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在中國的黑人是指長期居住在中国境內(不論合法或非法)的黑非洲裔人士。

在中國的黑人
總人口
官方数据:約8万(民间称20万~50万)
分佈地區
東部沿海大城市
包括廣州上海北京
語言
宗教信仰
伊斯兰教 · 基督新教 · 罗马天主教

來華歷史编辑

1949年以前编辑

唐朝的海上丝绸之路远至波斯湾乃至非洲东海岸一带。[1]有說法認為唐代的「崑崙奴」是指非洲黑人。[2]但經學者考證,被称为“昆仑奴”的黑人不是非洲的尼格罗人种,而是尼格里托人,又被稱為矮黑人,直到今日尼格里托人仍散居在马来半岛以南的诸海岛上。[3]所以唐代“昆仑奴”的来源不是非洲,与古代非洲黑人完全无关 [4]

宋代沿袭了唐代的海上丝绸之路,和东南亚、南亚、非洲东海岸有着贸易往来。蒙元朝廷與和埃及的馬木留克王朝有政治上的往来。[5]清末中國大量华工被贩卖到非洲,形成了一种特殊的“非洲热”,對非洲的生产水平發展亦有所提高。[6][7]

現代中国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改革开放之后,非洲黑人前來廣州做生意,並留居在中國,在中國境內形成一個非洲黑人社群。[8][9]2003年,廣州市的非裔人口有兩万,人數每年以百分之三十至四十的速度增長。現時广州一共有二十万非裔人口,以尼日利亚籍的人佔最多。[10]但合法的黑人有10344人[11]。有網上評論認為黑人因語言不通及文化衝突等因素,長期面對着不公平的待遇,但广州社科院城市管理研究所所长黄石鼎認為:“现在广州的黑人每年以30%~40%速度递增,他们已经自然地形成了很多集聚点,同时,贩毒、抢劫等刑事案件上升很快,要不了几年,问题会很严重,现在该是正视的时候了。”[12][10][13]

廣州黑人聚居的地方被稱為「黑人村」,衛生情況惡劣,有人當街宰羊并將動物內臟隨處丟棄,又有人隨地吐痰,故不少廣州人盡量避開「黑人村」[14]

人口编辑

2015年,在中國的非洲留學生有49,792人,較2014年的人數增加了8,115人,增長19.47%[15]

在2016年,在中國的非洲留學生有61,594人,較2014年的人數增加了11,802人,增長23.7%。[16]

截至2017年2月25日,在广州实有非洲国家的合法人员为10,344人[17]

截至2017年4月25日,广州的非裔合法人員约占广州外国人总人口(8.8万人)的17%,即14,960人。

種族問題编辑

2017年3月3日,全國政協委員潘慶林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第五次會議上提交一份名為《建議國家從嚴從速全力以赴解決廣東省非洲黑人群居的問題》的提案,認為非洲裔外國人「三非」(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工作)對國內造成嚴重的社會治安問題、公共衛生問題與民族種族問題等重大隱患 [18]

據報道,2016年以來,广州查处的“三非”外国人员(指未经合法手续而在中国非法就业、非法入境和非法居留的外国人)总量连续两年下降,2016年同比减少了20 .7%,白云区的公安人員透露,外国人管理工作存在不少困难,比如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将“三非”外国人遣送回国后,一些三非外国人员因为在广东打工收入高,很快又回流了;一些孕、病、残人士又不具备进看守所的条件,给管理工作带来了极大压力;许多房屋租赁机构不能按规定及时向公安局反馈相关情况。[19]

有學者表示,与单一民族占压倒多数聚居的情況相比,在多民族混居的状态下,居民之間產生摩擦沖突的几率较高,语言、宗教和风俗的不同都可能产生摩擦,而且在单一民族聚居的情况下个体之间所發生的摩擦,換在多民族混居的状态時較容易上升到民族冲突的层次。如果外來移民群体的人数在当地占比较少,他们一方面因為与原住民接触交流机会較高而更容易融合于原住民生活的習俗、文化传统、政治认同,另外他们也因為人口数量稀少或人口占比極低的劣势而能有效遏制外來移民群体之中不轨之辈的异念;如果外來移民群体在较短的时间内,人口膨胀到很大数量,同時以原來的国籍或民族、宗教等为凝聚核心而形成了足够大的单一外來移民群体,而且单一外來移民群体又在东道国或东道国局部地区內的人口逐渐上升,只要东道国的政治环境許可,声称代表这个外來群体的政治力量就将应运而生。这种政治力量一旦形成,为了维护及扩张自己在东道国政坛上的地位,該政治力量所想要推进的就不会是令外来移民融入当地社会直至與当地原住民最终融合,反而是刻意强调、乃至制造外来移民与当地社会的種種不同,并片面要求对这类与当地社会或原住民的不同给予“宽容”,在西方世界的代议制民主政体及诸如“多元文化”之类“政治正确”的思潮下,这种片面要求当地社会或原住民向外來移民群体“宽容”的倾向又会受到进一步激励。[20]

治安問題编辑

日期 經過
2013年8月13日 廣州警方動用過千警力,包圍廣園西路附近的利華酒店,展開清查行動,過程中繳獲大批疑似冰毒、海洛因等各類毒品、吸食毒品工具、大量毒資以及仿真手槍、鋼珠手槍,抓捕涉嫌販賣毒品的違法犯罪人員168人,其中大部分為非洲裔,多是西非籍人士(奈及利亞馬里等幾個國家較多)。[21]
2014年全年 長期盤踞在廣東的非洲裔販毒團伙與巴基斯坦籍等販毒集團不斷糾集多國籍販毒人員、以人體藏毒等多種販毒方式向中國境內輸入「金新月海洛因[22]
2015年全年 以非洲裔為代表的國際販毒團伙向中國販運「金新月」海洛因的問題突出。[23]
2016年全年 外國籍人員在華販毒活動呈增多趨勢,非洲裔、南亞裔等國際販毒集團向中國販運「金新月」海洛因突出。[24]
2016年 經一名快遞员舉報毒品案件的線索,白雲警方成立專案組針對此案展開偵查,白雲警方於6月7日兵分兩路,出動30多名警力,分別在廣州、東莞兩地抓獲了非洲籍嫌疑男子5名,破獲了一宗特大跨境運毒案。根據《廣州市公安局舉報毒品違法犯罪獎勵辦法》,該名快遞员在7月5日獲得警方的19萬元獎勵金。[25]
2017年4月20日 廣州公安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了一起跨國走私毒品案,4名非洲籍人員落網,其中2名在廣州被刑拘。抓捕過程中,兩名疑犯為了躲避警方,其中一名躲在陽台窗簾後面,被電擊槍直接電倒在地面;另一名藉助膚色,躲在燈壞了的廚房裡。[26]

著名人物编辑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说不尽的盛唐. 人民日报. [2013] (中文(简体)‎). 
  2. ^ 唐朝“昆仑奴”从何而来? 学者考证即非洲黑奴. 网易. [2006] (中文(简体)‎). 
  3. ^ “昆仑奴”并非非洲黑人 唐朝黑人从哪儿来 (1). 中华网. [20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02) (中文(简体)‎). 
  4. ^ 解开唐朝黑人来历之谜.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5-7). 
  5. ^ 元朝之对外经济与文化交流(2). 中国网. [20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年11月7日) (中文(简体)‎). 
  6. ^ 中国历史上的“非洲热”. 人民网. [2006] (中文(简体)‎). 
  7. ^ 中国历史上的非洲热:曹操坐埃及折叠椅(图). 人民网. [2006] (中文(简体)‎). 
  8. ^ 非洲人在广州:广东人的非洲女婿(组图). 网易. [2012] (中文(简体)‎). 
  9. ^ 非洲人在广州:广东人的非洲女婿(组图). 国际在线. [2012] (中文(简体)‎). 
  10. ^ 10.0 10.1 非洲人历经艰辛闯广东. 新华网. [2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14) (中文(简体)‎). 
  11. ^ 在廣州非洲國家人員降至10344人 達近年最低值
  12. ^ 很近,很陌生——广州人对非洲裔客人的印象调查. 南都周刊. [2009] (中文(简体)‎). [永久失效連結]
  13. ^ 黑人談廣州 快評:如果包容,請別叫他們黑鬼
  14. ^ 伊波拉隨時殺到 廣州「黑人村」播毒危機處處.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5-7). 
  15. ^ 2015年全国来华留学生数据发布
  16. ^ 2016年度我国来华留学生情况统计.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5-7). 
  17. ^ 在广州非洲国家人员降至10344人 达近年最低值
  18. ^ 潘慶林:從嚴從速全力以赴解決廣東省非洲黑人群居的問題.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5-7). 
  19. ^ 李文. 广州共有在住外国人8.8万人. 南方都市报. 2017年5月11日 [2017-09-12]. 
  20. ^ 梅新育:当前我国跨境人口流动的风险与挑战.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5-7). 
  21. ^ 广州警方出动千余警力擒168毒贩 非洲裔毒贩穿底裤跳楼.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5-7). 
  22. ^ 《2014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5-7). 
  23. ^ 《2015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5-7). 
  24. ^ 《2016年中國毒品形勢報告·三·毒品販運》.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5-7). 
  25. ^ 五名非洲籍人員跨境運毒 廣州快遞小哥舉報獲獎19萬.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5-7). 
  26. ^ 广东黑人贩毒躲在暗处让警察一顿找.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