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塞伊玛-图尔宾诺现象

图尔宾诺墓地出土的矛头

塞伊玛-图尔宾诺现象是指在从芬兰蒙古欧亚大陆北部发现的一类遗存,可追溯到公元前2100年到公元前1900年[1],它们有一个共同的文化渊源、先进的金属加工技术以及无法解释的快速迁徙能力。这些墓地埋的是游牧民族的战士和金属工人,他们骑马或乘坐两轮战车。塞伊玛-图尔宾诺这一名称,源自奧卡河伏尔加河交汇处的塞伊玛墓地,1914年左右第一次发掘;和彼尔姆的图尔宾诺墓地,1924年第一次发掘。[2]

人们注意到,这些文化在森林和草原社会中游牧,拥有金属加工工艺,有时没有率先发展农业技术。这种金属加工能力的进步,似乎是十分迅速的。

俄罗斯南部和蒙古中部的阿尔泰山,被确定为塞伊玛-图尔宾诺现象的起源地。[3][4]这类文化从这些高山向西方传播。[5]像有弯钩形倒刺的矛头、单刃刀和有几何纹饰的空首斧这类的人工制品类型向西方传播。[6]

虽然他们比之后的蒙古入侵早的多,但他们还没有强大到足以攻击青铜时代的重要社会聚落。[7]

这一地区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的气候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生态、经济和政治变化,有研究认为这引发了大规模的向西进入欧洲东北部、向东进入中国和南方进入越南泰国边境的跨越4, 000英里的迅速迁徙。迁徙发生在五到六代人之内,并导致自西方的芬兰到东方的泰国使用同样的金属加工技术,也让某些地区学会养马和骑马。然而,通过对泰国班清和班诺洼的进一步发掘和研究,发现塞伊玛-图尔宾诺给东南亚地区带来了金属加工工艺的观点,根据的是班清不准确和不可靠的放射性碳测年。现在几乎所有东南亚史前专家都同意,东南亚的青铜时代时间太晚,与塞伊玛-图尔宾诺没有联系,而且铸造青铜的技术也完全不同。[8]

有人进一步推测,迁徙使乌拉尔语系在欧洲和亚洲扩散,其中还有39种现在还存在,包括匈牙利语芬兰语爱沙尼亚语萨米语等。然而,最近对南西伯利亚和哈萨克斯坦遗址的基因测试结果,更倾向于支持青铜技术的扩散,是通过原始印欧人的迁徙,自西向东。因为这种技术在大陆的西部地区已发展相当一段时间。[9][10]

另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Marchenko, Z V; Svyatko, S V; Molodin, V I; Grishin, A E. Radiocarbon Chronology of Complexes With Seima-Turbino Type Objects (Bronze Age) in Southwestern Siberia. Radiocarbon. October 2017, 59:5: 1381–1397. 
  2. ^ A Dictionary of Archaeology, edited by Ian Shaw, Robert Jameson, page 517
  3. ^ Anthony, David. The Horse, the Wheel, and Language. 2007. 
  4. ^ Keys, David. Scholars crack the code of an ancient enigma. BBC History Magazine. January 2009, 10 (1): 9. 
  5. ^ Chernykh, E.N. Formation of the Eurasian "Steppe Belt" of Stockbreeding cultures. Archaeology, Ethnology and Anthropology of Eurasia. 2008, 35 (3): 36–53. doi:10.1016/j.aeae.2008.11.003. 
  6. ^ E. N. Chernykh, Ancient Metallurgy in the USSR, The Early Metal Age, 220-21, figs. 74, 75.
  7. ^ Christian, David. A history of Russia, Central Asia, and Mongolia. 1998. ISBN 0-631-20814-3. 
  8. ^ Higham, C., Higham, T., & Kijngam, A. (2011).
  9. ^ [1] C. Lalueza-Fox et al. 2004.
  10. ^ [2] C. Keyser et al.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