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圖爾格(?年-1645年),鈕祜祿氏,滿洲鑲白旗人,後金開國五大臣之首額亦都第八子。順治帝遺命的四位顧命大臣之一遏必隆之兄[1]


生平编辑

圖爾格年少時跟從努爾哈赤征伐,累積功績授封世職參將。娶和碩公主為妻。太宗皇太極即位,八旗各設大臣二人,以備調遣,亦號「十六大臣」,以圖爾格輔佐鑲白旗。其後再遷本旗固山額真,列為八大臣。天聰元年〈1627年〉,皇太極伐明,圖爾格率所部跟從攻打錦州,不能攻克,毀壞大小凌河二城而還[2]

天聰二年〈1628年〉,皇太極追錄其父額亦都的功績,任命圖爾格與費英東察哈尼進世職總兵官[3][4]

己巳之役编辑

天聰三年〈1629年〉,圖爾格跟從皇太極伐明,攻克遵化。天聰四年〈1630年〉,皇太極退兵,下命貝勒阿敏保護諸將屯守永平,而圖爾格與正黃旗固山額真納穆泰,正紅旗調遣大臣湯古代榜式庫爾纏高鴻中鎮守灤州。明監軍道張春,總兵官祖大壽馬世龍楊紹基等,合軍來攻,圖爾格與納穆泰、湯古代分地設汛以守備。明兵攻打納穆泰甚急,圖爾格分兵授於裨將阿玉什赴援。明兵舉火,火將燒及城樓,有執纛者乘雲梯以登城,阿玉什揮刀將他斬殺,奪去其纛,明兵才稍稍退卻。阿敏聽聞明兵攻打灤州,派遣巴都禮以數百人赴援,當夜三鼓時分,突圍而入,明兵發射巨砲,城墻破裂,城樓被焚毀。圖爾格等守城四日,自度不能禦敵,率領所屬部下當夜棄城,分為散隊潰圍而出。正值當時下雨,明兵截擊,死者四百餘人。逃至永平,阿敏遂盡棄諸城,引師出塞,命令圖爾格殿後。大軍退兵後,皇太極命收押諸將議罪,皇太極詰責圖爾格、納穆泰等,湯古代因引罪請死。皇太極曰:「汝等不能全師歸,陷於彼為敵所殺,歸至此朕又殺之,於朕復何益?且汝等既攜俘獲人畜而還,何不收我士卒與之俱來?彼等何辜,忍令其呼天搶地以死也!」圖爾格因罪削去總兵官之職,解除固山額真之職[5]

大凌河之役编辑

天聰五年〈1631年〉,後金初設六部,起用圖爾格為吏部承政。皇太極親自領軍討伐明朝,攻打大凌河,督領諸軍合圍,命令圖爾格從正白旗固山額真喀克篤禮由城東向北列陣。城兵出攻城南砲臺,圖爾格不及上騎,徒步擊走敵兵。侵略松山,大凌河旋即攻下。天聰八年〈1634年〉,圖爾格與固山額真譚泰率兵侵略錦州。皇太極親自領軍討伐明朝,下命貝勒濟爾哈朗留守,命令圖爾格率兵屯於張古臺河口,以防敵軍自沿海殺至。其後,又使他與梅勒額真勞薩領兵出邊塞,渡過遼河,循張古臺河駐軍,守衛蒙古諸部。[6]

收降察哈爾宣大之戰编辑

當時察哈爾部林丹汗死,其子額哲不能駕馭其眾,諸位宰桑皆來請降。天聰九年〈1635年〉,皇太極命貝勒多爾袞等為主帥,納穆泰統領右翼,圖爾格統領左翼,巡行察哈爾,至其汗庭,額哲遂投降。大軍退兵時,侵略大明邊境,自平魯衞入邊塞,蹂躪代州,乘勝攻至忻口,遭遇埋伏,打敗敵軍,向北驅逐至崞縣,殲滅明兵。回程時經過平魯衞,明兵於途中阻截,圖爾格力戰陷入敵陣,得數百首級,明兵遂引兵入城,不敢再出。圖爾格自度追兵將至,設埋伏以待敵軍,與納穆泰統領千人殿後。明將祖大壽等以三千人赴戰,圖爾格返兵步戰,竭力衝擊其中堅,伏兵起來夾擊,明兵爭相逃奔,乃徐徐率兵出塞。天聰十年〈1636年〉,論功行賞,頒授圖爾格世職一等梅勒章京[7]

戊寅虜變编辑

崇德元年(1636年),復授圖爾格鑲白旗固山額真之職。追從武英郡王阿濟格討伐明朝,圖爾格率領他的部下自坤都進入明朝邊塞,與大軍會合於延慶,其後深入腹地,攻克十六城。攻打昌平及攻下雄縣兩戰,圖爾格皆率先登城。旋即被其女(為貝勒尼堪福晉),因自己無子,而詐取僕婦之女當作自己所生之事遭受牽連。事發後,圖爾格免死但是被奪去官職。同年八月,復命他為攝固山額真。崇德四年(1639年),皇太極命令睿親王多爾袞為奉命大將軍,率兵討伐明朝,圖爾格追從左右,擊破明太監馮永盛、總兵侯世祿的軍隊。再與固山額真拜音圖於董家口打敗明兵,毀去邊牆,奪去青山關而進入腹地,連下四城[8]

松錦之戰编辑

崇德五年(1640年),圖爾格跟從多爾袞率兵攻打錦州,取去其禾,屢次擊敗明兵。又與固山額真葉克書率領三百人埋伏於烏忻河口, 等待城兵出城放牧時,驅走牲畜以歸。明兵千餘人追逐力戰,葉克書坐騎中矢昏蹶,敵將兵將至,圖爾格射敵殪,保護葉克書上馬,併力擊敵,敵敗去復至,凡六合,圖爾格身中二十餘創,仍然殿後力戰,守護所俘的人而還。論功行賞,復進世職為三等昂邦章京。再授職為內大臣。崇德六年(1641年),太宗自將伐明,圍困洪承疇於松山,圖爾格亦有追從。明總兵曹變蛟深夜侵犯御營,兵至倉卒,守營大臣侍衛皆未集合,圖爾格首發箭矢殺死二人,與其弟伊爾登、宗室錫翰督領親軍攢射,曹變蛟中箭受創而敗去。復跟從諸貝勒阻擊明朝敗兵,戰於塔山,因為埋伏於高橋,殺敵無算[9]

第二次北直隸山東之戰编辑

崇德七年(1642年)十月,皇太極下命饒餘貝勒阿巴泰為奉命大將軍,以圖爾格為其副將,率兵討伐明朝。左翼借道界嶺口,右翼攻破石城、雁門二關,並深入腹地,越過明都北京,自京畿南方經過山東,向南到達兗州,攻克三府、十八州、六十七縣,獲得南明魯王朱以派及樂陵、陽信、東原、安丘、滋陽五郡王,明朝宗室官屬千餘人。遇敵三十九戰皆勝,俘獲三十六萬九千人、駝馬騾驢牛羊五十五萬一千三百有餘頭,得黃金一萬二千、白金二百二十萬,珠緞衣裘等。崇德八年(1643年)六月,大軍退兵,賞賜白金一千五百。順治帝即位後,論功行賞,進封圖爾格為三等公[10]

逝世编辑

順治二年(1645年)二月,圖爾格病逝。順治九年(1653年),朝廷賜圖爾格諡號為「忠義」。配享太廟,立碑墓道。雍正九年(1731年),進加圖爾格為三等果毅公,賜爵位世襲[11][12]


子嗣编辑

圖爾格有兩子。長子武爾格,跟從出征皮島時戰死。次子科布梭,承襲三等昂邦章京。貝子屯齊等攻訐鄭親王濟爾哈朗諸罪狀,因及皇太極駕崩時圖爾格等人共同拜謁肅親王豪格,將會奉他嗣位,而以福臨為太子。王大臣議罪追奪圖爾格公爵,下命但削科布梭世職。科布梭亦攻訐其父當皇太極駕崩時,以與白旗諸王有隙,命三牛彔護軍具甲冑弓矢衛其門,其祖母,其父圖爾格,及其從父遏必隆;又嘗叱辱格格(格格為遏必隆妻)。順治八年(1652年),順治帝福臨親政,下命科布梭承襲三等公,恩詔進為二等公。順治九年(1653年),追論科布梭妄訐其父之罪,削去他的爵位。圖爾格弟弟遏必隆兼襲進封為一等公[13]

参考資料编辑

  • 清史稿》 卷八十六 志六十一/禮五 吉禮五/東西廡配饗
  • 清史稿》 卷二百三十三 列傳二十 圖爾格傳

註釋编辑

  1. ^ 《清史稿 卷二百三十三 列傳二十》:圖爾格,滿洲鑲白旗人,額亦都第八子也。
  2. ^ 《清史稿 卷二百三十三 列傳二十》:少從太祖征伐,積功授世職參將。尚和碩公主。太宗即位,八旗各設大臣二,備調遣,亦號「十六大臣」,以圖爾格佐鑲白旗。尋遷本旗固山額真,列八大臣。天聰元年,上伐明,圖爾格率所部從攻錦州,不克,隳大小凌河二城而還。
  3. ^ 《清史稿 卷二 本紀二 太宗 皇太極一》:二月癸巳朔,以額亦都子圖爾格、費英東子察哈尼俱為總兵官。
  4. ^ 《清史稿 卷二百三十三 列傳二十》:二年,追錄其父額亦都功,進世職總兵官。
  5. ^ 《清史稿 卷二百三十三 列傳二十》:三年,從伐明,克遵化。四年,上還師,命貝勒阿敏護諸將屯永平,而圖爾格與正黃旗固山額真納穆泰,正紅旗調遣大臣湯古岱,榜式庫爾纏、高鴻中守灤州。明監軍道張春,總兵官祖大壽、馬世龍、楊紹基等,合軍來攻,圖爾格與納穆泰、湯古岱分地設汛以守。明兵攻納穆泰急,圖爾格分兵授裨將阿玉什使赴援。明兵舉火,火將及城樓,有執纛者乘雲梯以登,阿玉什揮刀斬之,奪其纛,明兵稍卻。阿敏聞明兵攻灤州,遣巴都禮 以數百人赴之,夜三鼓,突圍入,明兵發巨砲,城圮,城樓焚。圖爾格等守四日,度不能禦,率所部夜棄城,為散隊潰圍出。會雨,明兵截擊,死者四百餘人。至永平,阿敏遂盡棄諸城,引師出塞,令圖爾格為殿。師還,命收諸將議罪,上詰責圖爾格、納穆泰等,湯古岱因引罪請死。上曰:「汝等不能全師歸,陷於彼為敵所 殺,歸至此朕又殺之,於朕復何益?且汝等既攜俘獲人畜而還,何不收我士卒與之俱來?彼等何辜,忍令其呼天搶地以死也!」圖爾格坐削總兵官,解固山額真。
  6. ^ 《清史稿 卷二百三十三 列傳二十》:五年,初設六部,起圖爾格為吏部承政。上自將伐明,攻大凌河,督諸軍合圍,令圖爾格從正白旗固山額真喀克篤禮當城東迤北。城兵出攻城南砲臺,圖爾格不及騎,徒步擊走之。略松山,大凌河旋下。八年,與固山額真譚泰帥師略錦州。上自將伐明,命貝勒濟爾哈朗留守,使圖爾格帥師屯張古臺河口,防敵自沿海至。既,又使與梅勒額真勞薩帥師出邊,渡遼河,循張古臺河駐軍,衛蒙古諸部。
  7. ^ 《清史稿 卷二百三十三 列傳二十》:是時察哈爾部林丹汗死,其子額哲不能馭其眾,諸宰桑皆來降。九年,命貝勒多爾袞等為帥,納穆泰將右翼,圖爾格將左翼,徇察哈爾,至其庭,額哲遂降。師還,略明邊,自平 魯衞入塞,躪代州,乘勝至忻口,遇伏,敗之,逐北至崞縣,殲明兵。還過平魯衞,明兵邀於途,圖爾格戰,陷陣,得數百級,明兵引入城,不敢出。圖爾格度追師且至,設伏以待,與納穆泰將千人為殿。明將祖大壽等以三千人赴戰,圖爾格返兵步戰,力衝其中堅,伏起夾擊,明兵大奔,乃徐引兵出塞。十年,敘功,授世職一等梅勒章京。
  8. ^ 《清史稿 卷二百三十三 列傳二十》:崇德元年,復授鑲白旗固山額真。從武英郡王阿濟格伐明,圖爾格率所部自坤都入邊,會於延慶,遂深入,克十六城。攻昌平,下雄縣,圖爾格皆先登。旋坐女為貝勒尼堪福晉詐取僕女為女,事發,貸死奪官。八月,復命攝固山額真。四年,上命睿親王多爾袞為奉命大將軍,率師伐明,圖爾格從,擊破明太監馮永盛、總兵侯世祿軍。復與固山額真拜音圖 敗明兵於董家口,毀邊牆,奪青山關入,下四城。
  9. ^ 《清史稿 卷二百三十三 列傳二十》:五年,從多爾袞帥師攻錦州,取其禾,屢擊敗明兵。又與固山額真葉克書將三百人伏烏忻河口,伺城兵出牧,驅牲畜以歸。明兵千餘人逐戰,葉克書馬中矢蹶,敵將兵焉,圖爾格射敵殪,翼葉克書上馬,併力擊敵,敵敗去復至,凡六合,圖爾格身中二十餘創,猶殿後力戰,護所俘還。敘功,復進世職三等昂邦章京。尋授內大臣。六年,太宗自將伐明,困洪承疇松山,圖爾格從。明總兵曹變蛟夜犯御營,兵至倉卒,守營大臣侍衛皆未集,圖爾格首發矢殪二人,與弟伊爾登、宗室錫翰督親軍攢射,變蛟中創敗去。復從諸貝勒邀擊明敗兵,戰於塔山,為伏於高橋,殺敵無算。
  10. ^ 《清史稿 卷二百三十三 列傳二十》:七年十月,上命饒餘貝勒阿巴泰為奉命大將軍,以圖爾格副之,帥師伐明。左翼道界嶺口,右翼破石城、雁門二關,並深入,越明都,自畿南徇山東, 南極兗州,克府三、州十八、縣六十七,獲明魯王以派及樂陵、陽信、東原、安丘、滋陽五郡王,他宗室官屬千餘人。遇敵三十九戰皆勝,俘三十六萬九千、駝馬騾驢牛羊五十五萬一千三百有奇,得黃金萬二千、白金二百二十萬有奇,珠緞衣裘稱是。八年六月,師還,賜白金千五百。世祖即位,敘功,進三等公。
  11. ^ 《清史稿 卷二百三十三 列傳二十》:順治二年二月,卒。九年,諡忠義。配享太廟,立碑墓道。雍正九年,定封三等果毅公,世襲。
  12. ^ 《清史稿 卷八十六 志六十一 禮五 吉禮五》:順治元年,西廡增祀武勛王揚古利,位直義上。九年,復增祀忠義公圖爾格、昭勛公圖賴,昭勛為直義子,忠義為弘毅子,父子配侑,世尤榮之。……九年,進加費英東信勇公,圖爾格果毅公,圖賴雄勇公,圖海忠達公。乾隆中,西廡增祀襄勤伯鄂爾泰,超勇親王策淩,大學士張廷玉,蒙古王、漢大臣侑食自此始。
  13. ^ 《清史稿 卷二百三十三 列傳二十》:子武爾格,從征皮島,戰死;科布梭,襲三等昂邦章京。貝子屯齊等訐鄭親王濟爾哈朗諸罪狀,因及太宗崩時圖爾格等共謁肅親王豪格,將奉以嗣位,而以上為太子。王大臣議追奪圖爾格公爵,命但削科布梭世職。科布梭亦訐其父當太宗崩時,以與白旗諸王有隙,命三牛彔護軍具甲冑弓矢衛其門,其祖母,其父,及其從父遏必隆;又嘗叱辱格格,格格,遏必隆妻也。語詳遏必隆傳。順治八年,上親政,命科布梭襲三等公,恩詔進二等。九年,追論科布梭妄訐其父,削爵。遏必隆兼襲進一等公,自有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