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国际数学家大会(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Mathematicians,简称ICM)是由国际数学联盟(IMU)主办的全球性数学学术会议。会议的主要内容是进行学术交流,并在开幕式上颁发菲尔兹奖(1936年起)、奈望林纳奖(1982年起)、高斯奖(2006年起)和陈省身奖章(2010年起)。

首届国际数学家大会1897年在瑞士蘇黎世举行,1900年巴黎大会之后每四年举行一次。除两次世界大战的影响外,国际数学家大会从未中断。2014年大會於8月13日至21日在韓國首爾舉行,2018年大會於8月1日至9日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行,2022年大會將於8月15日至23日在俄羅斯聖彼得堡舉行。

目录

歷史编辑

随着数学研究的深入,国际合作的重要性越来越大。德國數學家康托和菲利克斯·克萊因在1890年代提出了舉辦國際數學家大會的想法。康托在1891年德国数学家联合会(Deutsche Mathematiker-Vereinigung,简称DMV)的第一次大会上当选为主席后,积极推动数学国际组织的筹备[1][2]康托把想法写信告诉了欧洲著名的数学家,并得到了法国俄国意大利数学家们的积极回应。康托为大会的筹备付出了极大努力,他自命领导,起草通知和大会议程。在康托的多方奔走、积极努力下,1897年8月9日,首次国际数学家大会终于在瑞士苏黎世召开了。

於1900年第二次巴黎大會後每四年舉行一次,但兩次大戰前後停辦三次。由於國際數學家大會的演講者與參與者參加的人數不斷增加,1950年才又成立了國際數學聯盟(International Mathematical Union)執行各項事宜。

1900年巴黎大會中,希爾伯特提出了23個重要的數學未解問題,後來稱為希爾伯特的23個問題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在協約國的堅持下,1920年斯特拉斯堡和1924年多倫多的大會,前同盟國成員國的數學家都被摒除在外。因此這兩屆是否算為真正的國際數學家大會,一直存在爭議。1928年的博洛尼亞大會論文集,記為第6屆,列於1912年劍橋第5屆大會之後。1932年大會開幕禮中,赫爾曼·外爾說:「我們在此要處理一個異乎尋常的事件。關於數字n,對應於方才開幕的國際數學家大會,我們有不等式 7 ≤ n ≤ 9。不幸地,我們的公理基礎不夠充份,來給出更精確的命題。」自1932年起,國際數學家大會都不再稱為第幾屆大會。[3]

加拿大數學家約翰·查爾斯·菲爾茲(J.C. Fields, 1863-1932)因感國際數學界的分裂,有意成立國際性數學獎項。1932年的蘇黎世大會中,按照他的意願,成立菲爾茲獎委員會,从下一屆(1936年)開始頒發,獎勵二至四位年輕的數學家。

1932年大會中,埃米·諾特成為第一個作大會報告(plenary lecture)的女性。

原定在1982年在波蘭華沙舉行的大會,因為波蘭政府當時實施戒嚴,延到1983年舉行。

大會和國際數學聯盟的關係编辑

早期國際數學家大會的籌辦委員會,都是臨時組成,沒有專門組織持續管理各屆大會。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協約國在布魯塞爾成立了國際研究理事會(Inter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按照理事會的指示,國際數學聯盟(Union Mathématique Internationale)於1920年成立,是現今的國際數學聯盟的前身。國際數學聯盟受到國際研究理事會的壓力,將原定於斯德哥爾摩舉行的1920年大會,改為在斯特拉斯堡舉行,並且規定以前屬於同盟國的數學家不能參加大會。這條規則在1924年的大會繼續執行。英國和美國的數學家很多都對摒除規則不滿。1924年的大會原本在紐約舉行,但是美國數學學會撤回主辦大會的請求,以示抗議這條規則,於是大會要改在多倫多舉行。[2]因為實施了摒除規則,及所引起的抗議,這兩屆大會的規模比以前要小得多。1928年大會籌辦之時,國際研究理事會及國際數學聯盟仍然堅持實施規則。因著外界對規則的抗議,以及美國數學學會和倫敦數學學會可能杯葛大會,籌辦方於是決定大會不交由國際數學聯盟主持,改為由博洛尼亞大學主持。1928年及其後的大會都開放給全世界的數學家參與。1931年國際數學聯盟的規章到期,1932年大會決議解散國際數學聯盟,主因是反對國際研究理事會對其施加壓力。[3]

1950年大會決議重新成立國際數學聯盟,於1951年正式成立,自1954年大會開始,各屆大會都由國際數學聯盟主持。

蘇聯的參與编辑

蘇聯派了27人參加1928年大會,10人參加1932年大會。[4]1936年,即使向蘇聯發了一些邀請,但蘇聯沒有代表參加。1950年大會蘇聯再次無人參加,而東方集團除了南斯拉夫外,也沒人參加。安德雷·柯爾莫哥洛夫獲委任為1950年菲爾茲獎評審委員,但是他沒有參與委員會工作。縱使如此,1950年大會結束前幾天,主辦者卻收到蘇聯科學院院長Sergei Vavilov的電報,感謝主辦者邀請蘇聯數學家,但蘇聯數學家「忙於日常工作」未能參加,並且祝願大會成功。[5]這封電報給未來大會帶來希望。1953年斯大林死後,情況進一步改善。1954年大會有5個蘇聯代表參加,東方集團中有幾個國家也有代表。1957年蘇聯加入國際數學聯盟,此後的大會,蘇聯和東方集團的科學家,大多時候維持正常程度的參與。[5]但蘇聯和大會主辦者之間關係仍然緊張,受邀的蘇聯數學家,常常無法取得出國簽證而無法參加大會。[2][6]1974年多倫多大會中,蘇聯41個受邀講者,只有20個來到。格列戈里·馬爾古利斯獲得1978年菲爾茲獎,但他不能取得出國簽證,所以無法前往1978年赫爾辛基大會。1978年後,蘇聯要求在授予蘇聯數學家菲爾茲獎前,都要先得到蘇聯科學院批准。但是,國際數學聯盟堅持大會的受邀講者和得獎者,都由其指派的各專責委員會全權決定。[2][6]

各屆舉行地點编辑

參考编辑

  1. ^ THE INTERNATIONAL MATHEMATICAL UNION AND THE ICM CONGRESSES. www.icm2006.org. Accessed December 23, 2009.
  2. ^ 2.0 2.1 2.2 2.3 A. Jonh Coleman. "Mathematics without borders": a book review. CMS Notes, vol 31, no. 3, April 1999, pp. 3-5
  3. ^ 3.0 3.1 G. Curbera. ICM through history.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1-07-17. Newsletter of the European Mathematical Society, no. 63, March 2007, pp. 16-21.
  4. ^ Guillermo Curbera. Mathematicians of the World, Unite!: The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Mathematicians: A Human Endeavor AK Peters, 2009. ISBN 1-56881-330-9; pp. 95-96
  5. ^ 5.0 5.1 Guillermo Curbera. Mathematicians of the World, Unite!: The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Mathematicians: A Human Endeavor AK Peters, 2009. ISBN 1-56881-330-9; pp 149-150.
  6. ^ 6.0 6.1 Olli Lehto. Mathematics without borders: a history of the International Mathematical Union. Springer-Verlag, 1998. ISBN 0-387-98358-9; pp. 205-206
  7. ^ ICM 2022 Russia's Bid
  8. ^ ICM 2018
  9. ^ ICM 2014
  10. ^ ICM 2010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0-02-08.
  11. ^ ICM 2006
  12. ^ ICM 2002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9-30.
  13. ^ ICM 1998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10-27.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