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

跨國評估學生能力計畫(英語: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直譯為國際學生評估計畫;法語:Programme international pour le suivi des acquis des élèves,直譯為學生知識追蹤國際計劃;简写:PISA)是一个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筹划的对全世界15岁学生学习水平的测试计划,最早开始于2000年,每三年进行一次。该计划旨在发展教育方法与成果。是目前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学生学习评价项目之一[1]

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畫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簡稱 PISA
成立時間 1997年
目標 世界各地的教育程度比較
總部 OECD總部
地點
服務地區
世界
會員
59個政府教育部門
幼兒教育和學校行政科主管
麥可·戴維森
机关刊物
PISA理事會(主席-洛娜·貝特朗,英格蘭)
上級組織
OECD
網站 PISA

2009年共有47万名15岁学生代表65个国家地区参加了测试。另外5萬名學生代表9個國家於2010年做了測試。2015年超過53萬名學生代表72國參與測試。[2]

影響编辑

PISA和類似的國際教育程度標准越來越多地用于国家和國際层面上的教育决策中。[3]

PISA旨在通過一个普遍而国际认可的框架进行定期评估,在更加广泛的背景下确定国家所提供的教育制度的绩效。他们可以通过调查学生学习和其他因素的关系“提供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表现差异的深入见解”。[4]

直到20世紀90年代,很少有歐洲國家使用國家測試。20世紀90年代,十個國家/地區實行了標准化評估,自2000年代初以來,十個國家緊隨其後。到2009,只有五個歐洲教育系統沒有國家學生評估。[3]

這些國際標准化評估在教育政策領域的影響重大。它们在新知识的创造評估政策的變化以及对国家教育政策的外部影响的拓宽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新认知的創造编辑

评估的数据可以用于研究教育系统内部或跨教育系统的因果因素。[3]Mons指出,大规模国际评估产生的数据库使人们能够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对教育系统进行盘点和比较,涉及的主题从学习数学和阅读的条件,到机构自主权和招生政策。[5]他们允许开发可用于教育绩效指标比较统计分析的类型学,从而确定不同政策选择的后果。PISA产生了关于教育的新认知:PISA的发现挑战了根深蒂固的教育实践,比如在学生早期时分班培养以确定他们以后的职业或学术途径。[6]

Barroso和de Carvalho发现PISA提供了一个共同的参考,将教育领域的学术研究与公共政策的政治领域联系起来,充当了教育和公共政策领域不同领域知识之间的中介。[7]然而,儘管從比較評估的主要結果是在研究界的,他們創造的知識不一定符合政府的改革議程[3];這會導致一些不恰當的使用評價數據。

國家評估政策的變化编辑

新的研究表明,國際標准化評估正在影響國家評估政策和做法。PISA是被整合在國家政策和實踐的評估,評價,課程標准和業績目標;評估框架和工具作為最佳實踐模式,提高國民的評估;許多國家已明確納入和強調PISA在修訂的國家標准和課程的能力;別人用PISA補充國家數據和驗證數據國家對國際基准。[6]

國家教育政策的外部影響编辑

更重要的是,它對各國學生評價政策的影響,是PISA影響各國教育政策選擇的方式範圍。

在大多數的參與國家的政策制定者看到PISA作為系統性能的重要指標;PISA報告可以定義政策問題和國家政策辯論的議程;政策制定者似乎接受了PISA作為一個有效的和可靠的國際基准系統的性能和隨時間變化的儀器;大多數國家,不論他們是否在進行以上,或低於平均分數已開始在PISA響應PISA報道政策改革。[6]

對此,應當指出,對國家教育制度的影響各不相同。例如,在德國的第一個PISA,評估的結果導致了所謂的“PISA衝擊:對以前接受的教育政策;在一個國家的守護區域政策差異明顯,這最終導致了所有中國協議在介紹常見的國家標准甚至是一個制度化的結構來保證他們觀察。[8]相比之下,在匈牙利,與德國有著相似的條件,PISA的結果並沒有導致教育政策的重大變化。[9]

因為許多國家已經建立的基礎上的相對或絕對的PISA成績排名全國績效目標,PISA評估的增加他們的影響(非民選)調試身體,經合組織,作為一個國際教育監測與政策的演員,這意味著一個重要程度的政策轉移”從國際到全國水平;PISA特別是“一個有影響力的規範性影響的方向國家教育政策”。因此,有人認為,國際標准化的評估的使用導致了走向國際的轉變,國家系統性能外部問責;Rey認為,PISA調查,描繪為目的,教育系統的第三方診斷,實際上有助於促進對教育問題的具體方向。

國家政策行動者指出色的PISA國家“幫助合法化和證明擬改革議程內有爭議的國家政策辯論”[10]。PISA的數據可以被用來“為長期存在的衝突或不同政策選擇之間的競爭提供燃料,例如在法國的比利時社區”[11]。在這種情況下,PISA的評估數據有選擇地使用:在公共場合,政府通常只使用PISA調查的表面特征,如國家排名,而不是更詳細的分析。Rey(2010:145,援引格雷格,2008)指出,PISA評估實際結果往往忽略作為決策者選擇參考數據以合法化等原因,政策介紹。[12]

此外,PISA的國際比較可以被用來證明,數據本身沒有任何聯繫的改革;在葡萄牙,例如,PISA數據被用來證明教師評價新的安排(根據推論沒有被評估和數據本身證明);他們也給政府論學生重復一年的問題,(其中,根據研究,不能提高學生的成績)[13]。在芬蘭,部長們利用國家的PISA成果(在其他國家被認為是優秀的)促進對天才學生的新政策。這樣的使用和解釋常常假設的因果關系,不能合法地將基於PISA的數據通常需要更深入的研究和調查,通過定性的縱向調查基於定量和定性的方法,政客們往往不願意基金。

近幾十年來,PISA的使用範圍擴大了[14],也有類似的評估,從評估學生的學習,到把教育領域(傳統的職權範圍)與政治領域聯繫起來。這引發了一個問題,是否有足夠強大的PISA數據承載的重大決策都是基於他們,根據雷克斯皮爾,PISA數據”來不斷的形狀,定義和評估的關鍵目標的國家/聯邦教育體系”[6]。這意味著,那些設定了PISA考試的人——例如,在選擇被評估和未被評估的內容的時候——在很大程度上有能力設定教育辯論的條款,並在全球許多國家進行教育改革。

框架编辑

PISA站在一個傳統的國際學校的研究,自1950年代末由國際教育成就評價協會(IEA)進行。多PISA的方法如下例的趨勢,在國際數學和科學研究(TIMSS,開始在1995),而這又是教育進展評估美國國家影響很大(NAEP)。PISA的閱讀部分的靈感來自IEA的國際閱讀素養進展研究(PIRLS)。

PISA旨在測試三個能力領域的閱讀能力:閱讀、數學、科學1000分。[15]

PISA數學素養測試要求學生運用數學知識解決現實世界中的問題。為了解決這些問題,學生必須激活一些數學能力以及廣泛的數學內容知識。TIMSS,另一方面,措施更傳統的課堂內容如理解分數和小數和它們之間的關系(課程素養)。PISA公司聲稱衡量教育對現實生活中的問題和終身學習的應用(勞動力知識)。

在閱讀測試,”經合組織/PISA沒有衡量的程度,15歲的學生流利的讀者或有關他們在單詞識別任務或拼寫”。相反,他們應該能夠構建、擴展和反思的意義所在很寬的範圍內的連續和非連續的文本讀。”[16]

成就编辑

PISA是由經合組織主辦、管理和協調的,但由參與國支付。

測試方式编辑

取樣编辑

參與這一計劃的學生,於測試期開始時,年齡需介乎15歲3個月至16歲2個月之間。學童就讀的年級並不在考慮之列。受測試的須為在學校上課的學生,而非家中上課的學生。

按照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要求,每個國家須隨機選出至少五千名學生為樣本。有一些小國家,如冰島盧森堡,每年的全體學生不足五千名,那麼整個年齡段的學生都會受測試。有些國家用一個比要求要大得多的樣本,以比較各地區的學生。

測試编辑

舊版測試為每個學生做兩小時的筆試。一部份是選擇題,一部份要較完整地作答。測試內容共計六個半小時,但各學生不需測試所有部份。學生作能力測試後,用約一小時填寫個人背景的問卷,包括學習習慣、動機、家庭。校方填寫一份問卷,描述學生的構成統計、經費來源等。

2015年開始全面電腦化施測,加測線上「合作式問題解決能力(英語:Collaborative Problem Solving Skills)」評量、互動式科學素養題目。

2018年PISA測驗計畫納入「國際力」指標,評估學生是否具備在全球化的世界生活與工作的能力[17]

國家附加编辑

國家允許將比薩與國家補充測試相結合。

德國是在一個非常廣泛的方式:第二天國際考試,學生參加國家試驗稱為pisa-e(E = ERGä語=補充)。對pisa-e測試項目比比薩更靠近TIMSS。雖然只有5000名德國學生參加國際和國家考試,另外45000名學生只參加後者。這個大樣本需要聯邦各州進行分析。在對2006項結果的解釋發生衝突之後,經合組織警告德國,它可能撤回使用“比薩”標簽進行國家測試的權利。[18]

數據換算编辑

從一開始,比薩就被設計成一種特定的數據分析方法。由於學生在不同的測試小冊子工作,原始分數必須'縮放',以便有意義的比較。分數是這樣測量的,在各個領域的經合組織的平均水平(數學、閱讀和科學)為500,標准偏差為100[19]。這是真的只為當初比薩循環時規模首次引入,但隨後的周期是通過IRT尺度連接方法與前循環。[20]

這一代的水平估計是使用Rasch模型的一個潛在的回歸的擴展,一個項目反應理論(IRT)模型,也被稱為空調模型、人口模型。熟練度估計是以所謂的合理值的形式提供的,這樣可以對群體間的差異進行無偏估計。潛在的回歸,再加上一個高斯先驗概率分布的使用允許學生能力的學生群體的水平分布估計。[21]和調節縮放程序進行了幾乎相同的術語在PISA 2000, 2003, 2006的技術報告。NAEP和TIMSS使用類似的縮放方法。

结果编辑

所有比薩成績按國家列出;最近的比薩周期對一些國家有單獨的省級或區域結果。大多數公眾的注意力只集中在一個結果上:各國的平均得分和各國對彼此的排名。然而在官方報道,由國家排名國家給出的不是簡單的排名但是交叉表顯示每對國家是否平均得分差異有統計學意義(可能是由於學生抽樣或項目功能的隨機波動)。在有利的情況下,差9分就足以被認為是重要的。

比薩從來沒有把數學、科學和閱讀領域的分數綜合成一個整體。然而,評論員有時將所有三個領域的測試結果合並成一個整體的國家排名。這種薈萃分析並沒有得到經合組織的認可,儘管官方總結有時使用測試周期的主要領域作為整體學生能力的代表。

2015年測試結果编辑

 比薩2015於2016年12月6日公布,在72個國家总计約有540000名學生參加,新加坡在所有類別中排名第一。[22]

数学 科学 阅读
1   新加坡 564
2   香港 548
3   澳門 544
4   臺灣 544
5   日本 542
6   韩国 532
7   中國 531
8   瑞士 521
9   爱沙尼亚 520
10   加拿大 516
11   荷蘭 512
12   丹麥 511
13   芬兰 511
14   斯洛維尼亞 510
15   比利時 507
16   德國 506
17   波蘭 504
18   愛爾蘭 504
19   挪威 502
20   奥地利 497
21   新西蘭 495
22   越南 495
23   俄羅斯 494
24   瑞典 494
25   澳大利亚 494
26   法国 493
27   英國 492
28   捷克 492
29   葡萄牙 492
30   義大利 490
31   冰島 488
32   西班牙 486
33   卢森堡 486
34   拉脫維亞 482
35   馬爾他 479
36   立陶宛 478
37   匈牙利 477
38   斯洛伐克 475
39   以色列 470
40   美國 470
41   克罗地亚 464
42   哈萨克斯坦 460
43   希臘 454
44   马来西亚 446
45   羅馬尼亞 444
46   保加利亚 441
47   賽普勒斯 437
48   阿联酋 427
49   智利 423
50   土耳其 420
51   摩尔多瓦 420
52   乌拉圭 418
53   蒙特內哥羅 418
54   千里達及托巴哥 417
55   泰國 415
56   阿尔巴尼亚 413
57   墨西哥 408
59   格鲁吉亚 404
60   卡塔尔 402
61   哥斯达黎加 400
62   黎巴嫩 396
63   哥伦比亚 390
64   秘魯 387
65   印尼 386
66   约旦 380
67   巴西 377
68   馬其頓 371
69   突尼西亞 367
70   科索沃 362
71   阿尔及利亚 360
72   多米尼加 328
1   新加坡 556
2   日本 538
3   爱沙尼亚 534
4   臺灣 532
5   芬兰 531
6   澳門 529
7   加拿大 528
8   越南 525
9   香港 523
10   中國 518
11   韩国 516
12   新西蘭 513
13   斯洛維尼亞 513
14   澳大利亚 510
15   英國 509
16   德國 509
17   荷蘭 509
18   瑞士 506
19   愛爾蘭 503
20   比利時 502
21   丹麥 502
22   波蘭 501
23   葡萄牙 501
24   挪威 498
25   美國 496
26   奥地利 495
27   法国 495
28   瑞典 493
29   捷克 493
30   西班牙 493
31   拉脫維亞 490
32   俄羅斯 487
33   卢森堡 483
34   義大利 481
35   匈牙利 477
36   立陶宛 475
37   克罗地亚 475
38   冰島 473
39   以色列 467
40   馬爾他 465
41   斯洛伐克 461
42   哈萨克斯坦 456
43   希臘 455
44   智利 447
45   保加利亚 446
46   马来西亚 443
47   阿联酋 437
48   乌拉圭 435
49   羅馬尼亞 435
50   賽普勒斯 433
52   摩尔多瓦 428
53   阿尔巴尼亚 427
54   土耳其 425
55   千里達及托巴哥 425
56   泰國 421
57   哥斯达黎加 420
58   卡塔尔 418
59   哥伦比亚 416
60   墨西哥 404
61   蒙特內哥羅 411
62   格鲁吉亚 411
63   约旦 409
64   印尼 403
65   巴西 401
66   秘魯 397
67   黎巴嫩 386
68   突尼西亞 386
69   馬其頓 384
70   科索沃 378
71   阿尔及利亚 376
72   多米尼加 332
1   新加坡 535
2   香港 527
3   加拿大 527
4   芬兰 526
5   愛爾蘭 521
6   爱沙尼亚 519
7   韩国 517
8   日本 516
9   挪威 513
10   澳門 509
11   德國 509
12   新西蘭 509
13   波蘭 506
14   斯洛維尼亞 505
15   荷蘭 503
16   澳大利亚 503
17   瑞典 500
18   丹麥 500
19   法国 499
20   比利時 499
21   葡萄牙 498
22   英國 498
23   臺灣 497
24   美國 497
25   西班牙 496
26   俄羅斯 495
27   中國 494
28   瑞士 492
29   拉脫維亞 488
30   捷克 487
31   克罗地亚 487
32   越南 487
33   奥地利 485
34   義大利 485
35   冰島 482
36   卢森堡 481
37   以色列 479
38   立陶宛 472
39   匈牙利 470
40   希臘 467
41   智利 459
42   斯洛伐克 453
43   馬爾他 447
44   賽普勒斯 443
45   乌拉圭 437
46   羅馬尼亞 434
47   阿联酋 434
48   保加利亚 432
49   马来西亚 431
50   土耳其 428
51   哥斯达黎加 427
52   千里達及托巴哥 427
53   哈萨克斯坦 427
54   蒙特內哥羅 427
56   哥伦比亚 425
57   墨西哥 423
58   摩尔多瓦 416
59   泰國 409
60   约旦 408
61   巴西 407
62   阿尔巴尼亚 405
63   卡塔尔 402
64   格鲁吉亚 401
65   秘魯 398
66   印尼 397
67   突尼西亞 361
68   多米尼加 358
69   馬其頓 352
70   阿尔及利亚 350
71   科索沃 347
72   黎巴嫩 347

2012年測試結果编辑

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2012)
數學 科學 閱讀
1  上海 613
2   新加坡 573
3   香港 561
4   臺灣 560
5   韩国 554
6   澳门 538
7   日本 536
8   列支敦斯登 535
9   瑞士 531
10   荷蘭 523
11   爱沙尼亚 521
12   芬兰 519
13=   加拿大 518
13=   波蘭 518
15   比利時 515
16   德國 514
17   越南 511
18   奥地利 506
19   澳大利亚 504
20=   愛爾蘭 501
20=   斯洛維尼亞 501
22=   丹麥 500
22=   新西蘭 500
24   捷克 499
25   法国 495
26   英國 494
27   冰島 493
28   拉脫維亞 491
29   卢森堡 490
30   挪威 489
31   葡萄牙 487
32   義大利 485
33   西班牙 484
34=   俄羅斯聯邦 482
34=   斯洛伐克 482
36   美國 481
37   立陶宛 479
38   瑞典 478
39   匈牙利 477
40   克罗地亚 471
41   以色列 466
42   希臘 453
43   塞爾維亞 449
44   土耳其 448
45   羅馬尼亞 445
46   賽普勒斯 440
47   保加利亚 439
48   阿联酋 434
49   哈萨克斯坦 432
50   泰國 427
51   智利 423
52   马来西亚 421
53   墨西哥 413
54   蒙特內哥羅 410
55   乌拉圭 409
56   哥斯达黎加 407
57   阿尔巴尼亚 394
58   巴西 391
59=   阿根廷 388
59=   突尼西亞 388
61   约旦 386
62=   哥伦比亚 376
62=   卡塔尔 376
64   印尼 375
65   秘魯 368
1  上海 580
2   香港 555
3   新加坡 551
4   日本 547
5   芬兰 545
6   爱沙尼亚 541
7   韩国 538
8   越南 528
9   波蘭 526
10=   列支敦斯登 525
10=   加拿大 525
12   德國 524
13   臺灣 523
14=   荷蘭 522
14=   愛爾蘭 522
16=   澳门 521
16=   澳大利亚 521
18   新西蘭 516
19   瑞士 515
20=   斯洛維尼亞 514
20=   英國 514
22   捷克 508
23   奥地利 506
24   比利時 505
25   拉脫維亞 502
26   法国 499
27   丹麥 498
28   美國 497
29=   西班牙 496
29=   立陶宛 496
31   挪威 495
32=   義大利 494
32=   匈牙利 494
34=   卢森堡 491
34=   克罗地亚 491
36   葡萄牙 489
37   俄羅斯聯邦 486
38   瑞典 485
39   冰島 478
40   斯洛伐克 471
41   以色列 470
42   希臘 467
43   土耳其 463
44   阿联酋 448
45   保加利亚 446
46=   塞爾維亞 445
46=   智利 445
48   泰國 444
49   羅馬尼亞 439
50   賽普勒斯 438
51   哥斯达黎加 429
52   哈萨克斯坦 425
53   马来西亚 420
54   乌拉圭 416
55   墨西哥 415
56   蒙特內哥羅 410
57   约旦 409
58   阿根廷 406
59   巴西 405
60   哥伦比亚 399
61   突尼西亞 398
62   阿尔巴尼亚 397
63   卡塔尔 384
64   印尼 382
65   秘魯 373
1   上海 570
2   香港 545
3   新加坡 542
4   日本 538
5   韩国 536
6   芬兰 524
7=   臺灣 523
7=   加拿大 523
7=   愛爾蘭 523
10   波蘭 518
11=   列支敦斯登 516
11=   爱沙尼亚 516
13=   澳大利亚 512
13=   新西蘭 512
15   荷蘭 511
16=   澳门 509
16=   瑞士 509
16=   比利時 509
19=   德國 508
19=   越南 508
21   法国 505
22   挪威 504
23   英國 499
24   美國 498
25   丹麥 496
26   捷克 493
27=   奥地利 490
27=   義大利 490
29   拉脫維亞 489
30=   卢森堡 488
30=   葡萄牙 488
30=   西班牙 488
30=   匈牙利 488
34   以色列 486
35   克罗地亚 485
36=   冰島 483
36=   瑞典 483
38   斯洛維尼亞 481
39=   立陶宛 477
39=   希臘 477
41=   俄羅斯聯邦 475
41=   土耳其 475
43   斯洛伐克 463
44   賽普勒斯 449
45   塞爾維亞 446
46   阿联酋 442
47=   泰國 441
47=   智利 441
47=   哥斯达黎加 441
50   羅馬尼亞 438
51   保加利亚 436
52   墨西哥 424
53   蒙特內哥羅 422
54   乌拉圭 411
55   巴西 410
56   突尼西亞 404
57   哥伦比亚 403
58   约旦 399
59   马来西亚 398
60=   阿根廷 396
60=   印尼 396
62   阿尔巴尼亚 394
63   哈萨克斯坦 393
64   卡塔尔 388
65   秘魯 384

2009年測試結果编辑

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2009)[23]
(在測試時為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成員以粗體標示)
完整列表見[1]
数学 科学 阅读
1.   上海 600
2.   新加坡 562
3.   香港 555
4.   韩国 546
5.   臺灣 543
6.   芬兰 541
7.   列支敦斯登 536
8.   瑞士 534
9.   日本 529
10.   加拿大 527
11.   荷蘭 526
12.   澳门 525
13.   新西蘭 519
14.   比利時 515
15.   澳大利亚 514
16.   德國 513
17.   爱沙尼亚 512
18.   冰島 507
19.   丹麥 503
20.   斯洛維尼亞 501
21.   挪威 498
22.   法国 497
23.   斯洛維尼亞 497
24.   奥地利 496
25.   波蘭 495
26.   瑞典 494
27.   捷克 493
28.   英國 492
29.   匈牙利 490
30.   美國 487
:
65.   吉尔吉斯斯坦 331
1.   上海 575
2.   芬兰 554
3.   香港 549
4.   新加坡 542
5.   日本 539
6.   韩国 538
7.   新西蘭 532
8.   加拿大 529
9.   爱沙尼亚 528
10.   澳大利亚 527
11.   荷蘭 522
12.   列支敦斯登 520
13.   德國 520
14.   臺灣 520
15.   瑞士 517
16.   英國 514
17.   斯洛維尼亞 512
18.   [澳门]] 511
19.   波蘭 508
20.   愛爾蘭 508
21.   比利時 507
22.   匈牙利 503
23.   美國 502
24.   挪威 500
25.   捷克 500
26.   丹麥 499
27.   法国 498
28.   冰島 496
29.   瑞典 495
30.   拉脫維亞 494
:
65.   吉尔吉斯斯坦 330
1.   上海 556
2.   韩国 539
3.   芬兰 536
4.   香港 533
5.   新加坡 526
6.   加拿大 524
7.   新西蘭 521
8.   日本 520
9.   澳大利亚 515
10.   荷蘭 508
11.   比利時 506
12.   挪威 503
13.   爱沙尼亚 501
14.   瑞士 501
15.   波蘭 500
16.   冰島 500
17.   美國 500
18.   列支敦斯登 499
19.   瑞典 497
20.   德國 497
21.   愛爾蘭 496
22.   法国 496
23.   臺灣 495
24.   丹麥 495
25.   英國 494
26.   匈牙利 494
27.   葡萄牙 489
28.   澳门 487
29.   義大利 486
30.   拉脫維亞 484
:
65   吉尔吉斯斯坦 314

接待编辑

中國编辑

中国在2012年测试的参与是有限的,上海、香港和澳门作为独立的实体。在2012年,上海再次参加,並在所有三个科目中排名第一,同时也提高了2009年時科目的分数。上海在数学方面的得分为613分,高于平均分113分,使上海学生的平均成绩比一般国家的学生高出3個学年。教育专家讨论到什么程度,这一结果反映在中国的教育系统的质量,指出上海比中國其他地區有更大的财富和高收入的教师。[24]香港排名第二在数学、阅读和科学第三。

中国有望作为一个完整的单元参加2018年的測試。2015,江苏、广东、北京和上海共四个省,总人口超过2亿3000万,作为一个实体参加。[25][26][27]2015北京上海江苏广东队列在2015的科学中得分中值为518,而2012上海组得分中值为580。

比萨的反批评,上海和其他中国城市,大部分农民工子女只能参加城市学校达第九级,必须回到他们父母的故乡,由于户口限制高中,从而使得城市的高中生在富裕的地方有利于家庭的组成。《纽约时报》转载的上海人口图表显示,居住在那里的15岁的人数量急剧下降。他谈到,上海的15岁的人27%被排除在其学校系统(因此从测试)。结果,上海测试的15岁儿童的比例为73%,低于美国测试的89%。[28]以下的2015个试验,发表在一个选定的几个国家,包括中国的教育系统深入研究组织。[29]

芬蘭编辑

芬蘭,得到了在第一次測試前幾位,虽然在2012年三门科目落后了,但仍然是欧洲游表現最好的國家,實現自己的最好成績在545分(第五)科學和數學519差(第十二)在該國是優於其他四個歐洲國家。數學的下降是2003點以來的25分,這是最後一次數學是考試的重點。芬蘭女孩在這個問題上第一次表現得比男生好,但差距很小。這也是瑞典語學校的學生第一次在瑞典語學校表現不如學生。Krista Kiuru表示,教育和科學部長總體下降的關注,以及事實上,低的員工數量已經從7%增加到12%。

印度编辑

印度參加了2009輪測試,但在2012年8月退出了2012項測試,印度政府將其行為歸咎於比薩對印度學生的不公平測試。印度快報9/3/2012報道說:“教育部已經得出結論,這些問題與印度學生之間存在社會文化脫節。該部將寫信給經合組織,並把影響印度“社會文化環境”的因素帶回家。印度參與下一個比薩周期將取決於這一點”。[30]《印度快報》還指出,“考慮到有70多個國家參加比薩會議,印度是否會例外還不確定”。

2013年6月,印度政府仍然關注比薩考試與印度學生的公平性問題,再次把印度從2015輪比薩測試中拉了出來。[31]

瑞典编辑

在2012次測試中,瑞典的成績下降了三個,這是2006和2009的趨勢的延續。在數學方面,參加過所有測試的國家的數學成績在10年中下降最快,在2003的分數從509下降到了478的2012。閱讀分數從516的2000下降到2012的483。該國在所有三個科目中均低於經合組織平均水平。[32]反對黨的領袖,社會民主黨的斯特凡öfven,描述的情況作為一個國家的危機。[33]隨著黨的發言人對教育,Ibrahim Baylan,他指出了閱讀的最嚴重的下降趨勢。

英國编辑

在2012次測驗中,與2009一樣,英國的成績略高於平均水平,理科排名最高(20)。[34]英國、威爾士、蘇格蘭和北愛爾蘭也作為獨立實體參加,顯示威爾士的最壞結果,在數學上是65個國家和經濟體中的43個。威爾士教育部長Huw Lewis表示對結果失望,說沒有“權宜之計”,但希望一些教育改革,在過去的幾年裡已經實現將在下一輪的測試給出更好的結果。[35]英國的高分組和低分組學生之間的差距大於平均水平。公立學校和私立學校在調整學生的社會經濟背景方面差別不大。對女孩的性別差異比大多數其他國家少,當地人和移民之間的差別也一樣。[34]

在每日電訊報的寫作,Ambrose Evans Pritchard警告說,過多地強調英國的國際排名,他們認為過分重視東亞學術表現可能導致該地區的低出生率,他認為未來會比一個好的PISA成績將超過損害經濟表現。[36]

2013,《泰晤士報教育增刊》發表了一篇文章,“比薩有根本缺陷嗎?”William Stewart詳細描述了主要大學統計學家對比薩的概念基礎和方法的嚴重批評。[37]

在這篇文章中,布裡斯托大學的Harvey Goldstein教授說,當經合組織試圖排除涉嫌偏見的問題時,它可以起到“消除國家間關鍵差異”的作用。他警告說:“這就遺漏了許多重要的東西。”他們只是沒有得到評論。你所看到的是碰巧發生的事情。但值得一看嗎?比薩的結果被視為表面價值,提供了一些國家的共同標准。但一旦你開始看到它,我覺得一切都崩潰了。”

貝爾法斯特女王大學的數學家Hugh Morrison博士說,他發現統計模型潛在的比薩含有根本,不溶性的數學錯誤,使得比薩的排名“毫無價值”。[38]德斯坦說,墨裡森博士的反對意見強調“一個重要的技術問題”,如果不是“深刻的概念錯誤”的話。然而,德斯坦警告說,比薩“使用不當”,認為這部分的責任在於比薩本身。我認為它會說太多,它所能做的,它往往不是宣傳陰性或弱的方面。”教授墨裡森和德斯坦表示失望在批評經合組織的反應。墨裡森說,當他第一次發表批評PISA 2004還親自詢問幾個細胞的“老年人”,他的觀點遭到了“絕對的寂靜”,迄今尚未得到解決。“我很驚訝他們是多麼不願意承認,”他告訴TES。他說:“這讓我懷疑。”“比薩堅決忽略了許多問題。”。“我還是很擔心。”[39]

Kreiner教授 [誰?同意:“每個人都有一個問題,就是他們不想和批評或問問題的人討論事情。他們根本不想和我說話。我相信這是因為他們不能自衛。[39]

美國编辑

2012的美國結果在科學和閱讀方面是平均的,但在數學方面與其他發達國家相比落後了。2009以前的測試幾乎沒有什麼變化。[40]這一結果被教育部長阿恩·鄧肯描述為“教育停滯的圖景”[41],他說這一結果與美國擁有世界上受過最好教育的工人的目標不一致。美國的老師說,在標准化考試中過分強調了教育績效缺乏改善聯盟的Randi Weingarten。[42]全國教育協會的Dennis Van Roekel說,未能解決貧困學生阻礙了進步。[41]

在所有的國家和經濟中,大約有9%的美國學生在數學水平上名列前13%。[41]

美國有三個州作為獨立的實體參加了測試,馬薩諸塞州的得分遠遠高於美國和國際平均水平,尤其是在閱讀方面。經合組織的排名與美國平均值大致相當。[43]

數學 科學 閱讀
16=   马萨诸塞州 514
18=   康涅狄格州 506
36   U.S. Average 481
41~   佛罗里达州 467
9~   马萨诸塞州 527
16=   康涅狄格州 521
28   U.S. Average 497
38=   佛罗里达州 485
6~   马萨诸塞州 527
10~   康涅狄格州 521
24   U.S. Average 498
26~   佛罗里达州 492

馬來西亞编辑

2015,經合組織發現馬來西亞的結果沒有達到最低反應率。[44]反對派政治家Ong Kian Ming說,教育部試圖在豐富學校過成績好的學生。[45]

不同國家比薩差距的可能成因研究编辑

雖然PISA和TIMSS的官員和研究人員通常不假設國家之間、學生成績的龐大而穩定的差異,自2000以來,在比薩和TIMSS結果的差異及其原因的文獻已經出現。[46]來自比薩的數據提供了一些經濟學家,尤其是Eric Hanushek,Ludger Woessmann,Heiner Rindermann,Stephen J. Ceci,與學生和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的書籍和文章材料[47]的民主化,和健康[48];以及高風險考試這種單一的教育因素的作用[49],有或沒有私立學校,和效果和跟蹤時間的能力。[50]

参考文献编辑

  1. ^ PISA启示录. 新浪新闻. 2011-02-16 [2011-10-14]. 
  2. ^ "Launch of PISA 2015 Results"OECD PISA. Retrieved 2016-08-12.
  3. ^ 3.0 3.1 3.2 3.3 Rey O, ‘The use of external assessments and the impact on education systems’ in CIDREE Yearbook 2010, accessed January 2017 at http://www.cidree.org/publications/yearbook_2010?PHPSESSID=baip221utd9v77b89hov0s3al6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4. ^ McGaw, B (2008) ‘The role of the OECD in international comparative studies of achievement’ Assessment in Education: Principles, Policy & Practice, 15:3, 223-243
  5. ^ ons N, (2008) ‘Évaluation des politiques éducatives et comparaisons internationales’, Revue française de pédagogie, 164, juillet-août-septembre 2008 5-13
  6. ^ 6.0 6.1 6.2 6.3 Breakspear S ‘The Policy Impact of PISA: An Exploration of the Normative Effects of International Benchmarking in School System Performance’, OECD Education Working Paper number 71, 2012
  7. ^ Barroso, J. and de Carvalho, L.M. (2008) ‘Pisa: Un instrument de régulation pour relier des mondes’, Revue française de pédagogie, 164, 77–80
  8. ^ Ertl, H (2006). 'Educational standards and the changing discourse on education: the reception and consequences of the PISA study in Germany', Oxford Review of Education, 32, 5, 619-634.
  9. ^ Bajomi, I., Berényi, E., Neumann, E. and Vida, J. (2009). ‘The Reception of PISA in Hungary’ accessed January 2017 at http://www.knowandpol.eu/IMG/pdf/pisa.wp12.hungary.pdf[永久失效連結]
  10. ^ Breakspear S citing Steiner- Khamsi, 2003 in ‘The Policy Impact of PISA: An Exploration of the Normative Effects of International Benchmarking in School System Performance’, OECD Education Working Paper number 71, 2012
  11. ^ Mangez, E. and Cattonar, B. (2009). ‘The status of PISA i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ivil society and the educational sector in French-speaking Belgium’, Sísifo Educational Sciences Journal, 10, 15–26 [online]. Available: http://sisifo.fpce.ul.pt/?r=25t[永久失效連結]
  12. ^ Greger, D. (2008). ‘Lorsque PISA importe peu. Le cas de la République Tchèque et de l’Allemagne’, Revue française de pédagogie, 164, 91–98. cited in Rey O, ‘The use of external assessments and the impact on education systems’ in CIDREE Yearbook 2010, accessed January 2017 at http://www.cidree.org/publications/yearbook_2010?PHPSESSID=baip221utd9v77b89hov0s3al6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3. ^ Alfonso, N. and Costa, E. (2009). ‘The influence of the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 on policy decision in Portugal: the education policies of the 17th Portuguese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Sísifo Educational Sciences Journal, 10, 53–64. Accessed at: 存档副本. [2017-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06). 
  14. ^ Behrens, 2006 cited in Rey O, ‘The use of external assessments and the impact on education systems’ in CIDREE Yearbook 2010, accessed January 2017 at http://www.cidree.org/publications/yearbook_2010?PHPSESSID=baip221utd9v77b89hov0s3al6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5. ^ Hefling, Kimberly. "Asian nations dominate international test". Yahoo!.
  16. ^ Chapter 2 of the publication 'PISA 2003 Assessment Framework'
  17. ^ 文化包容、國際力 將納2018年PISA測驗/教育現場-教育趨勢/親子天下. 親子天下. [2016-12-20] (中文(台灣)‎). 
  18. ^  C. Füller: Pisa hat einen kleinen, fröhlichen Bruder. taz, 5.12.2007 [1]
  19. ^ Stanat, P; Artelt, C; Baumert, J; Klieme, E; Neubrand, M; Prenzel, M; Schiefele, U; Schneider, W (2002), PISA 2000: Overview of the study—Design, method and results, Berlin: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Human Development
  20. ^ Mazzeo, John; von Davier, Matthias (2013), Linking Scales in International Large-Scale Assessments, chapter 10 in Rutkowski, L. von Davier, M. & Rutkowski, D. (eds.) Handbook of International Large-Scale Assessment: Background, Technical Issues, and Methods of Data Analysis., New York: Chapman and Hall/CRC.
  21. ^ von Davier, Matthias; Sinharay, Sandip (2013), Analytics in International Large-Scale Assessments: Item Response Theory and Population Models, chapter 7 in Rutkowski, L. von Davier, M. & Rutkowski, D. (eds.) Handbook of International Large-Scale Assessment: Background, Technical Issues, and Methods of Data Analysis., New York: Chapman and Hall/CRC.
  22. ^ Singapore tops latest OECD PISA global education survey, OECD, 6 December 2016, retrieved 13 December2016
  23. ^ Official PISA site data.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7-14. For list See "Executive Summary"
  24. ^  Tom Phillips (3 December 2013) OECD education report: Shanghai's formula is world-beating The Telegraph. Retrieved 8 December 2013
  25. ^ Coughlan, Sean (26 August 2014). "Pisa tests to include many more Chinese pupils" – via www.bbc.com.
  26. ^ Amy He (2016-12-07). "China's students fall in rank on assessment test"China Daily.
  27. ^ Harvey Morris (2016-12-06). "Asia dominates world education rankings"China Daily.
  28. ^ William Stewart, "More than a quarter of Shanghai pupils missed by international Pisa rankings", Times Educational Supplement, March 6, 2014.. [2014-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15). 
  29. ^ http://www.oecd.org/china/Education-in-China-a-snapshot.pdf
  30. ^ "Poor PISA score: Govt blames ‘disconnect’ with India"The Indian Express. 3 September 2012.
  31. ^ "India chickens out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ssessment programme again"The Times of India. 1 June 2013.
  32. ^  Lars Näslund (3 December 2013) Svenska skolan rasar i stor jämförelse Expressen. Retrieved 4 December 2013 (in Swedish)
  33. ^ Jens Kärrman (3 December 2013) Löfven om Pisa: Nationell kris Dagens Nyheter. Retrieved 8 December 2013 (in Swedish)
  34. ^ 34.0 34.1 Adams, Richard (2013-12-03), UK students stuck in educational doldrums, OECD study finds, The Guardian, retrieved 2013-12-04
  35. ^ Pisa ranks Wales' education the worst in the UK BBC. 3 December 2013. Retrieved 4 December 2013.
  36. ^ Ambrose Evans-Pritchard (3 December 2013) Ambrose Evans-Pritchard Telegraph.co.uk. Retrieved 4 December 2013.
  37. ^  William Stewart, "Is Pisa fundamentally flawed?" Times Educational Supplement, July 26, 2013.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38. ^ 存档副本 (PDF). [2017-07-1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6-05). 
  39. ^ 39.0 39.1 Stewart, "Is PISA fundamentally flawed?" TES (2013).
  40. ^ Motoko Rich (3 December 2013) American 15-Year-Olds Lag, Mainly in Math, on International Standardized Tests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4 December 2013
  41. ^ 41.0 41.1 41.2 Simon, Stephanie (2013-12-03), PISA results show "educational stagnation" in US, Politico, retrieved 2013-12-03
  42. ^ Vaznis, James (2013-12-03), Mass. students excel on global examinations, Boston Globe, retrieved 2013-12-14
  43. ^ 2012 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 Results (PDF), Massachusett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retrieved 2014-12-11
  44. ^ Ong: Did ministry try to rig results for Pisa 2015 report?". 8 December 2016.
  45. ^ "Who's telling the truth about M'sia's Pisa 2015 scores?". 9 December 2016.
  46. ^ Hanushek, Eric A., and Ludger Woessmann. 2011. "The economics of international differences in educational achievement." In Handbook of the Economics of Education, Vol. 3, edited by Eric A. Hanushek, Stephen Machin, and Ludger Woessmann. Amsterdam: North Holland: 89–200.
  47. ^ Hanushek, Eric; Woessmann, Ludger (2008), "The role of cognitive skills in economic development" (PDF),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46 (3): 607–668, doi:10.1257/jel.46.3.607
  48. ^ Rindermann, Heiner; Ceci, Stephen J (2009), "Educational policy and country outcomes in international cognitive competence studies", 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4 (6): 551–577, doi:10.1111/j.1745-6924.2009.01165.x
  49. ^ Bishop, John H (1997), "The effect of national standards and curriculum-based exams on achievement"American Economic Review87 (2): 260–264
  50. ^ Hanushek, Eric; Woessmann, Ludger (2006), "Does educational tracking affect performance and inequality? Differences-in-differences evidence across countries"(PDF), Economic Journal116 (510): C63–C76, doi:10.1111/j.1468-0297.2006.01076.x

延伸閱讀编辑

官網及報告编辑

  • OECD/PISA website
    • OECD (1999): Measuring Student Knowledge and Skills. A New Framework for Assessment. Paris: OECD, ISBN 92-64-17053-7 [2]
    • OECD (2001): Knowledge and Skills for Life. First Results from the OECD 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 2000.
    • OECD (2003a): The PISA 2003 Assessment Framework. Mathematics, Reading, Science and Problem Solving Knowledge and Skills. Paris: OECD, ISBN 978-92-64-10172-2 [3]
    • OECD (2004a): Learning for Tomorrow's World. First Results from PISA 2003. Paris: OECD, ISBN 978-92-64-00724-6 [4]
    • OECD (2004b): Problem Solving for Tomorrow's World. First Measures of Cross-Curricular Competencies from PISA 2003. Paris: OECD, ISBN 978-92-64-00642-3
    • OECD (2005): PISA 2003 Technical Report. Paris: OECD, ISBN 978-92-64-01053-6
    • OECD (2007): Science Competencies for Tomorrow's World: Results from PISA 2006 [5]

前因和政治結果编辑

  • A. P. Jakobi, K. Martens: Diffusion durch internationale Organisationen: Die Bildungspolitik der OECD. In: K. Holzinger, H. Jörgens, C. Knill: Transfer, Diffusion und Konvergenz von Politiken. VS Verlag für Sozialwissenschaften, 2007.

法國编辑

  • N. Mons, X. Pons: The reception and use of Pisa in France.

德國编辑

  • Edelgard Bulmahn [then federal secretary of education]: PISA: the consequences for Germany. OECD observer, no. 231/232, May 2002. pp. 33–34.
  • H. Ertl: Educational Standards and the Changing Discourse on Education: The Reception and Consequences of the PISA Study in Germany. Oxford Review of Education, v 32 n 5 pp 619–634 Nov 2006.

英國编辑

  • S. Grek, M. Lawn, J. Ozga: Study on the Use and Circulation of PISA in Scotland. [6]

批評编辑

書籍编辑

  • S. Hopmann, G. Brinek, M. Retzl (eds.): PISA zufolge PISA. PISA According to PISA. LIT-Verlag, Wien 2007, ISBN 3-8258-0946-3 (partly in German, partly in English)
  • T. Jahnke, W. Meyerhöfer (eds.): PISA & Co – Kritik eines Programms. Franzbecker, Hildesheim 2007 (2nd edn.), ISBN 978-3-88120-464-4 (in German)
  • R. Münch: Globale Eliten, lokale Autoritäten: Bildung und Wissenschaft unter dem Regime von PISA, McKinsey & Co. Frankfurt am Main : Suhrkamp, 2009. ISBN 978-3-518-12560-1 (in German)

網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