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六和弦

增六和弦主要有三种含义:

  1. 增三和弦的第一转位——即低音与上方的两音分别构成大三度小六度和弦,例如:E-G-C
  2. 广义的含增六度的重属和弦组——即意大利增六和弦、法国增三四和弦、瑞士倍增三四和弦、德国增五六和弦、德国倍增五六和弦、澳大利亚加六音的增四六和弦等。这些和弦的共同特点是以音阶中的小下中音(即vi)为低音、并且含有音阶中的重属导音(即IV),这两个音共同构成了这些和弦的特色音程——增六度音程
  3. 狭义的重属增六和弦——即意大利增六和弦。
增六度通常向上下各扩展半音解决到八度关于这个音频文件 Play

广义的增六和弦(英語:Augmented Sixth Chord)是一個包含增六度英语Augmented sixth音程的和弦,最初起源於文艺复兴时期[1],在巴洛克时期进一步发展,并在古典主义浪漫主义音乐中形成明确的风格。[2]

和弦组成编辑

增六和弦的首要組成要求是擁有一組增六度音程,不論是在大調小調音階裏,均取採降第六级音(也就是 )和升第四音(也就是 )。在標準和聲進行英语Chord progression的理論,這兩音所產生的不穩定性會自然推向最接近屬音,形式一個純八度。以此基礎下,在增六度中間插入不同的音級時,便成為了增六和弦。[3]

标准和声功能编辑

巴洛克浪漫主义时期,增六和弦一直有着同样的和声功能:作为半音调整后的前属和弦(通常是ii IV vi7或其小调同名和弦的变形)导向属和弦。这一向属和弦的运动因为    半音解决而被加强。这两个音本质上行使导音的功能。这一特征令许多分析家[來源請求]比较增六和弦与重属和弦V of V)的和声导向,因为两个和弦中都出现了 V的导音。在大调中,半音化的和声进行更加明显,因为除了 还有 也是半音变音,而在小调中只有 一个变音

浪漫主义时期,增六和弦的和声更加模糊,因为作曲家不断挖掘其前属和弦之外的其他功能。参见#扩展功能

形態编辑

增六和弦有多種形態。每種的名稱都是以一个欧洲国家命名的,但是理论家对其精确的起源意见不一,而且为了定义根音和将其纳入传统和声体系纠结了几个世纪。[3][4][5]

意大利增六和弦编辑

 
意大利增六和弦的和聲進行,由It6過渡至V  Play

意大利增六和弦It It )是最簡單的增六和弦,只運用三個音級,除原來的增六級外,中間再插入主音,形成   。在C大调C小调上即為ACF。用和声功能则可被分析为三音重属导六和弦,即3DD6

在進行四部和聲時,主音會重覆使用。根據和聲進行理論,上面的主音會上移至上主音;而下面的主音則會向下移至導音,最終變成屬和弦英语Fifth (chord)

示例编辑

法國增六和弦编辑

 
一般法國增六和弦的和聲進行,由Fr6過渡至V   Play

法国增六和弦Fr Fr )和意大利增六和弦类似,但增加了一个上主音     ,即C大调C小调上的ACDF。此和弦之所以名为”法国”是因为其中的音都包含在一个全音音阶中,让人联想到法国19世纪的音乐(特别是印象主义音乐)。用和声功能则可被分析为降五音的重属三四和弦,即5DD 

根據和聲進行理論上主音不會移動;主音則會向下移至導音,最終變成屬和弦英语Fifth (chord)。另一種形式為主音不會移動,而上主音則上升至中音,形式了I 

示例编辑

德國增六和弦编辑

 
德國增六和弦的和聲進行,由Gr6過渡至V,特點在標注藍色的3。  Play

德国增六和弦Gr Ger )也和意大利和弦类似,但增加了一个[[小中音|降中音 ]] :    ,即C大调C小调上的ACEF。在德奧當導的古典主義音樂中常找到,例如貝多芬的音樂。德國增六和弦和其餘兩個增六和弦有所不同,因其組合中包含了   ,均屬小調音階中的基本音,所以亦較常出現於以小調寫成的樂曲。 用和声功能则可被分析为三音重属导五六和弦,即3DD 

 
德國增六和弦通常都會先轉為I 和弦,避免出現平行五度的和聲禁忌。

根據和聲進行理論主音降中音皆會向下移至導音上主音,但如果以這樣的和聲進行,    會產生平行五度,在和聲學是被建议尽量避免的,因此,使用德國增六和弦時,會採取以下方式化解:

  1.  變成  ,使它變成為意大利增六和弦或法國增六和弦,但採用這個方法,亦間接令德國增六和弦喪失其獨有性[6]
  2. 更常採用的方式是採用「部份延遲」的方法,先將增六度化解為純八度,中間音級暫不作任何移動,這時    會變為    ,即是i 和弦或终止四六和弦以作緩衝;及後除低音外,其餘三個音級均向下移,使其變成    ,即是V7和弦來解決。
  3. 採用異名同音的記譜方式,將 改寫成 ,根據和聲進行理論,  均採取上移, 仍舊下移,至於 則不作移動,結果    會變為    ,同樣變為I 和弦或终止四六和弦;在聽覺上其實沒有分別,但在記譜法上則完全避免了平行五度的問題。将 改寫成 的德国增六和弦,通常被称作瑞士增六和弦Sw Sw )。
  4. 事实上,这种由德国增六和弦解决到属和弦而产生的平行五度,自古典时期就已经非常常见了,莫扎特用的尤为多,因此人们也将这个平行五度称为“莫扎特五度”。所以在古典和声写作中,虽然通常情况下平行五度是被禁止的,但是莫扎特五度是被特例允许的。

爵士乐理中,德国增六和弦常被称作作重属和弦的三全音替代和弦等和弦

示例编辑

其他变形编辑

增六和弦还有一些有着古怪地名的名字的其他变形。例如    FABDFABD)被人称为澳大利亚增六和弦5DD 7DDIII₂3DVII )。[7]这些反常的变形一般都可以另做解释。

含增六度的重属和弦组和弦的不同名称编辑

俗称 使用数字低音的俗称 功能简写 斯波索宾分析[8] 里曼分析 C大调中的和弦 c小调中的和弦
意大利增六和弦

(It )

意大利增六和弦

(It )

重属增六和弦

(DD6)[8]

降三音的重属导六和弦

(3DD6)[8]

降五音为低音、无根音的重属七和弦

(   
  5>
7)

 
 
法国增六和弦

(Fr )

法国增三四和弦

(Fr )

重属增三四和弦

(DD )[8]

降五音的重属三四和弦

(5DD )[8]

降五音为低音的重属七和弦

(  
  5>
7)

 
 
瑞士增六和弦

(Sw )

瑞士倍增三四和弦

(Sw )

重属倍增三四和弦

(DD倍增 )[8]

升根音降五音的重属三四和弦

(15DD )[8]

降五音为低音、升根音的重属七和弦

(  
  5>
7
1<
)

 
没有[8]
德国增六和弦

(Gr )

德国增五六和弦

(Ger )

重属增五六和弦

(DD )[8]

降三音的重属减导五六和弦

(3DD °)[8]

降五音为低音、降九音、无根音的重属九和弦

(   
  5>
9>
7
)

 
 
非凡增六和弦(Exceptional Augmented sixth chord)

(EA )[9]

非凡倍增五六和弦

(EA )[9]

重属倍增五六和弦

(DD倍增 )[8]

降三音的重属半减导五六和弦

(3DD ø)[8]

降五音为低音、无根音的重属九和弦

(   
  5>
9
7
)

 
没有[8]
奥地利增六和弦

(At )

奥地利小增六和弦

(At )

重属小增六和弦

(DD小增₆)[8]

降三音的、原根音与重降根音共存的重属导六和弦

(113DDⅦ₆)[8]

降五音为低音、原三音与重降三音共存的、无根音的重属七和弦

(   
  5>
7   3   
3>>
 
)

没有[8]
 
澳大利亚增六和弦

(Au )

澳大利亚加六音的增四六和弦(Au ),或澳大利亚增二和弦(Au  加六音的重属增四六和弦

(DD [8]

降五音加六音的重属四六和弦

(5DD )[8]

降五音为低音、加六音的重属三和弦

(  
  5>
6)

 
 

增六和弦的“转位编辑

偶尔,增六和弦中的其他音会用作低音。由于理论家对于通常的位置是否是根音位置意见不一,“转位”一词这里或许并不精确,但有教科书中这样用。有时,“转位”增六和弦由于声部进行而形成。

法国哲学家作曲家卢梭认为,这个和弦不能被转位Dictionnaire de Musique)。17世纪升音低音的位置一般只在德国出现。[10]

示例编辑

增六和弦的“根音”编辑

Simon Sechter在《作曲原则》中将C调上的法国六和弦ACDF解释为半音变音七和弦的第二转位,因此根音应该是'D'。德国六和弦ACEF则解释为同一根音上的变音九和弦,但该根音被省略。(在Sechter的理论中,减七和弦FACE也作同样解释,即在D上省略根音九和弦,从而与增六和弦一致。)

增六度向外解决的倾向因此可以这样解释,A作为根音D上的减五度是不谐和降音,必须级进解决,而F由于是升半音而必须级进解决。


参见编辑

参考来源编辑

  1. ^ Andrews, Herbert Kennedy. The Oxford Harmony 2 1. Lond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50: 45–46. OCLC 223256512. 
  2. ^ Andrews 1950,第46–52頁
  3. ^ 3.0 3.1 Aldwell, Edward; Carl Schachter. Harmony and Voice Leading 2. San Diego, Toronto: 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1989: 478–483. ISBN 0155315196. OCLC 19029983. 
  4. ^ Gauldin, Robert. Harmonic Practice in Tonal Music 1. New York: W.W. Norton. 1997: 422–438. ISBN 0393970744. OCLC 34966355. 
  5. ^ Christ, William. Materials and Structure of Music 2 2. Englewood Cliffs, NJ: Prentice Hall. 1973: 141–171. ISBN 0135603420. OCLC 257117.  提供了对增六和弦和那不勒斯六和弦的详细解释
  6. ^ Benjamin, Thomas; Michael Horvit & Robert Nelson. Techniques and Materials of Music: From the Common Practice Period Through the Twentieth Century 7. Belmont, CA: Thomson & Schirmer. 2008: 165. ISBN 9780495189770. OCLC 145143714.  贝多芬常如此从一种形式的和弦移动到另一种形式,有时则经过全部三种形式
  7. ^ Burnard, Alex. Harmony and Composition: For the Student and the Potential Composer. Melbourne: Allans Music (Australia). 1950: 94–95. OCLC 220305086. 
  8. ^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8.12 8.13 8.14 8.15 8.16 8.17 伊·杜波夫斯基 、 斯·叶甫谢娜夫 、 伊·斯波索宾 、 符·索科洛夫, 和声学教程. 重属和弦中的变音. 北京: 人民音乐出版社. 2008.3(2013.3重印): 200. ISBN 978-7-103-03190-2. 
  9. ^ 9.0 9.1 David Nivans, Finding The Right Pitch III: A Guide To The Study Of Advanced Harmony. Degree-Inflected Chords. World Bet Books. June 13, 2016. ISBN 978-1937214029. 
  10. ^ Ellis, Mark (2010). A Chord in Time: The Evolution of the Augmented Sixth from Monteverdi to Mahler, pp. 92-94. Farnham: Ashgate. ISBN 978-0-7546-6385-0.

參考書籍编辑

  • Rimsky-Korsakov, Nikolai. Practical Treatise on Harmony 13th – 1924. St. Petersburg: A. Büttner. 1886. 
  • Piston, Walter. Harmony co-author Mark DeVoto 5th – 1987. New York and London: W. W. Norton & Company. 1941.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