相,便挖苦道:“是不如给老牌的大英帝国干事体面。”祁天佑的布铺生意萧条,祁家生计成了问题。老大老二的学校停了课,没有了收入,天佑牵挂着全家的生计。瑞宣返回学校,遭到意大利神甫的一顿奚落,瑞宣愤然辞去了教会学校的教职。
第3集 回到家中,冠晓荷找上门来,提出要和瑞宣、钱诗人一起组织一个书画社,以此来讨好日本人。瑞宣冷笑着拒绝了。这时,墙那边传来大赤包和冠家二太太尤桐芳的叫骂声。冠晓荷赶紧回去了。原来,为丈夫跑官路的大赤包得意洋洋地回来了,她此行不虚,打通了些达官贵人。桐芳被高弟拉到屋里,她悲苦地向高弟倾诉她的满腹心酸。中国军队跟日本兵在上海打仗的消息传到小羊图,引起居民们无限喜悦。然而,另一件事又给他们带来震动和隐忧:钱仲石驾驶着汽车与一车日本兵同归于尽了。大赤包抓住这个机会,撺掇冠晓荷去向日本人告密。高弟和尤桐芳担心钱诗人遭害,设法告诉了钱诗人。钱诗人对自己可能遭到逮捕毫不畏惧,只是怕王排长被敌人发觉,他立即找到瑞宣,商量把王排长送出城去。
第4集 在瑞宣和李四大爷安排下,第二天清早,瑞全和王排长身着丧服,化装成送殡的,出了北平城。老二瑞丰得知大哥放走了老三,唯恐事发连累自己,提出要分家另过,被瑞宣斥责一顿。祁老人知道三孙子走了,痛苦地说:“咳,单单快到我的生日,你教他走了,你等他给我磕完头再走也好哇!”为了安慰老人,贤慧的韵梅与丈夫商量为老太爷作寿。日本人得到冠晓荷的告密,一窝峰似地扑向小羊圈,找到冠晓荷,让他带路砸开钱家。钱家遭到洗劫。被迫跟来的白巡长暗地劝慰钱诗人,为掩护钱家免遭更大的磨难,他故意将孟石打倒在地。日本人带走了钱诗人。小羊圈静极了,邻居们默默挤在自家门口,目送钱诗人傲然走过。祁老人蹒跚着走过护国寺,那里显得那么荒凉寂寞。快到端午节了,他为小顺儿和妞妞买了两个“兔儿爷”一路上,他揣摩着日本人在北平能占多久。回到家中,替他家看坟的常二爷从城外来给他拜寿,说起城外有人盗墓的消息,祁老人一家为此悬心。在沉滞的气氛中,全家人强打精神给老太爷办起七十五大寿,可是,没有一个人来。瑞丰媳妇劝瑞丰分家另过,学冠家的样儿,也去活动活动。
第5集 鬼子进城后,到处冷落萧条。这年的中秋节,小羊圈家家沉闷。马老寡妇嘱咐长顺:“别惹事,日本人厉害,架不住咱们能忍啊!”瑞宣怀念起在外的老三瑞全。小羊圈唯一有节庆气氛的就是冠家。大赤包一家正和刚起了日本名儿的瑞丰媳妇——菊子兴高采烈地斗着牌,隔壁钱家却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钱孟石在中秋之夜死去了,邻居们都悲哀叹息,大赤包却破口大骂。钱家真正是家破人亡了。邻居们纷纷来帮助钱太太和钱少奶奶料理后事,并找来了孟石的岳父金三爷和钱太太的兄弟陈野求。
第6集 瑞丰此刻却在闹着分家。在沉重的哀乐声中,小羊圈家家户户的门都开着,人们低泣哀号,送走了孟石的棺材。傍黑,送葬的人们才迟迟归来,原来,钱太太在坟地里一头撞死在儿子的棺材上。空荡无人的小羊圈,钱默吟瘦得皮包骨,衣衫破碎,满脸须发,额头沾满血迹,只有两眼射出复仇的光焰。他跄踉着走到家门口,一头栽倒了。瑞宣走出钱家,发现了钱诗人,急忙喊人把他抬进屋去。……钱默吟由亲家金三等人扶着找到冠家。他对冠晓荷说:“我来,是为看看你,也叫你看看我,我还没死!日本人很会打人,可打不改我的心,我的心永远是中国人的心,你呢?!你的心是哪一国的呢?!”金三爷想痛打冠晓荷一顿,冠立即告饶。大赤包和在场的即将任日伪特高科的科长李空山都被镇住了。祁老人一听钱先生回来了,急急地要去看他,遭到瑞丰的阻拦。
第7集 为了给钱先生治伤,请来了大夫高亦陀,不料高却胡蒙乱骗,瑞宣把他轰走了。保定失守。日本人要庆祝“胜利”。冠晓荷动员桐芳去为日本人唱大鼓,被桐芳拒绝了。他又去找刘棚匠为日本人耍狮子,又讨了个没趣。瑞丰被汉奸蓝东阳封为庆祝“保定陷落”游行的副司令,兴头十足。一个日本兵坐洋车不给钱,小崔和他厮打起来,忽然这日本兵开口告饶,说的竟是地道的中国话,原来他是东三省的中国人。回家以后,小崔不解地问瑞宣,为什么中国人成了日本人,瑞宣深深为之担忧,更为日本人奴化下一代中国人担忧。在课堂上瑞宣愤愤地用英文写下了“最后一课”的字样。冠晓荷为了加入新民会,在家中宴请蓝东阳,无耻地让高弟攀附他。可蓝东阳却与胖菊子眉来眼去。
第8集 吃完饭,蓝东阳与冠家打牌,输了八十块钱,第二天,他要瑞丰赔他钱,并以瑞丰三弟参加了游击队相威胁。二人扭打起来,瑞丰—拳把蓝东阳打昏,他以为出了人命,吓得跑回家去。瑞宣去牛教授家打了电话,知道蓝东阳并没有死,才放下心。一出牛家,瑞宣碰上白巡长和几个巡警,原来是要发“良民证”。白巡长暗示瑞宣别露出瑞全出走的事情。刚回家中,瑞丰见到老三瑞全的来信,他非常恼怒,生怕出事连累他。瑞宣却欣喜备至。此时,太原沦陷,刘棚匠十分烦闷,瑞宣鼓励他出去抗日。大赤包通过特高科科长李空山谋到了“北平市妓女检查所所长”的伪职。冠晓荷无耻地雇来一帮叫化子凑热闹。蓝东阳前来道贺。不想,瑞丰也来了,他得意非凡,原来,他也活动到了教育局科长的伪职。群丑麋集,大赤包得意忘形,她兴奋地说:“……在这个改朝换代的时代,咱们这一下手就不错,我们得相互提携,相互照应,好顺顺当当打天下,有权柄,有钱财,日本人当然拿头一份,咱们,连咱们的姑姑老姨都得拿第二份儿!咱们得造成一个势力,教所有的人,甚至日本人都得听咱们的,把最好的献给我们!”上海失陷。孙七在作活时听到了消息,惊得把剃头刀都掉在地上。小崔和长顺在研究南京城的命运。小文夫妇虽然还在日复一日地练戏,却也在悄悄地走心思。刘棚匠恼怒地和幸灾乐祸的洋奴丁约翰顶撞起来。在大赤包看来,此时此刻,她投靠日本人是押对了宝。李空山却登门讨“债”——强娶高弟。高弟和桐芳悲愤地看到:“闹了半天,敢情不论谁的私事都跟国家大享关联着呢……”
第9集 南京接着又丢了!一只只挂着“庆祝”字样的气球在北平上空浮荡。瑞宣绝望地喝着闷酒。大赤包却感到她的地位更加稳固了。瑞丰劝瑞宣出任国立中学校长,被瑞宣拒绝。蓝东阳和冠晓荷却为此明争暗斗起来。钱诗人知道了南京失守的消息,再也躺不住了。他和亲家金三爷干杯之后,摔了酒盅,发誓再也不喝酒了。他向金三爷倾诉了亡国的人们所受的侮辱。在狱中,他看到被毒打致死的志土,看到被日冠施以强暴后惨死的姑娘,看到占领者对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的无尽摧残。在软硬兼施的拷问下,钱诗人没有失节……
第10集 钱诗人将怀有身孕的儿媳托付给亲家,准备暗中出走。迫于生计而就伪职的陈野求来看姐夫,钱诗人极力开导他要走正路。钱家的房子被冠晓荷引来的日本人住上了。常二爷来到祁家,悲愤地诉说了他经过西直门时,被迫给日本人下了跪。他说:“我是中国人,我这两条腿,可以给祖宗,给父母,给朋友下跪,可从来不能给仇人……这是怎么回事呢?我不想活着了,快七十了,越活越矮,我受不了”。老人痛苦地离去。
第11集 日军在台儿庄打了败仗。瑞宣心里非常痛快。他鼓励长顺参军。学校里的日本教官山木,突然向全校师生训话,使瑞宣十分震惊。这个被瑞宣视为学者的人,原来也是个战争狂人。他的儿子,日本侵略军中的山木少尉战死在中国的河南。山木教官以武士道的精神悼念儿子,并借此来训示中国师生。这极大地激怒了祁瑞宣,他愤然辞去教职。此时,祁家布店在日本人的欺讹下生意冷落,家境日近贫寒。瑞宣没了薪水,连过五月节都成了难题。韵梅提醒瑞宣去找他的老师——英国人富善。富善是个中国通,他爱古老的中国,凡是老祖辈传下来的东西他都爱。然而,他保守,他不相信中国人能不靠外过人的力量把国家治理好。富善先生正在写一本关于北平的书,他邀瑞宣作了他的帮手。
第12集 在英国府摆台的丁约输看到瑞宣和富善的亲密关系,惊奇极了,赶紧找到祁家,巴结瑞宣,被瑞宣顶了回去。冠晓荷、大赤包等人听说瑞宣和英国府有了来往,也都赶来讨好,被韵梅支走了。小崔和刘棚匠先后告诉瑞宣,他们遇到了飘流在外的钱诗人。钱默吟此刻正在牛教授家,他和牛教授谈崩了。临走,他恳切地告诫牛教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一个中国人,不能光有理智,没有感情,更不能光有学问而没有人格!”瑞宣到底没有找到钱诗人。由于钱诗人的鼓励,刘棚匠终于下了出走的决心。一天,两个日本孩子在胡同里舞枪弄棒,正巧小文出去倒土,这两个孩子把小文撞到墙上,戗破了小文的手指。接着,他们又奔向冠晓荷,冠却狡猾地把日本孩子引向刚刚打酱回来的小顺儿,自己躲在门里看热闹。小顺儿被日本孩子按倒在地,委屈地大哭起来。韵梅气愤不过,拽起日本孩子,甩了出去,冠晓荷一看这阵势,悄悄溜了。韵梅把积蓄多日的仇恨一下子发泄出来。此举轰动了小羊圈,人们纷纷前来送酱,赞扬韵梅为全胡同的好人出了气。抗战已经进行一年了。这天,长顺和瑞宣商量打算出走的事。长顺说,他姥姥有钱,可以维持生活。回到家中,他愣住了。姥姥披头散发,呆坐在炕上,拿着一条长布带子,已经在北平城里作废的中国钞票撒满在炕上。原来,老人刚才知道,自己辛苦一生的积攒不能用了,生活没有了着落,不想活下去了。长顺的哭声招来了邻居,大家一起想办法。祁天佑想托人到城外去换些票子。
第13集 大赤包想借韵梅打日本孩子的事让李空山整整瑞宣,可被其他人拦住了,因为瑞宣在英国府作事,他们怕破坏了他们所认为的“国际联盟”。李空山自以为给大赤包办成“所长”有功,想强霸高弟,高弟痛打了李空山。桐芳望着满塘的荷花劝慰高弟:“得象这些荷花荷叶,出污泥而不染。”在公园的画廊中,钱默吟对一位醉心于画花卉、山水的年轻画家鼓动着:“年轻人!你应该画战场上的血,画中国人的反抗!你有一腔热血……”却被一旁的便衣密探揪住。看到这一切的桐芳和王排长暗暗叫画家救出了钱默吟。夜晚,钱先生悄悄走到金三爷家门口,想听听孙子的声音。孙子都半岁了,还没见过爷爷,可是,往昔也恨日本人的亲家,却在动乱中得到了好处。买房卖房的多了,他当中间人的生意也兴旺起来,他感到“日本人也不见得就那么坏”。这时,陈野求也去看金三爷,意外地碰到了钱先生。陈野求向瑞宣说到这一切。瑞宣劝他不能再靠抽大烟去麻醉自己,可陈野求说:“咱们这穿惯了大褂的人,宁可把国耻叫大褂遮住,也不肯脱了大褂去作小买卖!我现在一天忙到晚,好象专给自个儿找大烟钱……忘了痛苦,忘了自己,忘了国耻,忘了一切!……我完了!姐夫能原谅我,我也不能原谅我自己……”
第14集 日军的井田大佐为了笼络人心,派蓝东阳去请牛教授出任教育局长,被牛教授拒绝;躲在暗中的李空山开枪打伤了牛教授,然后跑到冠家,喊着:“闹八路!”牛教授的病房里,井田与—群日伪官员假惺惺地去慰问。牛教授答应一俟伤愈就去任职。自从李空山挨了高弟的打,大赤包生怕得罪了他。这天,她和冠晓荷商量让招弟去敷衍敷衍。招弟一夜未归,大赤包十分焦急,因为她知道李空山是个色鬼。暴怒之中,她和冠晓荷打起架来。招弟跟李空山去住旅馆的丑闻在小羊圈传开了,人们笑骂着。冠晓荷和高亦陀却想借题发挥,讨好李空山,打算让招弟嫁给李空山,冠晓荷要去旅馆“接新亲”。无耻的瑞丰也过来凑趣。这天夜里,日本兵包围了祁家,抓走了瑞宣。祁家老少想出去送个信,搭救瑞宣,但门口却有便衣守着。一向安分守己的祁老人终于忍无可忍,与他们顶撞起来。
第15集 瑞丰正要去接日本天皇特使,一头撞进家门,被便衣缠住。天佑太太怕再抓走老二,抖抖地拿出一把光洋,便衣放走了瑞丰。瑞丰坐上小崔的洋车,去干他的“公事”,小崔恼怒已极,把他责骂一顿。一大早儿,长顺知道瑞宣被抓,急忙跳墙去与四大爷家商量解救办法。天亮后,他跑到英国府给富善先生报信。富善十分气愤,认为日本人抓了给英国府作事的瑞宣是威胁英国人,他要亲自去保瑞宣。日本天皇特使被刺,日本兵到处抓人。无辜的小崔也被抓了去。最后,他和一个汽车司机,一块儿被当作刺客砍了头。瑞宣被释,正好看到小崔被押赴刑场。小崔太太知道小崔被害,悲痛欲绝。人们为小崔的丧事募化,贫困的邻居纷纷相助。善良的小文夫妇拿出了家中仅有的三元钱。连在小文家练戏的一个女伶,也为素不相识的小崔捐了一对耳环。
第16集 居心不良的高亦陀,给了长顺十元钱,说是救济小崔太太,让长顺划了押。长顺去找小崔拉包月的东家瑞丰要钱,瑞丰却一口回绝。瑞宣在街上碰到了钱诗人。他们恳谈起来,钱默吟说,“这次抗战应当是中华民族的大扫除,一方面须赶走敌人,一方面也该扫除自己的垃圾。”钱诗人的一番语重心长的话使瑞宣很受震动。他决心不再闭眼不看周围的一切,而要正视这些丑恶的东西。瑞丰被辞了,他来求瑞宣找当了局长的牛教授再弄个职位,被瑞宣严词拒绝。李空山被撤了职,带着礼品来冠家要与招弟结婚。大赤包哪肯招个丢了“官”的女婿。两个汉奸经过一仗舌战,大赤包以三百块钱将李空山打发走了。
第17集 瑞丰去参加北海公园的“中、日、满亲善溜冰大会”,看见蓝东阳和胖菊子调情,气得回家抄起菜刀要和蓝东阳拼命,被家里人拦住。胖菊子要和瑞丰离婚,瑞丰跑到外面寻死觅活,最后喝醉了酒回来向嫂子撒野,被祁老太爷打了两个大巴掌,在院子里跪了半天。日军在长沙打了败仗。瑞宣把这个消息告诉富善先生,富善拿出一本刊有延安和八路军的照片的英文杂志给瑞宣看,瑞宣十分欣喜。
第18集 小羊圈居民推举李四大爷当里长。冠晓荷找到白巡长自封为里长,只许李四大爷当副的。上边规定每家每月交二斤铁,大家不愿让敌人用铁制成枪炮来杀害同胞,再说,谁家也拿不出那么多铁来。冠晓荷便出坏主意,让人们用钱来顶铁,他从中捞钱。高亦陀与大赤包盘算着当“官”不尽稳妥,打算开办旅馆搞一些暗娼来赚钱。一天,高亦陀拿着长顺签了字的小本向小崔太大逼债,进一步强迫她卖身为娼。小崔太太不堪受辱,要与高亦陀拼命,高亦陀被大家赶走了。
第19集 为了解救小崔太大,大伙合计着让小崔太大嫁给长顺。小崔太太忍悲含泪答应了。一天,日本人到祁家布店查账,逼天佑借了五十块钱交了“赔偿费”。不一会儿,日本人又返回来寻衅滋事,硬说天佑贪污了十双胶靴,逼天佑穿上写着“奸商”字样的坎肩游街。一辈子诚实、规矩的祁天佑受不了这番凌辱,神情恍惚地走到护城河自尽了。
第20集 冠招弟为了出风头,找小文夫妇学戏。大赤包、冠晓荷等人去戏院为招弟捧场。没料到,小文太太登台唱戏遭到日本军官的侮辱,小文太太毅然罢唱,被日本军官开枪打死,小文与桐芳奋起反抗,也惨遭杀害。戏院里顿时大乱,大赤包和胖菊子抱头鼠窜,冠晓荷、招弟和高亦陀被日本人当作嫌疑犯抓进监狱。大赤包去找蓝东阳打听冠晓荷和招弟的下落。蓝东阳翻脸不认大赤包。冠晓荷等人在狱中蹲了几天,被保释出来。回到家中,冠晓荷听说桐芳被害,哭闹着要为桐芳发送。大赤包醋性大发,与冠晓荷大吵一通。高亦陀看到大赤包一家的势力靠不住了,诓了大赤包一大笔钱溜掉了。
第21集 在邻居们的热心操办下,长顺和小崔太太成了婚。冠晓荷到乱葬岗子去找桐芳的坟。不料与钱先生相遇。冠晓荷胆战心惊,跪地求饶。钱先生警告他再不准做坏事,再不准出卖中国人。冠晓荷回到家中,发现高弟被绑在庭院,屋内洗劫—空。高弟告诉他,这是日本人干的,冠晓荷还不相信:“凭我跟日本人的关系,不至于这么不客气……”高弟气愤地说:“客气,哼,国家都给你占了,客气!”这时,招弟也跑回来报信,说大赤包让日本人给“拿”了。冠晓荷哭了一通,想起跟日本人交了朋友,带着招弟去找日本人想法子。一号院的日本老太太开门一看,又把大门紧紧地关上了。招弟去找蓝东阳,以色相作代价,要蓝东阳设法救出大赤包来。
第22集 大赤包被关在狱中,昔日的威风全不见了。不论她哀求或狂叫,都没有人理睬。她发了疯,眼前不断现出桐芳等人的“冤魂”,最后,终于死在狱中。除掉了大赤包,蓝东阳很得意。接着又拿招弟讨好日本人,把招弟送进了日本人专门训练特务的集中营。招弟在集中营内受到了严格的法西斯特务训练,她从此变成了一个双手沾满抗日人民鲜血的凶残的日本特务。高弟在瑞宣等人鼓励下,决心离开北平去谋生。她来到火车站,正逢招弟化装成村姑诱捕抗日青年,招弟把她拦了回去。高弟拒绝了妹妹的引劝,徘徊在街头,却遇见了钱诗人。钱诗人十分了解高弟的处境,要她相机打入敌特组织,为抗日出力。高弟回到家中,冠晓荷知道招弟当了特务,得意非凡,满街宣扬。高弟见冠晓荷和瑞丰久久没有回来,知道其中有故,急忙找瑞宣一家商量怎样对付日本人。祁老人大义凛然:“实话实说……,我活了快八十了,永远屈己下人,先磕头,后张嘴。现在,我明白了,磕头说好话未必准有好处,硬着点!……咱们的命都在人家手心里攥着呢,千吗再多饶一面,说假话呢!”日本人把找上门来的冠晓荷、祁瑞丰抓了起来,又来到小羊圈。他们在祁家盘问瑞丰的事,一号院的日本老太太给瑞宣一家说了好话,日本人离开祁家,又扑到六号院抓走了高弟。满街上,粮店全关了板,也没有了卖吃食的,日本人发了粮证。
第23集 粮店门前,人们排着长队等着粮店开板卖粮。在混乱中,韵梅挨了巡警一皮鞭,鲜血直流。好心的白巡长替祁家买了粮,送了来。日本人配给的“共和面”简直不是人吃的粮食,天佑太太和韵梅婆媳费了好多心思,才把这面团成小块蒸熟。小顺儿已经饿坏了,狼吞虎咽地吃起来。老太爷一尝,这东西又硬又噎,根本无法下咽,忙唤孙媳做些汤来。妞妞咬了一口又吐了出来,再也不吃了,不久,妞妞饥饿病倒。北平的人们面临饥荒的威胁。冠晓荷、祁瑞丰被放出后,仍执迷不悟,四处招摇。瑞丰打算去找蓝东阳和胖菊子,却在蓝东阳家被两个便衣以“冒充特务”的罪名抓走,随后被日本人枪决了。孙七肚中无食,饿晕在街头。当他醒来时,已和冠晓荷等人一起被日本人关了起来。日本人把这些“闹肚子”的人用—辆卡车拉到郊外的一个大坑前,要活埋他们。冠晓荷吓得给鬼子兵跪下求饶。孙七在旁看不下去,气愤地詈骂冠晓荷。最后,孙七、冠晓荷等一批人全被日本人“消了毒”。
第24集 盂兰盆节是人们祭奠亡人的日子。长顺给小崔买了荷花灯,马老太太又拿了个纸“包袱”,催长顺去给小崔烧了“送寒衣”。瑞宣也给小文夫妇买了灯。祁老太爷来到河边,给儿子放了灯。水面上,数不清的灯缓缓地漂着,成了灾难深重的中国的见证。白巡长看到长顺。告诉长顺往后不必打“五彩旗”了,这会儿又换成了有“反共和平建国”字样的旗子。长顺若有所悟地问道:“……必是这共……遭日本人恨,招咱们爱吧!”祁家正在为老太爷作寿的事发愁,天佑太太想卖掉自己的簪子,弄点白面来。韵梅苦笑着说:“有钱不是也没地方去买,粮食都在日本人手里呢!”这时,富善先生派丁约翰给祁家送了一袋白面来。祁老太爷命韵梅多多地蒸馒头招待亲友,他沉痛地说:“咱们,咱们的亲友,早晚都得饿死!一袋子面救不了命,为什么不教大家都吃个馒头,高兴一会儿呢?”祁老人又让瑞宣送几个馒头给一号院的日本老太太,“我要恩怨分明”。日本老太太对瑞宣说道:“非常感谢。……我是个日本人,也是个人类的人。以一个日本人说,我应该一语不发,服从命令,以一个人类的人来说,我诅咒这场战争!”
第25集 日军偷袭珍珠港后,井田向英国人下手,富善被他们抓走了。瑞宣又失了业,但他决不肯去为日本人做事。母亲表示,宁肯卖房度日,也不能让瑞宣为难。离家抗日的瑞全回到了北平,他与钱先生接上了头。在钱先生和明月和尚安排下,瑞宣和瑞全见了面,瑞宣百感交集。此后,瑞宣开始帮助钱先生进行抗日活动。瑞全会见牛教授要他弃暗投明,设法救助受日本人迫害的爱国师生。井田命招弟和高弟去抓瑞全。
第26集 在北海公园内,高弟、招弟与瑞全相遇,招弟纠缠住瑞全,诱他为日本人卖力。瑞全将她引到山洞中,王排长将这个罪大恶极的特务处死了。王排长又到蓝东阳家,警告蓝东阳和胖菊子不准再作恶。为了加强抗日力量,瑞宣接受瑞全的安排,去中学任教。胖菊子听说瑞宣又接了“聘书”,备了礼物来祁家讨好,被老太爷骂了出去。日军势力渐衰,为了防空,日本人命令城内居民用黑布蒙窗。白巡长和李四大爷商量,发给大家浆糊,让人们糊上黑纸。久已不见白面的孩子们,见到浆糊也没命地吃起来。方六家的浆糊被孩子吃掉,窗户没有糊上。日本人要带走方六,邻居们来求情,李四大爷挺身抗争,被日本人用枪托打死。日军末日已到,井田又耍新花招,命部下和中国人交朋友。丁约翰在日本人面前讨好,领着日本人来找小羊圈的人们交朋友。李四大妈一见日本人就咬上了牙,她对着丁约翰骂道:“我老头子让日本人打死了,你是不知道?!让日本人跟我交朋友,新鲜!贱骨头!……你是中国人吗?小羊圈死了大赤包,冠晓荷,又出了你这么个狗杂种!”那几个日本人讨了个没趣,悻悻地走了。丁约翰碰到了白巡长正欲发作,白巡长却说日本人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第27集 丁约翰向日本人告发白巡长。白巡长丢了差事,气得拿着菜刀要去砍丁约翰。不料碰到的却是瑞宣。瑞宣劝解白巡长一番。日本人想破坏抗日力量,在日本人威胁利诱下,金三爷去寻找钱诗人。眼踪金三爷的便衣发观了钱诗人的行踪,钱诗人被捕了。为了逼他变节,日本人又抓走了钱诗人的孙子,钱少奶奶为此精神失常了。一天,瑞宣在街上遇到了钱诗人的内弟陈野求。他贫困潦倒,为了麻醉自己,已经堕落成一个大烟鬼。德国无条件投降,丁约翰又来了精神,他问瑞宣:“要是日本也战败了,我们是不是应当把北平所有的日本人都杀了呢?……您可是亲眼看见的,我自始至终都是英国府的人,等富善先生回来,我还回去伺侯他老人家……”蓝东阳看到日本在中国的势力消落,准备逃亡日本。
第28集 瑞宣又和瑞全、高弟见了面,瑞全告诉了瑞宣抗战即将胜利的消息。高弟掏出几个鸡蛋让他带给妞妞吃,然而,妞妞已经水米不进。就在日本投降的日子里,妞妞死去了。祁老太爷抱着妞妞冲出大门,发出悲痛的喊声:“咱们胜利了,可妞妞死了,饿死了!”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亲人的人们,围住日本老太太,向她发泄着满腔的悲愤。日本老太太向大家低头行礼。瑞宣走来劝解着众人。……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