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寇

四大寇,是清末民初革命家孫中山(1866年-1925年)、陳少白(1869年-1934年)、尢列(1866年-1936年)、楊鶴齡(1868年-1934年)四人的稱號。

四大寇。前排左起:楊鶴齡、孫中山、陳少白、尢列。後立者為關景良(並不是四大寇之一)。
香港孫中山紀念館內的四大寇塑像

由來编辑

楊鶴齡家先在澳門做生意有成,在港島成立楊耀記商店,「嘗在店內獨闢一樓,為友朋聚集談話之所。……孫、陳、尢、楊四人每日在楊耀記高談造反覆滿,興高采烈,時人咸以四大寇稱之。」[1]:8-9就讀香港西醫書院五年間,孫每於學課餘暇,皆致力於革命之鼓吹,常往來於香港、澳門之間;當時在香港只陳少白尢列楊鶴齡三人,而上海歸客則陸皓東而已,與陳、尢、楊三人常住香港,聽夕往還,談革命之言論,懷革命之思想,研究革命之問題[2]。四大寇聚談之楊耀記,「同志鄭士良、陸皓東等來往廣州、上海過時,亦常下榻其間,故該店可稱革命黨人最初之政談俱樂部。」[3]:2孫、陳少白、尢列、楊鶴齡相依甚密,「聽夕往還,所談者莫不為革命之言論,所懷者莫不為革命之思想,所研究者莫不為革命之問題。四人相依甚密,非談革命則無以為歡,數年如一日。故港澳間之戚友交遊,皆呼予等為『四大寇』」[2]

1890年1月,孫介紹陳少白入讀香港西醫書院[4]:6。陳少白在〈四大寇名稱之由來〉稱:「每遇休暇,四人輒聚楊室暢談革命,慕洪秀全之為人。又以成者為王,敗者為寇,洪秀全未成而敗,清人目之為寇,而四人之志,猶洪秀全也,因笑自謂我儕四人,其亦清廷之大寇乎,其名由是起,蓋有慨乎言之也。時孫先生等尚在香港醫學堂肄業,而時人亦以稱之,實則縱談之四大寇,固非盡從事於真正之革命也。而乙未年廣州之役,楊與尤皆不與焉」[5]:418-419。孫以洪秀全自況:「勿敬朝廷」,自稱「革命言論之時代」[6]:42。同年孫上書鄭藻如,主張仿效西方社會改革[6]:362,建議禁煙及改良農業和教育等[4]:6。孫課餘常往來廣州、澳門等,言論反清[6]:362。12月30日,孫陪康德黎夫婦往廣州痲瘋村研究痲瘋病[4]:6

1891年3月27日,孫與40多名香港道濟會堂年輕教友組織教友少年會[4]:6。夏,孫在第四學年期終考試中,名列全級第一名[6]:362。孫同鄭觀應商討「改革時政」,鄭在《盛世危言》中稱道過「吾邑孫翠溪西醫」[6]:43。孫又結識招商局職員、後來「輔仁文社」社長楊衢雲,不斷交流愛國圖強見解[6]:362。孫課餘曾撰文鼓吹政治改革,投稿於香港、上港報刊[6]:362

1893年7月,孫在澳門議事亭前地十六A號開設「孫醫館」[4]:6。7月29日,其澳門中西藥局開業[4]:6。中文廣告〈春滿鏡湖〉刊登於1893年9月26日葡文《澳門回聲》稱:「大國手孫逸仙先生,我華人而業西醫者也。性情和厚,學識精明。向從英美名師游,洞窺秘奧。現在鏡湖醫院贈醫數月,甚著功效。但每日除贈醫外,尚有診症餘閒在。先生原不欲酌定醫金,過為計較。然而稱情致送,義所應然。今我同人,為之釐訂規條,著明刻候,每日由十點鐘起至十二點鐘止,在鏡湖醫院贈醫,不受分文,以惠貧乏。復由一點鐘至三點鐘止,在寫字樓候診。三點鐘以後,出門就診。其所訂醫金,俱係減贈。他如未訂各款,要必審視其人其症,不事奢求,務祈相與有成,俾盡利物濟人之初志而已。……」[5]:428-429孫行醫於澳門、廣州[7]:2936

民國十年(西元1921年),孫中山建立廣州軍政府時,常與白、列、鶴齡三人在廣州觀音山(今越秀山文瀾閣會面;孫中山亦修治文瀾閣並題曰「四寇樓」,以誌昔日在楊耀記時的生活。

图片编辑

其他编辑

另外三国宋代时也有四大寇之说。三国时西凉军董卓势力衍生出来的四位军阀:李傕郭汜张济樊稠,李傕等人挟持汉献帝,把持朝政,后被曹操派人击败。

水浒传》中北宋末年的农民起义领袖:山东宋江、江南方腊、淮西王庆、河北田虎

参考文献编辑

  1. ^ 馮自由. 〈興中會四大寇訂交始末〉. 《革命逸史》第一冊 重版. 北京: 中華書局. 1981. 
  2. ^ 2.0 2.1 孫文. 第八章〈有志竟成〉. 《孫文學說——知難行易(心理建設)》. 
  3. ^ 馮自由. 〈華僑革命開國史〉. 《華僑與辛亥革命》. 北京: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1981. 
  4. ^ 4.0 4.1 4.2 4.3 4.4 4.5 黄宇和. 《三十歲前的孫中山——翠亨、檀島、香港1866-1895》. 中華書局(香港). 2011. ISBN 978-988-8104-67-3. 
  5. ^ 5.0 5.1 黃宇和. 《孫中山:從鴉片戰爭到辛亥革命》. 台北市: 聯經出版. 2016. ISBN 978-957-08-4828-1.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張磊、張蘋. 《孫中山傳》.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1. 
  7. ^ 辭海編輯委員會 (编). 《辭海》(1989年版).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9. ISBN 753260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