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令女

《古今贤女绣像》

夏侯令女 (?年-?年),曹魏譙郡夏侯文寧之女,曹文叔之妻。[1]

生平编辑

斷髮截耳编辑

夏侯令女的丈夫曹文叔(曹爽從弟)早死,到了喪服期滿,令女因沒有兒女,擔心其家人讓她改嫁,於是剪斷頭髮決心守節。後其父果然勸她改嫁,令女得知後,她以割去雙耳堅決表明不嫁。[2]文叔死後令女平時依靠曹爽

割鼻明志编辑

曹爽被誅後,曹氏後嗣已斷,令女其叔父上書與曹氏絕婚,強迫令女回家,當時令女父為梁相,憐其年少執義,因曹氏已無人,又要令女改嫁,使人暗示令女,令女哭泣道:“吾亦惟之,許之是也。”家人以為有所轉機,對她的防備也就開始鬆懈,不料令女又用刀自己割斷了鼻子,蒙被而睡,其母叫她她都不應,掀被後,只見滿床血漬,全家皆不安,有人勸她說:“人生在世,就如同輕輕的灰塵棲息在柔弱的草上而已,妳丈夫家人已被殺盡,守著有甚麼意思呢?”令女回答:“我曾聽說有仁人之心的人不會因為盛衰而改變志節,義士也不會因存亡而改變心志。曹家興盛之時,我尚要守節,何況如今衰亡了,我怎麼能拋棄它?那種忘恩負義禽獸的行為,我豈能這樣做?”[3]

司馬懿聽說她的行為後,稱讚她的賢德,准許她乞子撫養作為曹家的後代。[4]

評價编辑

  • 羅貫中:後人有詩曰:“弱草微塵盡達觀,夏侯有女義如山。丈夫不及裙釵節,自顧鬚眉亦汗顏。”《三國演義·第百零七回
  • 李贄:“賢哉婦也!”《匯評三國志演義》
  • 李漁:“夏侯女辭父以節,而同此決烈之言。不意當日有此奇女子也。”《匯評三國志演義》
  • 鍾惺:“此婦有烈丈夫行。”《匯評三國志演義》
  • 柏楊:“夏侯女士堅貞壯烈的行為,懷著何等高尚的情操,上驚天地,下泣鬼神。然而,一個婦女,為了自主,竟要付出如此可怖的代價,不禁一哭。為她的堅強哭,也為傳統文化中,佔中國人口一半的婦女們的命運哭。” [5]

參考資料编辑

  1. ^ 家範·卷八》:魏大將軍曹爽從弟文叔妻,譙郡夏侯文寧之女,名令女。
  2. ^ 裴注《三國志·諸夏侯曹傳》引皇甫謐《列女傳》:文叔早死,服闋,自以年少無子,恐家必嫁己,乃斷發以為信。其後,家果欲嫁之,令女聞,即復以刀截兩耳。
  3. ^ 皇甫謐《列女傳》:及爽被誅,曹氏盡死。令女叔父上書與曹氏絕婚,強迎令女歸。時文寧為梁相,憐其少,執義,又曹氏無遺類,冀其意沮,乃微使人諷之。令女嘆且泣曰:“吾亦惟之,許之是也。”家以為信,防之少懈。令女於是竊入寢室,以刀斷鼻,蒙被而臥。其母呼與語,不應,發被視之,血流滿床席。舉家驚惶,奔往視之,莫不酸鼻。或謂之曰:“人生世間,如輕塵棲弱草耳,何至辛苦乃爾!且夫家夷滅已盡,守此欲誰為哉?”令女曰:“聞仁者不以盛衰改節,義者不以存亡易心,曹氏前盛之時,尚欲保終,況今衰亡,何忍棄之!禽獸之行,吾豈為乎?”
  4. ^ 太平御覽·卷四百四十》:太傅司馬公聞而嘉嘆,聽乞子爲曹氏後。
  5. ^ 《柏楊品三國》《柏楊版資治通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