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久保忠隣

大久保忠隣(日语:大久保 忠隣おおくぼ ただちか Ōkubo Tadachika,1553年-1628年7月28日)是日本戰國時代江戶時代初期的武將、譜代大名相模國小田原藩初代藩主。父親是大久保忠世。母親是近藤幸正的女兒。小田原藩大久保家初代。

大久保忠隣
小田原藩藩主
任期
1594年-1614年
前任新設
继任空缺(下一任:阿部正次
江戶幕府老中
任期
1593年-1614年
个人资料
出生1553年
天文22年)
逝世1628年7月28日(1628歲-07-28)(74-75歲)
寬永5年6月27日)
時代日本戰國時代江戶時代前期
幼名千丸
别名忠泰、新十郎(通称)
戒名溪庵道白、凉地院靈庭道白
墓所神奈川縣小田原市大久寺
東京都北區田端的大久寺
京都府京都市上京區本禪寺日语本禅寺
朝廷官位從五位下治部大輔相模守
幕府職位江戶幕府老中
主君德川家康秀忠
相模國小田原藩
氏族大久保氏日语大久保氏
大久保忠世
近藤幸正的女兒
忠基忠成忠高忠永
正室石川家成的女兒
忠常石川忠總教隆幸信石川成堯忠尚忠村貞義
依田康真室、久貝忠左衛門室、勝蔓寺教了
養女森川重俊室(設樂貞清的女兒)、山口重信室(石川康通石川忠義的女兒)

生平编辑

出生编辑

天文22年(1553年)於三河國額田郡上和田(現今愛知縣岡崎市)出生,家中長男。父親忠世是松平氏德川氏)重臣。

昇位重臣编辑

永祿6年(1563年)開始仕於德川家康初陣是永祿11年(1568年)進攻遠江國堀川城日语堀川城的戰鬥,得到敵將首級而立下武功。以家康家臣的身份,參與鎮壓永祿7年(1564年)的三河一向一揆元龜元年(1570年)的姉川之戰、元龜3年(1572年)的三方原之戰天正12年(1584年)的小牧長久手之戰、天正18年(1590年)的小田原征伐等。其中,在三方原合戰時,於德川軍潰走之際,因為始終守在家康身旁,忠節受家康讚賞,於是列入奉行職(根據《寬政重修諸家譜》記載,奉行職是類似後來的老中的役職,可見,在年輕時期開始就處於德川家中樞要的地位。在德川政權的開始抬頭的時期,雖然老中制度還未確立,忠隣與政敵本多正信同樣,可視之為「初代老中」)。

天正10年(1582年),在本能寺之變後,於家康穿越伊賀國時同行,並在平定甲斐國信濃國後,經營領國。此時,大久保長安亦受到提拔,因為長安在忠隣之下發揮幹練的才能,於是向長安賜予大久保姓(此前姓土屋氏日语土屋氏)。

天正14年(1586年),在家康上洛後,敘任從五位下治部少輔,並受下賜豐臣氏

在家康移封關東地方後,拜領武藏國羽生2萬石。文祿2年(1593年),成為家康的嫡男秀忠的付家老。文祿3年(1594年),在父親忠世死去後,繼任家督和遺領相模國小田原6萬5千石(後來成為初代藩主)。慶長5年(1600年),在關原之戰時,跟隨率領東軍主力的秀忠,向中山道進軍,不過在途中,因為主張攻撃在信濃國上田城籠城的西軍武將真田昌幸,與本多正信等人對立(上田合戰)。

慶長6年(1601年),本來受加增為上野國高崎藩13萬石,不過固辭。慶長15年(1610年),就任老中,成為第2代將軍秀忠政權的有力者。

改易编辑

慶長16年(1611年)10月10日,在嫡男忠常因病死去後,權勢開始低落。擅自前往小田原弔問的使者受到閉門處分(《慶長見聞錄案紙》)。因為嫡男死去而意志消沈,此後在政務會議上缺席,令家康感到不快(《續本朝通鑑日语本朝通鑑》)。此外,在忠常死去後,秀忠為忠隣舉行在齋戒後恢復肉食的宴會,不過對此拒絕,令其他老中不滿(《石川正西聞見集》)。

慶長18年(1613年)1月8日,山口重政在沒有幕府許可的情況下,令兒子重信迎娶忠隣的養女,於是被改易。在這次事件中,根據忠隣的主張,以前養女的實祖父石川家成在關於婚姻的事上已經得到許可,因此不需要其他許可。同月15日,在得知幕府的決定後,甚為憤怒,翌日,與兒子一同前往江戶城出仕(《當代記》)。同年4月,與力大久保長安死去,受到其不正蓄財所牽連,長安的兒子被命令切腹大久保長安事件日语大久保長安事件)。

12月,從江戶返回駿府日语駿府的家康在6日,到達相模國中原,逗留數日後,於13日突然返回江戶。關於折返的理由,根據《駿府記》記載,是為了翌年在東金舉行鷹狩日语鷹狩;另一方面,根據《當代記》記載,在前日,土井利勝作為秀忠的使者,從江戶前來,舊穴山眾浪人馬場八左衛門訴說忠隣企圖謀反;而《石川正西聞見集》中記載,則是因為秀忠數度派出使者;《駿府記》亦記載,在7日,板倉重宗以使者的身份前來。

 
滋賀縣彦根市龍潭寺境內的大久保忠隣幽居之跡

12月19日,受幕府命令執行禁教令日语禁教令,於是前往京都。翌年(1614年)1月18日,開始破壞伴天連寺(教堂)、強制基督徒改宗、流放拒絕改宗者。翌日,突然收到被改易的通知。居城小田原城被拆除至剩下本丸,2月2日,在前年因為無嗣而斷絕的大久保忠佐的居城三枚橋城日语三枚橋城亦被破棄。此後,被流放到近江國,並被井伊直孝軟禁。此時,被賜予栗太郡中村鄉5千石知行日语知行地。3月1日,通過天海向家康送出辯解書,家康見後亦沒有特別反應。3月15日,堀利重遭到牽連而被改易。

此後,出家並自號溪庵道白。在寬永5年(1628年)6月27日死去。享年75歲。最終亦沒有得到將軍家的饒恕。

改易的理由编辑

關於改易的理由,根據《駿府記》的記載,是因為上述的擅自建立婚姻關係;《當代記》則再加上馬場的訴狀,不過以馬場的訴說全為虛言。而在《駿府記》中記載,2月1日,土井利勝與家康會面時,報告因為有許多人與忠隣親近而令秀忠不滿,對此,2月14日,在向江戶的幕閣請求提出的起請文中,有禁斷忠隣和其子音信的一項。在起請文中,亦有跟隨家康和秀忠、要公平裁判、在政務上要互相了解、關於家康和秀忠的發言,在沒有得到當事人許可的情況下,不可泄漏予其他人知道等(《慶長年祿》、《家忠日記增補》、《御當家令狀》)。

另外,亦有本多正信正純父子為了排除政敵忠隣而策謀的見解,此說在江戶時代已經出現。正純在岡本大八事件日语岡本大八事件中,因為部下亦有參與而令自身的政治地位動搖,於是要排斥忠隣以加強勢力。而《德川實紀》亦認為這是本多父子的陰謀。不過,當時的史料並無提及此說,只有細川忠興在書狀中提及因為忠隣的改易,正信的權勢比以前加強十倍(《細川家記》)。正信向被流放的忠隣送出在小田原的忠隣的母親和夫人無事的書狀。而大久保忠教亦因為正信對忠隣有恩,而認為兩者的爭鬥是捏造之事(《三河物語》)。另有一說指,為了掃清豐臣政權的家康,與西國大名親近,於是疏遠提倡和平論的忠隣。

因為忠隣累積很大武功,大久保家的家督被允許由嫡孫忠職繼承,因為其養子,忠職的從弟忠朝時期,成功返歸為小田原藩藩主。而被牽連的次男石川忠總亦被允許復歸,並因為在大坂之陣中立下戰功,最終成為近江國膳所藩藩主,子孫成為伊勢龜山藩日语伊勢亀山藩藩主。

人物、逸話编辑

  • 被告知改易消息的日期是慶長19年(1614年)1月19日,忠隣在此時於京都藤堂高虎屋敷中指導將棋,得知家康的上使京都所司代板倉勝重突然出現時,已經完全明白,並告之「在成為流人之身時,連將棋都不能享受。想請你等待到此局終結為止」(流人の身になっては将棋も楽しめぬ。この一局が終わるまでお待ちいただきたい),勝重接受。
  • 得知忠隣被改易後,京都的市民大慌,「洛中洛外,陷入混亂、連京童亦聽聞忠隣蒙罪,發生如此突然的事,把資財雜具等運至諸地,出現超乎想像的騷動」(洛中洛外、物騒がしかりしに、京童ども、忠隣罪蒙ると聞きて、すはや事の起こるぞとて資財雑具等ここかしこに持ち運び、以ての外に騒動す)。(《藩翰譜》)
  • 井伊直孝在家康死後,打算向將軍秀忠請求平反忠隣的冤罪時,秀忠以忠隣對家康不忠為由,對此拒絕。
  • 秀次事件時,豐臣秀次計畫以秀忠為人質,請家康為其仲介。不過忠隣兩次巧妙地令秀次送出的使者返回,期間令秀忠前往伏見的屋敷避難。(《藩翰譜》)
  • 受好茶之湯,致力於數寄屋和植物方面的功夫,以用於接待上方大名。亦向使者奉茶和提供馬匹。因此,從奧州購入大量馬匹,置於江戶和小田原。本多正信對這些行為作出異議,並助言應提出從小田原轉封,不過忠隣則回答自身拜領小田原是理所當然,於是這次發言引起問題。(《石川正西聞見集》)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