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鸣大放

维基媒体消歧义页

大鸣大放,是指1957年,由中共中央发动的一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政治活动[1],又名五七之春[2][3][4]

过程编辑

1957年4月2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其中提到“既严肃认真又和风细雨的思想教育和恰如其分的批评和自我批评”[5][6]。在组织党外人士对党政工作中的错误缺点展开批评过程中,《新民晚报赵超构提出要“鸣放”,对此毛泽东予以支持[7]。随后不满中共关于此前“和风细雨地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方针的人士主张改用“大民主”,提出“大鸣、大放”,因此造成政治不稳定状态出现[8]

5月15日,毛泽东写出《事情正在起变化》,指出在民主党派和高等学校中,右派开始出现。但在次日,中共中央依然发出指示决定放手右派言论,并暂时不批驳。6月6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抓紧时间继续开展整风运动的指示》,决定开始孤立右派。6月7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的猖狂进攻》的指示,同日《人民日报》发表毛泽东起草的《这是为什么?》社论,掀起了大规模的反右派斗争,并不断出现扩大化问题[9]

结果编辑

但由于标准很难掌握,中共中央在10月15日下达《划分右派分子标准的通知》,并导致55万人被划为右派分子,其中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等人为代表[10]。1959年9月,中共中央发布分期分批摘掉“右派分子”帽子的指示,并分五批至1964年大多数人摘掉了帽子[11]

评价编辑

此事的前因后果出乎包括中共中央高层的意料,在历史上也有不同观点。温绍贤主张中共邀請全國範圍党外人士、民主党派知識分子提意見,本意想幫助中共整頓風氣;但知識分子提出的意見超出毛澤東預想,後來中共根據這些意見,把幾十萬人設成「資產階級右派分子」進行秋後算帳[12],並引發其後的反右運動[13]

延伸阅读编辑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朱地著. 1957年的中国. 北京:华文出版社. 2005.03: 170. ISBN 7-5075-1844-2. 
  2. ^ 陈昌本著. 艺术漫谈录. 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 2002: 513. ISBN 7-5039-2234-6. 
  3. ^ 陈晋. 文人毛泽东.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7.12: 431. ISBN 7-208-02671-8. 
  4. ^ 叶永烈. 反右派始末. 西宁:青海人民出版社. 1995.12: 102–103. 
  5. ^ 中共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编.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全鉴 1 政治卷. 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4.12: 473. ISBN 7-5073-1612-2. 
  6. ^ 张静如,梁志祥,镡德山主编. 中国共产党通志. 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1.06: 215. ISBN 7-5073-1050-7. 
  7. ^ 张晋藩等主编.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大辞典. 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 1992.11: 273. ISBN 7-207-02281-6. 
  8. ^ 中共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编. 历史的丰碑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全鉴 2 政治卷. 北京: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5.01: 717. ISBN 7-5073-1612-2. 
  9. ^ 吴冷西著. 吴冷西回忆录 1 新的探索和整风反右. 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6.01: 114–118. ISBN 978-7-5073-4099-0. 
  10. ^ 刘建明等著. 中国媒介批评史. 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 2011.03: 549–550. ISBN 978-7-211-06249-2. 
  11. ^ 《新编十万个为什么》编委会编. 新编十万个为什么 文化卷. 北京:中国物资出版社. 1998.12: 538. ISBN 7-5047-1199-3. 
  12. ^ 温绍贤. 红的回忆五部曲 (简体版). Everflow Publications. 1 November 2013: 273–. ISBN 978-988-8174-29-4 (中文(中国大陆)‎). 1957年春,中共提出開門整風,邀請党外人士,特別是民主党派和知識分子參加,鼓勵他們言無不尽地向共產党提意見,想以此幫助共產党整風。結果,在全國範圍內,在知識分子、民主党派、青年學生中提出了大量尖銳的意見,是為大鳴大放。後來共產黨進行秋後算帳,根據這些意見,把幾十萬人設成「資產階級右派分子」。 
  13. ^ 李锐. 李锐:有证据表明大鸣大放是毛主席在“引蛇出洞”. 凤凰网. 炎黄春秋. 2013-04-26 [2020-03-16].