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夏篆,為夏朝已具部分辨識能力的文字,其形態與西周時代的金文非常接近。夏篆的線條彎曲,接近圖畫,卻又和甲骨文帶稜角的文字性質有所異同。

目录

發現起因编辑

夏朝是普遍不受國際社會所認同的一個世襲王朝,其原因為學者並沒有找到許多直接證據可以證明夏朝是真實存在而並非捏造的。而在眾人質疑夏朝存在的同時,學者在河南省二里頭文化遺址發現了半坡陶符,發現時半坡陶符以具有文字的雛形,只是構造太簡單,能辨識的陶符也不多。但即使找到了半坡陶符的證據,夏朝仍然受眾人所疑,因此許多學者為了找到更直接的證據,就一直在二里頭附近尋找新出土的證據。

發現與論點编辑

後來學者馬賀山先生等人在河南二里頭遺址附近找到了一篇文章「禹王碑文」,於是馬賀山說:「夏朝文字就是夏篆,夏篆就是夏朝文字的最顯著的特徵,夏,大也,夏篆就是大篆,與倉頡大篆是一回事,這就是我多年摸索得出的一個結論。」

當時馬賀山先生表示:許多學者找到了可以證明夏朝存在的古物,卻還是有很多人說那都是周人口耳相傳,刻意捏造的神話故事,根本就不可考。但現在已經找到了夏篆,夏篆不單單是與金文相近,甚至是比商朝的甲骨文還要更加進步。夏篆是華夏民族所創造出來的正統文字,而商人是東夷民族,經常奔波,使用的文字往往都不如華夏的文字,自商湯伐夏桀,王朝就沒有加以繼承華夏進步的文字,反而是使用東夷民族落後的甲骨文。因此這也是為甚麼學者必須找出夏朝真正的文字,也必須了解商朝遺棄夏篆已有五六百年之久,是後來的周人去繼承,去使用,再做進一步的進化。

對疑古派的負面評價编辑

馬賀山先生還說:「請大家想想,夏朝距離西周的時間也算遠,難道每一件事情都可以口耳相傳到上千年嗎?如果夏朝真的完全沒有文字,那西周人又是怎麼去了解夏朝的歷史呢?請專家學者千萬不要受疑古派的人影響,若夏朝完全沒文字,我們又怎麼會知道夏朝呢?像《倉頡書》、《夏禹書》、《禹王碑》等文章,就是最好的證明,歷史是亙古不變的,那些疑古派的人一直認為是周人刻意竄改,刻意捏造的,疑古派也沒有竊確的證據,就說是個無名無姓的周人把周朝事件塞進虞夏書中,歷史無法竄改,但可以曲解,等到所有證據都齊全了,正是疑古派原形畢露的時候了。」


相關文章编辑

關於夏篆的文章,有《夏小正》、《禹王碑文》等文章,基本上從周朝的相關文章如尚書·多士篇》中說:「惟殷先人,有冊有典,殷夏革命」這是周王告訴殷遺民的話,你們殷人祖先有典籍記載著殷革夏命的事。

《左傳·昭公十二年》一書提及到楚靈王讚美左史倚相說:「是良史也,子善視之,是能讀《三墳》、《五典》、《八索》、《九丘》。」意指左史倚相能夠讀懂上古文章(也就是夏代的文章)。

《國語.晉語四》:「有夏商之嗣典」。

孔安國《尚書序》亦云:「魯恭王壞孔子舊宅,於其壁中得先人所藏古文虞夏商周之書,皆蝌蚪文字。」

《夏小正》採用夏代的曆法記事,《今本竹書紀年》中又有夏禹元年「頒夏時於邦國」一語,歷來不少人就認為,它是夏王朝的職官所紀,是夏代的文獻。

《呂氏春秋·先識覽》:「夏太史令終古出其圖法,執而泣之。夏桀迷惑,暴亂愈甚。太史令終古乃出奔於商。」這裡的圖法指的是圖書,是法律文獻,是約束天子的法典。

學說衝突编辑

馬賀山、樓洪鈿等人不斷地在尋找夏朝相關文獻,即使努力的尋找、解讀這些發掘出來的古文字,卻還是被權威學家給否定。樓洪鈿先生說:「在夏代銘文玉器上出現的夏代文字,數在6000——8000。獨立的文字,不少於500。而且字義明確合理。不僅澄清了甲骨文的錯誤,也澄清了《說文》的錯誤。至於分類,尚未細究。不過多為實義字,虛字極少。」但她這樣的說法仍被權威學家給輕率否定,認為中國歷史僅僅3700年而已。部分專家以先入為主的觀念,直接認定甲骨文是中國文字的淵源,不承認夏文字比商文字更加進步。在抱持這種心態之下,是無法找出更好的考古文獻。考古若不審慎尋找證據,只用固執的思維去下定論,那麼歷史學家可能就是文化的罪人了。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