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埃拉爾巨龍屬學名Elaltitan)是蜥腳下目泰坦巨龍類恐龍的一,生存於白堊紀晚期的南美洲阿根廷。目前只有唯一種,模式種利氏埃拉爾巨龍E. lilloi[1]

 
埃拉爾巨龍屬
化石時期: 白垩纪后期,96.5–89.3 Ma
科學分類
界: 動物界 Animalia
門: 脊索動物門 Chordata
綱: 蜥形綱 Sauropsida
超目: 恐龍總目 Dinosauria
目: 蜥臀目 Saurischia
亞目: 蜥腳形亞目 Sauropodomorpha
下目: 蜥腳下目 Sauropoda
泰坦巨龍類 Titanosauria
屬: 埃拉爾巨龍屬 Elaltitan
Mannion & Otero, 2012
模式種
利氏埃拉爾巨龍
Elaltitan lilloi

Mannion & Otero, 2012

發現與命名编辑

在1979年,阿根廷國立圖庫曼大學米蓋爾·里奥基金會組成一個挖掘團隊,由古生物學家何塞·波拿巴率領,在阿根廷巴塔哥尼亞丘布特省進行挖掘工作,並發現這些蜥腳類化石。化石發現於Bajo Barreal組的下層,地質年代約9650萬到8930萬年前,相當於森諾曼階中期到土侖階[1]

正模標本(編號PVL 4628、MACN-CH 217)來自於兩個標本,來自於同一個體,這些化石包含:三節背椎、兩節尾椎、左肩胛骨、左肱骨、左橈骨、左右尺骨、右恥骨、右股骨上半段、左脛骨末端、左腓骨的下段大部分、右距骨跟骨。其中,大部分化石交由米蓋爾·里奥基金會的古生物部門存放、管理,被標名為PVL 4628標本。背椎與尾椎則交由布宜諾艾利斯阿根廷自然歷史博物館存放、管理,被標名為MACN-CH 217標本。埃拉爾巨龍是第一個被發現跟骨的泰坦巨龍類[1]

在1979年,何塞·波拿巴與佐蘭·加斯帕里尼(Zulma Gasparini)將這兩個蜥腳類標本歸類於南極龍的未命名種(Antarctosaurus sp.[2]。之後,傑米·鮑威爾(Jaime Powell)將這兩個標本編入於銀龍[3]。在2012年,古生物學家Philip D. Mannion、Alejandro Otero將這些化石敘述、命名,模式種利氏埃拉爾巨龍E. lilloi)。屬名意為「Elal的泰坦」,Elal是當地原住民特维爾切人的神祇;種名則是以米蓋爾·里奥基金會的創辦人為名[1]

體徵编辑

研究人員在命名埃拉爾巨龍時,列出牠們的鑑定特徵與自衍徵。第一節尾椎的高神經棘,僅限於椎體前半段(不含髁球),這是埃拉爾巨龍的自衍徵。其他特徵包含:背椎中後段的棘後椎間關節突骨板出現分岔,朝向中線與側邊、距骨的上升突沒有延伸至距骨的後緣、具有跟骨研究人員也列出潛在的獨特特徵,可將埃拉爾巨龍與其他巨龍形類區別開來,例如:南極龍銀龍;並將埃拉爾巨龍與Bajo Barreal下層發現的其他蜥腳類恐龍區別開來,例如:沉重龍Drusilasaura[1]

研究人員比較巨大南極龍A. giganteus)與埃拉爾巨龍的股骨,因為兩者的股骨有類似的外形。巨大南極龍的股骨長2.31公尺,而埃拉爾巨龍的股骨完整長度應該接近這個數值,這將使得埃拉爾巨龍成為最大型的蜥腳類恐龍之一[1]

研究人員也發現一個現象,南美洲目前已經發現39有效屬的巨龍形類,而其中31屬集中於阿根廷[1]

種系發生學编辑

研究人員將埃拉爾巨龍歸類於泰坦巨龍類的岩盔龍類演化支,但在內部的詳細位置仍未定。另外,他們發現埃拉爾巨龍與內烏肯龍後凹尾龍掠食龍薩爾塔龍三角區龍有許多共同的衍化特徵[1]

參考資料编辑

  1.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英文)Mannion, P. D.; Otero, A. (2012). "A reappraisal of the Late Cretaceous Argentinean sauropod dinosaur Argyrosaurus superbus, with a description of a new titanosaur genus". Journal of Vertebrate Paleontology 32 (3): 614–638. doi:10.1080/02724634.2012.660898
  2. Bonaparte, J.F., & Z.B. de Gasparini, 1979, "Los saurópodos de los grupos Neuquén y Chubut y sus relaciones cronológicas", Actas V Congreso Geológico Argentino, Neuquén 2: 393–406
  3. Powell, J.E., 1986, Revision de los Titanosauridos de America del Sur. Dissertatie Universidad Nacional de Tucumán, Tucumán, pp 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