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歷史编辑

 
鑽石山寮屋區,正中間是龍翔道,道路下方為大磡村,上方為今荷里活廣場一帶
 
大磡村內的商店(1999年)
 
獲得保留的大磡村牌坊(2008年)
 
大磡村舊址全貌

大磡村原本是一條朱姓客家村落,曾出土過兩宋時期的銅錢和精緻瓷器[2],估計當時已經有居民。其後朱氏祖先原居於廣東長樂縣,朱居元在乾隆年間帶同夫人及8名兒子遷居新安縣九龍沙挖埔沙埔仔),以採石為業。其後第八子朱仁鳳向清廷購下現今鑽石山一帶的田地,遷居大磡村,立村建祠,養豬種田,發展成小村落。在香港日治時期日本皇軍為擴建啟德機場而清拆附近的村落,大磡村全村連同朱氏宗祠被夷為平地。於日本無條件投降後復員,由於全村被毀,朱氏未能夠在原址重建家園。

直至1950年代香港工業興起,才漸漸產生出小型工廠,人口亦旺盛起來,不少人買下地權,建立自己的家園。不過到1970至80年代經濟起飛時,不少人已搬遷去環境較佳的地方。其後在的鑽石山寮屋,經過多次的業權轉讓。在大磡村於2001年清拆時,只餘第七代後人朱三德一人仍然居於村內。

發展為寮屋區编辑

1950年代,數以10萬計的難民中國大陸逃到香港,香港政府一時間無能力安置此批難民,故此容許他們搭建寮屋居住。部分難民在鑽石山搭建寮屋暫時棲身,難民不斷湧到,結果形成密密麻麻的寮屋區。此被稱為大磡村的寮屋區原來並非位於原大磡村的舊址,而是在原村南面在戰前稱為瓦窯頭村的位置,部分為第二次世界戰前及日佔時期的啟德機場。到1990年代末住了約2000多戶,絕大部分是商住戶,居民超過7,000人,四成屬原居民,大部分三代住在村內,經營食肆﹑修車﹑加工廠﹑家庭式輕工業及服務業等[3]

大磡村大部份建築為一至兩層高木屋寮屋或者鐵皮屋。當中亦有專賣車仔麵的「友記小食店」、奶茶咖啡檔(主要位於新興路),還有一間古舊米舖。大磡村甚至獨立消防隊童軍組織,儼然一自給自足的社區。與大磡村一路之隔的是高大華美住宅星河明居及大型商場荷里活廣場,兩者一富一貧成強烈對比。電影《香港有個荷里活》即以此為題材。

大磡村的另外一方為香港的主要工業區之一──新蒲崗,工人乘搭地鐵上下班時均需要通過大磡村。

居住名人编辑

香港不少港商界、娛樂界及政界名人在大磡村長大﹐包括震雄集團主席蔣震﹑前淘大董事長鄭誌坤﹑商人邱德根﹑已故名導演李翰祥﹑影星薛家燕和以及前行政會議成員王䓪鳴﹑粵劇老倌石燕子任冰兒[4]、演員戴耀明等等。

清拆编辑

1982年,香港政府登記全香港所有寮屋,於1984年至1985年間對全香港寮屋居民進行普查及登記住戶。凡於1985年前在普查中登記的寮屋居民,並且居住在1982年登記的寮屋,均獲得入住香港公共房屋的資格。惟香港政府並無管制寮屋區人口的遷出遷入,雖然於1985年後遷入大磡村的人無編配公屋資格,但是住戶數目在15年間仍然有3倍的增長[5]

1998年8月25日,房屋署宣布清拆大磡村寮屋區,清拆工作原定分為8期進行,由2000年11月14日起至同年12月月底完成。大部分居民接受各項安置安排,當中逾880戶獲得配置租住預留新建的慈正邨,780戶獲得配置於葵盛東邨石籬邨及全新的屯門區寶田邨,其餘的則參加各項置業資助計劃。

由於居民真金白銀買下寮屋,故不少人家境十分貧困,但政府賠償卻不足,如每名居民只得2000元搬遷津貼,加上他們獲派公屋後須交租,將加重他們的經濟負擔。廠商方面賠償更少,一間五人工廠只得60,000多元,不足以另覓地方復業,就算結束營業也不夠賠償工人,可說進退兩難[6]

因此自從宣佈清拆開始,居民成立鑽石山寮屋居民清拆權益組,不斷向房屋署表達「原區安置」及放寬「八四至八五年寮屋人口登記」規定的意願。1999年5月23日,近百名鑽石山大磡村的寮屋居民昨日於村內發起遊行﹐抗議房屋署剝奪居民原區安置權利﹐只安排居民搬往屯門﹑元朗等偏遠的中轉屋,要求房署落實原區安置受清拆影響的七千名居民[7]

不過房屋署以「維持現行安置政策」為理由,拒絕要求,分別於2001年2月13日、16日、20日及3月2日清場,期間不斷遇到部份居民的激烈抗爭。才剛完成清場的寮屋區於2月21日早上約9:30發生三級火警,大火燒毀了部份空置木屋,起火原因被消防人員定義為有可疑,為一週內該處第3次發生火災[8]

發展建議编辑

發展「環保屋邨」编辑

2000年7月,香港政府表示清拆大磡村後騰空的土地將會作為公共發展用途,興建首個提供智能系統和環保設備的「綠色屋邨」,居民可以享用太陽能發電和智能空氣調節系統,家居污水亦可以循環再用[9]屋邨包括逾十幢大廈,提供約3,000個單位,最快於2006年入伙,供10,000人居住;亦計劃在該區興建一個由多所學校組成的學校村[10]。同年11月,城市規劃委員會發言人表示,大磡村的發展權已經批准予房屋委員會,並且指出該地雖然已經規劃作為混合式發展,但是將會主要作為房屋及學校村等發展用途,並且意欲加入商業用途。然而,由於需要對該地作環境及交通等評估,現階段未能夠落實。至於有關的發展詳情,需要等待房屋委員會向該會遞交項目發展大綱藍圖後才可以定奪。[11]

擬作鐵路上蓋物業编辑

政府於2007年表示將於大磡村內興建屯馬綫車廠及鑽石山站車廠處於地底3米下,以減少噪音污染及對景觀的影響,上蓋亦會進行物業發展項目。沙田至中環綫鑽石山站毗連港鐵鑽石山站,以明挖隨填方式興建,設5層,位於前大磡村舊址的鑽石山綜合發展區內[12]。但是因為遭到黃大仙區議會及居民反對,港鐵決定更改新車廠選址在紅磡站附近的原紅磡貨運站設置列車停放處。

擬作香港首間孔廟编辑

2013年9月,孔教學院建議在鑽石山綜合發展區東面興建孔廟,預計總開支5億港元,佔地8,000平方米,樓面面積達25,000平方米,樓高4層,該廟以山東曲阜孔廟為基礎,整體布局以傳統四方格局排列,主要由泮池櫺星門、大成門及大成殿組成,正門設置孔聖像。設有孔教文化圖書館展覽館,展示孔教文化文物,設中醫診所提供低廉醫療服務;廟內亦會舉辦孔府家宴、孔府菜等特色飲宴

鑽石山綜合發展區编辑

2012年12月28日,規劃署黃大仙區議會提交鑽石山綜合發展區的初步發展建議,將用地分為東、西、北和中央4個部分。中央部分將會作為主要的商業及住宅發展,並且分為兩個設計方案,兩方案將會提供8座建築物。第一個方案主要屬於私人發展,包括4座36至40層的私人住宅,2座20至22層的酒店式服務式住宅,1座15層的辦公室及1座25層、提供約588個客房的酒店。方案主要滿足區內對私人住宅的換樓客需求和配合區內旅遊業的發展,服務式住宅提供約480個單位。另外一個方案則顧及市場對資助房屋的需求,取消服務式住宅和其中一座私人住宅,改為興建3座34至38層的居屋,提供860個單位,私人住宅單位則因而較方案一的1128伙減少約36%,至718伙。為了減低屏風樓的問題,有關部門建議建築物的高度不得逾主水平基準上140米,採用梯級式概念,保留大有街等3條不同空氣流通的走廊,亦建議在地盤西面撥出1.6公頃作為休憩用地,以活水公園為主題,活化啟德明渠及重置「大磡三寶」[13]。而地盤北面將會設有一座2至3層的特色建築,以配合地區對文化、電影和創意產業等的需求;東面則可以作為宗教、教育或者文化等用途。[14]

2013年9月,鑽石山綜合發展區的修訂發展方案曝光,鑑於公營房屋需求急增,規劃署大幅度地修訂發展方案,由原來以服務式住宅、酒店及辦公室為主導的發展模式,全盤推翻,更改為純公營房屋項目,擬建多達9幢居屋及3幢公共房屋,樓高35至46層,並且加大發展用地面積及發展密度,淨地積比達7.29倍,使到可以興建單位增加至4,200個,合共提供3,120個居屋單位及約1,000個公共房屋單位。由於房屋署認為黃大仙區區內的零售設施充足,故此建議闢設地下購物街以連接日後落成的鑽石山站,沿彩虹道設置一排街舖。四美街巴士站將會重置在發展區東面,以騰出土地興建6層高的聯用樓宇,作為社會福利設施及創意工業用途。另外,規劃署建議孔教學院發展位置改作綜合發展區區內,西部位置預留作為黃大仙祠日後擴建用途[15]

2016年5月,城規會通過發展4,000個公屋和居屋單位。房委會預計第一期公屋在2020/21年落成,第二期公屋和居屋則於2022/23年落成。整個項目將由劉榮廣伍振民建築師事務所與房屋署總建築師(5)合作設計。當中,居屋於2019年7月初命名為啟翔苑

大觀園石屋编辑

 
大觀園四號石屋

大磡村內的大觀園曾為高尚住宅區,大部分居民是於1950年代從北京上海抵達香港的富有人家,全村只有22戶,每戶均設花園,環境幽雅。前香港大學教授劉少卿一家居此數十年,直到清拆才搬出。

 
機槍堡

大觀園四號石屋「石寓」為已故影星喬宏故居,亦是典型的早期花崗岩建築,石塊來自附近鑽石山石礦場,是清拆大磡村後獲保留唯一的房屋,其他獲得保留的還有大磡村的舊牌坊和地底軍事結構。大觀園四號石屋連同鄰近的前皇家空軍飛機庫及其附屬設施機槍堡,合稱為「大磡三寶」,將在大磡村重建後搬遷至發展區西面的活水公園[16][17]

大觀園農場编辑

大觀園農場(Diamond Farm)佔地2萬平方呎,清拆前主要種植蘭花,是香港最早引種蘭花及保留最多名貴品種的蘭場。香港歷史最悠久的香港蘭藝會(Hong Kong Artistic Orchid Association)早期亦在大觀園進行聚會。

園主林肇熙在大磡村七號經營53年,於1948年與父親由新加坡來港興建大觀園農場,早年從外地將花卉運到香港培植,包括現時隨處可見的黃金菊萬年青芒樹等,成為香港的「綠化先驅」。

由於房屋署清拆賠償的100多萬元不足夠購買新農場,亦未獲安置公屋,林肇熙將1,000多盆值200多萬元的蘭花於2001年2月23日義賣,善款捐贈長者安居服務協會,吸引逾1,500市民到場,將蘭花一掃而空,共籌得的10萬7,000元。

發展建議编辑

香港電影業界及學者建議,將大磡村及新蒲崗發展成為創意產業區。電影工作者總會會長吳思遠表示,總會過去舉辦電影活動時缺乏適合場地,希望香港政府考慮將昔日片場林立及有香港荷里活之稱的大磡村用於發展電影工業[18]

亦有區議會議員建議設立李小龍紀念公園[19]

參見编辑

註腳编辑

  1. ^ 大批警方進駐協助大磡村寮屋區清拆
  2. ^ 香港史學會. 文物古蹟中的香港史I. 中華書局(香港)出版有限公司. 2014年7月15日. 
  3. ^ 清拆大磡村依12年前方案賠償 商戶怒斥不足遣散員工. 成報. 1999年6月8日 (中文(香港)‎). 
  4. ^ 鑽石山史遠源長 大磡村名人輩出. 成報. 1999年6月8日 (中文(香港)‎). 
  5. ^ 大磡村的昨日、今日、明日?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2-28.
  6. ^ 鑽石山寮屋明年六月清拆 二百多長者冀原區安置. 成報. 1999年9月6日 (中文(香港)‎). 
  7. ^ 大磡村寮屋居民示威 抗議房署剝奪原區安置權. 天天日報. 1999年5月24日 (中文(香港)‎). 
  8. ^ 1周燒3次 大磡村3級火有可疑
  9. ^ 明報:鑽石山 將建綠色屋邨 (2000年7月7日)
  10. ^ 房署明拆鑽石山寮屋籲居民盡快遷出
  11. ^ 明報:大磡村清拆建環保屋邨 鑽石山將現新貌(2000年11月17日)
  12. ^ 沙田至中環線東西鐵路走廊工程項目簡介(PDF格式)
  13. ^ 鑽石山發展區 擬建三幢居屋. 東方日報 (香港). 2013-12-29. 
  14. ^ 大磡村前址兩方案研建住宅. 信報財經新聞 (香港). 2012-12-29. 
  15. ^ 鑽石山發展區變純公營樓項目. 東方日報 (香港). 2013-09-03. 
  16. ^ 大磡三寶或難逃拆遷 《明報》 2012年12月30日
  17. ^ 大磡三寶將於區內活水公園重置
  18. ^ 電影界冀昔日片場林立的大磡村成創意園區
  19. ^ [https://www.districtcouncils.gov.hk/wts/doc/2016_2019/tc/dc_meetings_minutes/DC_M13_M.pdf 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五屆黃大仙區議會 第十三次會議記錄}

参考文献编辑

  • 《黃大仙區風物志》,游子安 主編,黃大仙區議會,2003年
  • 《晴天雨天大磡村》,梁廣福 著,明窗出版社,ISBN 962-973-631-4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