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安東萬·路易·德·聖茹斯特

(重定向自圣鞠斯特

路易·安托萬·萊昂·德·聖茹斯特[1](法语:Louis Antoine Léon de Saint-Just,,1767年8月25日-1794年7月28日),又译圣鞠斯特,是法國大革命雅各賓專政時期的軍事和政治領袖之一。1792年9月當選為最年輕的國民公會代表后,他的地位迅速上升,成為法蘭西第一共和國政府的主要領導。他帶頭推動處決國王路易十六的運動,隨後負責起草激進的法蘭西1793年憲法

安東萬·路易·德·聖茹斯特
Saint-Just-French anon-MBA Lyon 1955-2-IMG 0450.jpg
國民公會代表
任期
1792年9月20日-1794年7月27日
國民公會主席
任期
1794年2月19日-1794年3月6日
公共安全委員會委員
任期
1793年5月30日-1794年7月27日
个人资料
出生 1767年8月25日
德西茲, 法蘭西
逝世 1794年7月28日(26歲)
巴黎
政党 山嶽派
宗教信仰 自然神論
(至上崇拜)

聖茹斯特曾在困難重重的法國大革命戰爭初期數次被派往軍隊,作為特派員指導戰鬥。他設定的軍紀十分嚴厲,卻也很見成效。很多人認為他的督戰對前線軍隊隨後的勝利起到了很大作用。在巴黎,他是馬克西米連·羅伯斯庇爾的密友,曾與其一起擔任公共安全委員會的委員,亦曾頒布無情而血腥的恐怖政策,以鞏固革命的成果和羅伯斯庇爾的權力。在法國大革命的歷史舞臺上,聖茹斯特的活躍時間不算長久,卻在後世認知中成為恐怖統治的公開代言人,被後世史學家稱為“恐怖大天使”(L'Archange de la Terreur)。他曾多次經手策劃革命時期風雲人物的逮捕和起訴。其中包括喬治·雅克·丹敦卡米爾·德穆蘭

聖茹斯特在熱月政變中被逮捕,第二天與羅伯斯庇爾及其他盟友一起被處決。史學界很多學者認為:羅伯斯庇爾與聖茹斯特在斷頭台的死亡標誌著恐怖統治的結束。

目录

早年生活编辑

路易·安托萬·德·聖茹斯特出生於法蘭西中部城市德西茲,該城在當時隸屬前尼維內省。[2]他的父親名為路易·讓·德·聖茹斯特·德·雷休伯(Louis Jean de Saint-Just de Richebourg,1716 - 1777),一名退役的法國騎兵軍官,聖路易教團英语Order of Saint Louis的騎士;[3]母親小父親20歲,名為瑪麗-安妮·羅比諾(Marie-Anne Robinot,1736 - 1811),一位公證人的女兒。安托萬是二人的長子,[4]其下還有兩個妹妹,分別生於1768年和1769年。

聖茹斯特全家後來進行了一次北遷,于1776年定居于隸屬于前皮卡第省的布萊朗庫爾鎮。在那裡他們的生活風格較為接近鄉村貴族,依靠放租所擁有的土地為生。一年後,安托萬的父親去世,留下他的母親和三個孩子。雖然失去了家裡的支柱,母親仍舊努力保證了她唯一的兒子的教育。1779年,12歲的聖茹斯特被送往在蘇瓦松的一所教會學校進行學習(Collège of the Oratoriens, Saint-Nicolas de Soissons[5]

他在學校中的生活基本已不可考,有當時的同學回憶說聖茹斯特並不是很讓人愉快的人,但學習非常刻苦,並對塔西佗和柏拉圖情有獨鐘。一個更加廣為流傳的說法是他是著名的麻煩製造者,曾帶領學生放火燒學校建築,掩護所有共犯逃脫,而自己被抓獲后拒絕供認同黨。[5]但有書面證據表明,聖茹斯特曾與1781年8月16日獲得神父頒發的獎項。[6]所以放火行為或許并不足信。

無論聖茹斯特是如何度過的中學生活,可以確定的是,他在1786年順利地從學校畢了業。[7]

儘管如此,他激烈的本性並未隨歲月流逝而減弱。聖茹斯特是個“野性,漂亮而又極端叛逆”的年輕人,[8]在當地有名望且受歡迎。他與布萊朗庫爾當地的一名年輕女子曾有過一段戀情。女子名為特蕾莎·際里(Thérèse Gellé),比聖茹斯特略大一些。她的父親際里先生是一位富有的公證人,在鎮上擁有極高的聲勢和近乎專斷的權力。聖茹斯特是時仍舊是個沒有什麼成就的普通青年,所以特蕾莎的父親並不喜歡他。據說聖茹斯特曾向特蕾莎求婚,而特蕾莎也許了婚。[9]然而,官方記錄顯示,1786年7月25日,特蕾莎嫁給了當地另一個顯赫家庭出身的伊曼紐·索林(Emmanuel Thorin),這樁婚事被普遍認為是特蕾莎的父親主導的政治婚姻。婚禮當日聖茹斯特不在鎮裡,並不知道這事件。

儘管真實情況已不可考,但普遍認為這件事后聖茹斯特陷入了一個很危險的失戀狀態,證據是他在特蕾莎婚後數周突然不聲不響地離家出走至巴黎,同時帶走了一對手槍和他母親的一些銀器。[10]在得知他在巴黎的住宿后,他的母親讓警察將他帶到了少管所(maison de correction),於是他不得不在那裡度過了從1786年9月至1787年3月的時光。

從少管所出來后,聖茹斯特註冊成為蘭斯大學英语Reims University法學院的學生。[11]關於他的大學生活的結尾存在兩種看法:一說他1788年2月14日拿到了學士學位,並于同年4月15日拿到了從業執照[12];另一說他從法學院退學回家,並未得到任何職業證明。[13]

奧爾岡编辑

聖茹斯特在年輕時已展現了自己對文學的愛好,[14]在少管所度過的半年多的歲月裡,他開始利用時間撰寫長詩,并于兩年多后的1789年5月匿名發表了詩集。奧爾岡包含了二十篇詩章,時年21歲的聖茹斯特在其中表達了自己對動蕩時局的看法和感觸。長詩基於中世紀背景,帶有一定的奇幻色彩,以年輕的安托萬·奧爾岡(Organt)的探險為主線展開敘述,讚頌了人類最原始的美德,表達了對自由和獨立的追求[15],同時將當下社會所存在的問題歸咎于當代財富和權力的不平等。詩篇模仿了阿里奧斯托的風格[2],預示了這個少年人未來的政治極端主義傾向。其中還夾雜了大量簡單粗暴的諷刺和情色片段的描寫,並且對君主制、貴族和教會進行了十分直白的攻擊。[16]

當時的人認為奧爾岡淫穢且反動,於是它很快被查禁。但負責沒收它的檢察員發現,各處都並沒有什麼副本存留。它的銷售狀況其實並不是很好,聖茹斯特也並未因發行詩集而獲得任何經濟利益。[17]不過當時正處於大革命的序幕階段,公眾和聖茹斯特的口味都很快隨之發生了轉變,這從他死後留下的文件可以看到些端倪:在那些文件中只有了幾頁尚未完成的小說,除此之外幾乎全部都針對社會和政治理論的論文。他不曾繼續追逐他在文學上和法律上的夢想,而將全部精力集中到了革命這個唯一的目標之上。[18]

早期革命生涯编辑

在1792年九月當選為國民公會代表之前,年齡尚不足25歲的聖茹斯特一直頻繁活躍于布萊朗庫爾當地的政治舞台上。1789年革命爆發后,布萊朗庫爾傳統的政治結構進行了改進和重組。之前手握重權的公證人際里權威受到了改革派的挑戰,挑戰來自於聖茹斯特及其幾個朋友,其中包括他的妹妹露易絲的丈夫。[19]這種改革派與保守派的爭鬥一直持續到1790年,是年布萊朗庫爾舉辦了第一次公開的市政選舉,由國民制憲議會授權進行。新的選舉系統選出了聖茹斯特的一個朋友在鎮里擔任市長;另一個朋友擔任秘書;同時他的妹夫擔任地方國民自衛軍的領袖。聖茹斯特當時並沒有任何社會工作,並不滿足繳稅標準,同時也尚未足齡,但他仍舊被破格允許加入國民自衛軍[20]

聖茹斯特立刻表現出了他無情的紀律主義——日後他亦因此而聞名於世。在短短幾個月內,他被晉升為指揮官,并被授予中校軍銜。[21]他多次出席地方會議,所展現出的愛國熱情和才華讓與會者印象深刻。在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中,聖茹斯特在地方議會上公開燒毀反革命的宣傳冊,與此同時把手伸進火焰里,用以宣誓他對共和國的忠貞無二。此舉讓出席議會的所有人大為感動。[22]

與此同時,聖茹斯特開始準備參選所在地區的國民議會代表。為此他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比如寫信給多位在當時已是風雲人物的革命領袖,其中包括卡米爾·德穆蘭[23]1790年年末,他第一次給羅伯斯庇爾寫信,請他協助解決當地發起的一個政治訴求。這封信中充滿了真誠的讚美之詞。信的開頭寫著:“是您支撐著這個搖搖欲墜的國家,使她遠離專制和陰謀的侵染;而我如同感知上帝的奇跡一樣感知到您與我同在……”[24]羅伯斯庇爾在當時已經相當出名,每天會收到許多陌生人發來的類似信件。聖茹斯特的這一封是他保留下來的其中一封。[25]羅伯斯庇爾有無回應並不清楚。但以這封信為開端,兩人之間發展出了“神秘而深邃的友誼,一直持續到兩人共同赴死的那一天”。[26]

1791年8月至9月期間,地方議會舉行了國民立法議會代表的競選,聖茹斯特是其中一名候選人。[27][28]他一直以來的政敵際里在競選中重新指出他的年齡尚不足25、實際上並無資格成為代表的事實。這是一個硬性規定,而聖茹斯特無法舉證進行反駁。所以他不幸落選了這一次選舉。在那之後他並未完全消沉,在當地仍舊活躍于捍衛農民利益的法律案件,[29]並曾寫信向人借用法律書籍。[30]

革命的精神和法蘭西憲法编辑

在等待1791年選舉的期間,聖茹斯特進行了大量的創作工作。1791年春天發表的《革命的精神和法蘭西憲法》((L'Esprit de la Revolution et de la constitution de France))是其中一部作品。[31]是時他的寫作風格已經全然脫離了之前的諷刺風格,變得十分嚴肅,且包含了一些古羅馬式的道德層面說教,這種風格在當時深受革命者們推崇。[32]書中展示出的政治立場出人意料地溫和,明顯可以看出作者的思想受到了孟德斯鳩的極大影響,並且全書所討論的政治制度都尚局限在君主立憲制之內。[33]聖茹斯特在書中表達了自己對迄今為止所發生的那些無序的革命暴力的極端憎惡之情,蔑視地稱那些參與這些無序暴力的人只不過是“暴亂的奴隸”。[34]與此同時,他對國民立法議會中的代表們讚譽有加,認為他們冷靜而清醒的美德將會成為革命的最佳指導。[35]革命的精神總共包括五卷書,它有很多碎片式的理論和思想,許多主張存在著內部矛盾,體現了作者是時的不成熟。但同時它也清楚地表明聖茹斯特不再認為政府是對人類本性的壓制,而是還原人類美好本質的必要手段:它的最終目標在於“促進社會向著遙遠而又理想的遠方行進”。[36]

和奧爾岡一樣,這本新的著作也並沒有很多讀者。在本書發行后的不久的1791年6月21日,凡爾賽發生了著名的路易十六出逃事件。這使得聖茹斯特在書中所考慮的君主立憲制突然不合時宜起來。不過這件事還有另外一個效果——它徹底點燃了公眾對國王一直在醞釀著的憤怒之情,最終導致了1792年八月十日事件。當日巴黎暴徒暴力襲擊了杜樂麗宮,促成了君主制的土崩瓦解。而作為對事件的回應,國民立法議會宣佈解散,并進行新的男性公民普選,共同召開國民公會。這個時機對聖茹斯特堪稱完美,他在當年八月底就可年滿25歲,成為合格的競選人。[37][29]八月十日事件引起的恐慌還導致了他的許多競選對手退出了選舉,[38]於是聖茹斯特十分順利地當選為埃納省的代表之一。[39]最終他如願前往巴黎,成為了國民公會中最年輕的成員。[40]

國民公會代表编辑

处决路易十六编辑

1792年9月到達巴黎后,聖茹斯特最初十分謹慎,並未留下太多和代表們互動的記錄。他加入了雅各賓俱樂部,但他對吉倫特派和山岳派都並不親近。[41]直到1792年11月13日,他在國民公會上發表了他的首次演說,此次演說使得他一舉成名。演說所針對的辯題是如何處置曾經的國王路易十六。[42]在聖茹斯特之前發表見解的人意見都相對溫和,而聖茹斯特則對國王進行了十分嚴厲的譴責。他要求“路易·卡佩”不應以曾經的國王的身份接受審判,甚至不應以一個公民的身份接受審判。他是一個叛徒,一個理應處死的敵人。[43][44]“對於我來說,”他宣稱,“我不認為此處存在任何妥協的可能性,一個國王只能在‘統治’與‘死亡’之間擇其一。他的存在本身對自由的國度就是一種壓迫、一種敵對。他褻瀆法律。他必須以死確保人民的安寧。因為在他的概念里,他需要以鎮壓人民的手段來保全自己。”[45]

這位年輕代表的發言震撼了國民公會。[46][47]聖茹斯特在整個演講過程中頻繁被掌聲打斷。[48]在他演講的結尾,他提出了他那句著名的見解:“沒有一個統治者是無辜的。”[49]羅伯斯庇爾顯然對聖茹斯特的發言印象分外深刻——他在第二天的演講中所展現出來的幾乎就是聖茹斯特的觀點的復刻。[50]他們共同的看法最終也成為了雅各賓的官方立場。[43]同年12月,國民公會對此通過了立法:路易十六的審判如期進行,並被判處死刑。1793年1月21日,路易十六被處決于斷頭台。[51]

法蘭西1793年憲法编辑

因為法蘭西1791年憲法包括國王的角色,這已經失效了而為了法蘭西第一共和國需要更新。自從國王被處死後,大量的草稿已經在國民公會內流傳,而聖茹斯特在1793年4月24日提交了一份他自己的冗長的提案。[52]他草案納入其他最常見的主張︰投票權、請願權,和就業資格平等,在這些的基本原則中他提出的草案是有條理的。他和其餘草案的分岐,是在選舉問題上。聖茹斯特拒絕所有投票權和資格限制的複雜系統,只支持古典風格全國公民投票簡單的多數。[53]在其他代表提出的混亂建議,聖茹斯特每有彈性的堅持他的"一人一票英语one man one vote"計畫,而這是明顯的順從希臘-羅馬的傳統(這是在革命期間特別珍貴和理想化的法蘭西文化)增強他的政治威望。當沒有計劃獲得足夠票數通過時,正式憲法起草人做出妥協組成任務組負責代表,聖茹斯特當選為五名成員之一。

 
公共安全委員會入口。1793年5月30日,聖茹斯特成為委員會的成員。[34]

為表彰他們任務的重要性,所有憲法起草者都加入有實權新成立的公共安全委員會[34] 國民公會賦予委員會特別的權力,為1793年早期爆發的法蘭西革命戰爭提供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原擬以服務期限不過三十天期限就進行改選,所以他們需要速開展工作。聖茹斯特接手了這爭論議題和引領法蘭西1793年憲法的新事物。他的第一任期結束前,新的文件已經完成,提交國民公會,並在1793年6月24日批准作為法律。[30]

新憲法對聖茹斯特卻仍然只不過是個陳列品。不管他如何想看到它實現,戰時緊急措施生效了。戰爭已經要求暫停憲政民主。它給國民公會至高無上的權力,而公共安全委員會是坐在其行政金字塔的頂端。羅伯斯庇爾,在聖茹斯特的幫助下,有力的回擊在緊急措施下,確保政府的續存——“革命”——直到勝利的到來。[54]

公共安全委員會编辑

驅逐吉倫特派编辑

在聖茹斯特致力於1793年新憲法草案的時期,戲劇化的政治鬥爭正在發生。無套褲漢-自認為”人民”藉由許多激進的,經由巴黎公社被選為代表-已經對溫和的吉倫特派日益反感,由國民警衛隊支持大規模發起1793年5月31日-6月2日的暴動,他們包圍了國民公會並強制的逮捕吉倫特派的代表。許多代表–甚至山嶽派,長久以來維無套褲漢持與著非正式的聯盟–憎恨恐嚇,但他們被迫接受服從。吉倫特派的領袖雅克·皮埃爾·布里索,被指控叛國罪並排定審判,但其他的布里索黨人被監禁或被追捕,沒有正式的控罪。國民公會爭論他們的命運而且政治的混亂持續了幾個星期。聖茹斯特此前一直對吉倫特派保持沉默的,但現在,聖茹斯特提交給公會的報告,為安全委員會準備好起訴書時,顯然與長期強烈反對他們的羅伯斯庇爾站在一起了。[55]

在秘密談判中,公共安全委員會對將吉倫特派代表們監禁,最初無法形成共識,但隨著一些已經逃到各省的代表們,試圖煽動叛亂,監禁意見得到鞏固。[56]七月初,聖茹斯特能夠以以安全委員會的名義以演說提供國民公會長篇報告,他的譴責攻擊使得這個事件沒有任何進一步的調解的空間。對吉倫特派的審判必須進行,而他說,任何裁決必須是嚴厲的。這訴訟拖了幾個月,1793年10月31日布里索和他的二十個盟友最終被定罪,並送上了斷頭台。[57]聖茹斯特用他們的情況威逼國民公會批准新法律,最終1793年9月17日授予公共安全委員會執行嫌疑犯法令新的,巨大的逮捕和懲罰權力。[58]

軍隊特派員编辑

聖茹斯特提案從公會派出代表直接監督所有軍事工作,1793年10月10日被批准。[59]那年秋天在前線的情況惡化了,幾個代表被派往亞爾薩斯緊要地區撐住崩解的萊茵區陸軍英语Army of the Rhine (France)。結果不如預期,因此聖茹斯特和盟友菲力浦·弗朗索瓦·約瑟夫·樂巴斯英语Philippe-François-Joseph Le Bas一起在月底被公會派往這個地區。這兩人被賦予"特別權力"整飭紀律並重組軍隊。[60]

" 士兵們,我們來為你們雪恥,並帶來會領導你們 走向勝利的指揮官。我們有決心找出,獎勵,和提拔有功勞的;並追蹤所有有罪的人,不管他們是誰…

現命令所有指揮官、官員和政府的代理人,在三天內滿足士兵有充分根據的不滿。過了這期間,我們自己聽到任何投訴,我們將呈現出軍隊還沒有看到的司法審判和嚴厲處分的例子。"[61]

– 1793年聖茹斯特的第一次對萊茵區陸軍英语Army of the Rhine (France)的宣言。

從一開始,聖茹斯特主導這個任務。[60][62]他是對指揮官無情的要求結果以及同情普通的士兵的投訴。[59]在他到達前線的第一天,他發出有希望的公告"軍隊還沒有看到的司法審判和嚴厲處分的例子。"[61][63]在很短的時間內多名官員被撤職和更多被執行槍決,包括至少一位將軍。整個軍隊立即置於最嚴厲的紀律約束下。[64]

在士兵和平民之中是一樣的,聖茹斯特壓制革命的對手,而他不同意一些特派任務代表下令的大規模處決。[59]他否決了很多代表們的工作,許多人被召回巴黎。[60]對他當地的政治家們更容易受到責難︰甚至有實力的阿爾薩斯最大城市史特拉斯堡的革命領袖,被稱為“史特拉斯堡讓-保爾·馬拉”的厄羅俱史·施奈德英语Eulogius Schneider,也被聖茹斯特下令逮捕,並很迅速送上斷頭臺。[65]聖茹斯特只與讓-夏爾·皮什格魯將軍密切合作,他很敬重可靠的雅各賓主義者。[a]在聖茹斯特不眨眼的監視下,皮什格魯和拉扎爾·喔戌英语Lazare Hoche巧妙地在維桑堡的第二次戰役(1793)英语Second Battle of Wissembourg (1793)確保了戰線並開始侵入日耳曼的萊茵蘭[59]隨著軍隊注入了新活力,聖茹斯特簡略地回到的巴黎,那裡的成功使他受到歡迎。然而,很少有時間來慶祝。他很快被送回前線,這一次是比利時在那裡北部陸軍英语Army of the North (France)正在經歷同樣的紀律和組織的問題。他再次以無情而有效地發表結果,但不到一個月後特派任務被打斷。因為巴黎震撼的政治暴力,羅伯斯庇爾需要他提供的援助。[6]

國民公會主席编辑

隨著共和軍的推進與吉倫特派已經被摧毀,雅各賓派和羅伯斯庇爾領導的左翼山嶽黨人,控制著國民公會。在這些情況下,法蘭西共和曆第二年風月的第一天,1794年2月19日,聖茹斯特當選作為國民公會的主席。[65]

有了這個新權力,他說服公會通過激進的“風月法令英语Ventôse Decrees”,根據這法令政府將可沒收貴族流亡分子的財產,並將它分發給有需要的人無套褲漢[67]但是財富再分配英语Redistribution of income and wealth這條例,法蘭西大革命以來最有疑義的革命性決議,[68]從來未實施。公共安全委員會步履蹣跚的訂定強制實施細則,[67]然而以瘋狂速度展開的政治事件將他們拋在後面。[69]

雅各賓派的反對者認為“風月法令英语Ventôse Decrees”是不可信任為了討好激進極端左派的伎倆。[70]真誠與否,聖茹斯特提出慷慨激昂支持該發案的論據。法令通過一周後,聖茹斯特大力的敦促實施,並歡呼他們引導前往一個新時代︰"消滅自由國家不光採的貧窮;愛國者的財產是神聖的,但陰謀家商品的存在是討厭的。討厭的是人間的強大力量;他們有權如同主人般的對忽視他們的政府發言。"[70]

 
革命法庭譴責埃貝爾派命令

芽月编辑

1794年春臨近時,羅伯斯庇爾、喬治·庫東菲利普·弗朗索瓦·約瑟夫·樂巴英语Philippe-François-Joseph Le Bas和聖茹斯特領導的公共安全委員會,幾乎完全控制了政府的運作。[71]儘管擁有廣大的權力,然而,競爭對手和敵人仍然存在。其中一個最棘手的問題,至少對羅伯斯庇爾而言,民粹主義鼓吹者雅克·R·埃貝爾已經成形,在他的報紙杜薛斯涅神父報英语Le Père Duchesne釋放出如山洪般批判反對雅各賓主義的資產階級。極端激進的埃貝爾派科德利埃俱樂部削弱了雅各賓派向法院控訴和管理無套褲漢的努力而最極端的埃貝爾派甚至公開號召起義。[72]

聖茹斯特,他作為公會主席的角色,毫不含糊地宣布:“無論誰詆毀或攻擊革命政府的尊嚴,應判處死刑”,而公會在風月13日表決同意。埃贝尔和他的親信第二天被逮捕。[65]聖茹斯特發誓,“沒有更多的憐惜,對罪行沒有軟弱......從今以後,政府不會原諒罪惡,”[73]隨後,芽月4日(1794年3月24日),革命法庭將赫伯特,查爾斯·菲利普·哦掌英语Charles-Philippe Ronsin弗朗索瓦·尼古拉·文森特英语François-Nicolas Vincent和其他大多數明顯出眾的埃貝爾派送上了斷頭台。[74]

正在進行政治鬥爭——至少從逮捕吉倫特派以來已經足夠血腥可被稱為恐怖統治——擴展的越來越廣泛。當埃貝爾派殞落時,羅伯斯庇爾感到必須消除他的其他科德利埃俱樂部競爭對手,由法布爾·德·阿格勒汀拿英语Fabre d’Eglantine開始到他的親密朋友喬治·雅克·丹敦[75]這些強而有力的代表是很困難的獵物,但涉及法國東印度公司清算金融醜聞提供“方便的藉口”。[75]羅伯斯庇爾再度差遣聖茹斯特到公會提交一份委員會的"報告",1974年3月31日,他宣布逮捕丹敦和“君主主義的最後黨羽”。[75]經過混亂的擺樣子公審,1794年4月5日,法布爾·德·阿格勒汀拿英语Fabre d’Eglantine、卡米爾·德穆蘭和丹敦其他主要的支持者,這一群十五人一起走上斷頭台。在他的報告中,聖茹斯特已經承諾,這將是共和國敵人的最後“清洗”。[75]

聖茹斯特和羅伯斯庇爾暴力鏟除埃貝爾派和丹敦派只提供了海市蜃樓的穩定性。死亡造成深邃怨恨和他們的缺席只讓雅各賓派更難影響危險、不可預知的無套褲漢群氓。[76]這種缺乏街頭的支援將在致命的熱月政變事件期間得到證明。[77]

作為委員會報告的發言人,聖茹斯特承擔任了恐怖統治的公眾形象,而他成了廣為人知的“死亡天使”。[78]芽月事件發生後,聖茹斯特強化他對國家安全機構組織的控制。他創建新的與公共安全委員會相匹配"一般員警"機構——並篡奪——已正式交付給一般安全委員會的權力。然而,成立後不久,新機構的行政運作轉交給羅伯斯庇爾,聖茹斯特離開巴黎再一次派往前線。[79][80]

最後的日子编辑

弗勒呂斯戰役编辑

特派回到比利時軍隊的任務,聖茹斯特再次承擔北部陸軍英语Army of the North (France)的最高監督並促成弗勒呂斯英语Fleurus的勝利。[59][81]1794年6月26日激烈爭奪戰迫使奧地利軍隊撤退,成為擊敗第一次反法同盟的轉捩點。法蘭西此後保持進攻的態勢,直到1797年的最終勝利。[82]他從戰場回來之後,聖茹斯特被視為英雄和“來自四面八方的歡呼”。[83]

回到巴黎,聖茹斯特發現羅伯斯庇爾的政治地位已明顯降低。由於恐怖統治達到極盛-即所謂的“真正的恐怖統治”——被他的敵人反擊的危險變得幾乎不可避免。[12][84]然而,聖茹斯特,仍然是不動搖的維持他與羅伯斯庇爾的聯盟。[85]法蘭西在弗勒呂斯的關鍵勝利,和其他隨後的勝利,以恐怖統治作為戰爭期間國家安全需求的論斷正當性也減少了。“恐怖統治的藉口結束了”。[86]恐怖統治的反對者用聖茹斯特自己的話對抗他,要求全面實施法蘭西1793年憲法[87][88]

隨著政治戰鬥達到白熱化,委員會提出了一項法案,確立了“嫌疑犯法令”的更新版本——牧月22日法令。有了它,“人民公敵”的新類別成立的條件如此含糊,幾乎任何人都可能被指責。被告的法律顧問不被允許而且處了死刑外,革命法庭可不經審判直接判決。條例草案迅速經羅伯斯庇爾的護航成為法律,聖茹斯特雖然沒有直接參與組建,他當然支持。[89]新法規定義“真正的恐怖統治”︰實施的第一個月,巴黎的平均處決從每一天五件上升到十七件,在下個月飆升至二十六件。[90]

牧月22日法令是羅伯斯庇爾反對者的突破點。[91]對恐怖統治的抗拒瀰漫整個國民公會,而聖茹斯特被迫解決意見的不一致。伯特蘭·拜雅英语Bertrand Barère和其他熱月黨人斷言他為羅伯斯庇爾設計獨裁政權的計劃,[28]但儘管如此,一些人認為他是可補救的或至少是有用的——直到熱月9日,1794年7月27日,他公開為羅伯斯庇爾辯護,說明他的不妥協。[92]

熱月编辑

在講臺上,聖茹斯特宣佈現行法律的絕對必要性,而結黨密謀的代表在他說話時憤怒地喧鬧干擾。最後他們中的幾個人用身體將他推離講臺,然後每個開始他自己的講話,呼籲剷除羅伯斯庇爾和他的支持者。据保羅·巴拉斯回憶,在这一片嘩然中,聖茹斯特“沒有離開主席臺,哪怕这种程度的干扰足以使其他任何人离开讲台。他只退了幾步,然後再次上前,驕傲地繼續他的講話……一動不動,堅定地以他的平靜对抗着众人。”[93]

聖茹斯特在講臺上保全了他的尊嚴,但无法保全他的生命。尽管有着圣茹斯特的支持,羅伯斯庇爾结巴了;罗伯斯庇尔的弟弟奧古斯丁·羅伯斯比爾、菲利普·弗朗索瓦·約瑟夫·樂巴和所有其他關鍵盟友試圖遊說動搖國民公會代表,但均已失敗告终。[94]本次會議以通过了他們的逮捕命令而結束。聖茹斯特依然站在主席臺上,保持冷靜,“輕蔑地看着”事态的发展。[25]弗朗索瓦·昂里奥英语François Hanriot領導的巴黎公社軍隊趕來解救他們时,他的信心似乎得到了验证。但數小時內整個集團就被逼退至巴黎市政廳。當国民公会的士兵們終於突破進去時,有些受挫的雅各賓派試圖自殺;菲利普·弗朗索瓦·約瑟夫·樂巴站在聖茹斯特旁邊,向自己的頭部開槍自殺。圣茹斯特自己有无任何自殺的打算並不清楚,但在这混乱而粗暴的逮捕过程中,只有他一人臨危不亂;所有被捕的人当中,“只有聖茹斯特还能走路;尽管雙手被綁,他仍然昂著頭。”[95]羅伯斯庇爾、聖茹斯特和他們的20位盟友在第二天被送上斷頭臺,而據說聖茹斯特冷靜並自豪地接受他的死亡。在最後验明正身时,他指了指法蘭西1793年憲法副本說,“我就是它的作者。”[96]

遺產编辑

 
全集,查爾斯威勒(Charles Vellay)編輯。第一版,巴黎1908

去世後的出版物编辑

  • Saint-Just, Fragments sur les institutions républicaines (法文)
  • Saint-Just, Théorie politique, edited by Alain Liénard, Seuil, Paris, 1976. (法文)

完整的合集编辑

戲劇角色编辑

阿爾貝·卡繆和聖茹斯特编辑

流行文化编辑

Representations of Saint-Just include those found in the novel Stello (1832) by 阿尔弗雷·德·维尼,[97]and in the plays 丹敦之死英语Danton's Death (1835, by 格奧爾格·畢希納)[98]and Poor Bitos (Pauvre Bitos, ou Le dîner de têtes, 1956, by 尚·阿諾伊).[99]In film, Saint-Just has been portrayed by 阿貝爾·岡斯 in 拿破崙(1927年影片)英语Napoléon (1927 film);傑斯·巴克英语Jess Barkerin 恐怖統治(電影)英语Reign of Terror (film) (1949);波戈斯路·琳達英语Bogusław Lindain 丹敦(1983年電影)英语Danton (1983 film) (1983); and 克里斯托弗·湯普森(演員)英语Christopher Thompson (actor)in 法蘭西大革命(影片)英语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film) (1989). 讓-皮埃爾·里奧 plays a surreal caricature of Saint-Just in 尚盧·高達's 週末 (電影) (1967).[100]Saint-Just is the main character in the fantasy novel Light from Aphelion: Rising from Dust (2016, by Martine Carlsson).[來源請求]

註解编辑

  1. 皮什格魯最終告別聖茹斯特和雅各賓主義,在熱月政變後成為保皇派的支持者。他在菓月18日政變 (1797)後被監禁,死於獄中。[66]

參考文獻编辑

  1. 「聖茹斯特」是固定譯名,請不要參考《法語譯名手冊》。
  2. 2.0 2.1 Ten Brink, p. 105.
  3. Vinot (edition Fayard), p. 16.
  4. Vinot (edition Fayard), p. 17.
  5. 5.0 5.1 Curtis, p. 38.
  6. 6.0 6.1 Curtis, p. 5.
  7. Hampson, p. 4.
  8. Scurr, p. 132.
  9. Hampson, p. 5.
  10. Hampson, pp. 5–6.
  11. Vinot (edition Fayard), pp. 57–58.
  12. 12.0 12.1 Curtis, pp. 8.
  13. Hampson, pp.6–9.
  14. Vinot (edition Fayard), p. 59.
  15. Hampson, pp. 16–17.
  16. Palmer, p. 10.
  17. Vinot, p. 61.
  18. Hampson, p. 18.
  19. Hampson, pp. 22–23.
  20. Hampson, pp. 21–24.
  21. Hampson, p. 24.
  22. Hampson, p. 26.
  23. Hampson, p. 27.
  24. Thompson, p. 109.
  25. 25.0 25.1 Hampton, p. 28.
  26. Scurr, p. 121.
  27. Hampson, p. 32.
  28. 28.0 28.1 Curtis, p. 29.
  29. 29.0 29.1 Hampson, pp.34–35.
  30. 30.0 30.1 Curtis, p. 30.
  31. Hampson, pp. 30–31.
  32. Hampson, p. 37.
  33. Hampson, p. 30-31.
  34. 34.0 34.1 34.2 Hampson, p. 32.
  35. Hampson, pp. 40–43.
  36. Hampson, p. 56.
  37. Jordan, p. 46.
  38. Hampson, p. 35.
  39. Bruun, p. 24.
  40. Hazani, p. 113.
  41. Hampson, pp. 78–79.
  42. Hampson, p. 82.
  43. 43.0 43.1 Walzer, pp. 121-130.
  44. Hampson, p. 84.
  45. Curtis, pp. 38
  46. Hampton, pp 85.
  47. Schama, p. 651.
  48. Hampson, p. 86.
  49. Scurr, p. 221.
  50. Scurr, pp. 221–222.
  51. Hampson, p. 87.
  52. Hampson, pp. 100–101.
  53. Hampson, p. 102.
  54. Soboul (1975), p. 327.
  55. Schama, p. 803.
  56. Hampson, p. 117.
  57. Doyle, p. 253.
  58. Schama, p. 766.
  59. 59.0 59.1 59.2 59.3 59.4 Saint-Just, Antoine Louis Léon de Richebourg de. 大英百科全書 24 第十一版: 20–21. 1911年. 
  60. 60.0 60.1 60.2 Palmer, pp. 180–181.
  61. 61.0 61.1 Bruun, p. 75.
  62. Béraud, pp. 102–103.
  63. Palmer, pp. 182–183.
  64. Palmer, pp. 183–184.
  65. 65.0 65.1 65.2 Stephens, p. 470.
  66. Rudé, p. 32; Hibbert, p. 315.
  67. 67.0 67.1 Soboul, p. 396.
  68. Rudé, pp. 99–100.
  69. Schama, p. 840.
  70. 70.0 70.1 Mason, Rizzo, pp. 258–262.
  71. Bax, p. 84.
  72. Hampson, p. 182.
  73. Hampson, p. 185.
  74. Doyle, p. 270.
  75. 75.0 75.1 75.2 75.3 Doyle, pp. 272–274.
  76. Soboul (1980), p. 256.
  77. Doyle, p. 281.
  78. Loomis, p. 284.
  79. Aulard, p. 253.
  80. Andress, p. 292.
  81. Hampson, p. 205.
  82. Doyle, pp. 206–207.
  83. Ten-Brink, p. 107.
  84. Hampson, p. 207.
  85. Ten-Brink, p. 309.
  86. Bruun, p. 119.
  87. Scurr, p. 340.
  88. Hampson, pp. 207–209.
  89. Hampson, pp. 214–215.
  90. Schama, p. 837.
  91. Doyle, pp. 277–278.
  92. Doyle, pp. 279–280.
  93. Béraud, pp. 111–112.
  94. Ten-Brink, pp. 372–374.
  95. Loomis, p. 399.
  96. Hampson, p. 227.
  97. Poems and romances of Alfred de Vigny. London and Westminster Review (H. Hooper). April–August 1838, 31 (1): 37–39 [16 January 2015]. 
  98. The Theater: Danton's Death. Time. 14 November 1938 [3 August 2011]. 
  99. Theater: The Guillotine Complex. Time. 27 November 1964 [25 August 2011]. 
  100. Louis-Antoine de Saint-Just (Character). Internet Movie Database. 2011 [3 August 2011]. 

書目提要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