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生平编辑

夏早年就读于益阳县立龙洲高等小学,1917年8月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与毛泽东结识。1919年五四运动期间,参加救国十人团,参与发动社会各界抵制日货斗争。同年下半年,加入新民学会。1920年10月,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其第一批党员之一。1924年,夏曦以个人名义加入中国国民党聯俄容共,参与筹组国民党湖南省党部,受到毛泽东的器重。1926年,在中国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候补中央执行委员。同年夏,与郭亮等人参加北伐,出任国民党湖南省党部中共党团书记。

1927年4月,在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5月出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8月1日,参加南昌起义。其后前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期间与王明等人接近,为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之一。1928年,夏在莫斯科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1930年回国任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长。1931年1月在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

1931年3月,夏被派往湘鄂西苏区接替邓中夏的领导工作,并兼任红二军团政委。1932年1月下旬,在洪湖苏区召开了湘鄂西省第四次党代表大会。大会开始的两天里,万涛潘家辰等70多人发言批评了夏曦领导湘鄂西中央分局以来半年多的工作[1],但王明中央支持夏曦,派尉士筠关向应到会传达中央指示[2],把万涛、潘家辰等干部对夏曦的批评说成是“反国际、反中央正确路线”,是“反中央、反国际的小组织活动”等等[3];潘家辰气得当场晕倒[4][5]。临时省委的杨光华崔琪彭之玉等负责人作了拥护中央指示和支持夏曦的发言。大多数代表慑于中央的结论,不再批评夏曦;一部分人转而跟着夏曦反对万涛、潘家辰。至此大会就接受了夏曦所作的政治报告的结论,除肯定中央分局成立以来的错误政策是“真正的国际路线的转变”所取得的成绩,还指责万涛、潘家辰等是“党内右倾机会主义者”、“立三主义者”、“邓中夏的信徒”,一部分人是“阶级敌人”等等[6],继而被逮捕[7]。中共中央曾通知夏曦“潘家辰同志的问题交由中央处理”,但夏曦拒不执行[8]。1932年4月,夏开始以“肃反”为名实施第一次大清洗,被捕杀的各级红军干部和地方干部达千余人,其中师以上干部27人,都是贺龙红二军团和湘鄂西根据地的创始人和骨干力量。其中,仅在洪湖地区被屠杀的基层干部和群众就有一万多人。

1932年8月,夏又指挥开始第二次“肃反”,又杀掉一大批人,这一次被屠杀的普通战士和一般群众已无法统计,其中仅团营连干部就有241人。1933年3月,夏曦结合根据地内的“清党”又开始第三次“肃反”,这次杀掉洪湖红军的著名创始人,有着杰出才能的领导人段德昌,还有王炳南、柳直荀。1933年6月,夏曦第三次“肃反”尚未结束,又开始第四次“肃反”,结果,杀掉宋盘铭等团以上干部在内的三千多人。夏曦在位前后只有两年多一点的时间,竟然共杀掉红军和根据地干部,战士和群众达数万人。

1934年6月,他在湘鄂西中央分局会议上承认肃反扩大化的错误,10月红三军与任弼时红六军团会师后,他对所犯的错误作了检查,不久被任命为湘鄂川黔省委委员、军分会委员和革命委员会副主席、红六军团政治部主任,1935年11月参加长征

1936年2月28日,在毕节渡河时夏曦因身体疲倦而失足落水;因杀人过多,身边的红军對其恨之入骨,對其落水視若無睹、袖手旁觀,夏曦因而失救溺斃。

参考编辑

  1. ^ 凌辉著. 毛简青 著名烈士毛简青及其家人. 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 2003.11: 154. ISBN 7-80136-969-6. 
  2. ^ 谭克绳等主编. 共和国的摇篮 中国革命根据地全景实录. 武汉:武汉出版社. 1999.09: 184. ISBN 7-5430-1919-1. 
  3. ^ 重庆市黔江区老区建设促进会编. 红色记忆 黔江革命老区. 重庆市黔江区老区建设促进会编. : 125. 
  4. ^ 刘凤舞著. 世纪风云:中国共产党史话 上. 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 1997.12: 303. ISBN 7-215-04140-9. 
  5. ^ 邵燕祥编. 柔日读史. 北京:作家出版社. 2013.05: 148–149. ISBN 978-7-5063-6863-6. 
  6. ^ 中共黔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委冯家区工作委员会编. 幽幽官渡峡. 中共黔江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委冯家区工作委员会. 1998.08: 29. 
  7. ^ 《洪湖文史》编辑部编. 洪湖文史 湘鄂西苏区革命和建设史专辑 第17辑. 洪湖市政协学习文史资料委员会. 2006.08: 166–167. 
  8. ^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科研管理部编. 全国重要革命遗址通览 第3册. 2013.12: 956. ISBN 978-7-5098-2391-0.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