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陛下之舰埃尔宾号(德語:SMS Elbing[註 1])是俄罗斯帝国海军原以“涅韦利斯科伊将军号”之名、于1913年从德国但泽希肖船厂英语Schichau-Werke订购的一艘小巡洋舰。但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该舰于1914年8月被德意志帝国海军没收,并于1914年11月以东普鲁士城市埃尔宾(今波兰埃尔布隆格)重命名后下水德语Stapellauf,至1915年9月投入公海舰队使用。作为皮劳级小巡洋舰的末舰,其姊妹舰仅皮劳号一艘。埃尔宾号的主舰炮英语Main battery为八门150毫米45倍径速射炮英语15 cm SK L/45,最高速度达27.5节。

SMS Elbing.jpg
历史
德意志帝国
艦名 埃尔宾号
艦名出處 埃尔宾
建造者 但泽希肖船厂英语Schichau-Werke
動工日 1913年
下水日 1914年11月21日
服役日 1915年9月4日
结局 1916年6月1日凿沉日德兰海战
技术数据
艦級 皮劳级
艦型 小巡洋舰
排水量
  • 设计:4390吨
  • 满载:5252吨
全長 135.30米
全寬 13.60米
吃水 5.98米
動力輸出 30000匹轴马力
動力來源 双轴,两台蒸汽轮机
速度 27.5节
續航距離 4300海里以12节
乘員 442人
武器裝備
装甲

埃尔宾号在其服役生涯中仅参加过两次主要行动。第一次是发生于1916年4月的炮击雅茅斯及洛斯托夫特英语Bombardment of Yarmouth and Lowestoft;它在那里曾与英国的哈里奇部队英语Harwich Force短暂交火。一个月后,它又出席了日德兰海战,并取得交战双方的首次命中。舰只于5月31日至6月1日夜间卷入了一场混战,并于午夜过后不久,遭到己方战列舰波森号的意外撞击,导致船体开孔。海水侵入使得发动机和发电机失灵,舰只失去了动力,无法动弹。至凌晨02:00左右,一艘德国鱼雷艇将其大部分船员接走,余下的船员则于一小时后凿沉了舰只;他们搭乘舰载的独桅纵帆船逃离,后由荷兰渔船救起。

目录

设计编辑

埃尔宾号本为俄罗斯帝国海军于1910年代向但泽希肖船厂英语Schichau-Werke订购的两艘小巡洋舰之一,原称“涅韦利斯科伊将军号”(Адмирал Невельской)。它于1913年开始架设龙骨德语Kiellegung、1914年8月5日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而作为敌方财产被德意志帝国海军没收,并在更名为埃尔宾号后于1914年11月21日下水德语Stapellauf,继而展开舾装工作。至1914年12月14日,埃尔宾号正式投入公海舰队使用。[1]

埃尔宾号的全长为135.3米(443英尺11英寸),有13.6米(44英尺7英寸)的舷宽英语Beam (nautical)和5.98米(19英尺7英寸)的前吃水。在满载情况下,舰只的排水量可达5,252公噸(5,169長噸)。[2]其推进系统由两套船用蒸汽轮机组成,以驱动两副直径为3.5米(11英尺6英寸)的三叶螺旋桨。舰只设计可输出30,000匹軸馬力(22,000千瓦特)的额定功率。它由六台燃煤雅鲁式英语Yarrow boiler水管锅炉英语Water-tube boiler和四台燃油雅鲁式水管锅炉提供动力,这使得舰只的最高速度可达27.5節(50.9公里每小時)。埃尔宾号能够携带620公噸(610長噸)煤和额外580公噸(570長噸)燃油,允许其以12節(22公里每小時)的速度续航4,300海里(8,000公里)。舰只的标准船员编制则为21名军官和421名水兵,但在战时有所扩编。[1]

埃尔宾号的主舰炮英语Main battery由八门单座安装的150毫米45倍径速射炮英语15 cm SK L/45组成。其中两门并排布置在艏艛英语Forecastle前方,四门设于舰舯、每边各一对,以及两门并排布置在舰艉。[3]副炮英语Battleship secondary armament则为四门52毫米55倍径速射炮英语5.2 cm SK L/55 naval gun,但其后被两门88毫米45倍径速射炮英语8.8 cm SK L/45 naval gun所取代。此外,舰只还在甲板上安装有两具500毫米(19.7英寸)鱼雷管,并且能够携带120枚水雷。在装甲方面,埃尔宾号的司令塔侧面有75毫米(3.0英寸)厚,而甲板的厚度则为80毫米(3.1英寸)毫米。[4]

服役历史编辑

入役后,埃尔宾号被即被分配至第二侦察集群服役,该部队通常会与第一侦察集群战列巡洋舰共同运用。舰只参与的首个重大行动是1916年4月24-25日的炮击雅茅斯及洛斯托夫特英语Bombardment of Yarmouth and Lowestoft。在前往洛斯托夫特途中,埃尔宾号与罗斯托克号发现了哈里奇部队英语Harwich Force,这是一支由三艘轻巡洋舰和十八艘驱逐舰组成的分舰队,于凌晨04:50从南方接近德军编队。[5]第一侦察集群司令、海军少将弗里德里希·伯迪克英语Friedrich Boedicker最初命令他的战列巡洋舰继续实施炮击,而埃尔宾号和另外五艘小巡洋舰则集中迎战哈里奇部队[6]。英国和德国的轻型部队于05:30左右发生冲突,大多是在远距离开火。德国的战列巡洋舰于05:47抵达现场,迫使英国分舰队全速撤退。在伯迪克接到该地区潜艇出没的报告而下令中断交战前,英国共有一艘轻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被毁。[7]

日德兰海战编辑

 
英国(蓝)及德国(红)舰队在日德兰海战中的调遣图

1916年5月,公海舰队总司令、海军上将赖因哈德·舍尔计划将一部分英国舰队引出基地,进而由整个公海舰队将其摧毁。埃尔宾号留在第二侦察集群,在行动中隶属于第一侦察集群指挥。该分舰队于5月31日凌晨02:00离开玉石湾德语Jadebusen锚区英语Roadstead,驶向斯卡格拉克海域。舰队主体则于一个半小时后跟进。[8]在15:00,埃尔宾号的瞭望手发现了丹麦轮船峡湾号(N. J. Fjord);埃尔宾号遂派遣两艘鱼雷艇前往截查。然而,两艘英国轻巡洋舰——伽拉忒亚号英语HMS Galatea (1914)法厄同号英语HMS Phaeton (1914)同时也在截查这艘轮船,并在发现德国鱼雷艇后,于15:30不久前开火。[9]埃尔宾号转向支援鱼雷艇,于15:32开火。它很快便对伽拉忒亚号取得了战役中的首次命中,但炮弹未能爆炸。[10]英国人遂向北转回第1战列巡洋分舰队英语1st Battlecruiser Squadron,而埃尔宾号仍在远距离射击。皮劳号法兰克福号也加入了它的行列,但由于英国人已经超出了射程,这三艘小巡洋舰只得于16:17停火。[11]大约十五分钟后,它们与一架从水上飞机母舰恩加丁号英语HMS Engadine (1911)起飞的水上飞机相遇。巡洋舰未能取得任何命中,但水上飞机却因发动机故障而被迫停机,并强制着陆。三艘小巡洋舰随后返回了它们在德国战列巡洋舰前方的阵位。[12]

在18:30左右,埃尔宾号及第二侦察集群余部又遇到了轻巡洋舰切斯特号英语HMS Chester (1915);它们开火并对该舰取得数次命中。当双方巡洋舰脱离时,英国海军少将贺拉斯·胡德英语Horace Hood麾下的三艘战列巡洋舰介入其中。他的旗舰无敌号英语HMS Invincible (1907)击中并引爆了威斯巴登号轮机舱英语Engine room,从而致使该舰失效。[13]埃尔宾号和法兰克福号则各向英国的战列巡洋舰发射了一枚鱼雷,但均告射失。埃尔宾号还曾于非常远的距离下与战列巡洋舰短暂交火,但并未被击中。[14]在20:15左右,由于锅炉冷凝器泄露,埃尔宾号的左舷发动机失效。这导致在接下来的四个小时内,舰只的速度被限制为20節(37公里每小時)。[15]

第二侦察集群,连同战列巡洋舰塞德利茨号毛奇号受命在德国战列线的前方就位,以组成夜间巡航编队。埃尔宾号的锅炉冷凝器仍然存在问题,无法保持到达前线所需的速度,因此落入了第四侦察集群[16]在23:15,埃尔宾号与汉堡号发现了英国轻巡洋舰卡斯托耳号英语HMS Castor (1915)和几艘驱逐舰。它们使用了英国的识别信号英语Recognition signal,并驶近至1,000米(1,100碼)的范围,然后打开探照灯开火。卡斯托耳号被击中七次并起火燃烧,迫使英国人转向离开。与此同时,对方还向埃尔宾号和汉堡号发射了几枚鱼雷。其中一枚在埃尔宾号底部通过,但没有爆炸。[17]当这场战斗仍在进行时,英国的第2轻巡洋分舰队英语2nd Light Cruiser Squadron (United Kingdom)也抵达了现场,并开始与第四侦察集群交火。埃尔宾号被击中一次,摧毁了舰上的无线电发射台,并造成4人死亡和12人受伤。[18]

午夜过后不久,德国舰队闯入了英国殿后的驱逐舰屏护部队。埃尔宾号此时正与汉堡号和罗斯托克号一同,航行在德国战列线的左舷侧。作为德国阵线上的第一艘舰,无畏舰威斯特法伦号率先开火,接着是埃尔宾号和另外两艘小巡洋舰,以及战列舰拿骚号莱茵兰号[19]英国驱逐舰则发动鱼雷攻击,迫使三艘小巡洋舰转向右舷进行躲避。这就使得它们直接面向了德国战列线。埃尔宾号试图在拿骚号和波森号之间穿越,但波森号的舰长直至来不及避免碰撞时才意识到这一举动。波森号使劲转向右舷,但仍然与埃尔宾号的右艉舷相撞。[20]小巡洋舰在水线下方穿孔,海水首先浸没了右舷轮机舱。它最初有18度的倾侧,令涌水蔓延至左舷轮机舱。而随着发动机的关闭,蒸汽开始在管道中凝结,这又使得发电机失灵,并导致舰只失去电力。当海水遍及整个轮机舱后,舰只的倾侧幅度得以减少。埃尔宾号完全丧失了机动性,但没有即时沉没的危险。[21]

在凌晨02:00,鱼雷艇S53号德语SMS S 53 (1915)来到身旁,并接走了埃尔宾号的477名官兵[22]。其舰长及一小部分官兵则仍然留在舰上。为了使舰只接近海岸,他们临时搭起了风帆航行,但在03:00左右,英国的驱逐舰被发现正向南接近,埃尔宾号舰长遂发出了凿沉舰只的命令。[23]然后,他们降下舰载的独桅纵帆船并登船离开;在返回港口途中,他们还救起了来自驱逐舰蒂珀雷里号英语HMS Tipperary (1915)船医英语Ship's doctor。至大约07:00,一艘荷兰籍的拖网渔船英语Fishing trawler遇到了这艘独桅纵帆船,并将他们带至荷兰。[22]在日德兰海战的过程中,埃尔宾号共发射了230发150毫米炮和一枚鱼雷[24],其船员中共有4人阵亡、12人受伤[25]

注释编辑

脚注
  1. ^ SMS表示Seiner Majestät Schiff, 即“陛下之舰”。
引用
  1. ^ 1.0 1.1 Gröner, pp. 110–111.
  2. ^ Gröner, p. 111.
  3. ^ Gardiner & Gray, p. 161.
  4. ^ Gröner, p. 110.
  5. ^ Tarrant, p. 53.
  6. ^ Tarrant, pp. 53–54.
  7. ^ Tarrant, p. 54.
  8. ^ Tarrant, p. 62.
  9. ^ Tarrant, pp. 72–73.
  10. ^ Tarrant, p. 74.
  11. ^ Tarrant, p. 75.
  12. ^ Tarrant, p. 80.
  13. ^ Tarrant, pp. 127–128.
  14. ^ Campbell, pp. 112–113.
  15. ^ Campbell, p. 201.
  16. ^ Tarrant, p. 211.
  17. ^ Tarrant, p. 212.
  18. ^ Tarrant, pp. 213–214.
  19. ^ Tarrant, p. 218.
  20. ^ Tarrant, p. 220.
  21. ^ Campbell, p. 392.
  22. ^ 22.0 22.1 Tarrant, p. 250.
  23. ^ Campbell, p. 295.
  24. ^ Tarrant, p. 292.
  25. ^ Tarrant, p. 298.

参考资料编辑

  • Campbell, John. Jutland: An Analysis of the Fighting. London: Conway Maritime Press. 1998. ISBN 1-55821-759-2. 
  • Gardiner, Robert; Gray, Randal (编). Conway's All the World's Fighting Ships: 1906–1922. Annapolis, M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84. ISBN 0-87021-907-3. 
  • Gröner, Erich. German Warships: 1815–1945. Annapolis, MD: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0. ISBN 0-87021-790-9. 
  • Tarrant, V. E. Jutland: The German Perspective. London, UK: Cassell Military Paperbacks. 1995. ISBN 0-304-358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