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之败

丹麦约翰尼斯·威廉·延森小说作品

国王之败》是丹麦作家约翰内斯·威廉·延森创作的现代主义历史小说。这部小说讲述了米克尔·策尔森的一生。他一开始是个在哥本哈根读书的学生,后来成为了国王克里斯蒂安二世的随从,在国王的政治斗争失败之后被一同囚禁在森讷堡的城堡中,直到死去。

国王之败(中国大陆)
Kongens Fald illustration titelblad.png
作者约翰内斯·威廉·延森
译者京不特
类型历史
语言丹麦语
主题怀疑
故事背景地Serritslev[*], Nørreport[*], Pilestræde[*], 小贝尔特海峡, 阿姆斯特丹, 喜瑪蘭島[*], Hyskenstræde[*], Alssund[*], Sønderborg Castle[*], 吕贝克, 高桥广场[*], Hvalpsund[*], 米德法特, 赫爾辛格, 欧登塞, Øksnebjerg[*], 荷尔斯泰因公国, 迪特馬爾申[*], 韋斯特布羅, 菲英島, 薩姆索島, 斯卡恩, 格雷嫩[*], 斯德哥尔摩大教堂, 斯德哥尔摩, 奥尔堡, Svenstrup[*], Vestergade[*]
發行信息
出版時間1901年 编辑维基数据
開本32开
规范控制
ISBN9787507845938
OCLC[1]

小说所描述的故事大致从15世纪末起到16世纪中叶结束,其中有相当多的真实历史人物出场,真实历史事件包括了伯爵战争斯德哥尔摩大屠杀

国王之败》最早于1900-01年间分三部分出版。第一部分为春天之死(Forårets Død),第二部分盛夏(Den Store Sommer)及最后一部分,冬天(Vinter)。

《国王之败》被认为是丹麦文化的经典之作,1999年,丹麦的两家报纸《政治报》和《柏林人报》的读者将其评为本世纪最佳小说。

章节编辑

春天之死编辑

米克尔被大学开除后再次见到了欧德·易瓦尔森。欧德正在前往与瑞典开战的路上,但在开战之前,他与犹太女孩苏珊娜发生了一夜情。而米克尔一直暗恋着她,没过多久,苏珊娜就因为“卖淫”而被游街示众,驱逐出了城市。因此他决定向欧德复仇。从那时开始,米克尔在情感上变得直率。

他回到家乡,看望他的父亲和兄弟。米克尔强奸了欧德所爱的女孩安娜米德(Ane Mette),以此作为复仇。欧德从瑞典的战争中归来后,匆匆忙忙地穿越了整个国家。当他来到希默兰了解到所发生的一切后。他怀着深深的悲痛骑马回到了莫霍尔姆的家族庄园。

米克尔犯下罪行后,应征入伍成为一名雇佣兵,参加了对迪特马尔申的战争,并勉强幸存下来。

 
米歇尔·西托 (Michel Sittow)于1515 年创作的克里斯蒂安二世的肖像。约翰尼斯·威廉·延森于 1945年 9月在 《政治报》的专栏中提到了这幅画。 [1] [2]

盛夏编辑

米克尔在1520 年左右,为欧登塞的主教延斯·安德森·贝尔德纳克(Jens Andersen Beldenak)工作。一个青年阿克塞尔来到主教家中,向主教传达信息。主教读了这条信息后,让阿克塞尔在年长的米克尔的陪伴下,向Børglum送回一条新消息。他们一起骑马穿过日德兰半岛,在旅途中,阿克塞尔告诉米克尔自己有一张用希伯来语写成的藏宝图,这是他从一位老人那里得到的。米克尔和阿克塞尔不同。阿克塞尔无忧无虑外向,对生活充满信心,而米克尔则内向、深思熟虑、多疑。在希默兰家中,米克尔得知欧德和安娜米德已经结婚。同时,事实证明,阿克塞尔带来的其中一封信,必须交给欧德·易瓦尔森。在他对 欧德的短暂访问期间,诚实地说出了他对藏宝图的态度,并向他还透露,这份藏宝图是一位名叫孟德尔·施派尔(Mendel Speyer )的犹太人老人送给他的。此时欧德意识到阿克塞尔是自己20多年前在哥本哈根与苏珊娜一夜情的结果。阿克塞尔询问能否在欧德家中过夜,欧德拒绝了他。与此同时,米克尔拜访了他的兄弟尼尔斯和他们年迈的父亲,铁匠策尔。

 
记录了斯德哥尔摩惨案的一幅画。


</br>照片: 皇家图书馆

在下一章中,1520年11月,米克尔再次出现在延斯·安德森的随从中。延斯·安德森曾随克里斯蒂安二世国王前往斯德哥尔摩,在参观了国王的桑拿浴室后,米克尔用拉丁文向大主教古斯塔夫·特罗尔(Gustav Trolle) 递交一封简短的信息。这消息只有一句话consummatum est - 事已成 -耶稣在十字架上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北欧历史上最具戏剧性的事件之一,斯德哥尔摩大屠杀开始了。拜访古斯塔夫后,米克尔成为了国王的随从,同时他再次见到了阿克塞尔。两人在斯德哥尔摩度过了一个晚上,在那里他们遇到了妓女露西。第二天早上,米克尔出现在国王的家中,当阿克塞尔和露西从窗口观看时,他近距离观看了多达一百名反对丹麦统治的瑞典的领导人包括贵族,主教如何在克里斯蒂安国王的命令下被处决。

斯德哥尔摩大屠杀后,米克尔病倒了。阿克塞尔寻找米克尔,因为他们都认为他处于极端状态。米克尔提出要翻译阿克塞尔的希伯来文藏宝图,因为担心有人会偷走他的宝藏。但阿克塞尔拒绝了。他们当时都不知道露西早就偷走了这份文件。米克尔对阿克塞尔的不信任感到愤怒,但对阿克塞尔的恨意却使他逐渐康复。当米克尔康复时,阿克塞尔迎娶了他追求已久的女孩西格丽德。然而,婚礼几天后,阿克塞尔便跑去拜访他年轻时代的恋人克尔斯汀。陶醉于对西格丽德的爱和对克尔斯滕的向往,他决定直接骑马前往丹麦,结果却在瑞典的森林中迷路了。在这里,他遇到了异教徒克瑟和他的女儿玛格达莉娜。西格丽德和克尔斯汀被遗忘了,阿克塞尔和玛格达莉娜在森林里度过了冬天。

第二年夏天,他离开了玛格达莉娜,不久之后,阿克塞尔和米克尔将迎来他们两人间的最后一次交会。米克尔正在休假中,他打算前往耶路撒冷,但首先他将访问他的家乡。在回家的路上,米克尔听说阿克塞尔要举行和英格尔结婚的宴会。 米克尔很快意识到英格尔是他自己的女儿,这是他对欧德的未婚妻安娜米德的报复性强奸的结果。米克尔不想见到英格尔,而阿克塞尔跟着他穿过了瓦尔普松。然而,米克尔心中对阿克塞尔的仇恨依然在燃烧,当两人在路上走到一段距离时,米克尔·特格森用剑重重地击中了阿克塞尔的膝盖。然后他打开阿克塞尔德角囊,阿克塞尔在里面存放了希伯来文文的藏宝图,但容器是空的。阿克塞尔醒来后住在当地的一家旅馆,但米克尔的剑后伤口无法愈合,几天后阿克塞尔去世。

克里斯蒂安二世正在失去对北欧的控制。 1523 年,米克尔再次成为国王的随从,国王在一个决定命运的夜晚在小贝尔特决定了他的命运。国王与日德兰贵族的谈判破裂了,贵族们放弃了对他的忠诚。国王一次又一次地在米泽尔法特和赫内堡城堡之间来回航行,无法决定是否应该在日德兰继续谈判。他想去米泽尔法特,在那里他能好好睡一晚,因此他下令向菲英岛航行。但因为怀疑,在看到米泽尔法特的灯光后,他又调头转向日德兰。当黎明到来时,他还在菲英岛这边。

在《盛夏》的最后一章《英格尔》中,作者使用了一个虚构的地名 kvorne 并化用了民间故事Aage og Else 的内容英格尔为她死去的男人阿克塞尔哭泣。一天晚上,他拜访了她,她恳求他带她去坟墓,但阿克塞尔拒绝了。他回到他的坟墓,英格尔再也没有见到他。

冬天编辑

小说的时间再次飞跃。米克尔从他的圣地朝圣回家。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但剧变正在发生。该地区的农民发动起义,烧毁了莫霍尔姆庄园并杀死了欧德·易瓦尔森。

农民在斯文斯特鲁普镇的一场战斗中击败了贵族。然而,战争的成功并没有持续下去:不久之后,克莱门特船长奥尔堡附近的一场战斗中击败了农民。国王的忠实盟友特罗尔大主教受了致命伤,其他人要么自杀,要么被杀。国王在森讷堡城堡被俘,米克尔也一同被关押。

国王和米克尔讨论地球是否围绕太阳旋转,反之亦然。为了得到这个答案,米克尔前往吕贝克去找撒迦利亚,后者必须知道这条信息。他有一个秘密疗法:一个人的头骨被切除,这样他的大脑就可以不受阻碍地生长。这个人造人叫做卡罗鲁斯,是国王的私生子。撒迦利亚和米克尔同意他第二天回来时得到答案。但是米克尔发烧了。他在城里揭露撒迦利亚的事。事发后撒迦利亚和卡罗鲁斯被活活烧死。米克尔带着一个悬而未决的案件返回森讷堡。与此同时,米克尔的孙女依德(ide)和提琴手雅各布来到城堡。米克尔病得很重,但仍花时间向国王讲述欧洲战场的故事。国王向米克尔·艾德展示,但米克尔不想与她有任何关系;他说他没有孩子。米克尔死后被放在城堡军械库的麦草上,过了一段时间才被下葬。提琴手雅各布喝醉后,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上吊死了。

概述编辑

春天之死编辑

章节 时间 地点 人物 评论
1 米克尔 晚上, 1497 塞利茨列夫,北港 米克尔·策尔森、欧德·易瓦尔森、克拉斯
2 夜幕下的哥本哈根 1497年后的夜晚 哥本哈根 米克尔、欧瓦·加布里尔、克里斯蒂安二世(王子)、欧德·易瓦尔森
3 梦想者 1497 年 5 月 哥本哈根和“湖边”和韦斯特波特外 米克尔·策尔森、延斯·安德森·贝尔德纳克、欧德·易瓦尔森
4 春天的痛苦 五旬节,1497 年 5 月夜晚 哥本哈根、哥本哈根城外、圣尼古拉公墓、东桥,、西桥、北港

提及:利姆海峡

米克尔·策尔森、欧德·易瓦尔森
5 米克尔沉陷 1497 年,更早的一个冬天 哥本哈根的公墓、 rakkerkule外,西港 米克尔·策尔森、杰尔克、安德斯·格劳
6 欧德·易瓦尔森的沉沦 1497 哥本哈根,皮莱斯特赖德 米克尔·策尔森、欧德·易瓦尔森、苏珊娜
7 石头被抬出城 1497 哥本哈根及通往赫尔辛格的路上 米克尔·策尔森、苏珊娜、孟德尔·施派尔、丹麦的汉斯、拾荒拉克人杰尔克 苏珊娜被守夜人抓住,判处游街后被驱逐
8 回家 收获季

1497

日德兰 米克尔·策尔森、米克尔的父亲策尔、尼尔斯·策尔森、安娜米德、
9 思念 夏天,1497 年 8 月 希默兰 米克尔,、策尔,、延斯·西维尔特森
10 雷雨天 1497 希默兰 米克尔·策尔森、尼尔斯·策尔森、策尔
11 报复 1497 年 9 月 希默兰, 瓦尔普松 米克尔·瑟格森,安娜米德 米克尔强奸安娜米德
12 回报 1497 年 10 月 哥本哈根码头、罗斯基勒索勒的森林、欧登塞小贝尔特海峡兰讷斯 欧德·易瓦尔森、延斯·西维尔特森
13 死亡 冬天 瓦尔普松的渡口 拟人化的死亡
14 再次见面 1500 年2 月 17 日及至 迪特马尔申,荷尔斯泰因 米克尔·策尔森、欧德·易瓦尔森、克拉斯 黑明施泰德战役

盛夏编辑

章节 时间 地点 人物 评论
1 阿克塞尔骑着马出现 1520 年4 月 欧登塞日德兰 延斯·安德森·贝尔德纳克

、阿克塞尔、阿格妮特、米克尔

博格松德战役被提及
2 再次回家 4月 日德兰北部、中部、Graabølle(虚构)、莫霍尔姆 阿克塞尔、米克尔·策尔森、欧德·易瓦尔森 阿克塞尔向米克尔展示他的藏宝图
3 事已成(原文为拉丁文) 1520 年 11 月 斯德哥尔摩,桑拿房 米克尔·策尔森、克里斯蒂安二世、延斯·安德森·贝尔德纳克、雍恩·埃里克森、迪特里克·斯劳赫克、古斯塔夫·特罗勒
4 桨帆船 1520 年 11 月 斯德哥尔摩 阿克塞尔、西格丽德、米克尔·策尔森、露西
5 历史的陷阱 1520 年 11 月 7 日 斯德哥尔摩 阿克塞尔、米克尔·策尔森、露西、古斯塔夫·特罗勒、克里斯蒂安二世
6 露西 1520 年 11 月 斯德哥尔摩 阿克塞尔、露西、在阿克塞尔的梦中:西格丽德、克里斯托弗·哥伦布
7 血洗 1520 年 11 月 斯德哥尔摩 阿克塞尔、大主教马蒂亚斯、露西、米克尔·策尔森 斯德哥尔摩大屠杀
8 愿主垂怜 1520 年 11 月 斯德哥尔摩,圣尼古拉教堂圣克拉拉修道院、圣雅各布教堂、南郊岛 米克尔·策尔森
9 小小的命运安排 1520 年 11 月和 12 月 斯德哥尔摩 阿克塞尔、米克尔·策尔森、西格丽德
10 在原始森林 1521年十二月,冬天,春天 瑞典,克瑟的房子 阿克塞尔、克瑟、玛格达莉娜
11 角囊 1522年[3]夏天 瓦尔普松、希默兰 阿克塞尔、米克尔·策尔森 瑞典解放战争
12 复归 1522年夏天 希默兰,Graabølle一家客栈 阿克塞尔、匝加利亚
13 丹麦式的死亡 1522年夏天 希默兰,Graabølle 阿克塞尔、米克尔·策尔森 阿克塞尔去世
14 国王倒台 1523年2 月 10 日 小贝尔特海峡、国王前往菲英岛的渡船上、米泽尔法特 克里斯蒂安二世、米克尔·策尔森、安布罗西乌斯·波丙德
15 宝藏 1523年以后 阿姆斯特丹,都灵 四个德国雇佣兵
16 英格尔 Graabølle公墓,瓦尔普松 复活了的阿克塞尔、英格尔 灵感来自民歌Aage and Else[4]

冬天编辑

章节 时间 地点 人物 评论
1 再次还乡 1534 年 9 月 希默兰 米克尔·策尔森、尼尔斯·策尔森、尼尔斯的三个儿子和妻子 Clementsfejden[5]
2 红色的雄鸡 1534年 希默兰,莫霍尔姆 斯特芬,、索伦·布洛克、米克尔·策尔森、尼尔斯·策尔森、尼尔斯的妻子、尼尔斯的儿子延斯、欧德·易瓦尔森 Clementsfejden[5]
3 失败 1534年秋、1534年10月16日、1534年12月18日 Himmerland, 斯文斯特鲁普,奥尔堡 尼尔斯·策尔森和他两个儿子、米克尔·策尔森、约翰·兰曹 Clementsfejden、斯文斯特鲁普之战[6]
4 时间 153515361537 Øksnebjerg ,哥本哈根吕贝克 古斯塔夫·特罗勒、安布罗西乌斯·波丙德、延斯·安德森·贝尔德纳克、约翰·兰曹 欧克斯那贝尔格战役(Slaget ved Øksnebjerg)和哥本哈根围城战
5 雅各布和依德 Grabølle、莫霍尔姆、奥尔堡森讷堡城堡、安霍尔特岛莱斯岛兰讷斯利姆海峡赫尔辛格 克里斯蒂安二世、米克尔·策尔森、雅各布、依德
6 无家可归 西兰岛赫尔辛格萨姆斯岛日德兰斯卡恩 雅各布、依德、渔夫
7 在森讷堡 1543 年 10 月 丹麦, 森讷堡、阿尔斯岛 雅各布、依德、克里斯蒂安二世、米克尔·策尔森、贝尔特拉姆·阿勒菲尔德
8 卡罗鲁斯 森讷堡吕贝克 米克尔·策尔森、匝加利亚、卡罗勒斯
9 吕贝克 米克尔·策尔森、匝加利亚、卡罗勒斯
10 冬天的声音 森讷堡城堡 克里斯蒂安二世、米克尔·策尔森、依德、雅各布
11 哥洛特之磨

[7]

米克尔·策尔森、Fenja og Menja
12 提琴手的告别 森讷堡城堡 米克尔·策尔森, 克里斯蒂安二世、雅各布 歌曲“No wil a sej Jer Godnat”

分析编辑

背景编辑

 
亚当和夏娃,小汉斯·霍尔拜因,1517 年。


</br>照片: 巴塞尔艺术博物馆

文学史家Oluf Friis认为延森为这部小说做出的第一个行动可以追溯到1893年,而他最初的设想创作一部以瘟疫为主题的中世纪题材小说。在1893年10月18日延森写给民俗研究者Evald·Tang·Kristensen的一封信中,延森请求他提供有关黑死病的信息。这些请求包括想请他提供那时人们的穿着、生活方式等等,因为他在大学的图书馆中只能找到与医学有关的内容。除此之外,他还提到想要了解那个时代的地理以及民间传说。[8]Template:Citat2 A.D.约根森的《祖国历史的40个故事》也可能为延森提供了灵感。约根森有两章故事与克里斯蒂安二世有关,其中一章是关于他在森讷堡的囚禁。其中一篇说:“为了陪伴,他(国王)不得不与一位老战士凑合,这位老战士讲述了他的冒险经历,以此取悦他”。 [9]

时代编辑

大部分章节的时间段都可以根据历史资料来确定,因为它们夹杂了真实的历史事件。尽管《国王之败》部分的标题中包含了季节(春、夏、冬),但各部分故事中的处理并不限于这些季节。

小说中提及的第一个确定的时间为1500年,第一部分的最后一章《再次见面》。 本章中描绘的战斗, 黑明施泰特战役,发生于1月。 在本章中,克拉斯使米克尔想起了三年前在哥本哈根的夜晚,因此可以确定,故事的开始是从1497年开始的[10]

故事情节的速度因章节而异。在第一章中,情节从黄昏开始到城门关闭之前的一个晚上结束,而最短的一章《宝藏》总结了四个德国雇佣兵一生。

人物编辑

米克尔·策尔森编辑

 
画家卡尔·布洛赫(Carl Bloch) 的作品 《克里斯蒂安二世在森讷堡的囚禁中》1870-1871

1871 年,卡尔·布洛赫 (Carl Bloch)基于被囚禁的克里斯蒂安二世绕着桌子走的传说而创作的作品。国王身后是一个仆人。延森在构思米克尔这个人物时就想到了这张图。 [11]

米克尔·策尔森的生平与作者之间存在一些巧合。两人都是犹太人,也是哥本哈根大学的学生。在《梦想者》一章的结尾写道:“几天后,米克尔·策尔森,也被称为‘鹳’,突然毫无征兆地被逐出哥本哈根大学。而延森自己也选择在1896年放弃了他的医学研究。 [12]两人也都是作家,在第一章中的拉丁文写就的“得河和迪斯蒂卡”(Oder og Distika)的作者”即是米克尔。延森患有耳鸣。他自己认为是梅尼埃病,而Oluf Friis认为那是耳硬化症[8]关于米克尔的耳部缺陷,在《冬天的声音》一章和《哥洛特之磨》一章中都被称为“我的左耳的声音如此猛烈”,哥洛特源于米克尔的耳鸣,其第一句话便是:“每天夜里,一种撕心裂肺的声音轰鸣着向米克尔的左耳逼近。”[13]

苏珊娜编辑

 
普拉多博物馆的Magdalena penitente ,苏珊娜可能的灵感来源。

这一幅画可能是苏珊娜的灵感来源。延森自己提到过“我在马德里见过一个可爱的犹太女孩Ribera的画作”。虽然不知道他指的是哪幅Ribera画作,但Oluf Friis猜测它是一副抹大拉的玛丽亚题材的画作,更具体地说是创作于1641年的存放在普拉多博物馆Magdalena penitente的画作。 [14] [15]

匝加利亚编辑

 
赫尔曼·邦,大约 1900 年。

匝加利亚的灵感来自另一位丹麦作家赫尔曼·邦。Leif Nedergaard有延森的记录,该记录可追溯到 1942 年 - 1943 年新年 [16]。他写道:我个人并不反对赫尔曼·邦,我只拜访过他一次,那时他是一个和圣诞节有关的小册子的编辑,我曾为此写过一篇文章。和他交流很好,但他确实很特别。他的奇怪表现立刻就消失了,那是在1899年,[17]延森提到的贡献是短篇小说Nifingeren ,后来出现于他的另一部作品《希默兰的故事》中。 [16]在一封信中,他还写道: [18]Template:Citat2 Erik Skyum-Nielsen将这个地方描述为“丹麦文学中一个闪亮的核心地方”和“一首令人敬畏的散文诗:一首对肉体和身体的迷人歌曲,对原始腐烂之美的欣喜若狂,对生活的统一性的致敬财富和恐怖。” [19] Christina Hesselholdt 的小说The Hidden 中引用了马屠宰。 [20]

《国王的陨落》是约翰内斯·詹森 (Johannes V. Jensen) 大量使用色彩词的散文作品之一。你发现的一些复合颜色词是:绿松石蓝、粉蓝、血棕、棕黄、铁灰、冬灰、灰棕、鼠灰、苔藓绿、火黄、稻草黄、白蓝、黄绿、玫瑰红、血红、狐红、烫红、铜红、烟灰红、酒红。 [21] Epizeuxis 随处可见,例如“地球是绿色的,绿色的,[。 . . ]”见“丹麦式的死亡”一章。另一个不寻常的是连词“and”和“but”,它们在句子中用作开头词,例如“突然间,米克尔的眼睛像雾一样,和“但米克尔感到解放了尽管有秘密的邪恶良心。”两者都作为“梦想家”一章的开头部分。

在简短的段落中,您习惯于引诱, [22] [23]例如,“您以自豪感在您内部追踪的强大能力,好像您是世界上唯一的人,它被怀疑削弱了。”来自 丹麦式的死亡:“闭上眼睛,你会感受到地球草皮的甜美气味,土地柔软而绿色,就像海中的一张新鲜床,出生床,死亡床。”一个人还读到对话之外的生活方式:“看到三人一组不停地移动,一起走,在霜冻的空气中颤抖,......”(来自米克尔下沉)。

 
Fenja OG Menja ,哥洛特之磨,在第三诗的主题诗1906年和第9章(“Grotte”)在冬天 的主要部分。

拉丁诗行“的操作系统,dentes,鼻孔,生殖器,肱dantur / Torturis,quibus adjunge manusque德斯”,它出现在章时间最初是从在延斯·安德森·贝尔尔登克的哀叹。这些线条被翻译成“嘴巴、牙齿、鼻子、生殖器、他们折磨的手臂,/还有手和脚。” [24]

类型编辑

已经讨论了国王的陨落的类型。 Johannes V. Jensen 本人在 1938 年提到该文本时称其为“严格的历史小说”。 [25] [26] Frithiof Brandt将其归于家乡诗歌, [27]而 Leif Nedergaard 认为它是“刻意的反自然主义作品” [28]而Per Dahl 则认为它是一部象征性小说[29]

这种语言使一些读者将小说视为诗歌[30] [31]用Kasper Støvring 的话来说,这部作品“在抒情上浓缩为一伟大的散文诗”。 这部小说可以被视为诗歌尤其体现在来自 Winter 的第 9 章(“Grotte”),其中散文文本的主要部分被重新编辑为发表于Poems 1906的散文诗 Grottesangen以及后来的诗集。 [32]

在对混合体裁作品的评论中,埃里克·斯凯姆-尼尔森将《国王的陨落》视为“历史小说、散文、神话和崩溃幻想的混合体”。 [33]

作为形式实验的历史小说, Anne-Marie Mai提到了这一类型的其他人: 1918 年的Harald Kiddes Jærnet、 1919 年的Emil Bønnelyckes斯巴达人和1920 年的Fredrik Nygaard 的Vikingen。 [34]

主题编辑

Leif Nedergaard发现《国王的陨落》“关于普遍性:死亡、对幸福的追求,描绘了在写作时没有太大变化的风景和农民生活。” [35]

怀疑编辑

怀疑被视为小说的主题,因此小说与约翰内斯·V.詹森的另一部核心作品——散文诗Paa Memphis Station 相关联[30]该团队在国王瀑布一章中得到了特别的表达, [36]一个可疑的国王克里斯蒂安二世在菲英岛和日德兰岛之间的小带上来回航行,因为他无法做出决定。本章以句子结尾。

参考资料编辑

  1. ^ 约翰内斯·威廉·延森, En ny Michiel?, 政治报, 1945-09-27 Wikidata Q105080641
  2. ^ 约翰内斯·威廉·延森, Aage Jørgensen , 编, Ord og virkelighed, Ord og virkelighed 5, Aage Jørgensen, 2014 Wikidata Q97460665
  3. ^ "Vel et Aar eller mere efter at han havde taget sig den lille Ridetur efter sit Bryllup i Stockholm ..."
  4. ^ Folkeviser. Kalliope. [2021-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17) (丹麦语). 
  5. ^ 5.0 5.1 103982@au.dk. Clementsfejden 1534. danmarkshistorien.dk. [2021-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07) (丹麦语). 
  6. ^ Slaget ved Svenstrup | lex.dk. Danmarkshistorien. [2021-06-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07) (丹麦语). 
  7. ^ Grottasöngr. Wikipedia. 2021-01-27 (英语). 
  8. ^ 8.0 8.1 Oluf Friis, Den unge Johannes V. Jensen 1, 哥本哈根: Gads Forlag, 1974, ISBN 87-12-22525-8, OL 21138652M Wikidata Q106301331
  9. ^ Adolf Ditlev Jørgensen, 40 fortællinger af fædrelandets historie, 哥本哈根: Q106322303, 1981, ISBN 87-414-4509-0 Wikidata Q106322177
  10. ^ 参考. 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 2019: 87页. ISBN 9787507845938.  Authors list列表中的|first1=缺少|last1= (帮助)
  11. ^ Friis (1974)
  12. ^ Tidslinje 1891-1900. [2022-0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04). 
  13. ^ 第269页. 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 2019-12. ISBN 9787507845938. 
  14. ^ Friis (1974), bind 2, side 197–198 og billede 15 mellem siderne 192–193.
  15. ^ Magdalena penitente. Pradomuseet. [2022-0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5). 
  16. ^ 16.0 16.1 约翰内斯·威廉·延森, Niels Birger Wamberg , 编, Hos fuglene, Gyldendal, 2001, ISBN 978-87-00-47184-9, OCLC 469419005 Wikidata Q55994517
  17. ^ 空引用 (帮助) 
  18. ^ Mette Winge, Fortiden som spejl, 1997, ISBN 87-568-1418-6, OL 429262M Wikidata Q104801092
  19. ^ Erik Skyum-Nielsen, Ved kroppens grænse, Bogens verden, 1994, (1) Wikidata Q104769629
  20. ^ Erik Skyum-Nielsen, Krop og katastrofe i den nyeste nordiske litteratur: 10–20 Wikidata Q105443342
  21. ^ Harry Andersen, Sammensatte Farveord hos Johannes V. Jensen, Danske Studier, 1946: 69–80 Wikidata Q104694532
  22. ^ Stefan Iversen, Den manende apostrofe, I nuets spejl, 2008: 266–285 Wikidata Q101229391
  23. ^ Pernille Meyer Christensen, Hvorfor fortælle dig noget, du allerede ved?, Passage, 2020-11-08, 35 (3) Wikidata Q104783510
  24. ^ J.A. Beldenak: Klagedigt (før 1537), Side: 1. [2022-0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3). 
  25. ^ 约翰内斯·威廉·延森, Nordvejen, 哥本哈根: Gyldendal, 1939 Wikidata Q104775931
  26. ^ Friis (1974), bind 2, side 200.
  27. ^ Aage Jørgensen, Hvorfor en Nobelpris til Johannes V. Jensen?, Bogens verden, 2001, (3): 21–27 Wikidata Q97319036
  28. ^ Leif Nedergaard, "Kongens Fald" og dens tilblivelse på grundlag af værkets kladde, Danske Studier, 1991, 86: 128–153 Wikidata Q105089889
  29. ^ Per Dahl, Slutspil i Det graa Hus, Passage, 2004, 19 (50): 153–155, doi:10.7146/PAS.V19I50.2506 Wikidata Q105390291
  30. ^ 30.0 30.1 Daniel Øhrstrøm, Hovedpersonen i "Kongens Fald" vil have alt og får derfor intet, Kristeligt Dagblad, 2011-05-19 Wikidata Q104682655
  31. ^ Kasper Støvring, Hvorfor vi skal læse klassikere, berlingske.dk, 2013-05-15 Wikidata Q104687708
  32. ^ 约翰内斯·威廉·延森, Anders Thyrring Andersen; Erik M. Christensen; Per Dahl; Aage Jørgensen , 编, Samlede Digte, Gyldendal, 2006-09-18, ISBN 978-87-02-02939-0, OL 16884143M Wikidata Q21996304
  33. ^ Erik Skyum-Nielsen. Når formerne sprænges. Dagbladet Information. 2018-01-20 [2022-0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07). 
  34. ^ Peter Stein Larsen. Forfatternes forhold til pressen og byen. Kristeligt Dagblad. 14. oktober 2011 [2022-0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07). 
  35. ^ Nedergaard (1993), side 207.
  36. ^ Niels Kofoed, Tvivlesygens apostel, Kristeligt Dagblad, 2000-09-27 Wikidata Q104892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