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塞伊玛-图尔宾诺现象

图尔宾诺墓地出土的矛头

塞伊玛-图尔宾诺现象是指在从芬兰蒙古欧亚大陆北部发现的一类遗存,可追溯到公元前2100年到公元前1900年[1],它们有一个共同的文化渊源、先进的金属加工技术以及无法解释的快速迁徙能力。这些墓地埋的是游牧民族的战士和金属工人,他们骑马或乘坐两轮战车。塞伊玛-图尔宾诺这一名称,源自奧卡河伏尔加河交汇处的塞伊玛墓地,1914年左右第一次发掘;和彼尔姆的图尔宾诺墓地,1924年第一次发掘。[2]

人们注意到,这些文化在森林和草原社会中游牧,拥有金属加工工艺,有时没有率先发展农业技术。这种金属加工能力的进步,似乎是十分迅速的。

俄罗斯南部和蒙古中部的阿尔泰山,被确定为塞伊玛-图尔宾诺现象的起源地。[3][4]这类文化从这些高山向西方传播。[5]像有弯钩形倒刺的矛头、单刃刀和有几何纹饰的空首斧这类的人工制品类型向西方传播。[6]

虽然他们比之后的蒙古入侵早的多,但他们还没有强大到足以攻击青铜时代的重要社会聚落。[7]

这一地区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气候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生态、经济和政治变化,有研究认为这引发了大规模的向西进入欧洲东北部、向东进入中国和南方进入越南泰国边境的跨越4, 000英里的迅速迁徙。迁徙发生在五到六代人之内,并导致自西方的芬兰到东方的泰国使用同样的金属加工技术,也让某些地区学会养马和骑马。然而,通过对泰国班清和班诺洼的进一步发掘和研究,发现塞伊玛-图尔宾诺给东南亚地区带来了金属加工工艺的观点,根据的是班清不准确和不可靠的放射性碳测年。现在几乎所有东南亚史前专家都同意,东南亚的青铜时代时间太晚,与塞伊玛-图尔宾诺没有联系,而且铸造青铜的技术也完全不同。[8]

有人进一步推测,迁徙使乌拉尔语系在欧洲和亚洲扩散,其中还有39种现在还存在,包括匈牙利语芬兰语爱沙尼亚语萨米语等。然而,最近对南西伯利亚和哈萨克斯坦遗址的基因测试结果,更倾向于支持青铜技术的扩散,是通过原始印欧人的迁徙,自西向东。因为这种技术在大陆的西部地区已发展相当一段时间。[9][10]

另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Marchenko, Z V; Svyatko, S V; Molodin, V I; Grishin, A E. Radiocarbon Chronology of Complexes With Seima-Turbino Type Objects (Bronze Age) in Southwestern Siberia. Radiocarbon. October 2017, 59:5: 1381–1397. 
  2. A Dictionary of Archaeology, edited by Ian Shaw, Robert Jameson, page 517
  3. Anthony, David. The Horse, the Wheel, and Language. 2007. 
  4. Keys, David. Scholars crack the code of an ancient enigma. BBC History Magazine. January 2009, 10 (1): 9. 
  5. Chernykh, E.N. Formation of the Eurasian "Steppe Belt" of Stockbreeding cultures. Archaeology, Ethnology and Anthropology of Eurasia. 2008, 35 (3): 36–53. doi:10.1016/j.aeae.2008.11.003. 
  6. E. N. Chernykh, Ancient Metallurgy in the USSR, The Early Metal Age, 220-21, figs. 74, 75.
  7. Christian, David. A history of Russia, Central Asia, and Mongolia. 1998. ISBN 0-631-20814-3. 
  8. Higham, C., Higham, T., & Kijngam, A. (2011).
  9. [1] C. Lalueza-Fox et al. 2004.
  10. [2] C. Keyser et al.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