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軍前身為國民革命軍第十一師,係國民革命軍北伐後整編國防軍,由國民革命軍司令部警衛第一、二、三團整編而成。

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軍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國民革命軍軍旗

存在時期 1930 — 1956
國家或地區  中華民國
效忠於  中華民國
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部門 陸軍
種類 軍級
規模 5个师:第十一师,第十四师,第四十三师,第五十二师,第五十九师(1932)
參與戰役 國民革命軍北伐
中原大战
抗日戰爭
國共內戰
指挥官
著名指揮官 陳誠胡璉高魁元

民國十九年(1930年)中原大戰中,因協力友軍於8月15日攻克濟南,故擢長為第十八軍。中國抗日戰爭勝利後,民國三十五年(1946年)全國統一,整編為整編第十一師。民國三十七年(1948年),恢復原軍師番號

民國三十八年(1949年)徐蚌會戰後遭中國人民解放軍擊潰,於南京重新組建。民國四十四年三月一日來台灣後第四次整編番號,改為中華民國陸軍第七軍。民國四十五年四月一日,第七軍司令部番號取消。

第十八軍(海燕部隊)在國軍五大主力中為建軍最早、歷史最長的一支勁旅,民國三十九年九月於金門改編轄十一師、一一八師。民國四十一年八月一日該二師番號改為十七、十九師,其核心骨幹為第十一師,即後來著名的陸軍步兵第一一七師(海鵬部隊)。經歷數次整編,至民國八十七年精實案成為聯兵旅第一一七旅,民國九十四年精進案併編入陸軍機步第二九八旅(2013年改銜第三三三旅,承接第三三三師番號及隊徽[1])。一一八師則為第一一九旅(虎軍部隊),精進案改為金東守備隊(駐金門金沙)[2];2014年4月1日,與金防部金西守備隊併編為金門守備大隊[3][4]

目录

參加戰役及重要記事编辑

1930年(民國十九年)9月初,由濟南轉往徐州。10月5日晚,克復鄭州,獲獎百萬元。中原大戰後駐地武漢,防區為南、北、平漢路南段及九江以西,參與剿共閩變諸役。第五次圍剿收功後辦理贛南區红軍投降善後事宜。

對日抗戰時期编辑

1935年(民國二十四年)為抗日大計,部隊東移,就國家總體防衛位置,改換裝備由剿共編制改為國防編制。1936年(民國二十五年)6月兩廣事變,由邊境直趨廣州。1937年(民國二十六年)七七事變,參加上海附近戰鬥,上海轉進後與敵周旋於常熟無錫南京陷落後軍主力於徽州寧國。1938年(民國二十七年)敵犯武漢,武漢棄守後主力集結於長沙。1939年(民國二十八年)7月入以鞏固陪都

1940年(民國二十九年)夏參戰宜昌。1941年(民國三十年)冬重出西陵峽。1943年(民國三十二年)春固守石牌,冬參加常德會戰,突入敵後於澧水襲擊敵後方補給線。常德會戰後駐防澧縣臨澧公安

1945年(民國三十四年)春參加湘西會戰,8月日本投降,開至長沙受降日第20軍。10月中趨武漢任警備。

國共內戰時期编辑

1946年(民國三十五年)5月改編為陸軍整編第十一師。8月北上徐州集結剿共,與劉伯承5個縱隊激戰於馮家沙窩、章鳳集一帶,擊潰解放軍第7、8、9縱隊及一個獨立旅。冬參加宿北戰役陳毅部激戰,此役胡璉因師部遭共軍葉飛部突然襲擊,即令第18旅不顧友鄰安危,回撤保護師部,致使整編第六十九師全軍覆沒,師長戴之奇壯烈自戕。國防部申斥“此次整11師撤退,未能適時通報,以致影響整編第69師蒙受到重大損失”(《綏靖第一年重要戰役提要》)。

1947年(民國三十六年)進入曲阜兗州整訓。魯中會戰始追剿陳毅部,4月22日攻佔白馬關打開陳毅老巢沂蒙山區大門。6月進攻南麻,陳毅集結5個縱隊於7月17日合圍,至7月21日陳毅圍攻失敗潰逃,獲賞5億。9月跟蹤追擊陳毅部於淮河流域。11月圍剿劉伯承大別山

 
民國四十年(1951年)十八軍興建台二甲線雙溪澳底段紀念碑

1948年(民國三十七年)3月初洛陽失守,師奉命西進,收復洛陽;6月中,東進救援开封,然宋時輪指揮華野10縱20小時急行軍180裡,於17日上午9時抵達並直接進攻胡兵團部所在地上蔡,胡下令本已迫近開封的整編第11師主力3個整編旅立即回撤以救援兵團部,功敗垂成。7月初,北上參加豫东战役,胡軍長親率輕裝八個團兼程北進,粟裕部倉皇向魯西潰退,黃百韜兵團轉危為安。9月恢復原軍師番號。11月以原十八軍為基幹編成「第十二兵團」東進參加徐蚌會戰,因橫跨三省救援黃伯韜第七兵團不及,11月22日,黃百韜兵團於碾莊覆滅,第十二兵團11月22日於雙堆集被圍,12月15日突圍。只有時任副司令官之胡璉成功率部8千餘人突圍(第十八軍僅2千餘)[5]。年底軍部再設於南京毘廬寺,各師分別於浙江江西徵兵編訓。一說胡副司令長官當時乘坦克隻身突圍,此8千餘兵力實為18軍第49師,該師11月22日因奉軍長楊伯濤命令,已直接經羅集向湖溝前進,與李延年兵團匯合,該師因未隨兵團前往雙堆集,遂幸未遭包圍。

1949年(民國三十八年)5月解放軍南渡。隨後胡璉赴江西重建,在方天鼎力支下,短短半年,部隊邊打、邊退、邊訓練,撤至潮汕時,已號稱擁兵10萬[5][6]。第十八軍由西撤至汕頭集結。10月初海運金門。10月24日,解放軍進犯金門,殲滅進犯解放軍9千餘人内俘虜6千餘人造成「古寧頭大捷」。

1950年(民國三十九年)7月26、27日大二膽之戰(大擔島戰役)全殲登陸解放軍。11月,第十八軍由金門調返台灣,駐防基隆宜蘭一帶。

1952年(民國四十一年)10月10日,軍屬第七十五師配合反共救國軍突擊南日島,至10月14日撤退。

1953年(民國四十二年)11月,進入台灣楊梅,基地訓練。

1954年(民國四十三年)3月完成基地訓練,先後調防澎湖、金門、馬祖各外島。

1956年(民國四十五年)5月,撤銷「軍司令部」。

歷任主官编辑

姓名 出身 到離任(公元)
曹萬順 北洋陸軍第四鎮隨營學堂 韓柳墅講武堂 1928年12月 ~ 1929年8月
陳誠 保定軍校八期砲科 1929年8月 ~ 1933年10月
羅卓英 保定軍校八期砲科 1933年10月 ~ 1938年6月
黃維 軍校一期 1938年6月 ~ 1939年5月29日
彭善 軍校一期 1939年5月30日 ~ 1941年1月31日
方天 軍校二期 1941年2月1日 ~ 1943年10月20日
羅廣文 日本陸軍士官學校三十期砲科 1943年10月21日 ~ 1944年8月7日
胡璉 軍校四期 1944年8月8日 ~ 1948年8月15日
楊伯濤 軍校七期 1948年8月16日 ~ 1948年12月15日
高魁元 軍校四期 1949年4月7日 ~ 1951年1月15日
尹俊 軍校七期 1952年1月16日 ~ 1954年6月1日
劉鼎漢 軍校七期 1954年6月11日 ~ 1956年11月28日

註:除楊伯濤為少將軍長外餘軍階皆為中將軍(師)長

獲獎紀錄编辑

  • 1930年(民國十九年)8月攻克濟南,獲賞銀元三萬,九月攻克鄭州獲獎百萬。
  • 1943年(民國三十二年)5月堅守石牌有功,第六戰區司令陳誠(第十八軍前軍長)、軍長方天、第十一師師長胡璉、第十八師師長羅廣文皆獲頒青天白日勳章
  • 1947年(民國三十六年)6月參加南麻戰鬥,獲賞法幣五億元(犒賞兩億元、特恤三億元)。
  • 1949年(民國三十八年)第十一師第三十一、三十三團百里奔襲晝伏夜行,擊潰浙江土共祝更生應飛俘獲7千餘人獲賞銀元三萬。
  • 1949年10月金門古寧頭大捷,軍屬第一一八師獲頒榮譽虎旗。

第十八軍逸事编辑

四大公開编辑

第十八軍素為國軍勁旅,軍風開明廉潔,素有四大公開之作風,所謂四大公開為:

  • 人事公開
  • 經濟公開
  • 意見公開
  • 赏罰公開[註 1]

土木系编辑

土木系,亦稱陳誠系,為國民革命軍大陸時期軍方派系,核心人物是陳誠。第十八軍素為常勝勁旅自視甚高,於友軍面前輒昂視闊步,視若無睹,對戰力較差者則呼之為「豆腐部隊」、「油渣部隊」,如有人問輒厲聲對曰「老子十八軍」、「老子十一師」。因十一合之為「土」、十八合之為「木」,故外界有以「土木系」喻指自陳誠為首之軍方派系。

土木系將領主要出身於第十八軍第十一師,包括在人際關係上接近陳誠之將領。這是陳誠起家部隊,在戰力上號稱不吃空缺,加上適度接受下屬意見,因此戰力自中國抗日戰爭以前就有一定名聲,在抗戰中多次與日軍惡戰的戰果使得土木系部隊名號打響,到抗戰結束後被視為國軍五大主力之一。

中國抗日戰爭後,國民政府军中央軍被分為三大軍事集團:土木系(陳誠系)、胡宗南系、湯恩伯系(被稱為“陳胡湯”)。土木系因首腦陳誠為蔣中正所寵信,歷任軍政要職,復以該部戰功彪炳、屢建奇功,素被視為驍兵悍將。

出身於土木系之著名將領有:

陳誠周至柔羅卓英等。
黃維蕭乾彭善方靖方天羅廣文胡璉宋瑞珂邱行湘楊伯濤高魁元劉雲瀚等。

石牌之戰编辑

石牌形勢險要扼守長江入川門戶,1943年(民國三十二年)日軍沿江仰攻遭國民革命軍擊退,此役戰況慘烈被四川報界譽為「中國之斯大林格勒战役」。

5月28日日軍開始攻擊,第三十二團第九連連長陣亡士兵傷亡殆盡,第三十一團右側友軍全面潰敗。5月29日全面激戰,第十一師數處陣地失陷,夜間江防軍、第十八軍、第十八師、第十三師皆後移,第十一師固守石牌要塞。5月30日清晨第十一師升國旗龍鳳山頂,是日全日激戰,至5月31日後戰鬥逐漸減弱,至6月8日國民革命軍克宜都枝江日軍向東潰退,全線恢復戰前態勢。

二次大戰最大的白刃戰编辑

石牌之戰,雙方激戰,曾有三個小時戰場不聞槍聲,中日雙方都在拼刺刀,號稱為二次大戰最大的白刃戰

一個班的援軍编辑

四方灣為石牌要塞核心至第一線的交通要衝,由於友軍潰兵湧入,敵軍亦銜尾直追,此地如失則第十一師主陣地將被日軍楔入,第三十二團副團長李樹蘭臨危受命,僅能抽調預備隊一個班的援兵於30分鐘內增援防守,集合各單位散兵堵住此一缺口。

墓園與校園编辑

戰後於石牌西側四方山建公墓葬陣亡將士1萬5千名(此役第十八軍陣亡及失蹤者達2千餘人),惜1992年改建學校,墓園被毀棺木淪為柴薪。

十二兵團與金防部编辑

第十二兵團於徐蚌覆滅(淮海战役),國防部於1949年任命脫出之原第十二兵團副司令官胡璉為第二編練司令部司令官,轄國民革命軍第十軍、第十八軍、國民革命軍第六十七軍,除收容舊部外另於浙贛閩撥補兵員,並受前軍長江西省政府主席方天之協助,仿唐朝府兵制以「一甲一兵」方式,每甲(十二戶)共推一丁入伍,另以清剿土共以補充兵員。第十二兵團司令部轉進金門,並改編為 「金門防衛司令部」,現編為 「陸軍金門防衛指揮部」,部隊名稱為「擎天部隊」。

海鵬部隊编辑

 
十二兵團海鵬部隊隊徽

徐蚌會戰後十二兵團重建於浙贛,胡璉對重整十二兵團訓辭: 「我們像是一隻大鵬鳥,現在是負傷了,但需要個休養時間。一旦傷勢好了,我們又要鵬程萬里,遠走高飛了。」

第十一師為十八軍之骨幹部隊,於福建三都澳海運台灣整訓後,復海運汕頭,約在此部對海運調動時期,「海鵬」二字為十一師之部隊番號代字。1952年(民國四十一年)8月1日第十一師番號改為第十七師為前瞻(重裝)師,1976年(民國六十五年)第十七師番號改為第一一七師駐地台南,至1998年(民國八十七年)精實案改為聯兵旅第一一七旅(守備旅),於2004年(民國九十三年)步兵旅任務整編及2005年(民國九十四年)併編取消「海鵬」部隊番號,部隊併入陸軍機械化步兵第二九八旅(今機步三三三旅)。

海鵬部隊歌
(3/4拍)

第一段:

第二段:

虎軍部隊编辑

軍屬第一一八師於徐蚌會戰後重建,除收容潰軍舊部,另於浙贛徵兵,以李樹蘭為師長;武器部分中央政府已遷至廣州無力供應,經聯勤總司令告知昆明兵工廠存有部分輕武器,胡璉遂備專款及10餘架運輸機自雲南運補一批槍械迫砲,大都補充第一一八師。

第一一八師成軍後隨後掃蕩閩粵邊區土共,於1949年(民國三十八年)10月調往金門擔任前線主攻部隊,於林厝鑽牆鑿壁逐屋戰鬥建功,蔣總統特頒「虎」字榮譽旗,嗣後第一一八師部隊番號代字為「虎軍」即淵源於此。

1952年(民國四十一年)8月1日該師番號改為十九師,1976年(民國六十五年)第十九師番號改為第三一九師(重裝師)。1983年(民國七十二年)後該師常駐金門,不再於台灣、金門間輪調,故通常以駐地稱為金東師。

1999年(民國八十八年)3月1日精實案改為陸軍步兵第一一九旅(守備旅)仍原沿襲用「虎軍」為部隊番號代字。

2007年(民國九十六年)1月1日精進案改為陸軍金門防衛指揮部金東守備隊。

2014年(民國一〇三年)4月1日精粹案改為陸軍金門防衛指揮部金門守備大隊

威武部隊编辑

威武部隊分別於1931年(民國二十年)及1949年(民國三十八年)兩度編入第十八軍建制,該部隊原為黃埔教導第三師,編入時番號為第十四師,1954年(民國四十三年)後之番號為預六師,1973年(民國六十五年)番號改為第二〇六師駐地新竹關西(學六師),2009年(民國九十八年)番號改為十六師,2001年(民國九十年)1月因應精實案,師部改編為「十六師指揮機構」,所轄的六一六旅駐地桃園楊梅改編成聯兵旅一一六旅、六一七旅駐地新竹關西改編成聯兵旅一〇六旅、六一八旅駐地苗栗頭份改編成聯兵旅一一八旅。2004年(民國九十三年)4月因應精進案,第一一八旅裁撤、第一一六旅移駐斗煥坪並改編為後備九〇二旅、一〇六旅改編為後備九〇三旅。2006年(民國九十五年)7月,第九〇二旅併入第九〇三旅、駐地不變。2007年(民國九十六年),「十六師指揮機構」裁撤。2013年(民國一〇二年)元旦,後備第九〇三旅回歸陸軍、恢復「二〇六」旅番號及「威武部隊」代名,轄關西及斗煥坪新訓中心。

該部隊編為關西東預備師後,另肩負新兵訓練中心任務。關於台灣的新兵訓練中心流傳於役男間有所謂「血濺關東橋、魂斷車籠埔、淚灑金六結、歡樂滿仁武」(前3個營區何者血濺、魂斷、淚灑說法不一,但歡樂滿仁武為共識)的說法,第二〇六師新兵訓練中心即俗稱的關東橋新訓中心。

威武部隊歌
威武士官隊歌(克難歌)

李光前將軍廟编辑

李光前團長是金門戰役(古寧頭大捷)陣亡者中官階最高者(十九軍十四師四十二團中校代團長),據說後來發生諸如夜間無人時卻有部隊操練聲之靈異事件,經地方人士起乩問神後遂於民國四十二年立碑紀念,六十年建廟祭祀。

李光前團長殉職時官階中校殉職後追贈為上校,該廟自始即為「將軍廟」雖合民間固有之將軍信仰,然實有名實不符之憾。後因金門縣政府官員許啟明稱受李光前團長托夢,經多方奔走特追晉為少將以符地方民情。

李光前殉職時任職之四十二團係隸屬於十九軍十四師,該師係胡璉於1949年(民國三十八年)重組十二兵團時自十八軍撥出納入新成立之十九軍素為十八軍舊部,以此淵源李光前金門殉職事蹟仍納入國防部出版之《十八軍軍史》中。

頻征路编辑

民國三十八年金門戰役,軍屬一一八師三五三團政戰幹事官 郭頻征少校 傳達命令至林厝東北之第三營頭部中彈陣亡,今北投政治作戰學校內之頻征路即由此而來,另「李光前將軍廟」郭少校亦在奉祀之列。

胡璉狡如狐编辑

民國三十五年至三十七年十八軍轉戰中原戰場,於魯西章鳳集、南麻、大義集三戰皆捷,於中原戰場擔任救援隊,僅民國三十六年間即在魯皖蘇豫間移動二百九十六次。

毛澤東忌憚胡璉,曾親筆給諸多前線部隊如下指示:「十八軍胡璉,狡如狐,勇如虎。宜趨避之,保存實力,待機取勝」。

語錄编辑

「辦法爾等自有,誓死不離戰場便是;戰是生機,退是死路。」 民國十九年被圍石廂鎮,陳誠對告急部將答語

「不稱功不畏難」 陳誠所頒訓辭

「多向部隊走,少上軍部來」 陳誠訓勉部屬語

「失策於與辭修將軍決戰於廣昌」 周恩來答江西失敗之由

「勝利雖無把握,成仁確有決心。」 石牌保衛戰前陳誠打電話關切胡璉,胡璉之答語。

十八軍軍史编辑

十八軍軍史於民國三十四年胡璉軍長任內於武漢編印出版,記載時間至抗戰勝利止。另於民國六十五年有《陸軍第十八軍軍史續》。胡璉曾囑十八軍末代軍長劉鼎漢續編十八軍軍史,八十五年初劉將軍約談舊部開始續編軍史,並與史政編譯局合作編撰。

新編之《國民革命軍陸軍第十八軍軍史》於民國八十七年六月三十日出版,係國軍一系列部隊沿革史之第一本,主要由十八軍老人分別撰寫非由專業史家執筆,雖為官方正式出版但非嚴謹史學著作。然當事者逐漸凋零之際此書自有留第一手資料之功。

書中除記述軍史及相關圖表外,評述、檢討亦佔相當篇幅,另附歷任(共十一位)軍長傳略,另李樹蘭將軍(一一八師師長)傳以附錄方式列於書末以維體例。較為遺憾者書中除歷任軍長及軍其照片外其餘照片竟皆闕如。

引用資料方面除軍方(台灣)各項資料外,另有參用中(共)方資料。並直陳《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史》中記載華東野戰軍一縱三師九團「在曹家集附近殲滅整編第十一師師屬工兵營」恰與事實相反。另對徐蚌戰役中突圍失敗遭俘之兵團司令黃維,軍長楊伯韜、吳紹周覃道善,師長王元直尹鐘獄等將領僅以『下落不明』四字帶過,又如前軍長羅廣文在川投共亦稱『行蹤不明』忌於直言遭俘、叛變為一明顯之缺失。[來源請求]

注释编辑

  1. ^ 十八軍軍史記載為「錯誤公開」[7]

参考文獻编辑

引用编辑

  1. ^ 陸軍機械化步兵298旅更銜333旅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2-16.,廖銘瑞,青年日報,中華民國國防部青年日報社,2013-7-2
  2. ^ 中華民國陸軍 >>陸軍之光 >>忠誠之風虎軍部隊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3. ^ 駐軍縮編 金門併為2守備大隊,陳守國,金門,中央通訊社,2014年3月31日
  4. ^ 金門守備大隊編成 奠基精巧強,陳守國,金門,中央通訊社,2014年4月17日
  5. ^ 5.0 5.1 汪朝光、王奇生、金以林著,《天下得失:蔣介石的人生》,香港:中和出版,2012年9月,第72頁
  6. ^ 國防部軍務局史政處編,《國民革命軍陸軍第十八軍軍史》,台北:國防部軍務局史政處,1998年,第339頁
  7. ^ 國防部軍務局史政處編譯局 1998, pp. ..

来源编辑

书籍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